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家骕:清华大学教授雷家骕:制度创新重于技术创新

关键词:[清华大学教授雷家骕:制度创新重于技术创新] 浏览:1886 发布日期:2017-08-25 网页收藏

  • 吴敬琏教授是我敬重的老一辈经济学家之一。他有清晰的学术逻辑与经济思想,不人云亦云,敢于坚持自己的观点,敢于直面学术争论,学术研究总是服务于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他是真正的学者。谈到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吴先生有句名言“制度重于技术”。这是千真万确的。这里,我将他的话“篡改”了,但没有改变老先生那句话的本意,即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制度创新重于技术创新”。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获得了巨大发展,这其中既有生产要素(资本、劳动、技术等)的贡献,又有创新的贡献。林易夫教授前些年讨论中国农业发展问题时,就持有这种观点。中国发展到今天,更需要创新。而在制度创新与技术创新二者之中,制度创新比技术创新更为重要一些。

    为什么?中国现在面对着几大难题,一是经济社会发展受制于资源短缺和生态恶化;二是经济发展受制于较多难解的社会矛盾,诸如地区差距、贫富差距、资本市场对于社会财富再分配中的不合理、以及某些公共决策的非科学。这些难题固然能够通过技术创新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但这些问题的直接缓解和技术创新的活跃都依赖于制度上的创新。

    不难发现,如果没有资源管理和生态管理进一步的制度创新,在现有管理框架下,资源短缺和生态恶化问题就不可能根本缓解。例如,发展循环经济被公认为是缓解资源短缺和生态恶化问题的经济活动模式之一,但在现有制度框架下,即便资源耗费较大或生态破坏较大的某些企业,也可以不去发展循环经济。而地区差距、贫富差距、资本市场对于社会财富的再分配中的不合理、以及某些公共决策的非科学,则更需要我们在相关制度上有所创新。特别是,某些制度创新还有赖于上一层次的制度创新。故鉴于此,我们说,“制度创新重于技术创新”。

    中国现阶段亟待推动哪些领域的制度创新?

    无疑,在商品市场上,需要尽快完善“问题产品”的招回制度,完善产品涉及千家万户的垄断企业产品的定价制度和偏袒商家的价格审议制度;在资本市场上,需要尽快金融创新产品的监管制度,完善外资在华并购准入制度;在公共项目决策上,需要尽快完善重大工程的经济安全影响评估制度,……我们需要通过制度创新尽快完善的管理制度确实不少。

    值得关注的是,制度创新固然是重要的,但切实执行既有制度也是不可轻视的。因为即便有十分完善的制度安排,但我们如果不去切实执行它,再为完善的制度体系也不会产生预期的效果。吴敬琏教授是我敬重的老一辈经济学家之一。他有清晰的学术逻辑与经济思想,不人云亦云,敢于坚持自己的观点,敢于直面学术争论,学术研究总是服务于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他是真正的学者。谈到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吴先生有句名言“制度重于技术”。这是千真万确的。这里,我将他的话“篡改”了,但没有改变老先生那句话的本意,即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制度创新重于技术创新”。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获得了巨大发展,这其中既有生产要素(资本、劳动、技术等)的贡献,又有创新的贡献。林易夫教授前些年讨论中国农业发展问题时,就持有这种观点。中国发展到今天,更需要创新。而在制度创新与技术创新二者之中,制度创新比技术创新更为重要一些。

    为什么?

    中国现在面对着几大难题,一是经济社会发展受制于资源短缺和生态恶化;二是经济发展受制于较多难解的社会矛盾,诸如地区差距、贫富差距、资本市场对于社会财富再分配中的不合理、以及某些公共决策的非科学。这些难题固然能够通过技术创新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但这些问题的直接缓解和技术创新的活跃都依赖于制度上的创新。

    不难发现,如果没有资源管理和生态管理进一步的制度创新,在现有管理框架下,资源短缺和生态恶化问题就不可能根本缓解。例如,发展循环经济被公认为是缓解资源短缺和生态恶化问题的经济活动模式之一,但在现有制度框架下,即便资源耗费较大或生态破坏较大的某些企业,也可以不去发展循环经济。而地区差距、贫富差距、资本市场对于社会财富的再分配中的不合理、以及某些公共决策的非科学,则更需要我们在相关制度上有所创新。特别是,某些制度创新还有赖于上一层次的制度创新。故鉴于此,我们说,“制度创新重于技术创新”。

    中国现阶段亟待推动哪些领域的制度创新?无疑,在商品市场上,需要尽快完善“问题产品”的招回制度,完善产品涉及千家万户的垄断企业产品的定价制度和偏袒商家的价格审议制度;在资本市场上,需要尽快金融创新产品的监管制度,完善外资在华并购准入制度;在公共项目决策上,需要尽快完善重大工程的经济安全影响评估制度,……我们需要通过制度创新尽快完善的管理制度确实不少。

    值得关注的是,制度创新固然是重要的,但切实执行既有制度也是不可轻视的。因为即便有十分完善的制度安排,但我们如果不去切实执行它,再为完善的制度体系也不会产生预期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