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志礼:清贪官传12

关键词:[国学文化] 浏览:12423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毛玠传

    ——《三国志》卷一二

    [说明]毛玠,字孝先,东汉末陈留平丘(今河南封丘东)人。早年为县吏。曹
    操取兖州,辟为治中从事,因与曹操论天下形势,颇有见地,转为幕府功曹。后为
    东曹掾,与崔琰共同举荐人才。升任尚书仆射。谏止曹操废立太子之事,被曹操比
    之汉初周昌。崔琰无罪被杀,毛玠心中不悦,被曹操收捕入狱,经桓阶、和洽相救
    而免,但仍被免官归家,后在家中去世。毛玠虽居高位,却常布衣疏食,赏赐多救
    济贫族,家无余财。

    毛玠字孝先,陈留国平丘人。早年在县中为吏,以清廉公正著称。将要到荆州
    避战乱,还未到达,听说刘表政策法令不明,于是又前往鲁阳。魏太祖曹操占领兖
    州,征辟他为治中从事。毛玠对曹操说:“如今国家分崩离析,国君四处迁移,百
    姓的生产废弃,因饥懂而四处流亡,官府连一年的储蓄都没有。百姓没有安心定居
    的念头,国家在这种形势下是难以持久的。现今袁绍、刘表,虽然手下士人、百姓
    众多强大,但都没有长远的打算,不是建立基业的人。用兵以遵守礼义者胜,保住
    地位必须依靠财力,您应该尊奉天子而向不守臣道的人发号施令,整顿农业耕作,
    储备军用物资,这样,霸王的业绩就可以成功了。”曹操敬佩地采纳了他的建议,
    转调他为自己官府的功曹。
    曹操担任司空丞相,毛玠曾任东曹掾,与崔琰共同负责选拔官吏。他所举荐任
    用的人,都是清廉正直的士人,有些人在当时虽有名望,但行为不正派,结果也不
    能被他选用。他特别以俭朴作为他人表率,因此全国的士人无不以廉洁勉励自己,
    即使显贵得宠的臣僚,服饰器物也不敢违反法度。曹操赞叹说:“这样任用人才,
    使天下的人自己监督自己,我还再费什么心思呢!”曹丕担任五官中郎将,亲自拜
    访毛玠,托他照顾自己的亲属。毛玠回答说:“老臣因为能够尽忠职守,所以有幸
    没有获罪,您现在所说的人不应升迁,所以我不敢遵命。”大军回到邺城,讨论合
    并官署。毛玠请求不要推行,当时人们很忌惮他,都想撤销东曹。于是一起对曹操
    说:“先前西曹为上,东曹为次,应该减省东曹。”曹操知道他们的想法,因而下
    令说:“太阳从东方升起,月亮最圆的时候也在东边,人们谈到方位时,也先说东
    方,为什么要撤销东曹?”因此把西曹撤销了。当初,曹操平定了柳城,分赏所获
    得的器物,特别以素屏风和素凭几赏给毛玠,说:“你有古人的风范,所以赐给你
    古人所用的器物。”毛玠身居显要的地位,却常身穿布衣,吃普通菜饭,抚养教育
    哥哥的遗子非常周到;所得的赏赐也大多赈济施舍给贫困的人家,自己的家中没有
    什么剩余。迁升为右军师。魏国刚刚建立时。他任尚书仆射,仍然主持选拔任用官
    吏。当时还没有最后确定谁为太子,临艹甾侯曹植受到曹操宠爱,毛玠秘密劝谏曹
    操说:“近世袁绍因为不区分嫡子庶子,所以国破家亡。废立太子是大事,我不愿
