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万才:大姨吗:女性App社区玩转商业化!

关键词:[商业模式] 浏览:2672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作为一款手机应用软件,大姨吗已经完成了从0到千万用户的原始积累。对比市面上众多主打女性经期护理的App,大姨吗的商业化进程来得较早,且其一直毫不避讳对商业化的追求态度。


    2013年下半年,大姨吗动作频频,从连获投资到发布《2013中国女性生理健康白皮书》,到与智能数字健康公司PICOOC合作推出智能体重秤,再到购买大姨妈、痛经等多个域名宣布将平台化运作——这被外界很多声音解读为激进式的发展。


    与大姨吗的激进式发展较为不同的是,整个移动互联网行业的惯性思维是:对流量的诉求要远远大于对商业化的关注。先圈用户再卖用户,成了一众App 赚钱的典型方式。


    对此,大姨吗的创始人柴可非常不认同,并表示大姨吗不仅不会对商业化避而不谈,相反,它要加速商业化尝试。


    柴可告诉记者,大姨吗是在尝试找到一种健康的盈利模式。


    此前,大姨吗的盈利主要通过广告位、流量互换的方式来实现。但,柴可只愿意把它称作一个盈利方法,它构不成一个盈利模式。


    根据他提供的数据,大姨吗在2013年下半年就凭借广告位拿到每个月两三百万的流水,“但是这已经是一个比较极致的状态了,将来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每年只有三四千万的收入是完全不行的,可能连成本都覆盖不了”。


    柴可有他的底气。从用户的刚需出发、提供辅助的软件“大姨吗”,根据积累的大量数据挖掘出现象背后的规律,进而提供信息服务、解决方案(包含软件和硬件)——大姨吗的整个运作本身就是一个自成体系的顺畅逻辑,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商业化,在柴可看来,是一个自然过渡的过程。




    深挖互联网刚需


    在做大姨吗的项目之前,柴可有过几次互联网创业的经历,因为出身医药世家,他一直都在尝试做一些把医疗和科技联系在一起的事情。那几个项目都算不上成功,留给柴可很多的反思,而最深的反思则是在对刚需的理解上。


    人人都在强调的用户刚需,在很多时候,可能是捉摸不定的。柴可举了个例子:吃饭是刚需,上厕所也是刚需,但是这两个刚需碰在一起的时候,就不是刚需了,因为吃饭的时候不会同时上厕所,上厕所的时候不会同时想吃饭。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互联网和健康这两个刚需上。互联网是一个需要快速反馈的媒体,而健康是一个需要长线管理的项目,一快一慢,如何恰到好处地满足用户期待十分关键。


    柴可告诉记者,最终的落脚点其实是为用户提供什么样的信息。


    举例来说,当女性痛经时,有人告诉她听个笑话可以分泌多巴胺,就会缓解她的疼痛感;第二种方式是有人直接给她讲了一个笑话把她逗乐了,她就分泌了多巴胺,减轻了痛经症状。“这就说明信息一定程度上可以解决问题,但以什么样的形式去传递信息,是需要我们在实战中总结方法的。”柴可说。


    大姨吗就是以信息来辅助女性解决每个月烦心事的一款软件,最初的功能就是提供女性月经周期的推算方法,以及每个时间节点上对应的相关知识。2011年上线第一周,在没做任何推广的情况下,就获得了苹果App Store的官方推荐,最初的用户日增长接近1000


    但大姨吗并非是第一个关于女性月经周期的软件,国外在2007年就已出现类似的项目,国内的尝试也有一些,但一直不温不火。“大姨吗是第一个站在用户的角度真正把这个事情做深的。”柴可解释说,此前的这类软件大都被当做赚钱的工具,要么是卖软件赚点用户的钱,要么是为了积攒互联网的活跃度赚点投资人的钱。而大姨吗在一开始就看明白一点:女性的生理周期和月经期伴随的是她的黄金年龄,出现的很多需求是跟她的周期息息相关的,因此不怕未来找不到模式。


    重视用户需求,最直接地体现在大姨吗前前后后的80多个版本中。它的产品思路是由外而内地做产品,由内而外地找问题,也就是做产品的时候从外面的数据和用户行为下手;当用户提出问题的时候,先找找自己的产品哪儿不好。


    在这样的思路下,大姨吗主要经历了四次大的改版,从最初的24小时社区运营,到专业的统计分析、体验上的扁平化,再到医学级的专业内容和精细算法,都是在用户需求的推动下进行的。


    另一方面,用户需求并不一定体现刚需,要有所偏重。除了基本的统计分析功能之外,大姨吗最活跃的区块是妇科和情感。柴可透露,前者是他们运营的一个重点,但后者不是,因为情感诉求到哪儿都会有,任何一个社区都可以承载。


    从数据到信息服务


    截止到201312月,大姨吗的注册用户数突破3000万,日活跃用户数保持在280万左右,用户留存率达到了47%,远高于同业5%的平均水平。足够大的数据量和数据深度,让大姨吗在数据挖掘方面有了基础。


