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海斌:中国互联网为何盛产富豪?

关键词:[商业模式] 浏览:3149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中国互联网为何盛产富豪?

    日前,胡润研究院发布《2015瀚亚资本·胡润全球华人富豪榜》,61岁的大陆首富王健林首次超过李嘉诚成为全球华人首富;87岁的李嘉诚位列第二。科技公司方面,阿里马云第3,腾讯马化腾第6,百度李彦宏第10,小米雷军第12,京东刘强东第40,巨人史玉柱第54,富士康郭台铭第62。

    中国互联网为何盛产富豪?

    从排行榜单的行业分布来看,房地产是上榜港澳台及海外华人富豪最主要财富来源,占24%,尽管如此,但我们发现排行榜单上,互联网人总是极度冲击眼球,它让我们感知到,目前互联网的造富速度远超想象。要知道2014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中,互联网人更为显眼,2014年是马云,李彦宏以及马化腾分列前三位,雷军和刘强东挤进排行榜前十强。

    中国互联网为何盛产富豪?

    互联网新秀也层出不穷,在今年4月《财富》公布的2015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排行榜中,依然是马云居首,马化腾次之,华为董事长任正非位居第三。而乐视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贾跃亭却跃居榜单第44位。我们还看到,2014年,垂直化妆品B2C电商平台聚美优品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市值近40亿美元,超过了搜狐、新浪等老牌互联网公司。聚美CEO陈欧个人财富也因此高达15亿美元,而这一切仅用了4年时间。而小米则同样用了4年时间让小米在2014年年底的估值高达400亿美元,业界也对小米将成为中国仅次于BAT之外的第四极寄予厚望。

    互联网巨头市值猛涨 期权模式带动互联网的造富速度

    互联网造富的速度早在10年前就已经令人咋舌。根据相关资料显示,2005年百度登陆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后,就造就了8位亿万富翁、50位千万富翁和240位百万富翁,而百度当时的总员工数量才750人。当时间走到2014年,阿里巴巴赴美上市,据相关机构预测,阿里巴巴上市“批量生产”了上万名千万富翁,创下历史上造富速度的世界之最,当然,这个数字目前尚未经阿里证实,但已间接说明了互联网的造富神话与速度。

    中国互联网为何盛产富豪?

    之所以不少“造富神话”都是互联网领域诞生,一方面源于互联网行业本身借鉴于美国的的期权激励模式可以让高市值企业中拥有股权的核心员工身价暴涨,互联网企业往往会通过股权激励的方式对员工进行长期激励,这些公司一旦在境外或国内上市之后,给高管与员工带来的通常是高福利与股权激励,不少互联网公司在核心员工层面,多数持有公司股权。比如说,BAT等互联网公司都采取过巨额股权激励措施。去年腾讯发布公告称,将发行约1952万股新股用于员工奖励,以最新股价计算,总价值约合人民币19亿元,从中获利的员工数达到4997名。而阿里上市之所以说诞生上万名千万富翁,在于阿里如今的员工已超过2万,而阿里集团员工只要达到一定级别和业绩,就可以获得股票期权或者受限制股票。据说阿里巴巴创办8年有70%的员工拿到股权激励。阿里去年上市之后,根据业界的说法,若按阿里50%的员工持股计算,阿里持股员工约为11000多人,上市后每人平均可套现将近42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591万元。另外,去年年底,阿里小微一口气掏出40%的股权,给小微金服以及阿里集团近2.4万名员工每个人发放股权福利,实现了全员持股。京东CEO刘强东也声称,员工股权已超过他个人持有的70%。

    而巨头的高市值或估值往往会推高大股东的财富增长速度,比如腾讯的前CTO张志东是腾讯第二大个人股东,上市之初持有的股份超过6%,借助微信的想象空间,腾讯市值在2014年迅速增长,成中国首家迈入千亿美金俱乐部的互联网公司。在理财周报发布2014年度《3000中国家族财富榜》中,马化腾家族以财富总额1007亿元荣登榜首,而张志东则以345亿位居第六。

    所以,我们看到,互联网公司的核心员工与高层往往与公司共存共荣,一涨俱涨。而在目前的背景下,互联网公司大受市场追捧,股东们的在市值增长较快的风口,其财富也水涨船高。根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从2014年7月到2015年4月末,在前50家造富最多的公司中,计算机、互联网行业的公司就占到15家,甚至不少都是新上市不久的公司,短时间的财富暴增令大股东们身价倍增。

    政策的东风与人才聚集效应推动创新性产品 带动估值与财富高涨

    互联网盛产富豪源于长期以来中国互联网发展都面临着政策利好,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更是制定了"互联网+”行动计划。而中国的互联网最初是作为一种科研的辅助手段,被科研机构和科研人员共同引进到国内,从1987年9月14日,中国成功向德国发出第一封电子邮件,互联网开始进入启蒙期,此后,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让中国与外部世界有了更多的接触,中国互联网在这种历史机遇下得以迅速发展。1994年4月20日,中国实现了与国际互联网的全功能连接。由于互联网在促进就业,拉动内需方面的重要作用,使得国家对互联网产业相对更为宽容,扶持力度很大,导致中国网络舆论活跃程度相对高涨,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与中国宽松的互联网环境和开明开放的互联网政策不可分离。

    中国互联网为何盛产富豪?

