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松廷:解读中国创新时代:从武侠时代到仙侠时代

关键词:[投融资] 浏览:2062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最近收到一个朋友的仙侠作品,里面人物感情设计比现在的网文要吸引很多,但我对比其中现在看来比较标配的互联网升级模式产生了一些奇妙感触。作品里面构筑了一个正常人类居住的世界,天地灵气稀少,皇室豪门世家武者争霸,而在一些小世界或新世界,天地灵气充沛,里面丛林法则、三体世界,修仙者众,各有缘法。有些幸运儿在普通世界一招一式,称霸武林,成就先天后再成为新世界的普通底层修仙者,而随着新世界的演化,新旧世界开始重叠合一,天地灵气充沛,许多有修仙资质的人才纷纷涌现,全民修仙开始,旧世界的一些人先知先觉,成为新融合的引领者和弄潮儿,而还有一些抱残守缺不知变更者慢慢被新世界淘汰….

    这让我想到了如今中国的创业时代:创业者从武侠时代来到了仙侠时代!

    造成这种局面有几种力量在推动

    第一: 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浪潮,变革世界经济态势和创新生活方式,拉平了世界,大家走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前一阵在给某大学创业学院分享大学生创业的话题时,我谈到这一波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浪潮将新创企业和传统企业拉到了同一起跑线上,在这门户网站都是传统企业,淘宝网都是老企业的时代,创业权威被大打折扣,新创企业不会再被老一辈的企业家耳提面命企业应该怎么做怎么做,机会在这股浪潮面前被拉平了。前几年的蒙牛跑出了火箭般的速度为企业界称赞,但现在发展2年的企业就可纳斯达克上市,市值百亿;几年前的渠道王者——苏宁、国美在网络化的今天也不得不艰难转型,谋求再造。大家在这股浪潮面前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但新创企业比传统企业更优势,因为其轻装上阵,而负重前行的传统企业往往步履艰难。


    这也同样适用于我们国家和其他国家,在这股浪潮面前,大家都在重启状态!许多在国外刚有苗头的产品和模式,都可以在国内找到,而比之前不同的是,这种新模式结合中国强大的客户基础和生活方式调整,比国外更有生命力,更有持续进化的能力,我们之前喊了很多年的以市场换技术在许多工厂没有实现,但在新经济面前实现了。

    第二:全球生产要素的重新组合,资金、人才、技术、商业模式、战略、管理、营销在中国的集成和创造。

    中国一级市场的资金募集能力和许多跨国基金设立的亚太基金、中国基金创历史新高;中国海外募资和私有化回归国内资本市场也形成大潮。前几年的人才外流在2015年得到了扭转,更多的留学生选择了归国创业,而且还带回了“外国人才”,这在之前根本不可想象,但现在实现了。国内的政经环境、创投和客户基础如同巨大的吸铁石般吸纳着全球创业人才和创业资源,笔者参加的几次创投峰会和跨境路演感触就非常明显,之前清一色的国内企业,但今年上半年开始,大批量的海外项目、跨国项目、跨国团队开始纷纷涌现,而一些开发区和孵化器开出的孵化政策更是吸引着他们的目光……

    第三:政治体制改革在深入、持续有力的推进,政府职能和市场化行为回归常态。

    国家的GDP增长和经济结构调整在历经几十年的积累后开始主动下调。党政经军文等领域的深层结构调整和新政经生态正在深化推进和改革,原来单一的GDP标准,越来越被创新企业、人文、自然、公平正义等和谐共生因素所替代,政府也在主动积极转型。

    第四:国内经济格局重新解构,空气越来越蓝!正如北京的阅兵蓝应该是正常的天气景象,而大家历经前几十年的经济改革,习惯了阴霾重重的天气,所以有些盲目多元化、搞房产投机、搞权利寻租的企业倒闭在正常环境下,是正常的。 

    前一阵的企业大佬撤资中国引起广泛争议,但其实细思起来,这是正常的,没有了权利寻租,没有了非正常的套利空间,实现资产的外撤和家族财产保全实在是正常行为——毕竟不是所有的投资者都像巴菲特一样不管国家经济形势好坏都坚持看多!有些认为这些撤离信号的,我们其实都很淡然,在经济金融领域的反腐攻坚过程中,6/7月份市值损失超几十万亿,与此相比,那些撤资企业的资产加起来还不到一个交易日的损失。

    目前国内都在谈创业过热,但谈到大热,08/09年的全民PE热好比今天的创业热,但那时的环境,做为金融从业者都有一个感觉,那是权贵资本的时代,PE在那些资本面前毫无还手之力,还记得那时有PE大佬发声,请求政府给予公平竞争的环境,那时民营PE是弱势地位,而现在个人天使投资人和个人创业者纷纷涌现,都得到了社会的尊重,政府的倡议和保护、政策扶持、资金补贴,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

    这一切的集中发生,给我们国内创业者带来极大的冲击和巨大的惊喜。原来,左右逢源、游刃有余、长袖善舞的企业倒闭了、被抓了、跑路了……因权利寻租和非市场经济套利的“创业英雄们”开始现形,光环开始暗淡幻灭;因技术和市场而白手起家的创业英雄成为大众的偶像,收获大众的肯定和掌声……

