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方雄网站_龚方雄博客

龚方雄 著名讲师
中国投资银行主席
http://gongfangpeng.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龚方雄:龚方雄:当前宏观经济形势及公募基金公司国际化道路

关键词:[经济学家] [商业百货] 浏览:2244 发布日期:2016-05-30 网页收藏

  • 第三届中国机构投资者峰会暨财富管理国际论坛5月13日在深圳举行,本届峰会主题为“挑战与抉择”。前海开源基金公司荣誉董事长龚方雄做了主题演讲《当前宏观经济形势及公募基金公司国际化道路》。

      以下为演讲实录:

      龚方雄:非常高兴跟机构投资者的精英们跟大家做近距离的交流。

      我这部分想讲的是从国际视野看中国投资者的发展趋势。刚刚万总和窦总讲了很多理念,我都非常认同。尤其是讲中国的价值投资和机构投资者的发展前景。

      我这边想强调国际化,国际化也是未来中国市场和机构投资发展的方向。为什么这么说呢?如果说机构投资者未来在中国确实是处在一个,怎么说呢,刚才大家听到万总和窦总的讲法,机构投资者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一个方向,他的前景非常好,我们可以说跟国外成熟的市场比起来,机构投资者的市场影响力、市场占比等等,还有相关的法律环境等等都有很大的变化。

      大家知道人民币国际化步伐在加快,资本市场国际化步伐也在加快。很快可能宣布沪港通,在沪港通开通QFII、QDII等等,包括MSI(音)可能宣布拉动中国A股成为新兴市场的一部分。这个宣布一开始可能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因为纳入有一个过程,因为中国资本市场和全球资本市场接轨,制度方面还是有不少障碍,这个接轨的过程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纳入本身肯定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还有一点,从投资的角度来讲,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讲,长期回报的获取,一方面是投资能力,但是一个很关键的是资产配置。其实资产配置在长期投资回报当中,它的作用不亚于投资人,甚至更重于投资人。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讲,大家想一想,以前中国的投资基本上都基于境内,而且我们经常讲一件事情,中国的投资标的非常少。我国中国的国民储蓄率将近50%,家庭储蓄率将近30%的国家,我们找不到好的投资标的。刚才的嘉宾也讲到了,其实价值投资、长期投资这个理念,另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你的投资选量到底多少,能找到多少好的值得你长期持有的价值投资的标的。如果中国投资人在全球范围内选择投资标的的话,那这又是完全不同的问题了。中国人长期的投资回报的获取,可能会比现在要容易、要宽广的多。但是,这是一个长期的趋势,中国资本市场投资选择的国际化,这个国际化包括外面的资金进来,包括中国人在全球进行资产配置。那么,这一点,从全球资产配置角度来讲,发展方向没有问题,但是我还想强调的一点就是说,中国投资全球化的进程,道路肯定是曲折的,我们也不能盲目的进行所谓的全球资产配置。

      如果讲到这一点,就要讲一讲全球的宏观经济前景和全球资本市场发展的现状。

      大家知道,我们中国经常讲,每年都是说最复杂、最艰难、最痛苦的一年等等,已经讲了很多年了。可以跟大家说,至少未来一两年,全球资本市场也是会非常非常动荡、非常非常的不安。可以说,全球经济和资本市场的特性,首先是低增长,然后全球经济虽然流动性泛滥,但是仍然面临负利的威胁,甚至很多国家都出现负利。各个经济体的政策都高度不确定,政策风险的概率也在增加。这是今年全球市场的特点,大幅度的动荡,而且是跨资产类别的动荡,跨国家、跨行业,没有哪一类资产今年不是巨幅动荡的。因为全球的机构投资者和基金经理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宏观政策的失序和失效,这一点太重要了。如果讲全球化的视野,中国经济和全球经济,中国资本市场和全球资本市场的互动越来越紧密,随着这个全球化的进程,对吧?前一段时间,我们所有国人都在议论一个讲话,突然给资本市场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在我们看来,这个讲话是很多人,至少很多投资界的人私下议论到的事情。这个事情没有人不觉得意外,但是这个影响非常大,包括全球的情况也是这样。现在全球资本市场对这个政策的不确定性高度关注。全球资本市场最关心的是,如果央行这么大资金的撒钱,全球实行负利,经济就挽救不过来,那全球的资本市场会如何。而且很多资本市场,尤其是主要的资本市场,像美国是处于七年、八年的高位。大家知道美国最牛的牛市超过七八年,超过七八年的牛市一般都是一个大熊市,看美国的历史就知道了。刚刚我们也看到,境外资本市场的估值并不便宜,美国标准普儿标准是18、19倍,而且美联储不断的威胁要加息。虽然市场上不相信美联储会加息,但是从市场和宏观的差异来看,这是宏观市场波动的根源。

