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苗实:挡不住家国情怀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616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我读读写写,半辈子,就是在刚过去这不到六年,集中写了一些自己的东西,说了一些真话。至少可以讲,自己的心灵得到了不少慰藉。而且,说出来,听到的人会更多。马克思说过,我说出来,就拯救了自己的灵魂。有人说,你苗实敢于说真话,为国家社会贡献良多。可是,国家社会没有回报你,甚至连一分钱都没有。我回答道,自己本来就是为了追求理想,不是为了名利,就算目前暂时没有回报,不代表未来就没有回报。而且,我写的东西,虽然当下遭到无视甚至排斥,貌似毫无价值,但是文章既然写出来,公开发表了,就存在这样那样的影响,必有其合理之处,沉淀久了,那种深远的历史价值肯定会得以体现,不会永远被埋没。可以说,大多数普通人是现在种现在收,周期长一点,也就二十年左右。不过,独立学者不一样,他是现在种未来收,短则三五十年,长则百年,都不奇怪。也就是说,普通人做的是短期投资,独立学者做的是长期投资,前者享受的日子来得很早,后者享受的日子来得很晚。也许,还可以用一个成语表达,大器晚成。有不少人建议,应该试着把你的研究向上面好好反映一下。我说,作为独立学者,数十年如一日读书,能够著书立说,以飨读者,幸矣。如果国家弃之不用,是国家的问题,不是我个人的问题。汉书云,士者,国之重器。得士则重,失士则轻。什么意思呢?人才是国家的宝器,得到人才国家就稳固,失去人才国家就倾危。在过去,有许多不明就里的人,指责我,甚至辱骂我。说实在话,我为了自铸国之重器,做到了不畏人言。

           不只学术有争论,就是工作生活中也常有争论,不足为怪。过去这三五年,在人大经济论坛,由网友前前后后组织的苗实批判大会太多了,今天这个批判大会(即发生在2015-6-1)实录就是其中一场。为什么又批判苗实呢?就是,在苗实写了个林毅夫学术批评,公开发布后,引起了相当大的争论,结果就演变成苗实批判大会了。其实,他们批判的是各自想象中那个苗实,而不是现实中这个真实的苗实。如果他们真正去研读苗实的文章或作品,进而充分了解苗实的思想的话,就可以走近真实的苗实。即便是批判,至少是有的放矢。但是相当遗憾的是,这里面绝大多数人没有做到最基本的这一点,就急着开始自说自话进行批判了。要知道,苗实对林毅夫先生之学术批评,是对林之学术思想多年研究的结果。另外,苗实的文章都是面向社会大众的网文,逻辑清晰和通俗易懂是根本。如果严格按照正式论文的标准来要求网文,明显是削足适履,愚蠢至极。而且,学院经济学人与民间经济学人,就如同美声歌手与通俗歌手,虽然都是唱歌,但是唱法不一样。也就是说,学院经济学人与民间经济学人,虽然同为经济研究,目标约束不一样,一个铁饭碗写论文追求期刊发表,一个吃自家饭说真话启蒙社会大众。我写文章,不是在背诵教科书,而是通过深入研究和长期思考,亮明自己的观点。并且,尽量做到自圆其说,即原创给力,主题鲜明,逻辑清晰,通俗易懂。也就是说,运用直白的语言,通过摆事实,讲道理,以树立自己的鲜明观点。可能,有的人会问,为什么没有数理模型?面向社会大众的网文,不是正式的学术论文,大道至简是根本原则,如果运用公式推导,受众必然太小,也不利于传播,这样的话,启蒙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这里,最要紧的就是逻辑清晰和通俗易懂。更进一步讲,这种网文属于普及型文章,它不是针对专业研究人员,而是面向社会大众,包括官员,企业家,医生,教师,工人,农民等等。正因为,服务的对象不同于正式论文,网文自然就有自己的特点,必然要满足逻辑清晰和通俗易懂的社会要求,而不是像专业研究人员那样去运用高等数学进行严密的分析论证。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我本人是写网文的独立经济学家,而不是写论文的学院经济学家,这个首先必须搞清楚。作为独立经济学家,身在体制外,独立自由,敢于说真话,这三点最为重要。当然,身在体制内,相对不是那么独立自由,不敢说真话,即便是经济学家,但肯定不是独立经济学家。过去有近二十年,我学习研究过许许多多的学院派老师,尤其是外五王内十圣。但是,我不是学院派,而是民间派。也许,学院派不能不敢说的话,不能不敢做的事,不能不敢起的作用,民间派能说敢说,能做敢做,能起敢起作用。尽管只是查漏补缺,只能尽到绵薄之力,但是秤砣虽小压千斤,千万不能小觑。