    互联网产业的飞速发展则带动互联网呈现巨大的人才聚集效应。大量人才精英归顺到互联网行业,推动互联网产业有相对较强的本土化创新能力。目前来看,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和世界的互联网企业呈现出相互融合步伐一致趋势一致的特征齐步往前,目前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甚至有所赶超。

    目前美国《连线》杂志网站近日发表文章称:“中国创新已超越其“快速跟进”名声。正以各种方式定义搜索、商业、社会、娱乐和广告等市场。中国的社交信息用户多于美国人口,科技巨头深知信息的价值,正密切关注用户如何通过手机交流。在中国,移动电商用户能通过手机管理其资金、打车,甚至投资货币市场基金。而在美国,此类活动远未像中国这样普及。”

    互联网的人才集聚效应正在推动国内产品的创新与迭代加速,投资并购与上市公司不断涌现,与此同时催生了泡沫。目前VC投资正进入高速增长期,互联网产业的快速膨胀之后,导致VC加速进入互联网行业。2015年第一季度,中国创投市场所发生的420起投资中,互联网行业以148起交易位列第一。加之目前移动互联网智能机已经饱和,人手一机意味着移动互联网依然潜藏着巨大机会,更意味着各种对接线下传统行业的信息服务平台诞生的可能性更大,种种因素推动互联网行业新兴公司或者巨头的新型业务的估值的高涨与财富的暴增。

    巨头的投资布局无限延伸,推高估值和想象空间与造富速度

    我们知道,国内的BAT,它们的核心领域都在于搜索、社交与电子商务。对于用户而言,搜索、社交、电子商务都是刚需,在这三个领域,一旦建立起全面的领先优势,随着时间越长,颠覆的难度越大。比如腾讯,中国互联网用户的几乎所有社交关系链全部沉淀在QQ与微信上,在目前来看,几乎想象不出任何模式与产品可以让QQ与微信用户全部迁移到另一款社交软件,用户极高的迁移成本与用户社交关系链的沉淀使得腾讯以社交为核心构筑的互联网生态模式几乎无法战胜。

    而百度与阿里也是如此。百度与阿里分别在搜索与电子商务领域积累了深厚的技术、品牌、内容、用户粘性以及各自围绕搜索、电子商务延展形成了各自的生态圈,并在核心业务辐射下形成了强大的生态磁场。甚至我们看到,最近几年,各巨头跑马圈地收购投资的生态圈地战不断打响,围绕搜索、社交、电商等各领域不断扩大战略拼图。这意味着各自围绕核心业务不断发散新的业务形态,形成的优势生态链越来越长。

    众所周知,投资并购以及行业布局是跟公司估值最息息相关的因素之一,各巨头广积粮高筑墙,长线布局也增大了各自的想象空间。腾讯的互联网 战略与投资并购图的开展,比如去年投资大众点评与京东,无疑是以微信作为连接器与核心中枢。虽然腾讯收入以游戏为主,但微信有着连接一切的想象空间,这为其赋予了高估值,日前汇丰银行(HSBC)发布的报告显示,微信的估值甚至达836亿。腾讯资本广撒花广结果,也是撑起微信估值的源动力之一。

    阿里巴巴在去年上市前的针对文化娱乐、电商、打车应用、视频、影视媒体的系列投资收购,可以视为其为推高上市的整体估值而做的系列准备,事实证明其投资布局为推高市值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也因此使得阿里集团的造富速度与规模打破世界纪录。百度在糯米等O2O领域与智能硬件等领域的大笔投入与布局则可以看成是其为未来的造富速度在积蓄力量。

    平台模式垄断线上的水与电,坐地生金的速度远超想象

    马化腾曾经表示:“互联网不是新经济新领域独有的东西,我觉得最终它会像蒸汽机、电力等工业化时代的产物,可以给所有的行业应用的工具。”这句话适用于中国的BAT或者美国的谷歌、Facebook等,它们都在建一个发电厂与水电厂。它们把传统生产流通渠道的不必要的环节、损耗效率的环节拿掉,让服务商和消费者、让生产制造商和消费者直接对接。可以说,这解决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各自占据搜索、社交、电商等线上核心地段与用户刚需领域的巨头,极容易产生源源不断的数据流、信息流、交易与用户点击频次。传统厂商越来越希望将更多的生产销售各环节搬到离自己客户更近的地方,而搜索引擎、电子商务平台可以帮助厂商去寻找生产要素与用户获取成本达成最优的组合,减少分工不断减少因为用户个性化需求的造成的信息成本损耗。在这个时代,我们看到互联网跟曾经的蒸汽机和电的相似性越来越大,它具有革命性的基因。

    中国互联网为何盛产富豪?

