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锦贵:“浙商”的人文特性

关键词:[营销管理] 浏览:19694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改革开放以来,“浙商”创造了世人瞩目的经济奇迹,展现了色彩斑斓、独具一格的人文特性。“浙商”的人文特性如何发掘与提炼,具体体现在哪里?围绕这些命题,省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浙江工商大学“浙商”研究中心,近日举办了第二期“浙商研究月度论坛”。30多位专家、学者和“浙商”代表参加了此次研讨会。研讨会由“浙商”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吕福新教授主持。会议紧扣“浙商的人文特性”畅抒己见,多层面地挖掘和揭示“浙商”人文特性的深刻内涵,吕福新教授把它概括为:“天人合一”与“天人分离”融合的“浙商”基本人文特性,“自主性”与“相关性”结合的“浙商”主体人文特性,“个众”与“和合”多样化统一和变化的“浙商”总体人文特性。  杭州中香化学有限公司董事长蒋伟华谈到自己的职业选择,说是受了家庭教育的影响,在机关工作的父亲不希望他进机关,而主张学一门手艺,于是蒋伟华进了一家国有企业。“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浙大管理学院王小毅博士接话说,父母亲都希望子女有出息,但如果自己不在政府里工作的,多希望儿女进政府机关,反之就往往不希望子女去政府机关。温州商人在子女的职业选择中,更倾向于进入机关做公务员,以谋求“官位”。浙江人就在这种文化矛盾和冲突中抉择。吕福新教授认为,这种现象,除了为经商赚钱和获得社会尊重这一双重目的,还反映在机关工作的父母希望子女获得党政机关所缺少的个人独立和自由,而不在机关工作的父母希望子女享受党政机关所赋予的特殊地位、关系和靠山这样两种世界观,即“天人分离”与“天人合一”。  浙江工商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何丽野指出,《易经》中说,人文,是人的修饰,本身就意味天人对立。浙江工商大学西湖学者吴炫教授说,黄帝是以自我为中心的,这与西方的自我中心主义,有什么联系与区别?何丽野教授说,这是合群的自大。我们这伙人,对个人来说不能成为中心,但合在一起我们就有势。吕福新教授认为,中国传统文化虽然也有“天人分离”的思想,但强调的是“合群”或“能群”,即体现“天人合一”的世界观,而西方文化是强调个人独立和自由,即体现“天人分离”的世界观。这两种世界观是矛盾和排斥的,这种矛盾在浙商身上获得或实现某种统一。浙商既继承中国的传统文化,重视血缘、亲缘和地缘等,普遍实行家族经营,亲戚带亲戚,老乡带老乡。尤其是温州人,很抱团,同时又远离政治中心和主流文化,受自然人文的驱使和工商文化的熏陶,也较多地受海外文化的影响,即既讲个人独立又讲大家合群。  基于何丽野教授认为西方体现“天人分离”的个人独立自主表现为“火”的性状,而中国体现“天人合一”的“能群”表现为“水”的性状,那么对企业发展战略胸有成竹,既张扬又内心平静的杭州中香化学有限公司董事长蒋伟华来说,是属“火”还是属“水”呢?吴炫教授说,浙商身上既含有一种中国性的东西,但又有对整个中国人文传统的突破,尤其是原创性的突破。这种实践性的突破,必定要求理论和观点上的突破。但以往的理论研究和浙商实践应该说是脱节的,浙商实践的理论化是特别重要的课题。吕福新教授所说的对浙商人文特性的研究要基于和反映“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己”这三种关系,我觉得这是核心阐释。 按照吕福新教授的观点,以“合一”与“分离”融合的基本人文特性为基础,形成和确立浙商的主体人文特性,吴炫教授提出了浙商潜在主体性的概念。他说,我看到过一本书叫《温州人,想的就是和别人不一样》,觉得其中有很多概念很值得去思考和研究。比如说,“浙江人都喜欢做老板”,这与上海人喜欢做职员有明显的区别。做老板这个概念能不能从人文品格上去研究它,研究它是怎么样一个含义?它可能是想做大,做大又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含义,它对于潜在主体是个什么样的关联,我觉得和中国人文化传统有关联。比方说我们有个“天下”的概念,它与西方说的“世界”不同,比“世界”大。“天下”是把各种世界整合到一起,这种思路很有中国特性。