    听到有这样的事。”后来群臣聚会讨论,毛玠起身更换衣服,曹操看着他说:“他
    就是古人所说的国家司直,我的周昌。”
    崔琰被处死之后,毛玠心中闷闷不乐。后来有人告发说:“毛玠出门见到被黥
    面的反叛者,他们的妻子儿女被判为官家奴婢,他便说‘造成天不下雨,就是因为
    这种作法’。”曹操大怒,把毛玠收捕入狱。大理钟繇诘问毛玠说:“自古以来,
    即使圣明的帝王,对罪犯也要连妻子儿女一同处罚。《尚书》说:‘我向左,你们
    不一同向左;我向右,你们不一同向右,我将诛杀你们的妻子儿女。’司寇的职责,
    就是使男人判罪为奴,女人判罪舂米铡草。汉代法律,罪犯的妻子儿女要判为奴婢,
    在面部刺字。汉代法律中的面上刺字之法,在古代刑典中便有。如今真正的奴婢因
    祖先有罪,虽然经历百年,仍有在面上刺字为官府服役的人,其一是为了宽松良民
    的夫役,其二用来宽免多种罪行的处罚。这怎么会有负于上天神灵的本意,而造成
    旱灾?依据经典,法令急迫会使天气寒冷,舒缓则天气变热,宽松就会使阳气上升,
    天气干旱。毛玠说的话,是认为宽松呢,还是急迫?若是法令急迫,应当是阴雨连
    绵,为什么反而干旱?成汤那样的圣明朝代,田地中也干得寸草不生;周宣王是英
    明的帝王,那时旱灾仍肆虐为害。天气干旱,已长达三十年,把原因归于黥面的刑
    罚,能说得过去吗?春秋时卫国人讨伐邢国,刚出兵便下起雨来,它的罪恶还未显
    露出来,上天为什么就已经有了反映?毛玠讥讽诽谤的言论,在平民百姓中流传;
    对朝廷不满的声音,已传到皇上那里。毛玠说话时,不可能自言自语,他见黥面的
    罪犯时,共有几个人?黥面的奴婢,与他相识吗?是什么原因使他们相见,说出这
    些感叹之言?当时是对谁说的?对方曾怎样应答?在何月何日?在什么地方?事情
    已被揭发出来,不得隐瞒欺骗,要把实情全部讲出来。”毛玠说:“臣下听说萧望
    之的死,是因为石显的陷害;贾谊被贬黜,是因为周勃、灌夫的谗言;白起在杜邮
    被赐剑自杀;晁错在东市处以腰斩;伍员在吴国都城自缢;这几个人之死,或是有
    妒疾于前,或是有人迫害于后。臣下从青年起便负责文册简牍工作,因多年的勤勉
    而取得官位,职掌机密亲近之事,从而为人们所忌恨。说臣下有私心,不可能找不
    到理由;冤枉臣下,会无孔不入。人的本性热衷于利益,往往又为法令所禁止,法
    令禁止利欲,势必要受到利欲熏心者的破坏。谗言横生,诬陷诽谤臣下;诽谤臣下
    的人,也不可能有什么其他的理由。先前王叔、陈生在朝廷争论是非,宣子评定谁
    有道理,命令他们立下誓言,是非得以明辩,曲直各得其所,《春秋》对此表示赞
    赏,因此记录下来。臣下从未说过人们告发的那些话,也不可能有什么一时间及听
    过这些话的人作证。说臣下有过那些话,一定要有确凿的证据。请求象陈宣子那样
    为臣辩白,我自己可以同五叔一样对证。如果臣下上面所说确是谎言,受刑之时,
    我会象乘安车驷马离去一样心安理得;赐剑自杀,如同受到重赏一样的恩惠。请求
    让我以实情对证。”当时桓阶、和洽也进言救助毛玠,毛玠因而只受免官贬黜的处
    分,死于家中。曹操赐给他棺木、器物、钱帛、拜他的儿子毛机为郎中。
    (刘洪波 译)

