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明网站_金明博客

金明 2016年度500强讲师
著名企业品牌策划专家,CCTV品牌推广导师,企业营销策划专家!
http://jinming.jiangshi.org

金明:创业者从平庸到不凡

关键词:[职业素养] 浏览:35800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宋惠民穿着深色西裤,POLO衫,递过来的名片上写着:襄阳宇清传动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虽然已过知天命之年,但他和名片上的这家公司(以下简称宇清)都是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新兵。

        在襄阳高新区,崭新的厂房里稍显空荡,设备和工人还没有把这里装满,门口的保安甚至连老板的奥迪A8都不认识。在空旷的厂区,时不时能看到车身上标着“纯电动”的公交车,当这些车投入运营时,宇清的新能源产品——电驱动系统就又多了一批用户。

        目前,宇清已经跟上汽、东风、宇通等整车厂家达成合作。按照宋惠民的说法,宇清之所以能获得这些整车厂家的青睐,跟其在产业链上扮演的角色有关。“我们的创新在集成上。”他说。简单来说,就是将电动车所需的电机、变速箱、电控等进行模块化整合,将成熟的模块提供给整车厂家。这对整车厂家的好处有两点,一是成本得到控制,二是有利于提高车辆稳定性。

        对绝大多数的消费者来说,这是一桩跟日常生活有距离的生意,但新能源带来的想象空间却让投资机构投出了赞成票。2011年7月,包括九派创投在内的七家投资机构向宇清投资6000万元。

        这也让公司里之前反对宋惠民的声音更小了些。

        宇清的前身成立于1999年,2004年公司改制后转变为民企,由宋惠民为首的管理团队持股。公司主营联轴器、非标轴承、冶金设备等。这是宋惠民擅长的领域,他的专业就是机械设计。按照宋惠民的说法,在改制之后的4年里,公司业务比较稳定,而且吸引了风投的注意。2010年3月,深创投投资2000万元。

        但让宋惠民困惑的是,如果按照惯性发展下去,他对公司的前景看不清。“之前什么赚钱做什么,包括运输、物流、房地产等,没有整体战略。”他说,“到底是做专业化还是多元化?”

        等到2008年金融危机到来,危险迫在眉睫。“过去不差钱的市场,资金周转起来也变得困难了,客户付款不像以前那么积极了,大项目好项目都停了,产品价格的降幅也比较大,将近20%。”

        他在董事会上提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要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在此之前,宇清跟整车厂家有电机业务合作,他觉得这是一个让宇清快速切入新能源领域的机会。

        董事会有五个人,多数人极力反对。宇清总经理潘全胜也是董事会成员之一。“我们的心情是矛盾的。”他告诉本刊。一方面,进军新能源可以增加宇清的业务亮点,有利于公司整体上市。但另一方面,这个行业公司从未涉足,没有相关的人才储备。况且汽车行业是资本密集行业,而2008年宇清营收还不到一个亿,利润只有一两千万。想做新能源,宇清烧得起钱吗?

        但宋惠民的坚持是决定性的。改制之后,虽然董事会成员都有公司股份,但宋是控股股东,股权过半。从资本层面来说,他做出的决定无法撼动。集团开始将一些资产变现,作为新能源的前期投入,并加快将一些实验室成果转化为市场化的产品。但宋惠民并不是孤注一掷,之前的传统业务并未放弃,而是作为集团下属事业部运营,与新能源和电机事业部并列。一旦失败,也不会全军覆没。但在资源分配上,他希望用传统业务的利润来支持刚起步的新能源。

        这个决定改变了宇清的命运。如果不走这一步,宇清只是一家平庸的传统制造企业,跟随经济周期的波动而胆战心惊。但有了新能源概念之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2009年初,国务院陆续出台十大产业振兴规划,其中新能源领域的投资机会遭到热捧。同年,十城千辆(注:由科技部联合财政部、发改委、工信部等部委发起,具体办法是通过提供财政补贴,用3年左右的时间,全国每年发展10个城市,每个城市都推出1000辆新能源汽车开展示范运行)计划出台,三批共确定了25个城市,其中包括宇清所在的襄樊(后改名襄阳)。

        “‘十城千辆’这个蛋糕是比较大的。”潘全胜说,“当时设想3年后即2012年新能源汽车将迎来井喷式的发展。”

        宋惠民希望宇清能为此做好准备。对国内新能源汽车行业来说,这确实是其异军突起的难得机会。按照国内相关政策,只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能源汽车才能享受财政补贴,这在新能源争夺战中,为国内企业树立了一道天然的政策屏障。对宇清来说,同样如此。

        机会很快到来。上汽集团是2010年上海世博会新能源客车的供应商,宇清作为电机供应方希望与上汽合作。完成前期试验后上汽团队第一次到宇清考察,就给了宋惠民一个下马威。“几乎第一次来就把我们否决掉了。”宋惠民回忆。在考察了之后,上汽方面提出了几十项整改意见。

        这让宋惠民觉得下不来台,但他决心拿下这个单子。“现在开始就要整改,如果整改到位我们还有一线希望,而且这一次是我们切入到新能源汽车的最佳机会。如果整改到不了位,压根儿就没有机会了。”宋惠民说。全部整改完成后,宇清最终拿到了世博会的“入场券”,为上汽200辆新能源车提供电机和控制系统。

        而董事会当初担心的资金问题,宋惠民也找到了解决方案。除了引进投资机构外,宇清还拿到了湖北省浦发银行8000万元的项目贷款,并通过襄阳高新区发行了6000万元的企业债。

        尽管如此,宋惠民承认,当初进军新能源想想还是有点后怕的,如果国家政策风向变了,或者产品根本就开发不出来,那前期的投入就打水漂了。

        他不是没有经过类似的考验。2012年,除了纯电动车之外,混合动力也被作为过渡产品,成为政策鼓励的对象。“我们要调整策略。”宋惠民说,“过去我们的精力在纯电动上,现在混合动力领域也要进去。”根据电机的输出功率在整个系统输出功率中所占比重大小,混合动力又分重混、中混和弱混。宋惠民说,这些领域宇清都要进入,才能在市场竞争中占据优势,对于实力本来就不强的宇清来说,其压力也随之增加。但另一方面,作为新兴行业的吃螃蟹者,适应政策层面的不确定性,又是其见到市场曙光的必经之路。

        即使是走到现在这一步,也很难说他已经胜券在握。受电池技术成熟度、基础设施配套等因素影响,新能源汽车的爆发期在2012年并没有如期而至。用宋惠民的话说,就是“水越来越深了”。

        但对宇清来说,新能源汽车仍是一双舍不得脱掉的“红舞鞋”。为了便于延揽研发人才,2012年底,宇清在武汉建立了技术中心。除了为商用车配套电驱动系统,宇清也开始尝试进军乘用车配套领域。按照宋惠民的设想,新能源业务要占到集团业务的70%,但现在还不到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