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嘉兴:催眠故事:琴键上的血迹

关键词:[心理学家] [江苏] [催眠] 浏览:2131 发布日期:2016-05-26 网页收藏

  • 某位医师有两位儿子与一位女儿。他决定大儿子亨利必须继续衣钵,成为一位医师。母亲却认为这儿子应该成为钢琴演奏家,因而规定他每天必须练习琴四小时间。由于父亲对此并异议,亨利体会到自己必须以智取胜,设法逃过母亲的严格要求,遂将指甲啃咬到极为细致敏感的部分,弹钢琴时便在琴键上留下了斑斑血迹。未料,他的母亲竟然是个铁石心肠的人,依然要他按照规定行事,完全无视于血迹的存在。亨利只好越发啃咬他的指甲,只不过,再多的血迹也无法达到中止练琴的目的。他继续不断地啃咬指甲,却依旧每天必须练琴四小时,否则不准上学。他渴望去上学,因而不得不乖乖从命。他渴望继续上高中,于是每天练琴四小时。随后,为了继续上学,限性只好每天练琴不辍。

    大学毕业后,亨利的父亲强迫他进入医学院就读,但亨利却百般不情愿地遵守父命,千方百计令自己遭到退学的命运。未料,他那交友广阔的父亲却利用关系将他转入另一所医学院,不过,他再次遭到退学。此时,亨利已有自己的主张,他决定攻读政治学,进而在医学院中公开作弊,刻意地违反使用校规,使他成为所有医学院拒收的黑名单。他的父亲只好带他来见我:"将他催眠,让他停止啃咬指甲。"

    当时,亨利已26岁了,他向我表示:"我想要研讨政治学,但我的父亲却不再提供我任何经济支援。"

    他随后要殡葬业找到一份工作。他对这份工作恨之入骨,每天必须开着救护车上下班。我告诉他的父亲:"我会照顾你的儿子。我有一套进行心理疗治的方式。"

    那位父亲回答:"我不在乎你用何利方式进行心理治疗,只要你能让亨利的指架长回原状。让他那些可怕的手指头,我怎么可能把他弄进医学院就读。"

    我对亨利说:"你对自己啃咬指甲的习惯作何感想?"

    亨利回答:"这是我自小发展出的模式。我不得不啃咬指甲,一定是在我睡觉时不知不觉养成的习惯,我也不想把指甲弄成这样。它们实在丑陋不堪!我根本不愿让美丽的女孩看见我的手指的样子。"

    我说道:"亨利,你有十只手指头,对吧?我绝对相信九只手指头即可以供给你十只手指头所能提供的指甲来源。你应该可以让其中一只指甲自由生长,而专心啃咬另外十只手指甲。"

    亨利说道:"言之有理。"

    我继续表示:"事实上,你可以放过两只手指甲,而让他八只手指甲满足你的口腹之态。"

    亨利立即体会我话中的含意:"我知道你的伎俩。你将步步进逼,最后告诉我只需啃咬一只手指甲即可。真是该死,我竟然掉入了你的逻辑圈套中。"不多久,他的十只手指甲均恢复了正常。

    我随后对他说:"亨利,你的父亲不再提供你经济援助,如今你必须自力更生。而你依旧每天练琴四小时。"

    他说道:"我热爱音乐,但憎恨弹钢琴。我真的非常热爱音乐。"

    我提醒他:"钢琴并非是唯一的乐器。如今,你已拥有22年弹奏乐器的扎实经验。"

    亨利接口:"我要买部电子琴。"

    他弹奏电子琴的技巧纯熟出色,随即不断受邀至婚礼宴会中展现琴艺。靠着此一技之长,他半工半读地完成了法学院的课业。他的父亲对我感到大为火光。

    至于家中次子,父亲让决定将他培养成基督教会的牧师。未料,这位儿子却娶了一位犹太女子,并找到了一份推销二手车的工作。她是个不折不扣的酒鬼,以转卖二手车过活,而且娶了一位犹太女子!

