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华鹏网站_刘华鹏博客

刘华鹏 认证讲师 推荐讲师
互联网+营销创新导师
http://liuhuapeng.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刘华鹏:颠覆价值链 看未来能源互联网如何革命?

关键词:[互联网+] 浏览:6884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在新能源行业,有两个词今年格外炙手可热。一为能源互联网,百度一下网上有几百万个搜索结果。另一为电力体制改革。业界普遍议论,国家发了文件,配套政策也将要陆续出台。

    过去,在细分的行业会议,比如一年一度的风能大会,就只讨论风电的事,没有跨界谈论电力改革,互联网也是偶尔提及。但今天大不一样,针对这两项,电力领域的一些企业,一些学者,对此都有很高的企盼,希望能通过改革促使新能源真正实现市场化,把电价降下来让企业在这个领域有更多运作的余地,让大众享受更好的电力消费。


    刘华鹏老师在清华大学兴业银行讲授销售技能培训

    新的生态圈

    信达证券能源互联网的首席研究员曹寅在2015年CWP风能大会上说,要讨论能源互联网首先必须回答两个问题:一是为什么要做能源互联网?二是能源互联网的概念到底包含什么,具体的板块进展程度如何?

    “我们总是高估了未来两年会发生的变化,但低估了未来十年会发生的变化。”曹寅说,他最喜欢比尔盖茨的这句话。

    “能源行业目前也是如此,不管是可再生能源发展,还是电动汽车,抑或是移动储能大家对之都可能有过高期待,但在两年之内要颠覆或革新现有格局并不现实”。

    但是可再生能源、储能+智能电网+电动汽车,的的确确从生产、配送、消费,以及投融资模式方面改变了能源行业。它活生生的把能源行业从一个自上而下的,以供给导向,公共事业属性非常强的一个行业变成了一个自下而上的,以消费为导向的,同时又与服务和应用为具体商业模式的一个新的商业。曹寅认为,在达成未来能源,就是(可再生能源+储能+智能电网+电动汽车)×互联网行业模式,这样的进程中,会有千千万万的投资机会存在,也会诞生千千万万的优秀企业。比如可再生能源VIVNT自己不拥有电站,但可以为客户提供基于电站的生命周期管理的服务。还有Stem,不做电池却能和任何电池公司合作提供储能的系统以及相关储能数据的采集,提供储能服务加生命周期的运维。智能电网Autogrid公司,做大数据相关分析和平台。电动车的特斯拉更有代表性,它是一个储能公司,更是一个分布式光伏运营和投融资公司。

    在他看来,这些企业代表了能源行业未来发展的趋势,那就是硬件和软件分开,形成一个生态圈。具体就是,拥有和运营分离,商业模式从重资产转向轻资产,从公共事业的模式,变成了一个服务和应用导向的模式。这四大企业代表了融合,电动汽车和储能,和充电桩,和整个系统大融合的趋势。

    “倘若加上Uber,就更完整了,它代表了现在很火互联网商业模式,众筹经济、免费经济、长尾模式以及与互联网金融的融合,这就构成了未来能源行业的一张大轮廓。但这个改变需要时间,才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两年之内还看不到典型的变革。”

    为什么要搞能源互联网?在曹寅看来,现在能源行业面临非常多的挑战,最严重的就是可再生能源的增长速度有目共睹,但如何高效的优化利用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此外能源行业需要商业模式的颠覆,如何从上而下,变成一个自下而上,打造一个很好的生态圈。这其中核心的部分就是折算信息化,还原能源的商品属性,并围绕信息为消费者提供基础服务。还有固有的电力的峰谷矛盾,整个能源从水到气到电都面临这样一个峰谷矛盾。

    拆除篱笆

    除了风能和光伏外,传统的能源行业比如核电、水电、火电都是非常封闭的,电网更是自成一体。所以未来如何打造一个开放的生态模式,引入外部有竞争力的新力量,为能源行业提供力量,也是能源互联网未来要解决的内容之一。唯有开放、融合才能快速发展。

    举个例子,当前我们遇到的一个问题是可再生能源快速装机之后,可能会对电网造成压力。国外有过类似的案例,德国一个变电站2004年的负荷10kW的,负荷曲线比较平稳,但是到2014年随着风电快速增长之后,整个负荷曲线变得非常不健康。对于电网来说,就会把可再生能源定为成一个垃圾电。但是可再生能源只是没有被完全用好的电力,完全不是垃圾电。