     

     

    [原文]

    毛玠字孝先,陈留平丘人也。少为县吏,以清公称。将避乱荆州,未至,闻刘
    表政令不明,遂往鲁阳。太祖临兗州,辟为治中从事。玠语太祖曰:“今天下分崩,
    国主迁移,生民废业,饥馑流亡,公家无经岁之储,百姓无安固之志,难以持久。
    今袁绍、刘表,虽士民众强,皆无经远之虑,未有树基建本者也。夫兵义者胜,守
    位以财,宜奉天子以令不臣,脩耕植,畜军资,如此则霸王之业可成也。”太祖敬
    纳其言,转幕府功曹。
    太祖为司空丞相,玠尝为东曹掾,与崔琰并典选举。其所举用,皆清正之士,
    虽於时有盛名而行不由本者,终莫得进。务以俭率人,由是天下之士莫不以廉节自
    励,虽贵宠之臣,舆服不敢过度。太祖叹曰:“用人如此,使天下人自治,吾复何
    为哉!”文帝为五官将,亲自诣玠,属所亲眷。玠答曰:“老臣以能守职,幸得免
    戾,今所说人非迁次,是以不敢奉命。”大军还鄴,议所并省。玠请谒不行,时人
    惮之,咸欲省东曹。乃共白曰:“旧西曹为上,东曹为次,宜省东曹。”太祖知其
    情,令曰:“日出於东,月盛於东,凡人言方,亦复先东,何以省东曹?”遂省西
    曹。初,太祖平柳城,班所获器物,特以素屏风素冯几赐玠,曰:“君有古人之风,
    故赐君古人之服。”玠居显位,常布衣蔬食,抚育孤兄子甚笃,赏赐以振施贫族,
    家无所馀。迁右军师。魏国初建,为尚书仆射,复典选举。先贤行状曰:玠雅亮公
    正,在官清恪。其典选举,拔贞实,斥华伪,进逊行,抑阿党。诸宰官治民功绩不
    著而私财丰足者,皆免黜停废,久不选用。于时四海翕然,莫不励行。至乃长吏还
    者,垢面羸衣,常乘柴车。军吏入府,朝服徒行。人拟壶飧之絜,家象濯缨之操,
    贵者无秽欲之累,贱者绝奸货之求,吏絜于上,俗移乎下,民到于今称之。时太子
    未定,而临菑侯植有宠,玠密谏曰:“近者袁绍以嫡庶不分,覆宗灭国。废立大事,
    非所宜闻。”后群僚会,玠起更衣,太祖目指曰:“此古所谓国之司直,我之周昌
    也。”
    崔琰既死,玠内不悦。后有白玠者:“出见黥面反者,其妻子没为官奴婢,玠
    言曰‘使天不雨者盖此也’。”太祖大怒,收玠付狱。大理锺繇诘玠曰:“自古圣
    帝明王,罪及妻子。书云:‘左不共左,右不共右,予则孥戮女。’司寇之职,男
    子入于罪隶,女子入于舂。汉律,罪人妻子没为奴婢,黥面。汉法所行黥墨之刑,
    存於古典。今真奴婢祖先有罪,虽历百世,犹有黥面供官,一以宽良民之命,二以
    宥并罪之辜。此何以负於神明之意,而当致旱?案典谋,急恆寒若,舒恆燠若,宽
    则亢阳,所以为旱。玠之吐言,以为宽邪,以为急也?急当阴霖,何以反旱?成汤
    圣世,野无生草,周宣令主,旱魃为虐。亢旱以来,积三十年,归咎黥面,为相值
    不?卫人伐邢,师兴而雨,罪恶无徵,何以应天?玠讥谤之言,流於下民,不悦之
    声,上闻圣听。玠之吐言,势不独语,时见黥面,凡为几人?黥面奴婢,所识知邪?
    何缘得见,对之叹言?时以语谁?见答云何?以何日月?於何处所?事已发露,不
    得隐欺,具以状对。”玠曰:“臣闻萧生缢死,困於石显;贾子放外,谗在绛、灌;
    白起赐剑於杜邮;晁错致诛於东市;伍员绝命於吴都:斯数子者,或妒其前,或害
    其后。臣垂龆执简,累勤取官,职在机近,人事所窜。属臣以私,无势不绝,语臣
    以冤,无细不理。人情淫利,为法所禁,法禁于利,势能害之。青蝇横生,为臣作
    谤,谤臣之人,势不在他。昔王叔、陈生争正王廷,宣子平理。命举其契,是非有
    宜,曲直有所,春秋嘉焉,是以书之。臣不言此,无有时、人。说臣此言,必有徵
    要。乞蒙宣子之辨,而求王叔之对。若臣以曲闻,即刑之日,方之安驷之赠;赐剑
    之来,比之重赏之惠。谨以状对。”时桓阶、和洽进言救玠。玠遂免黜,卒于家。
    孙盛曰:魏武於是失政刑矣。易称“明折庶狱”,传有“举直措枉”,庶狱明则国
    无怨民,枉直当则民无不服,未有徵青蝇之浮声,信浸润之谮诉,可以允釐四海,
    惟清缉熙者也。昔者汉高狱萧何,出复相之,玠之一责,永见摈放,二主度量,岂
    不殊哉!太祖赐棺器钱帛,拜子机郎中。

    本文来自【易文言】-古文,文言文在线翻译网http://www.ewenyan.com/articles/qtgz/12.html

上一篇:清贪官传13

下一篇:清贪官传11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