    家中唯一的女儿有其既定的任务,她应该成为一位护理人员。这女孩16岁即跷家前往卡罗来纳州下嫁她的年轻恋人。

    亨利的弟弟认为,如果亨利可以自行攻读政治学与法律,他和犹太女子也不必勉强继续过着憎恨彼此的日子。他们俩均受不了这段婚姻生活,他也不见得非要酗酒不可,于是他选择与妻子分离。圣公会的牧师原来不该离婚才是,他却表示:"我根本就不是担任圣公会牧师的料--我准备以卖车为生。我要转卖新车。"事实证明,他确实是筒中好手,他的卖车事业相当成功。

    身为律师的亨利以及他的这位成功的车商弟弟,随后联手为妹妹年仅16岁的妹夫争取权益。他们拜访了双方家长并替小两口争取权利。妹夫继续上大学而且获得好成绩,他有权利研读任何喜欢的科目。妹妹也应同时进入大学攻读学士学位。她与丈夫有权利共同计划丙人的未来。

    这则故事中,父母的强迫性彰显无疑。父亲非要儿子成为医生,母亲则一心一意逼儿子成为钢琴演奏家。父亲甚至命令艾瑞克森:"将他催眠,让他停止啃咬指甲。"即使亨利已名列各所医学院拒收的黑名单中,固执的父亲却依然盲目地坚持是他的指甲惹的祸。多年来,亨利一直利用类似啃咬指甲的方式对应父母的压制。当然,他并不认为他应为这种症状负责。他说道:"我不得不啃咬指甲。"现在且看艾瑞克森如何处理他--以及他的家人。

    首先,艾瑞克森主动负起责任,呈现出"好父亲"的形象。他表演:"我会照顾你的儿子。"他随即展现出较理性的引导模式,使得身为儿子的人可以与之认同,却不必压抑内在合理的期待与渴望。应用"双重束缚"技巧(告诉他可以咬,却又不必去咬指甲),艾瑞克森要亨利在心理治疗过程中尽早承认"我竟然掉入了你的逻辑圈套中。"亨利十分明白如果他遵照艾瑞克森的指示而行,既可以满足个人咬指甲的需求,又能令大部分的指甲安然生长。换句话说,他被允许可以表达冲动,却同时得将冲动引向--就此例而言,其中一个手指甲。接下来,艾瑞克森双将相同原则用在弹钢琴的问题上。他判定亨利确实喜欢音乐,因而鼓励亨利没法表达与满员个人的兴趣所在。亨利同时有权利选择属于自己的乐器。一旦亨利发现自己可以随心所欲时,就有能力决定个人的前途,以及利用早已发现的才华与兴趣让自己完成法学院的课业。

    亨利突破父母局限的牢笼,并且寻犹比啃咬指甲更有效的反叛方式时,他转而有能力协助弟弟争取自我肯定。两兄弟最后甚至联手(事实上包括年轻妹夫与其父母在内的整个家族)向父母争取权益。他们有此表达不仅因为获得了联手的力量,也因为他们已经代表着弹性的价格与"健康"的目标。有趣的是,他们并未向坚持要妹妹离开仅年16岁的妹夫。相反的,这位年轻妹夫也被纳入了这家人一向看重的自我改善计划中。如此自我改善之道也正巧是艾瑞克森极为重视的目标。

    艾瑞克森在些描述出史罗格(Spcgcl)所谓的"连续效应"(npplcoffcct),如此效应可以在化中每位当事人身上以及整个家庭中看出端倪。亨利解除了啃咬手指甲的习惯后自信心倍增,而充分的自信令他行事果断。他终能"自己喜欢的乐器。"当某位家族成员自非理性的压制中获得解放时,其他的家族成员势必一一循线发展,破茧而出,即使是始作俑者的焦虑父母,由于终能从对子女的过度关心中得到解脱。由此可见,在任何形式的心理治疗过程中,即使我们的治疗焦点在于当事人本身,当事人的改变终将影响与改变他所属"世界"或"系统"中的每一位成员。


