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化:互联网的真谛

关键词:[心灵成长] 浏览:1468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本文转自中央网信办顾问仲昭川的《互联网哲学》。

    如今再谈互联网,跟水和电一样,不再神秘。人们基于各自的位置、行业、处境,都有相应了解。

    互联网同时承担工具、行业、环境、生态、时代的角色,大家各取所需、各得其乐。

    然而,互联网也的确给企业造成了极大困惑,大致有三类:

    其一,人云亦云,放弃了自身视角,彼此抄袭,造成落地困难。

    其二,自身条件和期望值不成正比,太关注别人的方法,不感悟相通的思想。

    其三,很多所谓的互联网,跟踏踏实实做正经生意的企业关系不大。

    互联网的本质是关系,互联网的用处是发生关系。这是我每天都念的经。很多人不讲究这个,走在街上看见美女,拦上去就说:我是老张。美女会怎么想?你懂的。可是你到了微信里就不懂了,见了感兴趣的人,冲过去就加好友:我是老张。

    互联网的关系,是无数陌生人之间的关系。互联网上发生关系,完全基于利益和兴趣。利益和兴趣合二为一,就是价值。如今的互联网不谈意义,这很不好,但这是现实,我们要接受。

    面对市场,一百个创意,不如一个倒贴。这就是意义和价值的区别。

    因此,今天来跟大家谈互联网真谛,都是围绕价值,而不是意义。互联网上的生意,也都是价值驱动。滴滴打车再好,你不发优惠卷,不赠送现金,就没人用、也就没有口碑、也就死了。

    尖叫,只是创业者临死前不服输发出的怒吼。即便为产品尖叫,也是消费之后的事儿,第一步是要设法让人消费。哪怕倒贴钱,哄着骗着让你先尝到甜头。总比把钱送给电视台要好。

    可是,滴滴打车这么折腾,怎么赚钱啊?不赚钱怎么办啊?这个,可不是互联网从业者考虑的事儿,他们的使命是花钱,把事儿做成,把欲望卖给资本、或转嫁给市场

    这里面,有真谛。

    互联网经营的是欲望。我们要做的,是用欲望把用户和产品连接起来,粘在一起,再形成扩展。用户是活人,产品是心血和真金白银,都是实打实的。虚拟经济里,只有欲望是虚的,要经营。

    非要在那里讨论“加互联网”还是“互联网加”,都是耍贫嘴。等奥巴马提出互联网乘法,你也跟着吆喝吗?

    文字游戏,与行动无关。

    经营欲望,就涵盖了立项、融资、生产、营销、销售、购并、变现等诸多流程。

    经营欲望的本质,不是策划和创意,是催眠与唤醒。虽然这似乎是很专业的手法,但是,在现代商业社会里,无处不在,离开这个不行。为啥?

    所有互联网,都是人联网。人心万变,人性不变。离开这个,什么也别谈。

    高大上的美国公司一直在中国横冲直闯,却不能搞互联网,他们拿不准中国人的心性。

    虽然如今的互联网巨头几乎没有中国公司,但都是中国模式、都是中国人在运营,外国人只负责投钱、分钱。放眼望去,互联网在中国没有外企这一说,一水儿的中国人。

    离开人,无法谈互联网。离开中国人,在中国做互联网绝无活路。

    互联网不是科技的,是人文的。人文是科技的灵魂,也是相对恒定的。人文不会乱变,能让人静下心来琢磨自己的买卖,而不是去操心马云的市值和李彦宏的神灯,那都是科幻。

    能实现的科幻,叫科技,是硅谷的事儿,咱追不上,直接山寨完事儿,简单。

    有本事你别让我山寨。竞争就是你死我活,别跟我谈伦理。

    但是,要谈互联网真谛,还是要谈伦理。伦理的来源,是灵魂。科技不承认灵魂这东西,所以让美国人去负责科技的事儿。咱先把灵魂的事儿抓牢。

    这就涉及到哲学。有了哲学,就有了理性,就敢进朋友圈、进群了,因为你再也不会轻易去点那些“深度好文”,谁也别想给你洗脑。互联网哲学,不是竞争哲学,是合作哲学。跟谁合作?

