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老师网站_周一老师博客

周一老师 认证讲师 推荐讲师
会销讲师培训、会销策划、会销督导
http://zhoukerong.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周一老师:周一老师正能量传播 灵性修行就是找到自己 

关键词:[周一老师正能量传播] [灵性修行就是找到自己] 浏览:1781 发布日期:2016-08-28 网页收藏

  • 周一老师正能量传播 灵性修行就是找到自己
    采访罗伊.马丁纳
     
    罗伊.马丁纳( Roy Martina)是一位享誉全球的医学博士和心灵治疗大师,专攻心理辅导和个人发展,有30余年治疗“不治之症”的临床经验,致力于研究帮助人们自我康复的最佳疗法。他同时也是一名培训师,演讲家以及一系列综合治疗法的创始人,其中他写作的由胡因梦老师翻译推荐的《改变,从心开始》一书,销量已逾百万。
     
    心探索:我们知道您生命早期曾经受到多种疾病的困扰,您后来修习武术、走上医学道路跟这段经历有没有直接关系?
    马丁纳:不是人有一个计划,而是我们到人世间来之前就有一个计划。我们的灵制订了这个计划,好让我们到人世间以后能走上特定的道路。比如,我小时候有多动症,我的灵通过这场疾病让我练起了柔道。我有很严重的哮喘,我看到医生这么神奇,能很快解决我的问题,就想成为一名医生。我读了医学院,梦想着毕业后成为一名外科医生,但后来发生了一场严重的交通事故,我再也没有办法给人做手术了。我的颈椎出了问题,脖子动不了了,有人建议我去做针灸。做了针灸以后,我学起了针灸,走上了另类医疗的道路。现在回望我的人生,仿佛是一连串的偶发事件引导我走到了这里。但我相信这些都不是偶然发生的,它们是有计划的,最初就是这样设计的。但这通常是后来才能意识到的,当时是不知道的。
     
    心探索:您最初是怎么接触到冥想的?
    马丁纳:我从6岁开始学柔道,那时候就接触到冥想了,但当时没有人告诉我那就是冥想。他们只说,闭上眼睛,安静下来,如此而已。慢慢地,我学会了控制自己的念头,往里面走得更深。冥想帮助我控制自己的情绪,更多地回到中心,宁心静气。后来我又学到很多不同形式的冥想技巧。我至少静心52年了。
     
    心探索:能跟我们分享一段对您来说特别重要的经历吗?它对您产生了哪些影响?
    马丁纳:我意识方面的最大转变发生在十四年前,我发现自己可以跟其他能量联结,这些能量提供了我生存所需要的所有养分,我完全不需要吃喝了。两三个月不吃不喝,身体还能运作良好,这是不可思议的,在医学上是说不通的。那是我第一次体验到开悟,我感觉到了很多爱,十分安宁,也知道如何和那个神圣的能量共处。
    这对我来说也不全然是好事。我能接收到自己需要的信息,也能接收到一大堆我不想要的信息。此外,不吃不喝也没什么用处。每到一个地方,人们都在吃吃喝喝,你不吃不喝很无聊的。而且人们都想知道你怎么能不吃不喝呢,你得一直解释这件事,没机会说别的话。我想也许现在还不是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决定先停下来,等90岁以后再说。但这种能力还留在我身上,我可以轻易地和更高的能量联结。这样的经历让我相信有一种神圣的力量。现在我开始教大家怎么去信任这种神圣的能量并和它进行联结。时候到了。
     