           独立经济学家是心中有梦,才有所追求。而且,挣不挣钱,没关系,只要那个梦在逐步实现,就行了。可能,有些人不理解诸如独立经济学家在内的这些理想主义者,认为他们不脚踏实地,有点飘飘然。实际上,不是这样的,独立经济学家是在理解这个世界和自己并发现缺陷的同时,千方百计去完善这个世界和自己。甚至可以说,他们就是现代版菩提达摩,不是为了名利,已经看破了名利,并摆脱了名利,不同的是,菩提达摩是通过佛法智慧,来普度众生,而独立经济学家是运用自己学习研究经济学之专长,来分析中国经济,提出富民强国的应对之策而已。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他们就是一个个小火把,整合起来就可以战胜黑暗。为什么他们能够这么有力量?就是因为理想在他们心中不停地燃烧,给他们提供持续奋进的动力,让他们刻苦学习,埋头研究,既深谙理论之美,又熟知中国国情,更洞晓世界变化,他们点点滴滴的思考,化作一篇篇文章,像冬天的雪花一样,飘洒在祖国大地的角角落落,启蒙社会大众,使他们更加了解这个现代世界和不一样的自己。独立经济学家,他们所付出的操劳和心血,所经历的失败和成功,所拥有的痛苦和快乐,所收获的头衔和褒贬,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与某些人是否认可无关。毕竟,再优秀的成功人士,总有批评者,甚至反对者存在,不可能有天下一统的所谓认可。譬如,林毅夫先生,他那么成功,还是有一部分人不认可。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仍然是一位杰出的中国经济学家。

           成功各式各样,不只是你眼中的那种成功。可以说,成功没有统一标准,一万个人就有一万个属于自己的成功。你不喜欢某人,并不代表某人就不成功。我一个苦修者,不跟俗人一般见识。民间经济学人,自有他们的成功活法,自有他们的无限风光,自有他们的奉献收获。而且,他们自始至终都不会去企求学院派眼中的那种成功,他们根本不需要那样。毕竟,车走车路,马走马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还是那句老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毕竟,价值观不同,知识结构不同,社会阅历不同,约束追求不同,没有必要看法一致。也就是说,大家都有各自的大脑,都有自己的独立思考,出现不一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平常心看待即可。正如罗杰斯所言,当每个人的想法都一致时,就说明没有人用大脑。不过,大师也罢,导师也罢,我从来没说自己是。而且,未来更不会说自己是。至于菩提达摩,就是苦修者的代称罢了,不必纠结。改革开放以来,市场化法治化民主化是大潮流,整个中国由原来计划经济之国富优先向市场经济之民富优先转变,在这个转变越来越彻底的过程中,时代越来越个性化,即每个人都是独立自由的理性人,不比谁愚蠢,不比谁高明,大家在思想或行为上都是平等的,可以犯错而纠错,可以失败而成功,可以沉默而呐喊,都是自主选择,别人无权干涉。所以,我的文章或作品,大家可以看,也可以不看。甚至,当作垃圾也成,没有什么大不了。在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我的文章或作品是我之思想风格的体现,而这个思想风格的形成,离不开我自己的价值观,离不开我自己的知识结构,离不开我自己的社会阅历,离不开我自己的约束追求等等,经历了三十多年的读书思考和观察研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是想象出来的。如果你适应我这种思想风格,就随着我的创作而进行自己的独立思考。否则,你就去寻找适合自己的其他思想风格的作者,随着他的创作而进行自己的独立思考。当然,你对我的文章或作品有自己的看法或批评,愿意与大家分享,热烈欢迎,没有什么不可以。但是,思想交流归思想交流,不能越俎代庖,甚至干涉别人,这个原则一定要搞清楚,说是底线也可以。