    巨头通过垄断线上商业地产与入口,把握巨大的人流量,不断深入传统行业的改造,总的来说,平台模式是依赖规模制胜,平台吸纳的企业或商家的规模越大,连带而来的用户就越多,平台增长的想象空间就越大,一般来说,平台收租的模式肯定要比入驻的商家更赚钱,而无数商家入驻也加速推动平台的规模与商业模式的稳定运转。这使得互联网巨头搭建的平台,可以坐地生金,并且其速度远超想象,进而使得巨头内部的股份持有者等既得利益群体的财富增长速度水涨船高。

    线上电子商务的发展则借助了中国的特殊国情,即大量基础设施、传统产业在渠道方面与地域方面发展不成熟,线下的营商环境不佳,这是以网络零售为代表的线上业务持续高速增长的基本原因。税收、行政性成本、土地高租金让中小型创业一开始担负了较大的成本,所以,线下商家为减少成本搬到线上,通过支付平台佣金,即可规避了线下的高成本,也为自身品牌营销创造一种指数级增长的可能性,比如在天猫或京东、唯品会甚至唯品会等电商平台上开店的较大卖家,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规避因地价上涨而导致的高额租金。

    所以说电子商务平台之所以估值较高,造富速度较快,在于其直接与生意对接,平台模式让其对接企业入驻,盈利模式清晰,而中国的巨大的经济市场蛋糕与人口红利导致电商垂直领域的一小块蛋糕都能创造巨大的市场机会与财富,所以我们看到唯品会等垂直电商的估值往往也非常大,而聚美优品一上市即让陈欧爬上了2014年胡润IT富豪榜第16位。

    目前来看,互联网+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而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在其发展过程中天然的需要进入到传统产业对其进行改造与提速。另外,互联网的崛起也是物质发达的必然结果。当工业越发达的时候,就会越快让人类步入物质过剩的时代,这个时代,意味着时尚需求、社交需求、精神、娱乐层次的需求已大于物质需求,而后者必然需要互联网产品来满足。

    这个时代的互联网厂商,提供的是线上的水与电,由于互联网行业赢家通吃的特性,腾讯、百度和阿里已经垄断了线上核心地段的绝大多数流量,已经处在了线上食物链的顶端,而互联网食物链的顶端意味着财富创造的速度。

    而搜狐创始人张朝阳在一次演讲中则说的更夸张,他表示中国互联网正在全面接管中国经济。在中国,只有互联网行业真正做到了几乎纯粹的市场化竞争,是最趋于公平的竞争行业。

    而一个产品在与竞争对手的产品对决中处于优势,那么,把它放到网络上会被成倍地放大其优势,这种指数的增长使得互联网行业容易产生优秀的组织与管理架构与人才激励机制,并激发无穷的创新、营销能力。这个时候,互联网产品反转过来改变了社会化大生产的组织流程,引致了生产关系的变革,甚至如张朝阳所说,中国互联网正在全面接管中国经济

    互联网不是所有人的万能神药

    站长之王蔡文胜曾经这样预测:“如果中国前面二十年的首富也许是房地产、汽车、信息产业等各行业的人,那么从去年开始,10大首富中有5个已是互联网人,而且再过三年,前20名富豪都基本全部会是做信息和互联网的人。”

    尽管我们认可互联网的巨大改造能量,但我们不必过于夸大互联网的影响力,要知道,在互联网+战略的推动下,互联网行业呈现狂欢的泡沫,VC与创业者纷纷涌入,这种浮躁事实意味着危机的涌现。一旦所有的行业都希望将自身进行互联网化来获取资本与市值增长的时候,这意味着在高速增长的互联网环境下,隐藏着巨大的科技泡沫,创业失败的可能性会更大。富豪们勾勒出了走向人生巅峰路线图和物质诱惑,但他们不会告诉人们,一将功成背后是万骨枯,少有人会清晰的看到背后的失败者之多与失败者的道路之艰辛。

    目前互联网大致格局已形成,各巨头的生态布局形成稳定架构并已覆盖大部分领域,垂直领域诞生巨头的机会已经远远低于前代。目前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公司依然是苹果、谷歌、微软,在中国,也极小有新兴企业能超越 BAT。另外,对于传统行业来说,互联网是一种改造生产销售方式、降低成本的工具,是一种更好对接用户的渠道,但传统企业的若将过度互联网化甚至将自身变成互联网公司,则可能将自身原本基因与优势掩盖掉而在竞争中溃败。在中国特殊国情下,互联网加速了富豪诞生的速度,但优势格局已成,传统企业与创业者对于互联网的拥抱应该结合自身的优势与基因,我们应理性看待其中的泡沫,它终究不是所有人的万能神药。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