    诸位!有真谛啊。跟天地合作,占运势。跟人合作,占地利。跟不可知的各种因素合作,占维度。

    这些玄虚的中国道道儿,美国人不懂,只负责科技发明和资本掠夺这两件事。

    所以要重申一遍:科技玩的是竞争,互联网玩的是合作。两码事。

    怎么实现合作?连接。用电脑连接还是手机连接,都不是关键。

    连接手段和连接结果都不重要。连接的对象,才是关键。人与人的连接,才叫互联网。

    这样,就能明白为啥说互联网历史有几万年了,至少能明白什么是广义互联网和狭义互联网。

    狭义互联网害人不浅,万人坑啊,那就是科技,永远追不上,咱们只是些跟着热点起哄的人,每天都有新热点,上了这条道儿,这辈子你就别想干别的,追吧。

    作为生意人,真还不如到楼下卖烧饼。

    这就谈到了互联网农业。大米白面,这不仅是刚需,也是肛需。刚需是不赚钱的。能赚钱的刚需,百分百都是假刚需,比如房地产

    那么,互联网能不能把农业搞成假刚需呢?

    那可不行。除非想发动战争,你才能把真正的刚需变成发财手段。那就天下大乱了。

    互联网是虚拟经济,这玩意,是华尔街那些人在操盘。他们玩互联网已经上百年了,全世界的有钱人一直都连着呢,也一直都是强强合作,买好的、卖坏的,比如股票。

    可是,真到了实打实的时候,种地的人受不了。

    咱们玩农业,那是肛需,绝对不能病从口入,只能买好的、卖好的。跟他们不是一路。

    这是相反的旋律。

    西方的市场经济理论,总说需求和市场成正比。可这有机农业,是十三亿人的刚需啊,在中国为什么还赔钱呢?

    劣币驱除良币,是个现实。这么说,太消极,咱要想办法。

    这就回到了互联网哲学。离开哲学,人就是最愚蠢的动物,一骗一溜烟儿。你不骗他,他还跟你急。我现在出去讲课,不谈点儿未来和趋势,人家不给钱。可是,我易经学的不好,确实不会掐算啊。不信你看看,天天站在台上吆喝趋势和未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关于互联网农业,最近我学了不少。现代农业有四个要素,产品、基地、渠道、用户。终端是独立因素,但也是渠道。这里面,前三项都容易,国内很多人都已经是顶尖高手。难关在最后一项,是用户。

    我最近也开始介入互联网农业的咨询,一个是中国最大的灵芝基地,专供同仁堂等药厂,做大批发,跟市场的关系很粗放,就是把高纯度的孢子粉用大罐子一装,直接走卡车。

    还有一个是农业部的项目,万亩无名葵种植基地,这种植物开的花,就是古代说的那种“昨日黄花”,价值大了去了,很多衍生产品价值更是超出想象。

    这家公司也不着急销售,种子还不够自己扩种,总感觉全国人民都想买种子去种。

    都是种植的好项目,但他们脑子里,都在琢磨互联网的事儿。

    有车又有人的,都去开专车了。如果由种植切入农业生态,有地又有人的农民,不想背井离乡,那就可以下载这家公司的APP。

    有人有地有技术,只缺资金,那就可以众筹了,都在APP里。凭空筹钱的事儿不能干。资金只是东风,万事俱备是前提。

    但灵芝、无名葵,毕竟都不是刚需,一个搞不好,回报周期就长了,回报率就低了,毕竟自己在这些年的前期投入,都是巨额的真金白银。

    农业的资金运行,是跟老天爷在一个办公室,伴随着四季。华尔街的资本家,最多也是在马路对面,离得远。

    最终的关键,还是用户。有消费需求、也有消费能力,但用户无法支付鉴别成本。

    等你终于辛辛苦苦搞起来,山寨大军随后就到。

    比如说这个灵芝孢子粉,抗癌治癌作用巨大,但没有专家或技巧来鉴别真假成色,价格差出几十倍,遍地都是卖家,脚踩脚碾。但买家没有鉴别能力,无法选择。

    所以,我最近也开了微店,用个人信誉和亲身体验来卖灵芝孢子粉。我家里有癌症病人,至少无法否认这些产品对心理的安慰,吃了半年都不知道真假,这还得了。

    市场渠道混乱,私人渠道变得重要。我对微营销一直深恶痛绝、口诛笔伐,但也无法否认微营销在市场流通中的地位。

    互联网时代,就是一个全民营销的时代,不然怎么会有大众创业的号召呢?

