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志礼:清贪官传15

关键词:[国学文化] 浏览:12443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满宠传

    ——《三国志》卷二六

    [说明]满宠,字伯宁,汉末魏初山阳昌邑(今山东巨野南)人。十八岁为郡督
    邮,打击郡中豪强李朔。又守高平令,后弃官归家。曹操占据兖州,征辟他为从事,
    又辟署大将军西曹属,为许令,不避权贵。任汝南太守,拒袁绍。救樊城有功,进
    封安昌亭侯。曹丕即王位,迁满宠扬武将军、拜伏波将军。魏明帝即位,进封昌邑
    侯,领豫州刺史。后以前将军任代都督扬州诸军事,抗拒孙权,多次挫败孙权北犯
    的行动。魏明帝景初二年(238),以年老被召还,迁为大尉。满宠为官不治产业,
    生活俭约,家无余财,为时人所称道。

    满宠,字伯宁,山阳郡昌邑人。十八岁时,任郡督邮。当时郡中的李朔等人各
    自拥有兵众,迫害平民,郡太守派满宠前去纠察。李朔等人向满宠请罪,不再抄掠。
    又任守高平县令。县里人张苞在郡中任督邮,贪污受贿,干扰破坏官府政令。满宠
    在他来到传舍时,趁机率领官兵将其收捕,诘问他所犯过失,当日拷打审问,然后
    便弃官归家了。
    曹操占据兖州,征辟满宠为从事;及至出任大将军,又征聘为西曹属,任许县
    令。当时曹洪为曹操的宗室亲戚,他手下的宾客在满宠辖界内多次犯法,被满宠收
    捕治罪。曹洪为此写信给满宠,满宠不加理会。曹洪又报告了曹操,曹操召见许县
    负责此案官员,满宠知道将要宽免,于是立即将罪犯处死。曹操大喜说:“做事难
    道不该这样吗?”前任太尉杨彪被收捕在县监狱,尚书今苟或、少府孔融等人都嘱
    咐满宠说:“只让他出口供,不要拷打。”满宠对谁都不予答复,依照法令行刑审
    讯。数日后,求见曹操,上报说:“经过行刑讯问,杨彪没有其他话说。要处死他
    应该先弄清其罪状,此人在全国都很有名,如果罪责不清楚,一定会大大失去人心,
    我实在为圣明的阁下惋惜?”曹操当天便赦免了杨彪。当初,苟或、孔融听说杨彪
    受到拷打,都很愤怒;及至这样了结了此案,他们更加推重满宠了。
    当时袁绍在黄河北岸势力强大,而汝南郡又是袁绍的家乡,他的门生宾客散布
    各县,拥兵拒守。曹操对此深感忧虑,任命满宠为汝南太守。满宠招募了服从自己
    的五百人,率领他们攻下二十余座寨堡,诱捕没有投降的首领,在座上杀死了其中
    的十余人,一时间,汝南都被平定了。得到民户二万,士兵二千人,满宠令他们回
    家务农。
    建安十三年,随从曹操讨伐荆州。大军退回时,留满宠任行奋威将军,驻屯在
    当阳。孙权多次骚扰东部边境,曹操又召回满宠任汝南太守,赐爵为关内侯。关羽
    包围襄阳,满宠协助征南将军曹仁屯驻在樊城抗拒关羽,于禁等部因天降大雨,洪
    水泛滥而被关羽消灭。关羽紧急进攻樊城,樊城因为进水,城墙多处被毁,众人都
    惊慌失色,有人对曹仁说:“今日情况之危急,不是我们的力量所能挽救。应趁关
    羽的包围圈尚未形成,乘坐轻便小船连夜冲出,虽然失去樊城,尚可保全性命。”
    满宠说:“山上的洪水急速而来,我想不会停留很久。听说关羽派遣的偏将已经到
    达郏县,从许都以南,百姓纷纷扰扰,关羽之所以不敢迅速北进,是害怕我军断其
    后路。如今我们若退走,黄河以南地区,就不再为国家所有了;阁下应该等待下去。”
    曹仁说:“很对。”满宠干是将白马沉入水中,与将士们盟誓守城。正值徐晃率救
    兵前来,满宠奋力出战有功,关羽退走。进封为安昌亭侯。
    魏文帝即魏王位,迁升满宠为扬武将军。因在江陵打破吴军有功,再拜为伏波
    将军,驻屯在新野。魏文帝率大军南征东吴,抵达精湖,满宠率领各军在前面,与
    东吴军队隔水相望。满宠对诸将下令说:“今晚风力很猛,敌兵一定会来趋风进攻
    我军,应该小心戒备!”各军都加强了警戒。半夜时,敌人果然派出十路人马趁夜
    前来烧营,满宠率兵掩杀,将其击溃,进封为甫乡侯。黄初三年,又给予满宠假黄
    钺的待遇。五年,拜他为前将军。


