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宪实网站_孟宪实博客

孟宪实
隋唐史、敦煌吐鲁番学研究专家
http://mengxianshi.jiangshi.org

扫一扫联系讲师

孟宪实:孟宪实:在吐鲁番发现历史

关键词:[孟宪实] 浏览:2082 发布日期:2017-08-22 网页收藏

  • 历史是过往的故事,如同飞鸟曾经掠过天空。历史学命里注定是缺憾的艺术,因为往事的证据永远不会完整保存。在有限的证据与无限的历史之间架起沟通的桥梁,是历史学家的神圣使命,也是历史学家的情感家园。成就历史研究的不仅仅是历史与历史情感,还有记录历史的各式各样的史料。历史学家忙碌的过程,就是历史发现之旅,且永远是先发现史料,再发现历史。

    在吐鲁番,历史研究者们再次发现了这个规则。

    吐鲁番是丝绸之路上的一方重镇,但在唐朝三百六十个地方州中,称作西州的吐鲁番仅仅是其中的一州而已。不要说长安、洛阳,或者扬州、益州,就是中原的一个普通正州,在当时都比西州更有官场热度。而在文化影响上,西州的地位更是不堪比量。但是,由于吐鲁番特殊的气候和当地特有的葬俗,却在无意中为历史保留了很多第一手史料,这就是闻名遐迩的吐鲁番出土文献。于是,比较起吐鲁番的历史上的实际地位,它在历史研究中的地位倒是扶摇直上,即使比起当年的政治文化中心——长安、洛阳,在为历史研究者提供珍贵史料方面,吐鲁番也可一争高下。吐鲁番发现历史,这是19世纪末叶以来的一个基本事实。

    曾经是边陲之地的吐鲁番,在如今中古历史的研究上已不再是“边疆”。在这里出现的每一个考古动作,都会吸引世界学术界的关注。吐鲁番的那些古代墓葬区,除已为学术界熟知的阿斯塔那、哈拉和卓以外,现在更有洋海、巴达木、木纳尔等纷纷亮相。近几年,吐鲁番考古工作又多有斩获,再次为学术界提供了多种珍贵考古文献资料。

    在吐鲁番发现历史,首先是发现了吐鲁番出土的史料,最主要的就是一些古代的写本文书。这些写于十六国到唐朝的文书,原本不是要留给我们今天研究的,他们在管理政府、组织社会、经营生活的时候,需要记录事情,需要抒发感情,总之是需要文字帮助记忆,利用文字提供证据,等等。他们绝对没有想到,在当时人认为这些日常文字过期无效,在二次利用(用作葬具)以后,被意外地保留到了今天,十分偶然地成为我们今天了解当时生活图景的桥梁,被今人当做瑰宝珍惜与研究。

    未来与历史的吸引力同样巨大,通向那里的路径引人入胜,是康庄大道还是不曾打扫的花径,这只有置身其中才会心有灵犀。毕竟未来会不期而遇,而历史只有寻觅方至,于是,历史的一切妙趣都从这里开始。是谁书写了这些文字?为什么写下这些文字?这文字意味着怎样的故事?这故事表现着怎样的世界?那个世界的人们是怎样地安排他们的生活?问题如同大海的波浪,一层推着一层,引我们走向那浩瀚飘渺的历史深处。

    古代有很多历史学家,他们十分认真,百倍努力,想把自己了解的历史与现实通过史书告诉我们这些后来人,但是谁都明白,藏之深山的巨著有时也会有自己的隐私,于是历史研究的很多功夫,不得不花在去伪存真上面。这些新出土的文献有所不同,它们的出现是偶然的,它们不是谁有意留下来的意见,于是可靠性更强,质朴而率真,让研究者最为疼爱和信任。

    我们是幸运的人。我们有幸成为这些出土文献最初的整理与研究者。我们有幸成为吐鲁番发现历史的众多见证人之一。用我们颤抖的双手,小心翼翼地捧起这些脆生生的纸片,这可是我们通往历史的时空隧道啊。如果,一片纸在我们的手上忽然消失,这等同于一条通往历史的道路被关闭。时间隧道忽然被黑暗笼罩,我们得负多大的责任?当然,这样的事故没有发生,在我们面前展现的是一扇扇历史之门次第打开,一盏盏灯火被我们点燃,通往历史的道路亮如白昼。

    其实,在我们的前面已经有很多人走过。在吐鲁番发现历史,我们不是开创者。但是,通往历史的道路,越走越宽广,越走越明亮。为什么?因为前人的脚印,步步闪亮,后来者不用在黑暗中跌跌撞撞。所有新出土的文献,都可能跟以前的文献有着某种亲缘关系,前人的研究目光,会引导后来者更加准确地映射出文献之间的关系。研究之路,就是接力赛跑,没有前人的努力,后来人无法到达今天的新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