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苗实:评论新结构经济学至少不是坏事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733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昨天,当我发表了《新结构经济学的三个思考》后,有若干人等对我进行围攻时,网友wxllk见到此景对我回复道,学术论坛本是自由的,不同意你的观点完全可以反驳你,直接指出你哪里有问题,并说出个一二三,能让大家信服,我觉得这才是论坛价值吧,搞纯粹的rsgj不可取,希望你不要太在意。古语云,愚者千虑,必有一得,何况还不是愚者呢。学术研究,能保持思维的独立性,我个人觉得很重要。网友kwordfe也说,每个人都有发表自己合理观点的权利,至于读者是否能认同,那是另一回事了,这方面没必要较真。过去三年多,我苗实一直在认认真真地评论新结构经济学,而他们老是想证明我没有读过新结构经济学,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客观上,这几年我前前后后在关注新结构经济学,写的文章也不少了。请问,谁究竟在违背事实,胡言乱语?说白了,肯定不是我。古人云,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可以说,如果他们是智者,我作为愚者,也必有自己的真知灼见。要知道,新结构经济学,不是一两个学人的私物,而是学界的公共品。如果成了,是整个经济学学科的光荣。老实讲,反复考我没必要,实在多余,只要认真看我发表过的文章就行了。如果什么地方错了,请指出来,就这么简单。更进一步讲,有人乐意评论新结构经济学,至少不是坏事。一来,研究者得到锻炼。二来,评论者得到锻炼。三来,读者得到锻炼。可以说是,人人得益,皆大欢喜。
        萨缪尔森的《经济学》,是世界性经济学教科书,评论者更是数不胜数。但是,从来没有听萨缪尔森说过,评论者必须是经济学教授,或者是把经济学教科书背得滚瓜烂熟的人,或者是精通高等数学的人,或者是拥有一流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的人,或者是熟谙他的所有论文的人,或者同样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等等。更进一步讲,经济学是社会科学,应该大道至简,老百姓能读得懂。听人传言,中国经济学泰斗厉以宁老师曾经说过,他的文章或作品,第一个读者或评论者是并不以经济学为本行的他的夫人何玉春先生。可以说,《环球人物》(2013年第28期)专访厉以宁老师时,确实有这样的记述,改革开放后,国内外学术机构竞相邀请厉以宁讲学、考察,何玉春常伴其左右。厉以宁身兼多项社会职务,何玉春就当“秘书”:在收发室,学生们经常看到何师母替厉老师取信件,有时多得拿不动;在家里,她是厉以宁著作的第一读者,厉以宁说:“她是电气专业的高级工程师,经济学不是她的本行,她在阅读书稿时,感到这儿或那儿还不够简明,不易被人们看懂,我就进行修改,直到她满意了为止。”
           坦白讲,我坚信,新结构经济学不会那么脆弱,林毅夫老师及其研究者不会那么没有胸襟,竟至于连一个说真话的评论者都受不了,或者容不下。尽管我这个说真话的人,来自民间,没有读过经济学院,没有读过经济学博士,没有留过学,没有评过经济学教授,就是物理学出身,多年闭门读书,长期独立经济研究。事实上,的确如此,林毅夫老师,他回信了。在我看来,情理之中,可以理解。毕竟,学问在求真,来不得半点虚假。当然,我同样得到了学习。可以说,做人,求学问,一个字“诚”,这是从老一辈学人身上体现出来的。更进一步讲,我历来相信“心诚则灵”,也正因为这个强大信念,才有跨专业学习研究经济学,才有多年闭门读书,才有长期独立经济研究。还有,如果批评一个人的学术,有机会的话,最好还是要走近这个人,经过长期而深入的交流后,再下结论也不迟,这是我的真实体会。譬如,有的人指出,林毅夫不懂经济,更不懂市场经济。我苗实认为,林毅夫老师是个颇有争议的复杂人物,出现这样的看法也不奇怪。但是,我本人不会这样简单看,而是坚持主张,尽量多些研究,少下结论,千方百计让事物的本来面目展现在世人面前。先前,我有过不少这方面的研究,也说过一些过头话,甚至犯过不少错误。事后仔细琢磨,我承认,自己尽管付出了相当艰苦的努力,但是深入的研究不多,甚至某些方面研究得很不够,有纰漏。以后更进一步研究的时候,一定要端正学术态度,保持学术操守,揭示学术真理,理性客观,谦虚谨慎,少一些情绪化表达,充分发扬科学精神,力求不妄下结论。当然,在这个研究的过程中,我的思想并不是丝毫未动,在一定程度上存在更新,有些微变化。但是,原则性的认知,一直没有变。
        在新浪微博,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教授王占阳先生说,我深信,邓小平的路是中国最好的路,也是在社会和平的环境中唯一可行的路。但我也担心,这条已经取得很大成就的路能否走到底?一是人心,二是基本经济形势。有之,就仍有改革的条件与可能。失之,则就是改革陷入绝境,然后就是某时开始乱。邓深知此点,担心身后中断,但也没有决定性办法。分析形势,分析来分析去,最终概括起来就是这句话。现在最大的战略危险是改革条件、改革时机的逐步流失,也就是人心日益疏离,经济日益堪忧。……改革真的很难,而改革的迟滞又会使未来的改革难上加难,甚至丧失改革的条件和机会。要我苗实讲,改革确实极为艰难,但是改革理论的抉择尤为艰难。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理论指导,改革极有可能就出现危机,乃至社会动荡。说到经济学派系之间的斗争,实质上就是理论指导权的残酷斗争,风云变幻,错综复杂,上上下下,不可小觑。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