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黎敏网站_曲黎敏博客

曲黎敏
中华讲师网特聘讲师
http://qulimin.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曲黎敏:曲黎敏的跨界

关键词:[健康养生] 浏览:2259 发布日期:2016-08-16 网页收藏

  • “中国有《诗经》,中国就另有一片天空,干净、温润,仿佛从未脏过。连痛苦都干干净净,没有呐喊,没有血拼,一切战栗,只在血脉中隐秘流淌……”这段话的作者不是于丹,而是于丹的校友曲黎敏。

    和于丹一样,曲黎敏也是北师大文学学士。不同的是,曲黎敏后来读的是北京中医药大学医学硕士,现在是北京中医药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曾出版过畅销书《黄帝内经·养生智慧》和《从头到脚说健康》、《生命沉思录》的曲黎敏,最近新推出一本《诗经:越古老越美好》。

    近日,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了曲黎敏。

    明《内经》,可以让我们活得好,明《诗经》,可以让我们活得美

    记者:从解读《内经》到解读《诗经》,跨度为什么这么大呢?

    曲黎敏:其实谈不上跨度,《内经》、《诗经》都是古代经典,都直接关系到性命。明《内经》,是明生命之理,生命之理顺其自然,但人的欲望贪念不顺其自然,所以人会因痛苦而生病。《诗经》关乎情怀、美育,就是解决人生之痛的大药。所以,明《内经》,可以让我们活得好,明《诗经》,可以让我们活得美。

    记者:看你的简历,本科是北师大中文系学士,硕士学位却是在北京中医药大学获得的。其间有着怎么样的起承转合呢?

    曲黎敏:我从小喜欢文学,曾立志于文。故考大学报的全是中文系,可惜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了中医药大学,也曾深深地苦恼过。但很快,《黄帝内经》唤醒了我生命中沉睡的那部分,我从《黄帝内经》中发现了一个崭新的、宏大而深厚的世界,并从这个世界重返《诗经》、《易经》、《道德经》等经典时,一切豁然开朗。也才终于明白,明生命之理之精微,可明经典之广大,从医入道是大捷径。《黄帝内经》是道学之根本,是人学之基础,是孝悌之良用,不为良相即为良医。所以,我始终坚持以《内经》、《伤寒》为根底,以诗书礼乐易春秋六经为枝干,系统地学习和弘扬传统文化。随着年龄与知识的增长,随着心智的成熟与稳定,我越来越明白自己的使命和义务,并乐意一本一本地与大家分享传统文化之精髓与营养。与众乐乐,方是大乐。

    记者:书中的插图也是你自己画的?

    曲黎敏:这本书的得意之处是我把自己的一些绘画习作放到书里做了插图。我不喜欢别人叫我专家,因为我更像是个“玩家”,我总是感恩老天,让我这辈子始终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儿,从来没用我不喜欢的事儿来烦恼我。比如我不喜欢数学和外语,老天也总是让我勉强过关,好让我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我喜欢的事物上。喜欢呢,就处处精进,认认真真地讲课,认认真真地写书,因为用了心,所以大家也支持我,喜欢看我的书,跟我一起欢喜着。

    过分拘泥则形不成大格局,这大格局便是艺术家和匠人的根本区别

    记者: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研究《黄帝内经》呢?

    曲黎敏:若用心去看,《黄帝内经》不是天书,而是一部令人愉悦而深刻的长卷诗文。常有人问:你怎么把《内经》讲得那么好?我会说:第一我传统文化底蕴好,《说文解字》和《十三经》都是我的案头书,学医的功夫在医外,过分拘泥则形不成大格局,这大格局便是艺术家和匠人的根本区别。第二是我肯吃苦,学医我可以像神农尝百草那样去试药,去瘢痕灸;《内经》、《伤寒论》常年在我的包包里,课间10分钟我都会拿出来看一小段。当然了,可能还有点天分吧,但天道酬勤这句话永远是对的,没点儿执着劲也啃不动这些古董。

    记者:你的《从头到脚说健康》最打动我的是“不语怪力乱神”。当下社会养生热不减,有没有几个硬指标,来帮助大爷大妈们判断,哪一类养生是“误人父母”,哪一类养生方法不妨一试?