     

    魏明常继位,进封满宠为昌邑侯。太和二年,任命为领豫州刺史。三年春天,
    投降的人说吴军正在调发军队,扬言欲到长江北岸会猎,孙权本人也要亲自出马。
    满宠估计吴兵一定会袭击西阳,因此作了防备,孙权听说后,便退回了。秋天,朝
    廷派曹体从庐江向南进入合肥,命令满宠进兵夏口。满宠上疏说:“曹休虽然聪明
    果断,但很少用兵打仗,如今进攻的路线,背靠湖泊,沿江而行,容易进军,撤退
    可就困难了,这对行动是很不利的。如果进入无强口,应该很严密地做好准备。”
    满宠的上疏还未奏报,曹休已经率兵深入。敌人果然从无强口切断夹石的通道,断
    了曹休的退兵之路。曹休出战不利,退兵。正巧朱灵等人从后面赶来阻断退路,与
    贼人相遇,贼人惊惧而逃,曹休的军队才得以返回。这一年,曹休去世。满宠以前
    将军代理都督扬州诸军事。汝南郡的军人百姓都敬慕满宠,大人孩子相率跟随在道
    路上,无法禁止。护军上表,要杀掉为首的人。诏令让满宠率亲兵一千人随从,对
    其他人也不再追究。四年,拜满宠为征东将军。这一年冬天,孙权扬言要到合肥,
    满宠上表调集兖州和豫州的各路军队。大军会合到一起。敌人不久便退兵了,朝廷
    也下诏停止行动。满宠则认为,如今敌人大举退兵,并不是他们的本意,这样做一
    定是以假装退兵而使我军罢兵,然后乘虚而入,趁我军不备而发动攻击,因此上表
    请求不要撤军。此后十余天,孙权果然又回来了,抵合肥城,未能攻克而回。
    第二年,吴国将领孙布派人到扬州请降,带话说:“路远不能亲自前来,请您
    派兵来接应我们。”刺史玉凌送来孙布的信J请求派兵马前去迎接。满宠认为其中必
    定有诡计,没有派兵,而是以王凌的名义回信说:“能够识别邪正,想要逃避灾祸
    而归顺正统,离开暴君而归附有道明主,我对此深表赞扬推崇。如今想派兵迎接,
    然而考虑兵少了不能保护你们,兵多了事情又会广为传播,因此暂且先秘密谋划以
    期实现你们的心愿,然后再随机应变。”凑巧满宠接到诏书入朝,临行前命令都督
    府长史说:“如果王凌要前去迎接,不要派给他兵马。”此后,王凌请求调兵不能
    如愿,于是只派遣一名督将率七百人前去迎接。孙布连夜发动袭击,督将逃走,部
    下死伤过半。当初,满宠与王凌共事,双方发生矛盾,王凌的党羽诋毁满宠疲弱衰
    老昏聩,所以魏明帝将其召回。到朝廷后,明帝见他身体健康、精力充沛,于是又
    把他派了回去。满宠屡次上表请求留在朝廷。诏令回复说:“先前廉颇勉强进食,
    马援倚靠马鞍显示强壮,如今你还没上年纪而自称已经衰老,为什么与廉颇、马援
    的志向相背呢?还是考虑如何安定边境,为国家作些贡献吧。”
    次年,吴国将领陆逊进趋庐江,议论的人认为应迅速前去对付。满宠说:“庐
    江虽然很小,但守将强悍,士兵精锐,能够防守很长时间。此外,敌人舍去船只,