    传统企业如何思考这种局面

    中国传统企业转型再造。原来重模式、重资产的产业要紧随国家的深层次结构调整的政策,积极转型,多利用目前全球资源、技术、资金、创新模式的大势,重新解构企业,重新安排生产要素。

    原来的发展模式:做强做大,形成规模,上下游延伸和控制,形成规模经济,开始多元化,要结合目前的众筹、外包、参股控股、柔性生产、跨境等要素积极的重构和重新组合。国内海尔一直是变革的先驱,它的发展模式:化零为整,从原有的工业经济,走大规模生产,控制产业链,进而化整为零,走人单合一,走子单元承包,进而是人人创客的海尔体系和生态,同时积极引进外部战略投资者,引进资金和国际资源,重新布局。

    迭代传承,完成财富、家族事业的传承和升级。海外学习、家族企业历练的接班人逐渐成熟,而对资本市场的熟谙和新常态对政经关系的把握。原来,企业家苦苦纠结的政经人脉问题,在新经济浪潮面前得已解决。而二代的眼光、胸怀、对事业的态度也较一代更为开明,合伙人制、员工关怀、事业孵化平台、全员持股、公司上市等成为行动的指南。

    在转型阶段要结合企业的比较优势,紧随国家产业升级的政策和对双创的扶持政策东风,利用原来的产业优势,抬头看天,结合互联网+对传统产业的改造,对垂直领域细分平台的打造、O2O、C2M、智慧城市、智慧社区/交通/医疗、大数据、云计算、云智造、定制化等发展趋势,P2P、P2B、产品众筹、店面众筹、股权众筹等多元融资方式和渠道等进行切合实际的战略优化、跨界整合和业务改造。同时,也要在维护和平衡家族企业内部关系上潜移默化的推进改造,实现产业转型和家族事业的平稳过渡。

    家族事业卖掉或转移。许多家族事业开始分拆、卖掉,这让家族办公室在中国也渐行渐起,开始做为家族财富传承的选择,也有一些企业家转型为天使投资人或创立基金或成为LP,在新创企业资源、资金、经验等领域给予助力。   

    新创企业、互联网+又如何面待

    这里的新创企业,不仅仅是新创立的企业还包含传统企业基础上孵化出来的新企业。对其而言:

    新的政经体系下,需要建立新的政经关系。一些创新经济和新模式开始成为开发区、孵化器的英雄,一些高污染、高危险、重资产的项目开始被抛弃。新创企业应紧随国家政策大势,优选助力的孵化器,积极对接科技扶持政策和引进转化高校科技创新成果,同时在做强做大过程中,积极引进政府引导基金,积极推进登陆资本市场,打开企业的发展空间。

    法人治理新时代,引进和珍视人力资本。原来避之不及的股权激励和期权池,现在成了创业企业的标配;原来一言堂的企业现在也是联合创始人和董事会、法人治理时代;管理学界期盼的规范管理、职业经理人、法人治理时代一下子来到了现实中来,从原来硬桥硬马的武侠世界一下子到了现在修真的仙侠世界。随着移动互联网和90职场新人的入场,原有的人才选拔、培养、评估和发展机制必须升级换代,人力资源做为企业的关键资本要素提上案头,在这个时点,四步变一步,以前管理学界倡导的人力资本概念,一下子实现了。如何给优秀员工、优秀合伙人定价,如何设计进出机制,如何激发组织活力,培育创新型、学习型组织,让企业人实现经营管理人才的突破,进而成为创新创业的——创客,成为新的应用课题。

    产业+资本的融合和正向的互生转化。当年德隆的产融梦想在这个新时代变得越来越常见,作为产融结合双子星之一的复星就实现了产融一体的境界。而现在这个创业时代,做大做强产业,离不开金融资本的支持,而多次层资本市场的构建,也让许多小微企业得已突破发展瓶颈,2015年新三板挂牌数量已超过主板市场多年的积累数量。而越来越多的新创企业,从创意构建阶段就积极对接天使投资、风险投资,并与后续的PE、上市公司、大资管平台、产融一体平台合作,而新创企业的上市和成就新一代的投资者和基金LP,资金又正向回流回产业,新的产业金融互生互补生态正在形成。

    乔布斯同样是以“异想天开”为创作宗旨的皮克斯动画电影的创始人,在皮克斯的作品《怪兽电力公司》中,原有的工厂通过怪物驱动恐惧来让孩子们产生尖叫来产生能量,维持怪兽世界的能量运转,我们过去的经济增长模式也是如此,通过透支环境、人才等来换取经济的非常规发展,而随着技术和人文的进步,通过产业结构的调整和人员的重新培训,怪兽电力公司通过传播快乐来产生能量,我们也在积极推动产业结构的调整,让阅兵蓝成为常态。

    中国的创业者开始由武侠时代进入到了创业的仙侠时代,在目前的创业浪潮中,我们期待传统企业的华丽转身,期待新企业的创新之光!广大创新者应该去拥抱这个创业大时代!我们也期待越来越多产业英雄的出现!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