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苗实:对林老师的中国梦之浅析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590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2013年5月23日晚,原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现北京大学教授林毅夫在厦门大学演讲时称,中国如果充分挖掘经济发展的潜力,还可保持20年平均8%的高速增长,7年后即2020年,中国人均收入有望达到1.25万美元跻身高收入国家。林毅夫表示,所谓的后发优势,是发展中国家跟发达国家收入水平的比较差距,收入差距越大后发优势就越大。他提到从2008年的数据看,中国的人均收入是美国的21%,相当于1951年的日本,1967年的新加坡和1977年的韩国与美国的收入水平差距。这些东亚经济体,当它们人均收入是美国的百分之二十一的时候,它利用跟美国代表最发达的国家的技术产业差距,利用这个后发优势,它维持了二十年(百分之)八到(百分之)九的增长,那我相信我们应该还有二十年,从二零零八年开始还有二十年,平均每年百分之八增长的潜力。林毅夫还强调,中国未来二十年实现年均8%增长的前提是,消除双轨制改革遗留的问题,完成从计划经济市场经济的过渡。
           我苗实认为,有利有弊,如果林老师的上述中国梦,无论是逻辑分析,还是事实分析,都无懈可击的话。可以说,其利有三,而其弊也有三。利一,强化中国经济向好预期,中国政府可以在国际国内争取到主动发展的有利地位,从而推动现代化事业走得更快更顺;利二,营造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增长极乃至火车头的战略机遇期,从而使中国的现代化事业,融入世界大潮流,成为全世界人关注并参与的伟大事业;利三,给国际国内投资者吃一个定心丸,从而使中国成为全世界最大最有吸引力最有价值的投资沃土。弊一,弱化改革开放预期,又不利于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大家都知道,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新兴的中国。当然,没有改革开放的深化,就不可能实现富民强国。所以说,改革开放,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进而繁荣中国。为什么会弱化改革开放预期?就是因为有不少同志会错误地理解为,中国经济既然有这么好的增长前景,那么就不用艰苦奋斗去大力搞什么改革或开放了。而且,深化改革开放,就要突破既得利益格局,实在是艰难。弊二,滋生决策层的傲慢之心,从而自以为是,以老子天下第一自居,拒绝学习借鉴西方发达国家,走向封闭僵化,甚至断送改革开放大好事业。可以说,这种可能不是没有,而是需要广大有志之士时时警惕和防范。弊三,如果改革开放的深化被拖延,或者没有任何实质举措的话,那么在中国经济实际上出现大滑坡的情况下,国际国内的投资者肯定会大失所望,成为千千万万个李嘉诚,而到了那个时候,千万的林老师也挡不住。说白了,经济增长预期也好,改革开放预期也好,都需要。但是,改革开放预期是本,经济增长预期是末。如果没有改革开放,中国不会持续增长这么多年,那么未来二三十年,中国要长期增长下去,必须继续改革开放,深化改革开放,升级改革开放。
           在文末,我提出一个历来最为忧心的中国问题,那就是城乡差距,希望大家共同关注,深入研究。中国农业大学公共管理系主任张正河教授在回答“我国目前的城乡差距有多大?”这个问题时说,在我的学术活动和旅游中,接触过很多来自国外的专家和游客,第一种情况是初次来中国,看到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香港。他们的评价是,中国拥有现代化的城市、豪华的宾馆、完善的基础设施、较高的生活水平,是一个发达国家,旧金山、洛杉矶、东京、伦敦、巴黎也不过如此。第二种情况是看了河南、山西、陕西、新疆及东北,吃住在县城。在他们眼里,中国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第三种情况是在中国工作时间较长,对农村有较深认识,去过诸如甘肃、贵州、青海、内蒙古等地的农村,在乡镇、村庄体验过一段时间。他们认识到,中国是一个还很落后的发展中国家。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评价差异?是因为他们所体验的地方不同。由此可见,中国城乡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云南大学学生王春秋撰文指出,城乡差距问题在解放前就存在。新中国建立后,我国提出了加速实现工业化的奋斗目标。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以及西方国家的封锁下,实现工业化的途径和手段,似乎只能是从农业中取得资本的原始积累。于是,政府通过政策和制度手段,通过工农业产品价格的“剪刀差”,将资本从农业转向工业。据统计,在1950-1978年的29年中,政府通过“剪刀差”大约取得了5100亿元;在1979年-1994年的16年间,政府通过工农产品剪刀差从农民那里占有了大约15000亿元的收入,同期农业税收总额1755亿元,各项支农支出3769亿元,政府通过农村税费制度提取农业剩余约12986亿元,农民平均每年的总负担高达811亿元。“剪刀差”的长期存在,是造成我国城乡差距持续拉大的最直接的原因。而始于1958年的以城乡分割为特点的户籍制度,不仅在身份上强化了城乡的先天差别,更进一步成为加大城乡差距的重要因素。20多年的改革在消除城乡差别方面取得明显成效,但城乡二元体制尚未从根本上发生改变。造成我国城乡差距的许多因素,至今仍然在深深地刺痛着我们,并拖累着中国这个东方大国全面进步的步伐。可以说,这是一个几乎困扰了中国人一个世纪的难题。在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发布的《中国农村全面建成小康之路》报告中,有分析说,在农业剩余劳动力消失,刘易斯转折点出现后,经典理论认为,经济发展开始进入良性发展过程,城乡发展差距消失,市场在城乡之间和农业部门与工业部门之间有效地配置资源,城乡社会经济会相互促进、共同发展。但是,在中国,刘易斯转折点出现后,城乡之间的经济社会发展差距,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仍然处于很高水平。城乡发展一体化进程中仍存在许多制度上的障碍。城乡居民在就业机会,工资报酬,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等方面仍有诸多不平等,尤其是农村居民在发展机会上仍处于相对不利的地位。由于城乡二元分割,中国城乡居民收入比虽然2013年略有回落至3.03:1,但这样的城乡收入比在世界上也是少有的,超出了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而过大的收入差距是国际上许多发展中国家没能顺利进入高收入国家,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共同因素。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