    曲黎敏:关于这问题,我的回答是:跟着天走,别跟人走。跟着天走,就是顺其自然:天热了脱衣服,天冷了加衣服。秋天养养膘,非有人让你秋天或冬天减肥,动物都不那样呢,人怎么能跟着糊涂?养生若太刻意,也令人烦恼,今天这个不能吃,明天那个不能吃的,成天折腾人,把人生该有的乐趣也丢了大半。《内经》所言全是性命大道,从来不语这些“怪力乱神”。

    记者:如果说你的《黄帝内经养生智慧》、《从头到脚说健康》关注的是人的身体,你的《生命沉思录》关注的是人的心理,那么《诗经:越古老,越美好》关注的就是人的灵魂——我这样理解对吧?心理学在当下中国成为一门显学,诗学则日益被边缘化,是因为当下中国人的心理健康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吗?

    曲黎敏:可以这样理解。中国古代没有心理学,从来都是身心不二的,所以只有人学。当下信息繁杂混乱,语录帖子满天飞,漫天正能量,满地道德灰。不如寻一本经典,学一门技艺,好好把自己先整明白了,比如为何咳为何喘,是土不生金还是金不生水?再深想去,是焦虑灼肺还是惊恐伤肾?历史几千年了,自有其运。可人生不过百年,还得了下生死。所以内经伤寒真真关键,辜负了先贤前贤,其实就是辜负了自己。

    古语说得好:人心惟危,道心惟微——人总是,事儿大了,事儿严重了危险临近了,人,才惊醒、恐慌、害怕,此时,事儿,必有不可救,命,也有不可拯。而圣人的心,看蛛丝蚂迹,看曲水微澜,看云巻云舒之无常,故,不立危墙,不惹尘埃烦扰,悠然常在。惟精惟一,允执厥中——人心在适可而止,道心在中庸常在。

    生命的鲜活是完全可以自己掌控的。你要探究你不鲜活的问题所在,要么你过于贪心,要么你过于相信世界制造的幻像,要么你气血太弱,可以发生事情而无法了断事情……总之,你不能寻太多的借口,不可推诿于命运,而要直面人生,先血淋淋地扒开自己,先把自己解决掉,有死心,才有觉悟。

    把《周易》放在群经之首,世界便是让人忧虑的;把《诗经》置于群经之首,世界便是美的

    记者:你在书中说过,“把《周易》放在群经之首,世界便是让人忧虑的;把《诗经》置于群经之首,世界便是美的。”你将来有一天会像解读《内经》和《诗经》一样,解读《周易》吗?

    曲黎敏:哦,《周易》、《道德经》等经典我在私下授课中都讲过。只是大家都是先听了我讲《内经》,便以为我只讲《内经》。关于经典,最重要的不是翻译,而是讲习,所以古代有很多书院,就是为了这个事情。由一个先贤引领着,琢之磨之,才能将经典化为自己的血肉。比如《诗经》,翻译本很多,但人们看了还是不明究竟,培养不起感情。而《诗经,越古老,越美好》则是翻译加解读,前儿还有人私信我说,读这本书时他流泪了。这说明,他真正地读懂了某篇,他的心灵被触动了,他完成了一次成长。这,才是最重要的。

    今年,北京中关村学院为我成立了专门的曲黎敏工作室,我第一件事,是重新开始系统地讲授《内经》原文。然后依次讲些别的。学习和讲习是件很幸福的事,能与人分享,则更幸福。记者:你在书中说过,孔子真正的伟大之处不在一部《论语》,而在他对六经《诗》《书》《礼》《易》《乐》《春秋》的删定和再创造。但孔子整理六经是“述而不作”,您如何评价孔子当年的述而不作与当下高校的论文满天飞?

    曲黎敏:这件事也不想多说。人生在世,总得寻些有价值、有意义的事儿做。教育界的苟且与无聊已经折磨了很多有良知的人,但你若不贪那虚名,也能超脱出来。前些天听人讲先前有个艺术家忽然有一天决定再也不出门了,一切衣食住行全由妻子代劳,而且这一闭门就是50年,每日只是写字、作画。他说,我没有病,只是不适应社会罢了。所以,一头扎进社会是勇气,能坚持50年幽闭自己也是勇气。人生苦短,不可太媚俗,更不能太苟且。《诗经》的核心就是率真,就是“思无邪”,保持这份率真,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梵高),才是高境,才是性情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