    心探索:在您看来,主流医学和另类医学之间最大的差别是什么?您的疗法的核心是什么?
    马丁纳:它们是不同的,西方主流医学把人当作器械、机器,用修机械的方法进行治疗。他们不是很清楚引发疾病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只是找到那个疾病,然后针对它进行治疗。另类医疗则把人当作一个整体进行治疗。要注意的是,另类医疗有很多不同的体系。对我来说,它的母系统是建立在针灸之上的,是跟身体能量有关的,先改变能量,然后慢慢改变更精微的层面。情志和心智会极大地影响我们的健康。这样来看疾病才比较根本。
    在我看来,针灸缺失的是灵魂的历史。我们进入这具肉身时,已经携带了很多讯息。了解这些以后,我就把灵魂的信息加入到针灸体系中。还有一些人生最根本的问题,我们是谁,我们从哪儿来,为什么到这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如果我们没走在自己应该走的道路上,我们的灵就会做一些事情来进行干涉。我们看到所有这些部分,才会意识到为什么灵性部分对很多人来说越来越重要。
     
    灵性治疗:与自己的高我联结
    我们其实生活在两个世界之中,它们同时存在,彼此交错。三次元的世界是我们看得到、听得到、感觉得到的,是可测量的。四次元的世界是我们看不到、听不到、感觉不到的。我认为四次元对我们的成功、健康等议题来说比三次元重要。过去的人们比我们更了解四次元,巫师啦萨满啦他们跟四次元的联结更多。我们生活在将两个次元分开的时代,我们要用灵性与四次元重新建立联结。它是一种魔法,把它带到你的生命中来,一切都会改变。
     
    心探索:您是什么时候意识到需要灵性力量来参与治疗的?
    马丁纳:西方有一种前世催眠法,可以把你带往前世。我已经使用这种方法很多年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了解到我们里面有一个称为灵魂的部分,它带着很多受伤的经验,这些创伤必须得到疗愈。我就由原来专注于身体和能量疗愈转到灵魂疗愈方面。前世和今生的任何行为都需要平衡,不管人们有没有意识到。一旦人们知道自己的前世,就会更清楚因果业力。有一些人我治不了,是因为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是在偿还他们的因果业力。他们的高灵会说不要疗愈,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没有所谓的惩罚,这是一种经验,一种教导。有时候我们选择经历这些事情,是要从中学到一些东西。
    我渐渐意识到,我不是那个唯一能决定一个人能否痊愈的人。我处理的不再是病人的意识层面,我会和他们的高我联结,问他们的高我要怎么做。后来我发展出了欧米加疗愈法。在其中,我会教导人们怎么一步一步地和自己的高我联结。刚开始我们用的是简单的o环测试法。如果我没有小我,很守中的话,就可以直接问你的高我,得到是或者否的回答。它处理的不仅仅是疾病问题,还包括人生问题。现在我的生活重心已经从医学转到帮助人们找到自己的力量解决自身问题上了。
    最近我又发展出一种新的方法,我把它叫做欧米加联结法。我可以通过这种方法帮你和你的高我联结,它对你的一切都了如指掌。我不再只是问是或者否的问题,我可以直接问任何问题。我可以问,你的人生使命是什么,你为什么会来这儿,什么对你来说是重要的,你要怎么样改变人生等等。我们可以用这种方法和孩子交流,和动物交流,很有趣。
    你的高我也可以疗愈你的身体,它可以扫描你的身体,找出哪些地方出了问题,比医院里化验室的检查要精准得多。我相信它有潜力成为一种新的医学,因为它比其他医疗手段都疗愈得快。这让我很兴奋。过去我们总是向外寻求解答,现在我们可以跟自己内在的上师交谈了。与自己的上师联结,成百上千的问题变得清晰了,就不会有怀疑和恐惧,你就开始有内在的平衡,和你的爱有更多的联结。你会更容易把爱表达出来,而不是像原来那样,向外部索求爱。它是一种新的灵性形式。
     
