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芸付网站_余芸付博客

余芸付
实战派物流供应链专家,和谐供应链管理思想提出者,擅长物流供应链战略规划、企业文化
http://yuyunfu.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余芸付:没有单元化,你叫我如何运输?

关键词:[国学管理] [供应链管理] [国学文化] [营销管理] [精益生产] 浏览:801 发布日期:2016-04-01 网页收藏

  •      中国物流业总体粗放人所共睹。改变这种状况,以使运输和物流进入一个新的境界,才能更好的服务于我们的新常态的新经济和国家战略。同时,我们也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解决经济发展基本面的东西往往牵扯很多层面和细节,不太可能一夜之间筑起长城。但,熟视无睹者是麻木的,孤军奋战者是高尚的。
                                               没有单元化,你叫我如何运输?
                                                                                                   作者 余芸付
    运之力,运之能,运之物,运之距,运之体……
    搬与运,运与输,运与送,输与送,配与送,……
    装与卸,物与流,……
    误入“物流”这一奇里古怪的行业已有十五年之久,以上诸多名词足以让每一个物流人神魂颠倒,云里雾里,晕头转向。做物流,学物流,讲物流,研究物流,吾一日三省,何为物流?
    东洋之“物流”学说,乃至“物流”这一名词的直译,都让我们不得不学习人家。物流,“物”的“流动”,也称物的“流通”,精髓是为“流”而努力探索,创造“流”之要素,流体,载体,流向,流量,流程,流速,进而延伸出的“JIT”模式被国人吹捧数年,殊不知此仅为九牛之一毛。“六要素”之浑然天成,繁衍无数管理之新学说,经济之新思维,社会之新思想……叹为观止!
    “物流管理”之门类学科起源于大洋彼岸的新大陆移民国家,在那个精英及精英思想所杂交而成的国度里,总是那么创新性的引领这个世界,国人更是奉为天之使命,实为无奈之举。物流从服务军事的“后勤学说”演变成了工业革命的最重要武器,半个多世纪以前就被秘密确定为国家经济军事之基因。我们总是追赶着什么,赶不上不是因为别人跑的太快。我们过去太相信“光脚不怕穿鞋”的,但今天可真要好好想想“光脚的”和“穿鞋的”要干的是什么,要比什么!现代物流新思想创建者的老外根本无法知晓物流的祖宗是中国——暂且不表,只说这个黑人当了总统的国家的总统这么说,“还要领导世界一百年”。他们的确把物流玩到极致,小而无内,基因与3D打印;大到无外,世界为其工厂,太空任其遨游。现代物流改变了世界,它诞生了一个叫“托盘”的小玩意儿,这个像个幽灵的小家伙让美利坚成为世界经济第一强国。然而,这还不够,它又生出了一个玩意儿,那东西叫“集装箱”,它加速了“物流改变世界”的格局。当然这还仅仅是“表象”,功能强大的物流思想,有着庞大的战斗群,如:包装、装卸搬运、仓储、配送、运输、流通加工、信息处理。不简单,这可是诞生快半个世纪了!
    “德意志战车”也许是除“东洋”之外能把物流演绎如此精彩的人吧,佩服得很,由此让世界疯狂的“工业4.0模式”,更是让国人效仿,这似乎成为习惯,习惯啦。被蒙在鼓里的不只是中国人,托盘的一体化和物流的单元化是德国物流乃至国家经济的基因,这话听着耳熟,老美说过。日尔曼民族是伟大的,他们说,物流不就是“搬运”嘛,为此而创立物流流动搬运的“指数”,1.0,  2.0,  3.0,  4.0, 5.0, 当然可以提出工业4.0嘛,物流都5.0了。我们的呢,物流还没有“零的突破”!道生“1”,先有“道”再说吧。
    老美没有那么好忽悠,项目管理的思想为物流再次插上翅膀,物流说不清第几次腾飞了,时间和空间已经和谐的统一,混沌的有序,二者完善的结合,让我们汗颜!至今我们物流人还要为“浪费空间”而心疼,“耽误时间”而痛苦,当然,“空间”是物流人脑残式的想法,“时间”是客户傻×式的以为。老美不仅贡献了“VMI”这一物流思想,还有很多,也许还有很多被中情局“扣”下了吧,“我不让你知道”,呵呵,玩的就是这种玄虚。转换了“时空”,它诞生了,它有名有姓,它就是“供应链”,它包含四个环节,“产供销回”——仅此吗?非也,我们总是上当,我们做事都是急于“模仿”,而非“超越”。今日我们部分物流人已经明了,那个又出来的新玩意叫“三流合一”,当然那是二十年前我们学物流做物流的时候听说的,今日早叫“四流合一”,“五流合一”,“六流合一”,某几个电商品牌的企业自以为做到了“三流合一”或“四流合一”,开心坏了,其实差得远呢,仅“物流”这一流就没能实现,吹吹牛罢了。