           在中国,政府能量太大了,民间自然就没活力了。这样一来,就存在千奇百怪的扭曲。其中,最突出的表现之一就是民间学人的现实困境。什么现实困境呢?就是有大量的脑力劳动,却不能获得相当的收入,进而过上体面的生活。也就是说,尽管他们的职业是读书写作,但是由于意识形态对思想市场存在强大压制等原因,他们的文章卖不出去,无法变现。毕竟,在某些人的眼中,说真话,就是胡说八道,以致于说真话的思想市场实质上被取缔了。在这种情况下,说真话的思想市场就不存在了,供需的机制就被切断了,就没有这种交易或买卖了。当然,说真话还是可以说。但是,已经不是那种处于自然状态的公共活动,成为私下活动了。所以,民间学人没有电视台邀请,民间学人的作品没有出版社出版,民间学人的文章没有刊物发表,民间学人需要家庭资助,民间学人成为旧体制受害者等等,也就不难理解了。试想,说真话就是为民请命,就是批评政府,政府肯定不高兴,自然就要打压,最有效的一招就是千方百计干扰或扭曲这个说真话的思想市场,让它名存实亡。现在这个社会,既有旧体制,又有新体制,两大板块共存,一个在后面拉着,一个在前面跑着。而且,旧体制的力量依然相当强大。正因为独立经济学家处境艰难,才要继续做下去。如果天下事都那么容易做,就没有“坚持就是胜利”这句话什么事了。可是事实上,“坚持就是胜利”这句话激励着千千万万的人走向了属于自己的成功。当然,肯定存在失败者。但是,失败并不总是那么可怕。只要真正努力了,追求了,付出了,坚持了,同样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譬如我本人,如果在2005年大病一场后就放弃读书做学问的话,就不会有这三五年著书立说,以飨千千万万的读者。极有可能,就是一个普通的打工者,过着常人的生活。当然,如果那样的话,读书人的理想肯定就实现不了。有人说,您并不成功,指的是物质财富的增长和积累。但是,仅就做学问而言,我已经成功了。更进一步讲,我这个成功是初步的,如果继续奋斗下去,还会有更大更高更远的成功在前方等着。又有人说,您现在说自己成功了,是骄傲自满的表现。其实,不是这样。成功是分阶段的,四十岁有四十岁的成功,六十岁有六十岁的成功,八十岁有八十岁的成功。也就是说,正如不同年龄有不同的魅力一样,不同年龄也有不同的成功。在新浪微博,网友liu6tot看到后说,这是自我标榜。我回复说,这纯粹是现身说法而已。

           我就是一个守本分的读书人,自始至终老老实实,身正不怕影子斜。而且,书生不一定正确,但一定有自己的主见,这个必须搞清楚。读书人,读书人,就是专门读读写写,一方面以精神财富供养别人,另一方面又获得别人物质财富之供养,理所当然。而且,这里的别人前后可以不同,譬如我本人,著书立说,以飨读者,即读者获得了我的精神财富之供养,但是读者没有反过来以物质财富供养我,而是自己所在的整个家庭在运用物质财富来供养我。这里,出现了市场交易的错位,即我把精神产品给了读者,而读者没有付费,无偿享用了,与此同时,家庭把物质产品给了我,而我同样没有付费,无偿享用了。之所以市场交易错位,出现我与读者这么一对剥削者,就是因为中国说真话的思想市场遭到政府人为干预了,变得扭曲失常了,无法实现顺畅之市场交易了。有人会说,既然是这么一个窘境,你不写,什么挣钱,干什么,不就完事了,又何苦为难自己,连累家庭。其实,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我这个人,作为真正的读书人,位卑未敢忘忧国,有浓重的家国情怀,从小到大四十多年,学习研究各种知识和专业,就是想报效国家,服务人民,实现自己经世济民的理想抱负。也就是说,尽管我是剥削家庭,同时又被读者剥削,但是自己以经济学和国学的专业擅长,在网络上发表大量文章,敢说真话,为民请命,上面提到的“经世济民”理想抱负得以实现,这是其中最高的价值了,天下莫不向往。要知道,“经邦济世,强国富民”是历代中国有志向和有作为的知识分子的崇高思想境界。而且,经济学本来就是“经世济民”之学,充分体现经济学厚生和惠民的人文主义思想。人人常说之“经世济民”,就是以探求经济运行规律为己任的经济学人不懈追求的目标,它将个人的知识和能力奉献社会,将个人的成才抱负融入为最广大人民造福之中,这是社会进步需要的个体素质的完善与人格信念的升华。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