    心探索:那是不是只有一个人到了一定的程度,才能建立这种联结,并不是谁都可以学到?
    马丁纳:在理论上来说,每个人都可以建立联结。有些人意识程度很高,阻碍也大。他的一部分意识被自己的小我所掌控。你越以为自己知道真相就越阻塞。一般来说,那些已经对自己做了很多工作的人会比较容易建立联结。那些物质欲望强又害怕失去掌控性的人是最难联结上的。有许多所谓灵修人士,如果特别害怕失去掌控会更难联结,不是说不可能,但是要下很大的工夫才行。
    此外,还有一些我们不知道却很重要的事情。医学上的感染我们可以通过显微镜看到。但是,还有另外一种人们所不知道的感染——能量的感染,在显微镜下是看不到的,这是为什么人类没有找到某些疾病的成因的原因。但在另外一个层次上,我们能够发现这种新型感染并进行治疗。很多神经系统方面的疾病,如帕金森症、老人痴呆症等目前看来无法治疗,但我发现它们是在四次元层面上受到了感染。我们目前的医学没有这方面的信息,这样我们就从能量层面上学到了新的东西。
     
    心探索:您所说的“四次元层面”是指能量层面吗?
    马丁纳:我们其实生活在两个世界之中,它们同时存在,彼此交错。三次元的世界是我们看得到、听得到、感觉得到的,是可测量的。四次元的世界是我们看不到、听不到、感觉不到的。几千年来,我们对四次元的了解太少了。我认为四次元对我们的成功、健康等议题来说比三次元重要。很多事情在三次元,我们觉得它不合逻辑,没有道理。比如两个人做同样的事情,一个人很成功,另一个人却在挣扎。有时候你很努力,进展却很慢。别人用一样的力量,却顺利得多。这就是受到了四次元的影响。过去的人们比我们更了解四次元,巫师啦萨满啦他们跟四次元的联结更多。我们生活在将两个次元分开的时代,我们要用灵性与四次元重新建立联结。它是一种魔法,把它带到你的生命中来,一切都会改变。
     
    爱的功课:爱在分手以后
    我在婚姻中根本没有学习怎么去爱我太太。于是,我重新去学习,不是像男人爱女人那样爱她,而是把她当作一个人来爱。现在我们是世界上最好的朋友,我可以为她做任何事。我开始爱她以后,可以看出她对我的感激,可以看到她的力量,我以前从来没有朝这个方向看过。所以我觉得,爱是看一个人美好的地方,而不是他不好的地方,要完全如实地接受他本来的样子,不要想着怎么改变他。
     
    心探索: 您经常提到“高我”,能不能给我们解释一下什么是高我?
    马丁纳:高我其实就是你自己,当你不在肉身里面的时候,你就是你的高我。当你在肉身里面,只有一小部分高我在你身体里。当你的这部分高我回去时,你的肉身就死了。肉身没有高我这个灵,是没法生存的。当你和高我联结时,你是在和真正的自己对话。他知道你的一切,是你最好的来源。每个人的高我进化程度都不同,我们肉身的表现是我们上面的灵的层次的反映。有些人简简单单的,因为他们的高我就很简单。有些小孩很聪明,那与他们高我的智慧有关。
     
    心探索:您说高我知道我们此生的目的,教我们如何应对问题。如果我们只是遵从高我的指导,那么是不是就丧失了自己的个人意志呢?
    马丁纳:我们来到这个人世间之前,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来设计接下来的人生。你会有一个主计划,还有一些备用计划。因为头脑会制造很多混乱,让我们偏离主计划。在生活中有很多时候是需要做出选择的,如果我们知道这个主计划,就知道该如何选择。这时会有两个问题:要么是我们不知道这个计划,要么我们不听从这个计划。我过去五百世都不知道这个计划,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我很高兴有这个计划,我会照着做。
    但是有时候人们不喜欢这样的计划,因为我们的头脑有另外的计划。比如说我的大哥,他是一个警官,很强壮,他做了一件错事,所以他来参加我的工作坊,跟着我学习。他一直痛苦地挣扎着,压力很大,血压上升,两个肾都割掉了。后来我们跟他的高我联结,他的高我跟他说,你到这儿来不是做管理者的,是来做疗愈师的。他不想做疗愈师,而想要做管理者。他还是有自由意志可以选择,但如果他不跟从这个计划,就会更加辛苦,更加困顿。他的高我跟他说,如果你跟从我指引的道路,我会把你的肾还给你。
     
