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水良:家族企业传承高潮到来“企二代”面临接班考验

关键词:[公司治理] 浏览:3037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多年以后,“创二代”们或许会在父辈面前,谈起他们在2013年底大改革发挥效力之前,面临整体经济底部波动、家族企业转型和传承等多重挑战之下,所展现的韧劲、拼劲和豁达胸怀。

    但就目前来看,前路漫漫时不我待。

    数据显示,中国私营企业已超过750多万家,占全国法人企业总数70%以上,其中95%以上为家族企业;而711家为民营上市家族企业中,一代掌权的企业有645家,占比超过九成;二代完成接班的仅为66家。

    在以上二代企业家中,出生于60年代和70年代的占绝大多数,比例超过80%,其年龄层在30-50岁之间。最年轻的才三十出头尚未成家,最年长的则已经53岁,并开始考虑“创三代”接班的问题。

    “二代传承的关键时期在去年、前年的时候已经来临。”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民企研究中心民企治理专家曾水良表示,“全球性的金融危机把中国社会的转型拖缓了几年,但随着第一代接班人年龄的老化,退居二线、子女接班已是这5-10年不可回避的问题,只是早一年、迟一年而已。”

    传承路径

    广宇集团[-10.00% 资金 研报]王轶磊、碧桂园杨惠妍、合生创展朱桔榕、新朋股份[-5.99%资金 研报]宋琳之后,2013年非公经济领域又迎来一次80后“接班”高潮——刘永好用联席董事长方式让女儿刘畅正式接班,娃哈哈宗庆后女儿宗馥莉渐渐走到台前,三一重工[-7.70% 资金 研报]梁稳根之子梁治中也正逐步上位。

    与此同时,另一部分70后“创二代”已经接手家业,并扮演重要角色。

    许荣茂创建的世贸股份,在许薇薇、许世坛姐弟带领下,公司在2013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1.11亿元,同比增长27.77%,实现净利润7.47亿元,同比增长28.83%,保持了良好的发展势头,经营水平持续提升。

    2011年底即位广厦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的楼明,也是一名70后。军人出身的他,上任以来,积极推动海外市场、能源产业以及中小银行、农村银行等领域的发展,企业发展稳健。

    但更多数据显示,一部分企业家子女并不愿意也没有经营能力来承接父业。其中浙商研究会一项广为引用的数据是,目前有30%的一代浙商不愿意孩子来接班,而有超过50%的民企后代不愿意接父母的班。

    今年4月隐退的史玉柱也公开表示:“我的公司中,中层干部以上找不到我的亲戚,我不主张家人和亲戚在公司任职,这会给职业经理人带来很大压力,对公司发展不利,也会造成大家的心态不好。因此,我的女儿不存在接班的问题。”

    “以前的皇帝生了几百个小孩,还能挑出一两个,现在生一两个,还能挑出几个呢?”在曾水良看来,去年开始,美的创始人何享健将总裁和董事长职位交给职业经理人,何享健与其子女只担任大股东的方式更具推广意义。

    理念难题

    “传承说容易也非常容易。”曾水良表示,“按照职业化进程、公司化治理模式,我们都可以靠学习日本、韩国以及近一点的香港,从制度和结构模式方面进行规范化管理。但最根本的还是去家族化的问题。‘去’意味着去家族成员、家天下的意识观念、管企业的根本意识、家族控制的欲望等。”

    在他看来,我国家族企业转型有三个阶段:一是家族企业治理阶段,二是半职业化阶段,三是职业化阶段——而家族企业治理阶段的理念转型问题难以回避。

    “‘去’的核心就是观念能不能去的问题。”曾水良表示,“去家族化”并不代表家族成员失去对企业的控制,而是通过分离经营权和所有权、建立监事会等手段,实现企业的基业长青。此外,在第二个阶段,如果面临家族成员或两个子女、三个子女的所有权传承和家产分配,就必须选择出有绝对话语权的未来替代人。

    但关键问题是,企业家的观念能不能接受这个实际,能不能理解并认为这是种趋势,能不能抛下心中“家天下”的观念。

    在曾水良看来,中国传统和三纲五常的道德观取向是很有问题的。“准确地说,传统要分两个层面,一个叫国学,一个叫传统文化,我们很多人把他的概念混淆了。”曾水良认为,传统国学是书本上的东西,是一门学问,常会写在企业的员工手册、文化手册上。但因为没有把文化手册里面读过的文化教养形成一种素质,员工所呈现出来的意识形态与行为体现则是另一番景象——国学写得非常美妙,但日常公司实际运行着的组织原理、组织规则,才是真正的文化——中国传统文化所体现的组织伦理文化

    尽管阻力很大,但曾水良坚持认为家族企业必须开展“减网行动”以实现文化理念的提升。他表示:“组织内普遍存在家族网、亲缘网、地域网三大网,形成人脉圈。网的形成是无形的,但一旦动到某一个成员、某一个网络里面的人,那么这一个圈子的人都会跟你斗,所以你不知道哪里是障碍,哪里叫瓶颈,哪里是雷区。”

    随着民营企业“交接班”时代的来临,全国各地也涌现出了一批相关的研究单位和培训机构,被社会上称为“少帅班”、“创富班”。但在曾水良看来,不少家族治理课程,基本上是说西方大型企业公司化治理、企业变革的案例,“讲得非常好,大家都觉得非常有道理”,但实际上,不管是“创二代”还是“创一代”,如果骨子里还是认为这就是自己家的企业,就会遇到障碍和瓶颈。

    组织层面,全国各地工商联也一直对民营家族企业的管理与传承颇为重视。实际上,2010年开始,宁波市工商联作为市人大代表提出的《关于关心民企二代交替的建议》的答复单位,已经结合自身实际进行了多次深入调查研究。该市所属多个市区工商联也相继组织发出倡议、开展宣传教育活动,引导民营企业“富二代”向“创二代”转变,近年来标杆效应也逐步显现。

    但正如曾水良所说,家族企业观念上的改变短时间内难度很大。“然而不花大力气去治理的话,那什么时候改得了呢?”他认为,“毕竟也有一些人有企业家的基因,这非常好。部分企业做起来了,有风向了,很多企业就会跟上去。”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