    二百里远道而来,后面空虚,欲图诱惑我军,现在应听凭他们进兵,只恐怕他们退
    兵时我们都难以追击。”他整顿军队真奔杨宜口,敌人听说大军东下,当夜便逃遁
    了。当时孙权每年都谋划北上。青龙元年,满宠上疏说:“合肥城南面临江临湖,
    北面远离寿春,敌人围攻它,可以依靠水上作为据点,官军若去救援,应该先打败
    大股敌军,然而才可以解围。敌人到那里容易,我们赶到那里却很难。应该调出城
    内的军队,在城西三十里,有很险要的地形可以依托,我们可在那里筑城固守。这
    样做,可以把贼人引到平地而切断他们的归路,对于我们甚为有利。”护军将军蒋
    济认为:“这样便是向天下表示我们软弱,况且望见敌人的烽火便毁坏城池,如同
    敌人还未进攻,城池便被攻破。这样一来,敌人的进攻会连绵不断,我们只好在淮
    河北岸防守了。”明帝因此没有同意满宠的建议。满宠又上表说:“孙子有言:
    ‘军事行动,是诡诈的斗争方式。’所以,有能力时表示软弱无能,使敌人骄傲,
    以为有利可图,显示我们惧怕他。这就是说外表与实际不必一致。又说:‘善于调
    动敌人者,要创造条件。’如今敌人未到,我们放弃城池,调兵出城,这就是创造
    条件引诱他们。引诱敌人远离水域,我们选择有利时机,采取行动。这样做虽然表
    面上有所损失,但实际上却获利很多。”尚书赵咨认为满宠的计划考虑长远,明帝
    下诏采纳。这一年,孙权亲率大军出动,欲图围困新城,因为远离水域,二十余日
    不敢下船。满宠对各位将领说:“孙权得知我已移筑城池,一定曾在部众中自夸过,
    如今大举前来,欲图一举成功,虽不敢来到我军城下,但却必定要上岸显耀兵力,
    以表明有充分的实力。”于是暗中派遣步骑兵六千人,埋伏在肥城的隐蔽之处等待
    吴军。孙权果然上岸炫耀兵力,满宠派出的伏兵突然发动进攻,杀敌数百名,有些
    敌人投水而死。次年,孙权号称亲率十万大军,兵抵合肥的新城。满宠驱驰赴援,
    招募数十名壮士,折断松枝,做成火炬,再灌上麻油,从上风放火,焚烧敌人进攻
    的兵器,射死孙权的侄子孙泰。敌人因此退兵。三年春天,孙权派遣士卒数千家在
    江北种田。到了八月,满宠认为粮食成熟,正在收获,种田的男女布满田野,而其
    守卫的士兵离城远的有数百里,可以趁机偷袭。于是派遣长吏率领三军沿江东下,
    摧毁破坏敌人的屯田处所,焚烧收获的谷物而回。皇帝下诏表彰,并把掠获的物品
    全部赏给将士。
    景初二年,因为年老,满宠被召回,迁升为太尉。满宠不置产业,家中没有多
    余的财物,皇帝下诏说:“你在外统帅军队,一心思虑公事,有行父、祭遵的风骨。
    特别赐给田地十顷,谷五百觯,钱二十万,以表彰清廉忠诚俭约的节操。”满宠前
    后增加的封邑,共九千六百户,子孙二人被封为亭侯。正始三年,满宠去世,谥号
    为景侯。儿子满伟继承了他的爵位。满伟以胸怀大度而知名,官至卫尉。
    (刘洪波 译)

    [原文]

