何新云:关于95后生产工人的管理思考

关键词:[人力资源] [生产管理] 浏览:1828 发布日期:2016-07-27 网页收藏

  • 最近在清远的一家电子厂做咨询需求的访谈,期间和分管生产与品质管理的副总交流,提及到现在95后的生产工人很难管理的问题。他很是感慨,说是昨天一个关键工序的几位员工罢工,因为其中几位员工转正的工资被另几个员工看见后产生了不满意,随后就是今天早上直接不来上班了。直到现在这位副总还在要求人力资源部的人员尽快联系上他们,让他们过来上班。然后提到现在的95后的工人,没有一点责任心,说不来上班就不来上班;甚至还有一部分连说也不说,工资也不要,直接就不来上班了,怎么找也找不见,即使是找到了,还得要求着他们回来上班。例如今天不来上班的这几个工人,到现在怎么找都找不到,因为他们这么不来上班,直接影响到产品的客户交期,给企业带来很负面的影响。然后我问到,如果他们来上班了,那还会不会罚他们呢。他说到,按照制度规定,少来两小时就按照矿工一天处理。但现在这种情况,这类制度的制订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我们能找到他们,只要他们来上班,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哪里还敢按照制度处理他们呢。这位副总又接着说,现在劳动法对企业很不公平,出了事情就只是处理企业;但象这类随意辞职而对企业正常生产带来恶劣影响的员工,劳动法是不是也应该有个说法呢。


    我自己没有做过生产工人,也没有实际的体验,对95后生产工人的难以管理也不能下什么结论。但这位副总提及到95后的难管理,尤其是对企业生产带来负面影响的,我想大体上还是有道理的。但我也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个难管理,究竟是我们管理者的责任,还是这些95后本身的责任呢?我们这些60后、70后、80后的管理者,是不是也要调整一下我们的思路,充分去理解这些充满活力的95后的年轻人,他们都在想些什么,都有什么样的需求呢。如果还是按照以前的方式来管理员工,也即是认为这些打工的年轻人就是为了追求金钱而来的这样一个单一需求来管理他们,我想,我们的管理方式注定是要以失败而告终的。


    现在普遍的观点是认为这群人很难管理,而且会将责任推到这些95后生产工人自身上。普遍会认为这些工人比较自私、只顾眼前利益,缺乏积极向上的精神和追求等。但我们管理者是否有想过或者观察过,现在的95后年轻人,除了追求金钱,还有着非常强烈的精神方面的诉求,他们的需求已经完全多样化,因而我们也必须要按照这种多样化的管理方式来管理这些95后的生产工人。至少有一点,不能再将现在的95后的生产工人看作是单纯的体力劳动者,而一定要将他们也看作是知识型员工的一种存在方式来进行管理。因为现在的95后的生产工人,即使是在生产第一线,他们在知识层面上和他们的父辈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他们当中的很多人读过大专、高职等,受到现在碎片化的智能手机影响,他们获取知识的方式变得非常便捷,因而他们的知识面也要宽阔的多。所以,这些95后的生产工人充满个性、敢于挑战权威、具有批判精神,他们喜欢新事物、追求新鲜事。举一个例子,我在5年前遇到的一件事,始终让我觉得,这类人员的难以管理,主要责任不在他们身上,而是在组织层面在我们管理者层面上。


    2011年下半年的时候,我在许继电源做管理咨询工作,帮助他们提升管理。当时新启动了生产部门的管理改进提升的咨询工作。我们的工作是从访谈员工开始了解生产内部的管理问题。生产部有很多岗位,其中还有几个力工,岗位名称就是这么称呼的。他们的职责就是将物料从车上搬运下来,并将产品从仓库搬上车里。说起来就是这么一个很简单的力气活,因为薪酬原因,特别找了两个力工让我和他们进行一对一的交流。其中一个力工,是90后的,工作已经三年时间,高中毕业后就开始了打工生涯。我在和这位当时21岁的小伙子交流的过程中,很是亲和的问了他很多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现在的工作累不累、收入如何、工作之余做些什么、住在哪里等等。记得他当时说每月的工资大概能拿到1000来块人民币,自己一个人住在一个农民房里,每月费用大概是100块钱(当时许昌的房价还不到2000,房租是非常便宜的),工作之余玩玩电脑、打打游戏之类。我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但还是很认真的和他这么聊着,然后,不知怎么的,这个小伙子突然间就哭了起来,眼泪吧嗒吧嗒的流下来。我以为是自己问错了什么问题,赶忙问怎么了。然后这个小伙子回答说的话,让我现在依然记忆犹新。他说,他高中毕业后打工三年时间,在这儿也工作了快两年的时间,但是这么多年的时间里,从来没有任何一位领导这么亲切的和他这么交流过。他说他每天基本上都找不到一个说话的人,工作上也没有谁会关心一下他。但却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个人这么亲切的和他交流,他说他是因为感动而流泪。


    当时我听到这个小伙子这么流泪的说出这些话,内心很是感慨。是的,我们也许过多的关注了那些有着高学历的知识型的员工,但却忽视了这些底层的在工作一线的生产工人的内心的需要。我们是否关注过他们的工作环境、生活环境以及心里环境?我们对他们是否真的内心有爱,愿意花费一些时间和他们在一起,给他们引导给他们温暖?是否愿意定期不定期的和他们进行一对一的交流,了解一些他们的现状以及他们内心的需求?


    所以,我想95后的生产工人,本身受到这个信息化社会大环境的影响,确实也存在不好管理的问题。但,另一方面,我们是否可以从组织层面、从管理者自身层面、从工作方式和工作环境上,真正的在这些95后小年轻身上多投入一些关心的时间呢。如果能在这些方面多花费一些时间,我想,他们也是人,也有着人性最初始的善的本性,也就一样会同等的对待我们的,因而对他们的管理,是不是就不会那么难了呢?所以,我始终认为,对待95后的生产工人的管理,首先要改变的是管理者的思维方式,然后才是方法的问题。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