    某位医师有两位儿子与一位女儿。他决定大儿子亨利必须继续衣钵,成为一位医师。母亲却认为这儿子应该成为钢琴演奏家,因而规定他每天必须练习琴四小时间。由于父亲对此并异议,亨利体会到自己必须以智取胜,设法逃过母亲的严格要求,遂将指甲啃咬到极为细致敏感的部分,弹钢琴时便在琴键上留下了斑斑血迹。未料,他的母亲竟然是个铁石心肠的人,依然要他按照规定行事,完全无视于血迹的存在。亨利只好越发啃咬他的指甲,只不过,再多的血迹也无法达到中止练琴的目的。他继续不断地啃咬指甲,却依旧每天必须练琴四小时,否则不准上学。他渴望去上学,因而不得不乖乖从命。他渴望继续上高中,于是每天练琴四小时。随后,为了继续上学,限性只好每天练琴不辍。

    大学毕业后,亨利的父亲强迫他进入医学院就读,但亨利却百般不情愿地遵守父命,千方百计令自己遭到退学的命运。未料,他那交友广阔的父亲却利用关系将他转入另一所医学院,不过,他再次遭到退学。此时,亨利已有自己的主张,他决定攻读政治学,进而在医学院中公开作弊,刻意地违反使用校规,使他成为所有医学院拒收的黑名单。他的父亲只好带他来见我:"将他催眠,让他停止啃咬指甲。"

    当时,亨利已26岁了,他向我表示:"我想要研讨政治学,但我的父亲却不再提供我任何经济支援。"

    他随后要殡葬业找到一份工作。他对这份工作恨之入骨,每天必须开着救护车上下班。我告诉他的父亲:"我会照顾你的儿子。我有一套进行心理疗治的方式。"

    那位父亲回答:"我不在乎你用何利方式进行心理治疗,只要你能让亨利的指架长回原状。让他那些可怕的手指头,我怎么可能把他弄进医学院就读。"

    我对亨利说:"你对自己啃咬指甲的习惯作何感想?"

    亨利回答:"这是我自小发展出的模式。我不得不啃咬指甲,一定是在我睡觉时不知不觉养成的习惯,我也不想把指甲弄成这样。它们实在丑陋不堪!我根本不愿让美丽的女孩看见我的手指的样子。"

    我说道:"亨利,你有十只手指头,对吧?我绝对相信九只手指头即可以供给你十只手指头所能提供的指甲来源。你应该可以让其中一只指甲自由生长,而专心啃咬另外十只手指甲。"

    亨利说道:"言之有理。"

    我继续表示:"事实上,你可以放过两只手指甲,而让他八只手指甲满足你的口腹之态。"

    亨利立即体会我话中的含意:"我知道你的伎俩。你将步步进逼,最后告诉我只需啃咬一只手指甲即可。真是该死,我竟然掉入了你的逻辑圈套中。"不多久,他的十只手指甲均恢复了正常。

    我随后对他说:"亨利,你的父亲不再提供你经济援助,如今你必须自力更生。而你依旧每天练琴四小时。"

    他说道:"我热爱音乐,但憎恨弹钢琴。我真的非常热爱音乐。"

    我提醒他:"钢琴并非是唯一的乐器。如今,你已拥有22年弹奏乐器的扎实经验。"

    亨利接口:"我要买部电子琴。"

    他弹奏电子琴的技巧纯熟出色,随即不断受邀至婚礼宴会中展现琴艺。靠着此一技之长,他半工半读地完成了法学院的课业。他的父亲对我感到大为火光。

    至于家中次子,父亲让决定将他培养成基督教会的牧师。未料,这位儿子却娶了一位犹太女子,并找到了一份推销二手车的工作。她是个不折不扣的酒鬼,以转卖二手车过活,而且娶了一位犹太女子!