    这是因为当可再生能源快速装机之后,对于用户侧的电能质量也会造成很大问题。可再生能源也叫做非线性电源,会有很多非线性负荷存在,比如变频器、软起动器、UPS、充电桩,这样非线性电源+非线性负荷,就会造成很大的电力电能质量问题,谐波只是其中之一,还有很多伴生问题,如何解决这也是互联网要解决的问题之一。

    此外可再生能源电站本身还面临很大可靠性的问题,有企业的数据表示,相对预期发电来说,不同的光伏项目都有20%到30%左右的电量损失,其中30%损失有大半可以通过生命周期运维,或通过ICT、大数据解决,但其他相关的还是需要能源互联网。

    信息的问题更是突出,以前到2015年的现在,不少人还要交电费账单,这表明电力信息化的不到位。

    现在有人将中国的未来能源发展趋势定义成互联网+智慧能源,或是全球能源互联网,因为全球能源讲的是州与州,以及国与国之间的跨国能源大互联。中国的能源改革需要解决四大关键,那就是消费、供给、技术和体制的革命。倘若建立跨国能源大互联,更要考虑如何创造新的商业模式,消纳这样的电力。

    曹寅说,现在电改的宗旨就是放开两头,管住中间。中间是能源互联网,能源互联网特别关注配电、售电、用电。这中间有三点需要关注:第一、打破信息不透明,实现端对端,圈对圈,电源对消费的信息全互联,第二、如何利用先进的ICT技术,另外包括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物联网,如何融合这些先进的ICT技术和能源行业进行结合。第三、自我调节技术,未来大量的电器会变成智能电器,会有500亿相关的智能电器接入能源的信息网络,如何使这么大规模的智能电器自主协调,自我进化也是需要探索的问题。

    追本溯源

    既然能源互联网是必然趋势,那么弄清楚能源互联网到底是什么是开展工作的基础。

    能源互联网是什么?

    曹寅说,现在对此没有形成固定的定义。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与企业家交流曾提过,建设分布式能源网络,尤其建设风能和太阳能这些可再生能源为主的分布式能源网络,要大量推广分布式发电等相关先进技术,实现基于互联网,而不是基于电力专线通信。他认为未来这样一张分布式能源网络应该是一个开放的、互联的,同时又可以自我进化的一张开放网络。并提出要探索能源消费的新模式,电子商务仅仅是互联网商业模式的其中之一,应该是以互联网为商业推广平台,或者以互联网为业务运作平台,推动能源消费的一个新模式。

    “基于此,我们可以构想未来能源互联网的大的物理架构。未来的能源行业会变得非常多元化,发电端有大型的可再生能源电站和火电站、水电站共同发行,共同参与调风和调频,输电侧有大型的储能设施,配电侧,基于分布式能源有很多的储能和消费,以及生产一体化的智慧网络在里面。在用户侧,有很多小型的分布式能源,以及大量的能够主动参与我们整个系统平衡的,智能用电器在里面,同时整个网络或者整个系统里面,互联网商业模式又起到非常核心的促进作用。”

    “刚才我只是解读了一下总理对于能源互联网的理解”。曹寅说,自己本身对于能源互联网的理解分五个层次,最下面能源互联网的物联网层,或者设备层。其次是通信,不仅仅包括智能电网公约的通信协议,还应该包括开放的这样一个通信网络。再往上就是数据层,比如华为公有云,阿里云、亚马逊云等,在这个数据层,形成一个很好的生态圈。第二层是比较开放、自由竞争的应用层,各种各样的企业,基于硬件也好,开发的新的应用,比如符合集成应用,包括电价的相关应用等等,非常多元化,可以预期在将来能源互联网里,能够提供应用数量应该数以百万计,因为现在所有的设备都是电器,都是消费端,而硬件本身就是成为提供应用的载体之一。最上面的一层,这么多应用未来肯定会需要有一个平台来支撑。

    在他看来未来能源互联网时代的明星企业,应该具有三种能力,既懂非常强的能源方面的能力,同时又有很强的ICT运营能力,同时又有很高的互联网平台推广相关的服务。

    “这是因为能源互联网不仅仅是能源上的物理和信息上的互联,同时也是商业模式上的互联和大融合。”曹寅强调可再生能源,尤其以光伏为主,或者以风电为主的可再生能源会形成这样一个生态圈,以可再生能源发电为核心。比如光伏+储能,下面这些企业之间的合作,光伏+电动汽车,光伏+能源管理,光伏+智慧家庭,这些东西以光伏为牵头,带动起各种各样新的能源新应用和能源新的配送和投融资的消费模式,这就是所谓能源商业模式上的大融合。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