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化:互联网哲学

关键词:[互联网+] 浏览:1501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本文转自中央网信办顾问仲昭川的《互联网哲学》。

    生活的本义是改善世界。

    自己活的好了,就卸掉了所有亲友的负担。

    改善自己的生活,就是改善世界。这才高。

    相比之下,“改变世界”是一个魔咒,时刻回响在天才的耳畔,时常引起内心蠢动。科技时代的有志青年,也觉得应该成为改变世界的人。但是,有两个最基本的问题:是否想好要把世界改变成什么样子?世界同意吗?

    改变世界通常是弱者的追求,对现实不满。

    与此同时,也是强者的抱负,要彰显实力。

    太多人都想改变世界,旧秩序就变得脆弱。

    问题是,最终被改变的世界,不一定变好。

    顺势而为当然是最好的,可真正的趋势并不容易被发现。已经被群体认定的趋势,不是真正的趋势,引领者也未必能改变世界,甚至会遭受旧秩序的反弹。

    世界总是在变,并不是所有的变化都归功于某些个人或集体。尤其是那些好的变化,决定性的角色往往不见经传,而铭刻在史册上的人,未必真有多大功劳。大势的轻重缓急,总是不为人知。这方面,所有的史学家都是结果论者,他们永远不可能设身于事发之际。想象力不是史学家的特长,也不合乎他们的职业道德。

    与史学家相对应的,是开拓者、奠基人、发明家之类。他们具备的,也未必是想象力,而是比史学家更多的勇气和正直。立志改变世界的人,既要面对大众群体的嘲讽、轻蔑、抛弃,又要防范强者的绞杀。这个成本,比改变世界行为本身的投入还大。

    改变世界只是基于个人的崇高志向,它不是革命、更不是破坏,但旁观者难以区分,通常会率先发起劝阻或破坏。

    相比之下,改善世界容易得多。这是一种值得推荐的技法。

    首先,目标决定成本。改善世界并不强调最终结果,而是实践一个心愿。成本和风险都在可控范围。改变世界是让大众看到并接受改变后的情况,不然就类似于失败。改善世界的目标是可调的,最低限度也是自我臆想的成就感,而结果通常会超出预期。

    其次,过程就是结果。改善世界把结果分化在过程之中,每一个教训都能变成经验,每一点进步都能获得快乐。改变世界是跟不确定性的对决,千难万险之后,结果未必合乎初衷。改善世界可以随时止损,也可以随时调整目标和方向,甚至转入完全不同的游戏模式。

    另外,善因必有善果。改善世界更像是公益慈善,思想和行动上不会孤掌难鸣。比起马克思注定要用思想改变世界、乔布斯注定要用行为改变世界,改善世界在号召他人和埋头苦干之间,可任选、也能得兼。

    改善世界是基于个人的努力,不是改良或改革,不一定出于使命感,也可能是神圣感。总之,自我感觉是轻松的,更接近平常心。

    平常心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给我们增加额外的负担。生活中的负担已经足够。

    何为足够的负担?要举一个我自己的例子。

    九十年代初期,互联网在美国通过商业化的途径,逐渐向世界开放。

    此时,中国的互联网之父钱天白先生,早已在国内推广互联网了。报刊上介绍互联网的文章也渐渐增多,我也开始加入作者行列。但读者仍是少数的年轻知识分子。

    到了九四年,我三十岁。三十而立的焦灼感,逼着我必须找件改变世界的事儿干干,否则对不起从小立志报国的心思。

    很明显,互联网对每个中国人都有好处。但是,向普通老百姓介绍互联网必须通过电视,这是当年唯一的大众传播。于是,我写好了十集纪录片的稿子,去找电视台。

    门卫不让进。

    无奈,我开始天天请人吃饭。北京就这点好,有关人士很快到齐。电视业内高手见多识广,大都听说过互联网,他们也都明白:

    这辈子,干一件对全中国十几亿人都有好处的事儿,是天大的造化。

    但他们都不敢。原因明摆着:立项和播出,都不大可能。意识形态上,互联网是打破国界的东西,纯粹的资本主义产物。而且,内容纯英文,暂时对老百姓关系不大。

    我决定自己干。唯一能做的,就是逐渐提高饭局档次。果然,权威陆续出现,都称赞我的稿子是大手笔。我也坦诚相告:我只会看电视、从未拍电视,我不知需要多少钱、也不知去哪里要钱。最要命的是:互联网是虚拟的,我不知拍什么、到哪里拍。

    大家听了直摇头。当时的感觉:我知道自己很伟大,但已经无法改变世界,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我相信:无论走多远,都算没白活。

    每天该吃吃、该喝喝,爱怎怎。人生真奇妙。很快,命中的贵人,一个接一个,总在适当的时候,出现在面前:高红冰、刘韵洁、胡林平

    虽然诸多不顺,可我身兼制片人、撰稿人、主持人、记者,好玩又过瘾。折腾到一九九七年,《Internet改变世界》终于获准在中国教育电视台首播,并在全国电视台轮播。

    啥叫朝野震动?我知道。

    庄子讲过《庖丁解牛》的故事,是说一个屠夫给皇帝表演杀牛时,牛刀发出的声音美妙之极,合乎绝顶的音律。皇帝问他秘诀,他简述了从“眼中有牛”到“心中无牛”的杀牛经验。重点说到那把牛刀,用了十九年,还跟新的一样,只因在牛骨缝隙中避重就轻、游刃有余。皇帝听完大赞:我终于懂得了养生治国的道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人不管用思想还是行为,都能改善世界。

    屠夫并不懂哲学,却改善了皇帝的思想。皇帝一善,天下就善了。

    善恶不由人定,正如发明原子弹的那些科学家一样,世人无从追究他们的善恶。但通常的意识逻辑上,技法合乎了道,改变就是改善。顺其自然,就能获取自然的助力。

    自然的力量,来自一张潜在的关系网,看不见摸不着,隐藏在天地之间,却能在你善意而为的时候,自动发挥神奇作用。没经历过,就不会知道有多么神奇。

    互联网为每个人准备了各种潜在的关系网。只要值得信任,你就不会一个人战斗。如果你不能找到提供帮助的人,就想办法站到一个善意的位置上,让他们找到你。

    何为善?自然为善。

    极致自然主义者马千里先生,总结了互联网思维的三字诀:别装了。

    成功,并不是自己的功劳。它只属于我无法掌控的各种因缘条件的契合。回顾往事,只是一些因缘而已。事情过了,因缘也就散了。成功也就不存在了。

    失败,也不是自己的无能。我未必做错什么,只是少了因缘契合。冥思苦想,也找不到因缘错乱的原因。努力了,就有资格说自己运气差,谈不上失败。

    这个我,不是我。

    是你。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