    心探索:对您来说,最大的生命课题是什么?
    马丁纳:我最重要的生命课题跟爱有关,这个课题仍然在学习中。我想知道我们能够爱多少,我们如何去爱那些不爱我们的人、那些伤害我们的人。我觉得爱是无限的,你总能找到更多可以去爱的东西,它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事情,我想完全了解它。
     
    心探索: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在爱的课题中,您学到了什么吗?
    马丁纳:我知道了什么是爱,怎样去爱。我结过一次婚,开始还好,后来关系变糟了,我们决定离婚。这时候,我太太发现她怀孕了,我们认为这表明我们应该继续在一起生活,就没有离婚。孩子出生以后,她成了一位母亲,我成了一个仆人,专门负责挣钱养家。孩子占据了她全部注意力,她根本不关注我,我很不开心。后来又有了第二个孩子,情况更糟了。我很苦恼,要不要为了孩子们留在婚姻里呢?我在爱孩子和爱自己之间挣扎了五年。后来我还是提出了离婚。离婚以后,我感到很沮丧,觉得自己无论作为父亲还是丈夫都是失败的,我的整个人生都是失败的。我喜欢赢,不喜欢输,这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挫折。
    后来我意识到,我在婚姻中根本没有学习怎么去爱我太太。于是,我重新去学习,不是像男人爱女人那样爱她,而是把她当作一个人来爱。现在我们是世界上最好的朋友,我可以为她做任何事。虽然我失去了一个太太,却得到了一个最好的朋友。对我来说,这也是爱。从错误里学习,持续成长。我开始爱她以后,可以看出她对我的感激,可以看到她的力量,我以前从来没有朝这个方向看过。所以我觉得,爱是看一个人美好的地方,而不是他不好的地方,要完全如实地接受他本来的样子,不要想着怎么改变他。
     
    在中国的前生今世
    像中国这样有着悠久历史和自然医学传统的国家,为什么人们没有和自己的根连在一起?我们为什么不再尊重那些古老的简单的事物?我能教人们如何找到对的均衡,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对我的工作坊感兴趣的原因。有趣的是,我的根基几乎都来自中国,它改变了我的生活,现在我把这些东西带回给中国,就好像是完成了一个循环一样。我认为中国在灵性和宗教方面会有快速的发展,因为人们都在寻找答案。
     
    心探索:中国人给您的整体感觉是什么?
    马丁纳:我在中国感觉到了很沉重的能量,中国人有极大的压力,他们极度专注于获取物质成功,这会制造很多紧张,一旦任何人跟不上这样的速度,他就会感觉很糟糕。我在中国还有一个发现,就是人们之间比较缺少尊重。每个人都只关注我、我、我。我想这跟现在普遍存在的独生子女家庭有关,一个家庭的所有专注都在孩子身上。
    我们必须改变这种状况,把专注力转向其他方面,做更多联结工作,回到均衡。像中国这样有着悠久历史和自然医学传统的国家,为什么人们没有和自己的根连在一起?我们为什么不再尊重那些古老的简单的事物?我能教人们如何找到对的均衡,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对我的工作坊感兴趣的原因。有趣的是,我的根基几乎都来自中国,它改变了我的生活,现在我把这些东西带回给中国,就好像是完成了一个循环一样。我认为中国在灵性和宗教方面会有快速的发展,因为人们都在寻找答案。我很高兴自己能介绍一些技巧,帮助大家和高我联结。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可以给中国的领导和大的企业做培训。因为他们的改变,会带来数千人的改变,整个社会的改变会加快。
     