    啰嗦这么多,可能把一些人弄迷糊了,当然,聪明的物流人会更加清醒,这正是我所希望看到的。以上的话,省略了很多。十多年的物流探索中,无数次的重复“布道宣传”,已经快“精疲力竭”了。受物流界多位朋友委托,不好意思拒绝,动笔之时查阅一下才知,我这个“物流疯子”已经七八年没有再写文章了,数一数也有上百篇刊登在不同的媒体上。那时候到处说,无知而无畏。现在虽然写的少了,但是这张“破嘴”倒没有闲着过,每天都还在布道宣传,收获就是没有人知道我是“物流疯子”了,给我换个外号:托盘疯子。
    其实我只是说出了大家不爱说、不想说、不能说的话罢了,没什么了不起,什么疯子呀,就是傻子嘛。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就我在喊,就我在做,孤独,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说点正题吧,否则跑题太远——用心良苦呀,只是想让物流人知道物流那些事,知道物流它病在哪里。如何下药,还是先诊断吧,提提问题。
    物流,是“物”出了问题,还是“流”出了问题?记住,“流”可是有六个“要素”的。
    “物”有问题,我想我们每个国人都清楚,“物”是不安全的,可这不安全的“物”还是过了剩,奇了怪了。
    “动输”出了问题,还是“物流”出了问题?运输本是“产品”,物流本是“服务”,运输本是“生产”,物流本是“消费”……
    我的天呐,乱了套了!现实是“物流”干了“运输”的事。运输既然是产品,可这产品一“无标准”,二无“无价格”,无价格的结果就是“无交易”,无交易这是做的什么“生意”呀?就没办法“清分”了吗?所以中国诞生了马云,奇了怪了,国人要靠马云,奇了怪了。还真别急,马云都着急“物流”那点事儿,为物流头疼十多年了。运输是生产,且为生产服务!专家和教授们都说物流是“生产型服务业”。物流是服务,现实是物流没有一点儿服务品质,二道贩子的黄牛嘛。物流是消费,却不能促进消费,还让商务部如此着急的去解决商贸流通环节的问题,真不应该呀,其实我们这些小民就可以为之。
    接着问。我们国家的“运力”何为,“运能”何在?送不明白咋配,配不明白咋送;落不明白咋配,“落地配”岂不变成了“摔地配”?
    “最后一公里”还是“最后一百米”,意思是可以“冲刺”了?呵呵,别一头“撞进”人民家里,把人吓坏了。“物流第一公里”呢?物流的每一公里都有了问题,你们难道不知道嘛,你们又知道是哪一公里出了问题呢?索性说“最后一公里”出了问题,因为只有最后一公里贴近消费者的时候才被投诉嘛,自欺欺人!由此看来,城市共配更是要等这批物流人死后再实现吧。
    物流的“标准化”在哪里?你们都看着“物流家庭”的兄弟们(人、车、货、盘、箱、带、架、盒、筐、库等)打架很好玩,还标准个P呀,把装卸工都累死算了,我看谁来干活!物流这事要是没有人干活,就好玩了,玩吧。
    甩啥?天天听说“甩挂”,“甩屁股”“甩头”这词儿也出来了,到底甩啥?直接“甩货”不行吗?呵呵,没子伟的那玩意儿,你还真“甩”不了。甩掉了就回不来了。
    接着问,就算是天问!物流的“六个系统”我们停了几个了?“六大系统”能否共同和谐的运行起来,形成一种健康生态?否则把马云累死也不一定做成“四流合一”,那还是建立什么“生态”?!
    物的“包装”就出了问题,还“运”什么呀,还“储”什么呀,还“搬”什么呀,还“配”什么呀,有谁会对“包装”负责呢?
    供应物流,生产物流,销售物流,回收物流,你们说说是哪个出了毛病呀?“物流”和“供应链”总断链子,不好玩。我想说,“回收物流”谁在做呀?奇了怪了,斜了门了,都在冲着“车”使劲,却就是不让司机有“尊严”的活着,到处骗司机,吃拿卡要,关门逮狗,瓮中捉鳖,司机反抗了不是,这物流江湖要起波澜了。
    夜深了,不是不想写了,老声常弹,毫无新意,发牢骚都觉得没啥意思。该问的都问了,该说的我有保留,没全说,靠这个吃饭呢,不过用心的物流人会发现我还是说的挺多的。
    总结几句吧,本文主题“单元化运输”,你不“单元化”我怎么运输呀?!简单,只是,你“不标准化”我怎么单元化呢?说什么呢,我想标准化,我标准化了,你还能选择我合作吗?你们这么几个人都团结不了,那就是一条虫!没有“标准化”和“单元化”,我们的物流就是瘫痪的,物流就没有了流动的价值和意义!因为,没有“标准化”和“单元化”就不能“机械化”,没有机械化运输就变得毫无意义,只是“盲流”和重复的“倒托盘”——劳民伤才。再者说,没有机械化,就不可能“自动化”,没有自动化就不可能“智能化”。没有机械化的物流,没有自动化的物流,没有智能化的物流,哪有可能在中国发生“工业4.0”这种事情呢?奇了怪啦……

    2015年6月

上一篇:无

下一篇:运力与运能的美丽传说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