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苗实:最要紧还是和为贵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651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副标题:评马王之争

    经济学界,虽然圈子很小,但是什么人都有。可以说,大家有缘在一起探讨问题,是学术的本质使然。那么,宽容就至关重要。更进一步讲,在你来我往的过程中,双方言语的尺度可以大一点。但是,不能故意出口伤人,甚至撕破脸皮,以后老死不相往来。有时候,你退一步,我让一尺,为什么就不可以,悠着点吧。我们想想,搞点学术是多么不容易,难上加难。说白了,这碗饭真不好吃。而且,谁不是数十年苦读,自己吃苦不说,家里人还跟着受罪,投入何其多,收益何其少。即就是有影响的名家大腕,有的还要辛辛苦苦挣讲课费,何况其他人呢?所以,除了上面说的宽容,更要感恩珍惜,尊重每一个人在圈子里吃饭的权利。据我不是很全面不是很系统不是很深入的观察研究,再成功的经济学家,除了有努力和成就,还是会有缺点和不足。相反,再失败的经济学家,除了有缺点和不足,还是会有努力和成就。也就是说,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大家都是大海里的一滴水,还是谦卑得好。学无止境,本质还是要看到自己的不足,坚持严谨治学,不断进步。总之,我主张同在经济学界混口饭吃的各位同仁“厚德博学,和而不同”。何龙群先生讲,“厚德”出自《易经.坤卦》:“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厚德”即宽厚仁爱的心性与品德之义。“博学”出自《论语.子张》:“子夏曰: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说的是做学问之道。从寡学到博学,要“学而时习之”(孔子),“学不可以已”(孟子),“乐学、好问、勤思、明辨”,更新知识,加深学养,先博后渊。大凡品德高尚者,都具有高深学养;而学识渊博者,都注重对德的修养。“和而不同”出自《论语.子路》:“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和”是和谐、协调之意,体现的是由不同因素构成的事物多样性的统一。“同”是相同、同一之意,体现的是由相同因素构成的事物单一性的简单同一。和实生物,同则不继。多样性的统一,能使这个共同体丰富、发展并生成新事物,生生不息;而单一性的简单同一,则不能产生任何新事物,趋于衰亡。“和” 是万物生长发展的根据,也是事物存在发展的内在动力。追求天人和谐、人际和谐、身心和谐,表现了中华民族兼容并包、博大宽厚的和合思想和哲学智慧。

