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育琨:企业家也需要一个“沉默之堡”

关键词:[战略管理] 浏览:856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企业家也需要一个“沉默之堡”


    企业家也需要一个“沉默之堡”他们曾经踩过地雷,他们并不情愿继续踩地雷。在属下和公众眼里无所不能的企业家,内心深处便产生了令人窒息的紧张与焦虑。可是他们停不下来。王育琨  通常我们被时间、被一堆又一堆的事情推着走,很少停下脚步,听听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这真的是我想要的吗?”我们常常没有时间这样问问自己,而只是盲目地操作着逻辑上的下一步。  


    盔甲骑士要想自我救赎,所过的第一关就是聆听自我的“沉默之堡”。那是一座全然寂静的城堡,甚至连壁炉里的火,都不会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只是无声无息地烧着。骑士必须一个人通过一间比一间狭小的房间。起初骑士不习惯,大呼小叫地给自己壮胆,渐渐地他发现了“沉默之堡”的真实用意:当一个人安静独处时,要认真地去聆听周围,去聆听自己的内心。  悟透了这个道理,骑士不再去想任何事情,也没有再和自己说话,他静静地坐着,倾听寂静。在这个坟墓般的房间里,他感受到自己的痛苦和孤独。很快,他意识到了妻子的痛苦和孤独———这么多年来,他逼她住在另一座“沉默之堡”里。于是,他开始号啕大哭。骑士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不过,眼泪从他的面盔里奔涌而出。头盔被泪水消融了,密封的墙上也出现一扇门,骑士穿越了“沉默之堡”。  


    企业家也需要这样一个沉默之堡。企业家们关闭视野,专注于一端,以致产生了巨大的创造力。当年贸易被说成是“投机倒把”和“资本主义尾巴”,许多企业家怀着悲壮的心情,像地下工作者一样,默默地头拱地往前走,终于在邓小平改革开放的旗帜下汇集。当年他们破冰的壮举,至今仍有许多事情说不清楚。  


    柳传志也曾经倒卖过电器。他用身陷沼泽地的无奈,诉说着那个年代的“原罪”或尴尬。确实,从当时既定的政策和资源来看,没有什么是合法的。正是有这么一批人以身试法,一个个先驱或先烈倒下去,才有了今天经济的格局。  当这种在特定条件下的创造力被公众不合时宜地夸大后,企业家自我限制的边界和敬畏就不断被打破。慢慢地,他们习以为常了。为了一定的目标,他们很巧妙地区分个人利益与本体利益的差异,进而花大价钱把这个差异用到了极处。  


    每一个人都有良知。他们曾经踩过地雷,他们并不情愿继续踩地雷。总有一股势力强迫他们就范。在属下和公众眼里无所不能的企业家,内心深处便产生了令人窒息的紧张与焦虑。可是他们停不下来。他们的肩膀上承担着成千上万员工每天的生计,他们没有寻找“沉默之堡”的空当。于是,他们就按照他们的惯性,一直往下走。结果,有些人走进了监狱,有些人走进了坟墓。很遗憾,很可惜。  


    “无商不奸”、“唯利是图”,这些封建社会士农工商的等级社会所留传下来的魔咒,让许多企业家不舒服。可是,无论认同还是不认同这个说法的人,实际上都已经自觉或者不自觉地从这个视角来看待商业。他们在抱怨说他人和环境不可信,实际上恰恰是在掩盖他们自己的不自信。他们始终不敢相信他们一刻接一刻精进为社会创造价值的那颗心!非要用“无商不奸”去描绘那颗心。  自信不疑人,疑人不自信。要信自己的这颗心,要摆脱几千年的“魔咒”,要避免进监狱和早逝这样的悲剧发生,我们还要跟随骑士继续前行,去寻找“信心不二”的路径。原始出处:《中国经济周刊》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