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忠于:我们选择的不是工作,是生活。 

关键词:[职业规划] 浏览:2790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有个朋友,在某知名企业总部上班,从毕业一直就在那里,在外人看来,这自然是份好工作,因为事情并不多,责任不大,但是他归口管理着整个集团内大大小小子公司的同一工作,所以经常出差,到地方去了各地都把他好好伺候着,请吃请喝,安排各种娱乐活动,甚至很多时候工作都会安排专人帮他做好大半。


    他却总向我抱怨,总是翻来覆去的几个主题:太闲了,应酬喝酒太多,赚钱太少。这些理由我都能 一一反驳他,我说按照社会工资水平你赚得其实并不少,还有这么好的福利,当然你不能和投行商业商业银行这样的地方比。但是我的说法并不能平息他的牢骚,实际上这几乎成为了一种定期发作,于是我终于忍不住了,问他为什么不考虑换一种生活?其实与其说是发问,不如说是我想让他认真思考一下,我知道他和我认识的一些人一样,还犯着一种奇特的浮躁病。这种病就是总是为自己找一些很高的收入和待遇比较标准,然后结论是自己的情况为什么这么糟糕?


    我深入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在某年校园招聘的时候,我们面试了很多学生,名校毕业,光彩的简历,良好的面试表现,一切都看起来不错。后来我慢慢接触多了这些应届生,发现他们最关注的是工资,这是个熟悉的话题,我们也曾经历过。我不反对应届生计较和比较这个,毕竟他们这么多年的寒窗苦读,通过极残酷的淘汰进入了国内顶级的学校并毕业,理应获得一个相对体面的开始和一份有前途的工作。


    并不是说我总能够一直理解那些特别在意收入的人,比如说我的这个哥们。


    他缺乏跳出现有工作的勇气,用经济学的语言来说,机会成本太高了。我知道他找过一些其他的工作机会,同样的工作,但是要么因为收入不够理想、要么觉得平台不够大,最后都没有成功。于是他在边抱怨边忍受中度过了两年的时间。


    而同时,他看着我考了CFA,准备CPA,不停的放弃节假日和加班,在投行的路上越走越远。


    不安于现状却没有重新开始的勇气,有时候真的比一无所有还可怕。


    随着时间流逝,我们年龄渐长,有了家庭,要承担对配偶、子女和父母的责任,承受变革的能力会越来越弱,维持一个稳定的现金收入的要求会越来越大。这个时候,纵然有决心去改变,再也难作出什么。


    职业发展来说,年轻真是宝贵的财富,可以尽情去尝试和试错,这个时候任何错误的成本都不会太高,因为20多岁的人收入还不会太高,怎么样损失都不太大。每一次错误都是财富,因为它会让自己慢慢明确个人的职业兴趣、想要的生活。


    我们毕业的时候,大多数人都怀抱着一颗追求财富的心,大抵都会在心里默默定下一个数字:我一年要赚多少钱之类的。工作能够给予的其实远远大于这个金钱数字,它占据了白天最主要的时光,构成了生活最主要的内容和关系,就是未来人生的一部分。工作带来的不仅仅是收入的一个数字。


    我在工作的选择上也摇摆过,迷茫过。


    看过非常多人(以千记算)的简历,后来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实。很多优秀的同事,简历坎坷,往往出身于一个二流甚至三流的学校,本科甚至专科学历,在一些小公司间辗转,经过几次转换,最后来到了公司,拿到了让很多名校毕业生,包括我这位哥们,都羡慕不已的年薪。


    我们的一位保荐代表人,居然是营业部做电脑维护的小员工出身。


    另一位非常优秀的经理,专升本学历。


    他们当初能够作出这样的选择,除了本人素质优秀,大概也是起点相对不高,所以没有那么多的患得患失,反而有了职业发展和选择上的灵活性,慢慢盘活了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往更大的层面说,过去的成就和名利永远是束缚。个体的觉悟当抛开对过去的考虑,想想将来,把握当下的力量。在我周围的人,有太多讲求保险策略,他们想着人生一步一个坑,这样的人生稳当有余,然而开拓不足。


    我们应当做选择工作的人,而不是被动接受工作的人。选择工作,不是以金钱作为最大的考量,这样的工作会更纯粹和快乐。在没有金钱的时候选择工作能够超越金钱的考虑,是坚持,在赚到足够金钱后选择工作能够超越金钱,是智慧。很多人始终分不清金钱和工作的关系,将两者混为一谈,却把金钱和感情的分开看得很重要,实在是奇怪的逻辑。对于男人来说,要有把工作视作情人的态度,和情人谈钱,迟早要出问题。往反面说,只要给足够的钱,什么工作都愿意干,这也是普遍存在的一个逻辑,我看来如果有个人出于特定理由确实非常需要钱,他可以这么做,否则这实在是一笔愚蠢的买卖。个人获得的是一笔固定的数字,但是付出的却是理想和人生,而后者是无价的。被动接受工作就是犯错误的开始,让自己越来越被动。每天早上七点起床,你可能想,折磨的一天开始了,要把自己的才华浪费在一些无意义的事情、和同事的斗智斗勇、和领导的虚与委蛇上,然后不断痛恨自己的工作。在熬完上班时间完成了工作后第一时间打卡下班,等待下一个这样的工作日的开始。人的一辈子也就2万多天,而我们有些人就把自己的一万多天花在了这样周而复始的自我折磨上面了。


    我们工作是为了活得更好,或者说得更高远一点,是活得充实,活得有理想,而不是自我折磨或者出卖自己的价值观和理想。而我们始终追求的,应当是给予生活实感的工作,不是过去工作在未来生活的无机延续。


    借用冯仑的一句话:站得高,尿的远。


    来过,尿过,潇洒过。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