从浙商的角度看,就是要把生意做大,就算做多大都要能够把它关联起来。蒋伟华董事长也说,浙商想做老板的欲望是普遍性的,好象谁都想做老板,不像有些地方你让他做,他都不要做。吴炫教授又说,第二个概念是“生意不分贵贱”,引伸出人也不分贵贱,只要你能发财,只要你有这种能力,我就尊重你。相应地,浙商做生意“非常注意老百姓的需要”。还有,浙商做生意是靠己不靠人的,这与中国人文传统的依附性不同。  “想做老板”是浙商主体性的集中和突出体现,吕福新教授认为,其中不仅包含和体现自主性,自己拍板、决策和掌控,而且也包含和体现和谐的相关性,“天下”是没有绝对排斥的相关和统一即和谐统一,而“世界”是区分彼此和有绝对排斥的。“生意不分贵贱”,做生意靠自己等,都体现浙商独立、自主和平等的主体性,这与西方的主体性是相同或相似的。但浙商也讲出门靠朋友,讲亲戚和老乡关系等,反映浙商身上也具有中国传统的“合群”或“能群”的特点,它构成浙商主体性不同于西方的特点。自主性与和谐相关性统一的浙商主体人文特性,主要表现为务实,以及能抓住一切市场机会和新事物。王小毅博士说,马云的阿里巴巴涉及的商品面很广,他保证不了质量,所以不敢把“淘宝”上所有商品打上淘宝或阿里巴巴的标志。义乌小商品市场上的东西,也不能打上自己的商标,因为都无法控制那些商品的质量。但是蒋伟华董事长可以控制香料的质量,可以打他自己的品牌,这也是从自身和行业的角度考虑。浙商又是天生喜欢抓住新的事物,抓住他能抓住的新事物,这和浙江的文化有关,跟广东人、福建人比起来,浙商更务实。    浙江杰牌控股集团副总裁钟国平认为,人文环境对老板的特性和创业意识很有影响。以前萧山的南片发达,东片经济落后。东片生产霉干菜和萝卜干,去跟南片换粮食,商品交换和市场风险意识比较强,改革开放后东片发达起来。而南片,姓氏集中,家庭观念强,自给自足,靠山吃山,保守意识强。家庭教育也是这样。集团董事长陈德木生长在东片,从小受家庭的严格教育,父母要求其独立自强、自我奋斗。他初中毕业后,在杭州做建筑工人,获得房东送的一本书《时代的楷模》,讲的是张海迪等的故事,很受启发。后来,进了自己喜欢的机械行业,并一直坚持在这条专业化的道路上走。杭州永盛集团董事长李诚很早就开始走南闯北做布匹贸易,同时把亲人带出来一起做,根据各地的实际情况和业务要求安排具相应素质和能力的亲戚去销售,并赋予相应的权利。永盛集团副总裁赵岗华说,李诚大胆提拔和使用员工,把管理权下放,妥善处理家族成员与其他员工的关系,中层和基层管理者都很稳定。杭州行地集团中汽商用汽车有限公司常务副总郭建君说,集团董事长陈永兴很重视引进和使用职业经理人,着力加强团队尤其是高管团队建设,充分发挥团队的作用……  这类成功的案例,体现出浙商总体的人文特性,吕福新教授把浙商总体的人文特性概括为“个众—和合”,每个浙商都是独立自主的,而且浙商的人数众多,同时普遍以血缘、亲缘、地缘和业缘等为纽带协同创业和经营。浙商“个众—和合”的总体特性,也包括多个层次和类别,陈德木的独立自主性相对比较突出,李诚是和谐相关性相对比较突出,陈永兴是独立自主与和谐相关更平衡一点。“个众—和合”的总体特性,也体现在不同地区和不同发展阶段的浙商身上。温州商人的经济远征与地缘和合非常突出,台州商人的个体独立和股份合作比较突出,等等。  蒋伟华董事长说,中香化学是做传统行业与互联网的结合,由信息延伸到传统行业,给行业带来全世界的订单。我们的重心是建一个专家型的团队,把订单拿下来给供应商,解决销售对象与供应商之间的脱节与矛盾。我们不仅有自己的品牌,把供应商的产品拿来贴上我们中香的牌子,还建立新的规则。按照中国电子商务协会的说法,我们这个企业是引领中国新经济的方向。与会专家认为,蒋伟华等不同于老一代的浙商,是新一代浙商的代表,个人独立性和自主性很强,以理念和制度为纽带的现代企业团队合作也很突出。吕福新教授认为,这虽然与所从事的产业有关,但主要体现不同的时代特性和环境要求,而核心和关键是浙商的人文特性在发展和变化。  浙江工商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顾春梅教授,指导学生在12个省开展了一次以“走出浙江看浙商”为题的调查。68.2%被调查者认为,温州商人是浙商的代名词。对于浙商到底是些什么人的界定,59%的人把浙商定位于精明的小老板,有13%认为是马云为代表的财富新贵。关于浙商人文精神及特征,38.9%的人认为浙商精明能干,30%多认为灵活,30%多认为吃苦耐劳,9.9%认为敢作敢为。关于对市场的理解和把握,23.8%的人认为浙商务实,生意不分贵贱大小,只有5%人认为浙商在坚守诚信和兼容并蓄上做得差。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