    满宠字伯宁,山阳昌邑人也。年十八,为郡督邮。时郡内李朔等各拥部曲,害
    于平民,太守使宠纠焉。朔等请罪,不复钞略。守高平令。县人张苞为郡督邮,贪
    秽受取,干乱吏政。宠因其来在传舍,率吏卒出收之,诘责所犯,即日考竟,遂弃
    官归。
    太祖临兗州,辟为从事。及为大将军,辟署西曹属,为许令。时曹洪宗室亲贵,
    有宾客在界,数犯法,宠收治之。洪书报宠,宠不听。洪白太祖,太祖召许主者。
    宠知将欲原,乃速杀之。太祖喜曰:“当事不当尔邪?”故太尉杨彪收付县狱,尚
    书令荀彧、少府孔融等并属宠:“但当受辞,勿加考掠。”宠一无所报,考讯如法。
    数日,求见太祖,言之曰:“杨彪考讯无他辞语。当杀者宜先彰其罪;此人有名海
    内,若罪不明,必大失民望,窃为明公惜之。”太祖即日赦出彪。初,彧、融闻考
    掠彪,皆怒,及因此得了,更善宠。臣松之以为杨公积德之门,身为名臣,纵有愆
    负,犹宜保祐,况淫刑所滥,而可加其楚掠乎?若理应考讯,荀、孔二贤岂其妄有
    相请属哉?宠以此为能,酷吏之用心耳。虽有后善,何解前虐?
    时袁绍盛於河朔,而汝南绍之本郡,门生宾客布在诸县,拥兵拒守。太祖忧之,
    以宠为汝南太守。宠募其服从者五百人,率攻下二十馀壁,诱其未降渠帅,於坐上
    杀十馀人,一时皆平。得户二万,兵二千人,令就田业。
    建安十三年,从太祖征荆州。大军还,留宠行奋威将军,屯当阳。孙权数扰东
    陲,复召宠还为汝南太守,赐爵关内侯。关羽围襄阳,宠助征南将军曹仁屯樊城拒
    之,而左将军于禁等军以霖雨水长为羽所没。羽急攻樊城,樊城得水,往往崩坏,
    众皆失色。或谓仁曰:“今日之危,非力所支。可及羽围未合,乘轻船夜走,虽失
    城,尚可全身。”宠曰:“山水速疾,冀其不久。闻羽遣别将已在郏下,自许以南,
    百姓扰扰,羽所以不敢遂进者,恐吾军掎其后耳。今若遁去,洪河以南,非复国家
    有也;君宜待之。”仁曰:“善。”宠乃沈白马,与军人盟誓。会徐晃等救至,宠
    力战有功,羽遂退。进封安昌亭侯。文帝即王位,迁扬武将军。破吴於江陵有功,
    更拜伏波将军,屯新野。大军南征,到精湖,宠帅诸军在前,与贼隔水相对。宠敕
    诸将曰:“今夕风甚猛,贼必来烧军,宜为其备。”诸军皆警。夜半,贼果遣十部
    伏夜来烧,宠掩击破之,进封南乡侯。黄初三年,假宠节钺。五年,拜前将军。明
    帝即位,进封昌邑侯。太和二年,领豫州刺史。三年春,降人称吴大严,扬声欲诣
    江北猎,孙权欲自出。宠度其必袭西阳而为之备,权闻之,退还。秋,使曹休从庐
    江南入合肥,令宠向夏口。宠上疏曰:“曹休虽明果而希用兵,今所从道,背湖旁
    江,易进难退,此兵之洼地也。若入无强口,宜深为之备。”宠表未报,休遂深入。
    贼果从无强口断夹石,要休还路。休战不利,退走。会硃灵等从后来断道,与贼相
    遇。贼惊走,休军乃得还。是岁休薨,宠以前将军代都督扬州诸军事。汝南兵民恋
    慕,大小相率,奔随道路,不可禁止。护军表上,欲杀其为首者。诏使宠将亲兵千
    人自随,其馀一无所问。四年,拜宠征东将军。其冬,孙权扬声欲至合肥,宠表召
    兗、豫诸军,皆集。贼寻退还,被诏罢兵。宠以为今贼大举而还,非本意也,此必
    欲伪退以罢吾兵,而倒还乘虚,掩不备也,表不罢兵。后十馀日,权果更来,到合
    肥城,不克而还。其明年,吴将孙布遣人诣扬州求降,辞云:“道远不能自致,乞