    家中唯一的女儿有其既定的任务,她应该成为一位护理人员。这女孩16岁即跷家前往卡罗来纳州下嫁她的年轻恋人。

    亨利的弟弟认为,如果亨利可以自行攻读政治学与法律,他和犹太女子也不必勉强继续过着憎恨彼此的日子。他们俩均受不了这段婚姻生活,他也不见得非要酗酒不可,于是他选择与妻子分离。圣公会的牧师原来不该离婚才是,他却表示:"我根本就不是担任圣公会牧师的料--我准备以卖车为生。我要转卖新车。"事实证明,他确实是筒中好手,他的卖车事业相当成功。

    身为律师的亨利以及他的这位成功的车商弟弟,随后联手为妹妹年仅16岁的妹夫争取权益。他们拜访了双方家长并替小两口争取权利。妹夫继续上大学而且获得好成绩,他有权利研读任何喜欢的科目。妹妹也应同时进入大学攻读学士学位。她与丈夫有权利共同计划丙人的未来。

    这则故事中,父母的强迫性彰显无疑。父亲非要儿子成为医生,母亲则一心一意逼儿子成为钢琴演奏家。父亲甚至命令艾瑞克森:"将他催眠,让他停止啃咬指甲。"即使亨利已名列各所医学院拒收的黑名单中,固执的父亲却依然盲目地坚持是他的指甲惹的祸。多年来,亨利一直利用类似啃咬指甲的方式对应父母的压制。当然,他并不认为他应为这种症状负责。他说道:"我不得不啃咬指甲。"现在且看艾瑞克森如何处理他--以及他的家人。

    首先,艾瑞克森主动负起责任,呈现出"好父亲"的形象。他表演:"我会照顾你的儿子。"他随即展现出较理性的引导模式,使得身为儿子的人可以与之认同,却不必压抑内在合理的期待与渴望。应用"双重束缚"技巧(告诉他可以咬,却又不必去咬指甲),艾瑞克森要亨利在心理治疗过程中尽早承认"我竟然掉入了你的逻辑圈套中。"亨利十分明白如果他遵照艾瑞克森的指示而行,既可以满足个人咬指甲的需求,又能令大部分的指甲安然生长。换句话说,他被允许可以表达冲动,却同时得将冲动引向--就此例而言,其中一个手指甲。接下来,艾瑞克森双将相同原则用在弹钢琴的问题上。他判定亨利确实喜欢音乐,因而鼓励亨利没法表达与满员个人的兴趣所在。亨利同时有权利选择属于自己的乐器。一旦亨利发现自己可以随心所欲时,就有能力决定个人的前途,以及利用早已发现的才华与兴趣让自己完成法学院的课业。

    亨利突破父母局限的牢笼,并且寻犹比啃咬指甲更有效的反叛方式时,他转而有能力协助弟弟争取自我肯定。两兄弟最后甚至联手(事实上包括年轻妹夫与其父母在内的整个家族)向父母争取权益。他们有此表达不仅因为获得了联手的力量,也因为他们已经代表着弹性的价格与"健康"的目标。有趣的是,他们并未向坚持要妹妹离开仅年16岁的妹夫。相反的,这位年轻妹夫也被纳入了这家人一向看重的自我改善计划中。如此自我改善之道也正巧是艾瑞克森极为重视的目标。

    艾瑞克森在些描述出史罗格(Spcgcl)所谓的"连续效应"(npplcoffcct),如此效应可以在化中每位当事人身上以及整个家庭中看出端倪。亨利解除了啃咬手指甲的习惯后自信心倍增,而充分的自信令他行事果断。他终能"自己喜欢的乐器。"当某位家族成员自非理性的压制中获得解放时,其他的家族成员势必一一循线发展,破茧而出,即使是始作俑者的焦虑父母,由于终能从对子女的过度关心中得到解脱。由此可见,在任何形式的心理治疗过程中,即使我们的治疗焦点在于当事人本身,当事人的改变终将影响与改变他所属"世界"或"系统"中的每一位成员。


上一篇:无

下一篇:催眠故事:扮鬼脸的效果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