      讲了这么多全球资本市场的不确定性,实际上全球化的进程是特别有利于中国资本市场、投资市场的机构化的。这一点万总和窦总刚刚都讲过,就是资本市场的趋势肯定是机构化,因为散户,甚至我觉得那种公司的法人投资者,虽然对某些行业可能比较了解,但是他对资本市场的信息处理能力,以及投资能力,我觉得肯定是比不上成熟的机构投资人的。这一点我要强调的是成熟机构投资人,因为我认为中国还缺乏成熟的机构投资人。人的能力确实是有限的,个人的能力极其有限,不要说我们面临越来越复杂、多变,宏观、微观充满不确定性的市场,这个市场里肯定是需要机构化的,资本市场的国际化进程肯定也需要机构化。我们全球化的布局,家庭在全球产业的配置一定要通过成熟的机构进行。所以,从全球化的趋势来讲,一定会差开资本市场爆发的进程,这是毋庸置疑的。我们单单的坐井观天,连自己国家宏观、微观的事情都看不懂,散户的处置能力、风控能力等等都很差,要把他放在全球的范围内来看的话,更要机构化了。

      在这里要奉劝很多散户,千万不要盲目的在境外进行资产配置,虽然资产配置是趋势,中国全球化资产配置的前景非常好。我经常讲,中国跟国外的全球资产配置来比,日本的家庭一般持有境外资产平均占总资产的三分之一;欧美一般是在10%-20%之间,国家越大,境外资产配置的配置越少,美国大概只有10%左右,欧洲很多富有的小国家持有境外资产的比例非常高,也是10%-20%之间,但是中国平均家庭持有境外资产配置的比例,各种统计都有,我看到很多统计是1%-3%之间,取决于统计口径和方法。而且这1%-3%的平均值,现在中国家庭能够配置的境外资产都是高净值的产业界的人士,普通家庭持有境外资产几乎是0。跟发达国家比起来,我们这个空间确实非常非常的大。但是我们家庭的境外资产配置一定要通过我们的机构,就是各种类型的机构投资者和基金来进行境外资产配置。这样机构投资者的成熟视野的要求就越来越大,我们越来越要关注国际市场。

      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国机构投资者、基金业的发展,确实空间无限,我们要充分的建立万董事长讲的,面对中国宏观层面、政策层面、监管、法律等等方面的问题,很多都有待配套。任何事情都是一个互动的过程,比如说MCI(音)纳入A股进入全球金融市场指数,这个过程也是中国资本市场走向成熟的标志,MCI不会把轻易把一个国家的经济指数纳入的,因为在法律的监管透明甚至包括结算各个环节都有各种各样的要求,要达到他的这种要求,他才会逐渐的开放。所以,这个开放的过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可能是五年、十年纳入5%,本来应该纳入百分之多少的份额,可能一开始只纳入5%。所以我们说,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但是这个进程代表的是中国资本市场走向成熟、走向机构化,价值化投资越来越被看重的进程。这一点,在座的机构投资者和投资经理一定要看到未来国际化是一个大趋势,而且国际化很强调资产配置,资产配置和投资能力同等重要,甚至更重要。

      还有一点,从中短期角度来讲,我们全球化的设置方面,要非常关注跟产业基金的结合。大家知道事实全球化的进程,中国的改革开放市场化的进程,一直是实业和产业走在前面。那么,大家知道全球并购风生水起,因为中国人民币国际化已经启动,中国现在要进行结构转型和调整,中国现在缺乏的就是所谓的技术、品牌和资源,尤其是渠道资源。那么这个可能就要通过全球并购来获取,这会是一条更加便捷的捷径。  至于产业资本在全球的并购,尤其是中国相关的产业资本在全球的并购,非常非常的活跃。但是,我们的产业资本在全球并购过程中是非常缺乏经验的。我们成功的案例,在宣布的案例当中,占比非常非常小,但是即使这样,我们注意到一般来讲跟中国相关的全球并购活动,中国做全球并购的一般是10%-15%。今年由于全球动荡,现在中国在全球并购当中占了40%,非常大的比例,难以想象。很多资本界,包括投行,为此瞠目结舌。但是另一方面,在境外很多并购活动是通过机构投资者和基金的方式去参与和完成的。但是在中国有关的并购活动,往往是产业资本、企业资本直接去做。

      为什么在这个场合提出这个问题呢?就是说基金业在全球并购活动当中所能发挥的功效和职能非常非常大,而且我们现在还严重的落伍,所以在这方面我们产品和服务的空间非常非常大,而且我们已经严重的滞后于产业界了。当然也受到各种各样的限制,比如中国短期人民币的压力和对外汇的管制,使得很多基金业的钱出不去。但是,这种毕竟是短期的现象,趋势毕竟是趋势,发展方向很明确,只是我们不断的要为此做好准备。

      最后一句话,国际化是必然的趋势,而且中国的国际化会为中国资本市场国际化提供非常非常大的机会。谢谢大家!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