    兵见迎。”刺史王凌腾布书,请兵马迎之。宠以为必诈,不与兵,而为凌作报书曰:
    “知识邪正,欲避祸就顺,去暴归道,甚相嘉尚。今欲遣兵相迎,然计兵少则不足
    相卫,多则事必远闻。且先密计以成本志,临时节度其宜。”宠会被书当入朝,敕
    留府长史:“若凌欲往迎,勿与兵也。”凌於后索兵不得,乃单遣一督将步骑七百
    人往迎之。布夜掩击,督将迸走,死伤过半。初,宠与凌共事不平,凌支党毁宠疲
    老悖谬,故明帝召之。既至,体气康强,见而遣还。世语曰:王凌表宠年过耽酒,
    不可居方任。帝将召宠,给事中郭谋曰:“宠为汝南太守、豫州刺史二十馀年,有
    勋方岳。及镇淮南,吴人惮之。若不如所表,将为所闚。可令还朝,问以方事以察
    之。”帝从之。宠既至,进见,饮酒至一石不乱。帝慰劳之,遣还。宠屡表求留,
    诏报曰:“昔廉颇强食,马援据鞍,今君未老而自谓已老,何与廉、马之相背邪?
    其思安边境,惠此中国。”
    明年,吴将陆逊向庐江,论者以为宜速赴之。宠曰:“庐江虽小,将劲兵精,
    守则经时。又贼舍船二百里来,后尾空县,尚欲诱致,今宜听其遂进,但恐走不可
    及耳。”整军趋杨宜口。贼闻大兵东下,即夜遁。时权岁有来计。青龙元年,宠上
    疏曰:“合肥城南临江湖,北远寿春,贼攻围之,得据水为势;官兵救之,当先破
    贼大辈,然后围乃得解。贼往甚易,而兵往救之甚难,宜移城内之兵,其西三十里,
    有奇险可依,更立城以固守,此为引贼平地而掎其归路,於计为便。”护军将军蒋
    济议,以为:“既示天下以弱,且望贼烟火而坏城,此为未攻而自拔。一至於此,
    劫略无限,必以淮北为守。”帝未许。宠重表曰:“孙子言,兵者,诡道也。故能
    而示之以弱不能,骄之以利,示之以慑。此为形实不必相应也。又曰‘善动敌者形
    之’。今贼未至而移城卻内,此所谓形而诱之也。引贼远水,择利而动,举得於外,
    则福生於内矣。”尚书赵咨以宠策为长,诏遂报听。其年,权自出,欲围新城,以
    其远水,积二十日不敢下船。宠谓诸将曰:“权得吾移城,必於其众中有自大之言,
    今大举来欲要一切之功,虽不敢至,必当上岸耀兵以示有馀。”乃潜遣步骑六千,
    伏肥城隐处以待之。权果上岸耀兵,宠伏军卒起击之,斩首数百,或有赴水死者。
    明年,权自将号十万,至合肥新城。宠驰往赴,募壮士数十人,折松为炬,灌以麻
    油,从上风放火,烧贼攻具,射杀权弟子孙泰。贼於是引退。三年春,权遣兵数千
    家佃於江北。至八月,宠以为田向收熟,男女布野,其屯卫兵去城远者数百里,可
    掩击也。遣长吏督三军循江东下,摧破诸屯,焚烧谷物而还。诏美之,因以所获尽
    为将士赏。
    景初二年,以宠年老徵还,迁为太尉。宠不治产业,家无馀财。诏曰:“君典
    兵在外,专心忧公,有行父、祭遵之风。赐田十顷,谷五百斛,钱二十万,以明清
    忠俭约之节焉。”宠前后增邑,凡九千六百户,封子孙二人亭侯。正始三年薨,谥
    曰景侯。子伟嗣。伟以格度知名,官至卫尉。

    本文来自【易文言】-古文,文言文在线翻译网http://www.ewenyan.com/articles/qtgz/15.html

上一篇:清贪官传16

下一篇:清贪官传14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