    心探索:您走过的道路是否让您对中国有一种亲近感?
    马丁纳:当然,在许多方面都是。我一生都很喜欢吃中国菜,我的头三个女朋友都是中国人,这些都跟过去世有关。我有一世是中国人,修过长城。我从中国老师那里学习武术、针灸,我对阴阳、五行很感兴趣,也练了好些年气功。我跟中国的能量有很强的联结,来中国让我有一种回家的感觉。中国人对我都很友好,我喜欢他们笑的样子,那是真正的快乐。七月份的中国之行启发了我,我因此研制了快乐生活花精,一天四次,每次一两分钟,就能极大地改善人们的身体和情绪状况。
     
    心探索: 您的新书有几个关键词:旧模式、舒适区、改变。很多人也能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但是很难从自己的困境中挣脱出来,您认为如何才能较快地突破舒适区,有所改变呢?
    马丁纳:首先,我们要有清晰的目标,知道自己要去哪儿。大多数人过于担心怎么才能到达那儿,但怎么做并不重要,我们必须知道自己的目标,然后慢慢地做出改变,这个过程缓慢而艰难。信仰会让我们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需要什么上,宇宙会给我们答案。但大多数人会怀疑,他们很难弄清楚下一步该做什么,怎么做,所以很慢。这是为什么在美国和欧洲教练很普遍的原因,他们会帮助你。
     
    关于修行热:灵性就是找到自己
    用什么方法来疗愈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因为这些方法我改变了什么,它有没有改变我对生命的看法,有没有让我更接近我的高灵。有时候看一本书、看一个电视节目、跟一个人谈话就可以获得灵性疗愈。因此,我们应该根据这个人是否发生了灵性进化来判断那是不是灵性疗愈。对我来说,灵性就是找到你自己,找到你真正的自己。有些疗愈会对身体产生影响,有些只对灵魂产生影响。
     
    心探索: 中国掀起了一股身心灵修行的热潮。在您看来,身心疗愈和灵性疗愈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马丁纳: 有些不同,首先我们必须先弄清楚什么是疗愈,什么是灵性疗愈。如果我去找萨满,萨满治疗我,我回去以后继续过着以前的生活,这是灵性疗愈吗?我的生活没有任何改变,这对我来说就不是灵性疗愈。如果我到了针灸师那儿,他把针扎进我的身体,我感觉好些了,这也是疗愈,但不是灵性疗愈。如果我跟一个人说话,我得到了一个洞见,我的生活因为这个洞见而发生了改变,我就得到了疗愈,即使那个人并不是疗愈师。
    对我来说,用什么方法来疗愈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因为这些方法我改变了什么,它有没有改变我对生命的看法,有没有让我更接近我的高灵。有时候看一本书、看一个电视节目、跟一个人谈话就可以获得灵性疗愈。因此,我们应该根据这个人是否发生了灵性进化来判断那是不是灵性疗愈。对我来说,灵性就是找到你自己,找到你真正的自己。有些疗愈会对身体产生影响,有些只对灵魂产生影响。有些人死于癌症,他们的肉体死亡了,但他们在死前获知了一切,在那个当下他们得到了疗愈。所以,这很复杂。
     
    心探索:您也说到了中国人现在压力很大,那么有没有一些既简单又具体的方法能够让人们释放压力?
    马丁纳:我相信这种状况迟早会改变。因为中国这么快的跳跃,是不可能永久持续的。不改变的话,压力只会更大。我们可以从一些小的改变开始。花精是一小步,敲打经络是一小步,练气功是一大步,练瑜伽是一大步。现代社会的生活节奏很快,人们都没有耐心做需要花很多时间来做的练习,那可以试试我的快乐生活花精,它能迅速改变人们的觉知。有个简单的方法,是每个人都可以练习的,每天花几分钟放慢呼吸,同时观想一些美好的画面,吸气时感觉自己吸入了能量,呼气时对自己说,我在放松,我在释放,感觉所有的压力和紧张都得到了释放。它很有效。
    (感谢现场翻译 Theo·叶高呈)
     
    让自己链接高频率的最有效秘诀之一是,广泛分享正能量学习资料。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