    因为要保持私密性,大姨吗采取匿名注册的方式,这样一来,它的数据相比其他公开的数据也具备了差异性。柴可介绍说,由于女性经期话题很私密,用户往往不愿意公开自己的身份信息,但是一旦匿名,她们就很容易卸下心理防线,在大姨吗上坦然记录、分享自己的情况。


    因此,虽然无法获取用户的真实信息,但是在后台可以积累大量真实的使用数据。另一方面,如果系统被黑客入侵,被拿走的数据也是无用的,“他们只能看到没有邮箱、没有手机号,一个叫张老三的月经周期在30天的人的信息”。


    大姨吗在去年年底发布的《2013中国女性生理健康白皮书》,就是在此数据基础上展开的,集中了2011万份女性的数据。除此之外,大姨吗还向一万多个深度使用用户发起了进一步的调查,进行回访。由于对大姨吗品牌的信任感,有相当一部分用户提供了自己的真实信息。


    在白皮书里,大姨吗归纳出了很多现今医学上无法阐释的现象,例如少女初潮不断提前、南北方女性初潮的差异非常大,再比如痛经女性之间有什么共性。柴可说,这些现象虽然目前不指向任何结果,但非常值得深挖,可以根据这些现象背后的逻辑成因来解决用户的烦恼。


    大姨吗曾经通过三个月的数据,帮助一位用户发现了她的早期良性子宫肌瘤。


    以科学的方式对真实数据进行解读,然后找到科学的解决方案,将是今后大姨吗的业务重心。


    大姨吗火了之后,女性经期类软件大量涌现,但很多只是形式上的模仿。柴可把做App 比喻成医治头痛,砸钱就像吃大量的止痛片,肯定能够有效果,但是做长线的健康类应用需要大量数据的积累,没有捷径,而大姨吗在数据积累上比同类软件至少早了20个月,数据也永远多20个月,在竞争上也形成了优势,让后来出现的软件只能是模仿。


    定位于女性服务


    了解到了用户的痛点,下一步自然是想办法为用户解决痛苦。做一家提供解决方案的女性需求服务公司,正是大姨吗的定位所在。“大姨吗的定位是,不仅是女性经期助手,更是信息服务的提供商。我们不是做App的,也不是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我们还会做很多其他非App的东西。”柴可说。


    成长过程中对医药周边知识的耳濡目染,使得柴可一直想在自己的事业中突出医药专业性的一面。但是,专业化的最大难点在于人才以及庞大的开支,光是聘请一个有五年从业经验的专家级医生,一年的开支就接近一百万元。因此,直到20133月份,大姨吗才开始有资金和能力去往专业化的方向努力,聘请了20多个兼职的医生为大姨吗的用户答疑解惑,其中有五个是专家。


    柴可本人也认为这种做法几近疯狂:“一年花七八百万建专家团队,这是同行想也不会想的事。我们想沿着自然周期去解决女性真正存在的问题,她用大姨吗软件,用我们的信息服务,配合一些东西,让她不难受了。我想要达到医疗级服务,这是我们下一步的重点。”


    软件之外,大姨吗还做一些硬件上的尝试。


    此前,大姨吗和PICOOC合作推出了智能体重秤,五天的时间里接到了十几万个试用订单。柴可说,当初合作的关键在于,双方都是善于做数据收集和挖掘的公司,可以通过量化的方式让用户明白自己正在发生的健康变化,而这正是用户所关心和需要的。


    接下来,大姨吗还将尝试推出自主品牌的硬件产品。与之前的理念相一致,其自主品牌产品也将是有医疗功能的专业性产品。


    《万才商业模式评论》:信息时代,数据为王。从“数据为王”到“赢者通吃”,“大姨吗”前景看好。

    还有一点值得指出的是,鉴于健康管理类APP“重数据”的特点,“大数据”与APP市场占有率之间存在着一种“正反馈”机制:即,用户越多,数据越多,建立在数据之上的分析与服务就越完善;而随着数据与服务的更加完善,会吸引更多的用户。

    因此,无论是女性健康类专业APP还是“大健康”范畴的APP,都很有可能上演同样的“赢者通吃”戏码。而目前稳执女性健康APP“牛耳”的“大姨吗”,凭借其领先同类产品的庞大用户群和专业数据库,其优势有望以“滚雪球”的方式扩大,最终在用户市场形成压倒性优势。

    在讲求专业性的健康管理类APP行业内,一家企业对“大数据”态度决定了它的未来高度,而“大姨吗”从起步之初就踏踏实实建设属于自己的数据库。从“大数据”到“大市场”,“大姨吗”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在女性经期APP领域已执牛耳,而凭借其强大的数据库和一贯的专业态度,相信“大姨吗”也将在更广阔的健康管理APP领域夺得一席之地。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