    互联网时代最大的成本,就是鉴别成本。比如大数据。不是亲自生产的,永远无法鉴别。

    腾讯的大数据包含了每个中国人的一举一动,马化腾根本不用搞什么微信,直接收购全世界都绰绰有余,那他还等什么?

    京东的大数据,也不得了。你的每一个上网痕迹,他都能分析到纳米级别。

    大数据,是互联网的血液,离了它可不行,紧急关头必须输血。比如各种购并之后,数据共享。可是,你把数据单独取出来,它就死了。只有人是活的。

    新概念、新时代,每天都层出不穷,每年都换花样,你跟他起什么哄?跟你有关系吗?那是你的数据吗?你拿过来,除了搞群发、去找骂,还能干什么?

    的确有很多需要尊重的东西。不过,一旦迷信了,就是灾难。比如技术和数据。

    你不相信感觉,反而迷信数据,必然违背大道、愧对天地。

    天人合一,是天地人的互联网。这是最大的互联网。

    脱离天地,只能追随风口里的蠢众,咀嚼流行词语的口香糖。

    比如“格局”,不就是宇宙观嘛。

    你天天穿梭于微博微信,日夜恳谈。等用户真有了需要,网上却又搜索不到你的信息,哪还有格局。

    所以,大营销要广而全,微营销要少而精。这是真谛。

    最近经常跟搞农业的人接触,我总是劝他们把天下的陌生人连接起来,这个太划算了,不用给他们开工资、上五险一金,价值驱动就行了,这叫EWORK。电商为什么在中国这么火,跑腿儿的人多、还便宜,你到欧洲试试,没戏。他们不工作也有饭吃。

    找痛点?好吧,电商谁最痛,跑腿的最痛。你让快递员赚钱,京东就被你颠覆了。

    只要你的东西真好,立即就能共赢,快递员直接变成销售员,百分百兼职,百分百比专职的卖力。

    不就是拿产品连接用户这点事儿吗?不用你管,你设计个玩法,发到手机上就行了。都是大按钮,傻子都会。

    在中国,工作永远是生存的首要课题。互联网的核心价值,就是EWORK,就是普通老百姓用互联网吃饭。三岁小孩都会玩手机,你还担心文盲不会在互联网上自食其力吗?笑话!

    大家各施所长、各自劳动、各自赚钱。但玩法,需要你来定。APP,需要你来补贴大家下载。

    把业态下的配送,变成生态下的销售

    说到补贴,不是你的事儿,更不是国家的事儿,是资本家的事儿,他们比你聪明,更比你有欲望。有了欲望,就好办事儿。更何况是谋生的正经事儿。

    马云这些人,就是在经营这些资本家的欲望。

    当然,除了补贴,还有贿赂。

    你的生态农庄,为啥没人去旅游?周末那么多能开车的人在家看电视,你必须贿赂他们。

    如果让他们去了白吃、白喝、白拿,你就能白白拥有一支“三白大军”。

    EWORK不是什么理论,是人财物的互联网重组,把大众创业变成大众就业,化繁为简。

    “三白大军”的战士们,不可能自己开着空车去,多少会拉几个亲友。

    他们把菜拿回家,自己吃不了,必然会送人。一分享,真口碑就来了。还需要你自己炒作吗?

    可是,你宁愿把菜烂到批发市场、烂在地里,也不想贿赂社会移动大军。要反省。

    这十多年,Ework的推广,我磨破了嘴,现在终于有动静了,毕竟到了万民谋生的时候。

    几十年来,基于谋生的全民运动,可能有三次。第一次是南泥湾的呼儿嘿呦,第二次是备战备荒为人民,第三次就是现在。

    看清现在、把握现在,你再也不用听那些趋势和未来了,死无对证,没有一个不是瞎侃。

    你可能还不知道:不计其数的无业游民、社会闲散人员,才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主流生产力,手机就是他们的办公室,天下的老板都是他们的马仔。你投资,他先赚钱。