           华夏经纬网有一篇文章《巴金的故事》讲,《巴金全集》26卷,700来万字。这是巴金献给人类的一笔巨大财富。文人多自尊,多轻狂,多自以为是。世上少有赞叹别人的文人,更鲜有批评自己的文人。所谓“文人相轻”,不仅有道理,而且是一个普遍现象。巴金却说自己“不”。这个“不”,不是他在《随想录》中对自己灵魂的拷问,而是对自己的文学成就,文学生命:他说,他的作品,百分之五十是废品。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人民文学出版社拟出版《巴金全集》。起初,巴金不同意。编辑王仰晨几次来沪做说服工作,被王仰晨的热情和决心打动,一年后巴金终于同意了。巴金为何不同意出版他的《全集》?巴金说,编印《全集》是对自己的一次惩罚。因为,他认为,他的作品百分之五十不合格,是废品。巴金是无情的。他说,第4卷中的《死去的太阳》,是一篇幼稚之作,第5卷中的《利娜》,严格地说还不是“创作”。他认为《砂丁》和《雪》都是失败之作。这两篇小说,写于30年代初,以矿工生活为题材。他虽然在长兴煤矿住过一个星期,但是对矿工的生活,了解的还只是皮毛。因此,编造的成分很大。尽管如此,当时统治者很害怕这两篇小说,发行不久就遭到查禁。《雪》的原名叫《萌芽》,重印时改为《雪》。巴金是严厉的。在读者中广为流传的《爱情三部曲》,他也说是不成功之作。在《巴金全集》第6卷“代跋”中,巴金开篇就写道:“《爱情三部曲》也不是成功之作。关于这三卷书我讲过不少夸张的话,甚至有些装腔作势。我说我喜欢它们,1936年我写《总序》的时候,我的感情是真诚的。今天我重读小说中某些篇章,我的心仍然不平静,不过我不像从前那样的喜欢它们了,我看到了一些编造的东西。有人批评我写革命‘上无领导、下无群众’,说这样的革命是空想,永远‘革’不起来。说得对!我没有一点革命的经验。也可以说,我没有写革命的‘本钱’。我只是想为一些熟人画像,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使我感动的发光的东西。我拿着画笔感到毫无办法时,就求助于想象,求助于编造,企图给人物增添光彩,结果却毫无所得。”巴金是苛刻的。他还说《火》是失败之作。《火》也是三部曲。说它是失败之作,巴金多次讲过。在编选《巴金选集》时,也没有把它们收进去。巴金说:“我不掩盖自己的缺点。但写一个短篇,不一定会暴露我的缺点。写中篇、长篇那就不同了,离不了生活,少不了对生活的感受。生活不够,感受不深,只好避实就虚,因此写出了肤浅的作品。”关于《火》,巴金还说:“三卷《火》中我写了两位熟人……但是我应该承认跟我这样熟的两个人我都没有写好……除了刚才说的‘避实就虚’外,我还有一个毛病,我做文章一贯信笔写去,不是想好才写。我没有计划,没有蓝图,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所以我不是艺术家,也不是文学家,更不是什么大师。我只是用笔做武器,靠作品生活,在作品中进行战斗。我经常战败,倒下去,又爬起来,继续战斗。”巴金是彻底的。他觉得,他在一些文章中写了自己不想说的话,写了自己不理解的事情。在一些作品里,他还写了许多不切实际的豪言壮语,与读者的距离越来越远。他的百分之五十废品的观点,自然不被人们认同。编辑王仰晨首先在给巴金的信中表达了异议。巴金回信道:“说到废品你不同意,你以为我谦虚。你不同意我那百分之五十的废品的看法。但是,重读过去的文章,我绝不能宽恕自己。有人责问我为什么把自己搞得这样痛苦,正因为我无法使笔下的豪言壮举成为现实。”巴金是理智的。他清晰地看到时代的发展,社会的变化。所以,他说:“三十年代、四十年代的青年把我当作他们的朋友……在十八九岁的日子,热情像一锅煮沸的油,谁也愿意贡献出自己宝贵的血。我写了一本又一本的书,一次又一次地送到年轻读者手中。我感觉到我们之间的友谊在加深。但是二十年后,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的青年就不理解我了。我感到寂寞、孤独,因为我老了,我的书也老了,无论怎样修饰、加工,也不能给它们增加多少生命。你不用替我惋惜,不是他们离开我,是我离开了他们。我的时代可能已经过去。我理解了自己,就不会感动遗憾,也希望读者理解我。” 

           当然了,我苗实不是什么名家大腕,自然人微言轻。但是,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如果能够有所帮助,善莫大焉。余敦康先生讲,谦是谦虚,不自满,有德而不自居,有功而不自夸,包容大度,虚怀若谷。《序卦传》说:“有大者不可以盈,故受之以谦。”谦虚而不自满是保持盛大的必要条件,有亨通之道,是君子所应终身奉行的美德。实际上,这种谦虚不仅是局限于人事层面的美德,而是通贯天地人三才之道,体现了自然造化的客观规律,具有普遍的哲学意义,应该提升到宇宙论的层面来加深理解。就天道而言,其运行的轨迹是“下济而光明”,“亏盈而益谦”,虽高而不自以为高,必下行与地相交以显现其光明,虽盈而不自以为盈,必亏损盈满以补益不足,这就是由谦而亨。就地道而言,其好气“卑而上行”,虽处卑下而上行以与天气相交,其地势则是“变盈而流谦”,高岸为谷,江河东注,也同样是由谦而亨。就自然造化的客观规律而言,不外乎阴阳二气的往来屈伸,“鬼”是气之往,往者归也,“神”是气之来,来者伸也,因而有往必有来,有屈必有伸,为了促使这种运动得以有序地进行,保持生态的平衡,所以也表现为损有余以奉不足,“害盈而福谦”。人道以谦虚为美德,是源于观察天地之道以及鬼神造化之迹所受到的启示,懂得满招损、谦受益的道理,憎恶盈满,爱好谦虚,“恶盈而好谦”。由此看来,“谦,尊而光,卑而不可逾”,尊者有谦更光明盛大,卑者有谦也内在地蕴含着崇高的人格,不可逾越,所以这种谦虚的美德是君子所应终身奉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