    这个,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它不是未来,而是今天已经发生的事。

    只有Ework是零成本零风险创业,除此之外的号召,都可能把人推进火坑。盲目的创业,都是凶险的。

    搞平台不追求利他、不捍卫规则,搞生态又不知道有哪些价值链、价值链后面有哪些食物链、自己在链条上位置和作用如何,都是忽略了人心常识和人性根本。

    物理上只有四维,科学家搞到十几维,但人是万维的。互联网生意都是不见面的陌生人,既要穿越现有维度、更要建立新的维度,这能力,是维商,远比智商和情商重要。

    智商和情商负责超越,维商负责颠覆。

    直接一个开关,瞬间切换维度。

    这是互联网思维的范畴。

    当年我给苹果的咨询报告里,说明了用手机终端在中国发展ework的好处。苹果本身也是世界上最大的ework平台,各个国家的人都在上面赚钱,可苹果的答复是:我们是信用卡结算,中国人没信用,干不了这个。

    现在这件事,UBER在干,“饿了吗”那个叫餐系统也在干。太多了。

    苹果呢?还站在乔布斯的光环里忽悠果粉,还在享受新款手机的热销。离死不远了。

    苹果所谓的信任,是营销的使命。可这做生意,不就是把别人的钱赶紧拿到自己兜里吗?一肚子鬼主意,哪有什么信任。于是,大家都不愿做营销,喜欢直接销售

    你非要帮他搞营销,也行,不给钱,跟你按销售分成。你不敢分成,那就承诺销售转化率,他来考核。不然,别想干互联网营销的活儿,他不需要。

    互联网营销,赚的是人心滋生的欲望,不是乱转的眼球、更不是眼前的利润。

    没这格局,就别看着雷军眼红。空手道,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这是互联网营销的范畴。

    传统企业要搞互联网转型,但很多都是干不下去、又不想关门的人。怎么转?

    小转不解渴,大转就类似于转行,总有一些甩不掉的负担,只是减少了劣势,并没有增加优势,达不到期望值。怎么办?

    转型,包括观念、流程、链条等各方面,不是上套软件系统就行。人的思想不变、照猫画虎换换姿势,也有好处。但是,真想获取竞争优势、想冲到前沿,没有新的宇宙观、生命观、社会观,根本不可能。

    诸位!有真谛啊。

    传统生意是要获取用户口袋里的钱,而互联网生意是要获取用户本身

    互联网经营者与用户,都是合起伙来,一致对外说事儿,实现共赢,不是单纯的买卖关系。比如,淘宝商户和马云之间,很多年中并没有买卖关系。

    再比如,微信和微信用户之间,更是典型的狼狈为奸,双方没有交易,一致对外吆喝。

    任何生意人,都不能忽略这个阴阳转换。这叫博弈合谋。

    这是互联网转型的范畴。

    现在都谈互联网+,劝不住。遇到新概念、新时代,你作为一个精明的生意人,如果不能往后退一步找个高台阶、如果不能等尘埃落定有备而发,还真不如那些冰清玉洁的愣头青、小屁孩。

    很多人哭着喊着要跟我学习互联网+,我撒腿就跑。这种新东西,出来一个月,就会衍生几百个专家、几十本专著,满街都是。

    其实不用学。你在第一线、你最了解你的买卖、你最具备唯一性,你才是专家,互联网+,首先是加你。时尚风潮跟本分的生意人无关。比如互联网农业,是本分的生意。

    有人跟我强调,互联网+不是马化腾说的,而是总理说的。那不也是新概念吗?互联网时代多元共生,不需要统一思想,你可以不听我的、可以痴迷于新概念、新热点,但要知道:总理的话不是跟你说的,那是国家战略

    这种大战略,跟你的关系怎么建立、怎么体现、怎样获取好处,都不是眼前的焦点,因为你不是副总理,你隔了太多层。

    互联网的整体,不一个行业,是个生态。你在其中生长,要长出独立的体系,进而建立自己的小生态。到那时,你就省心了,不用多管,自然生长。

    但你先要进入某个生态,占据其中一个链条的节点。

    马云当年就是切了一块城管的蛋糕,把会用电脑的摊贩号召起来闹革命,然后让这些摊贩自生自灭,马云就不管了,去拜师学艺、打坐念经,没事回家数数钱、顺便出来讲讲话。

    这是互联网生态构建的范畴。

    今天初次见面,不谈太多,只谈真谛,这个最简单,只有三个支点:人、人心、人性。

    只有简单的,才是大道,不知不觉起作用,零成本。就算发不了大财,也确保你不吃亏。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