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张维迎:万科事件三方应该学会换位思考

关键词:[经济学家] [银行保险] 浏览:1805 发布日期:2016-07-11 网页收藏

  • 万科事件持续发酵,引发各方关注。7月1日,北京大学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以“企业家与契约文明”为题,以万科为例,邀请经济学家、管理学家、法学家和媒体人士,就公司治理的理论与实践、企业家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资本与企业家的关系等问题展开研讨。

    以下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张维迎的发言整理,文章未经发言人审核:

    第一,万科事件演化到今天让好多人感到失望,是好多人不愿看到的,其实他们自己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局,甚至他们都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点后悔。

    从长远来看,在这个过程当中各方可能都有错误,这些错误可能是由于信誉的不完整导致的判断失误,也可能是个人过分自信、意气用事造成,就像我们每个人犯错误一样。

    如果对现状不满意,是不是有一个让三方多赢的方案存在,现在问题就是怎么找到一个对三方都有利的方案,重点不是谁对谁错。

    从法律角度分析,存在最后谁赢谁输,但经济学角度不是谁赢谁输,而是多赢,这是对三方智慧、理性的考验。如果最后这事搞砸了,万科价值大幅下降,而且对中国经济也不好,不论他们过去对经济做出多大的贡献,都是愚蠢的。

    但我不认为任何一方糊涂到这种程度,事情到今天越来越清楚,他们会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第二,怎么寻找多赢方案。我觉得只能通过他们之间谈判,我们有法律,包括公司法、证券法、公司章程,有股权结构。

    所有法律所有权、股权结构,仅仅是谈判砝码,说得简单一点,奴隶都可以和奴隶主谈判,为什么万科管理团队就不能去谈判呢。谈判本身不违反任何契约精神。

    要提醒的是,谈判过程中,你要很理性去认识自己状态和对方状态,如果不能达成好的协议,那么你会得到什么?对方会得到什么?谈判要建立在理性基础上。

    同时,我认为要利用人类换位思考能力,你关心自己的利益,别人也关心他的利益,只有尊重他的利益,站在他的角度考虑问题,你才知道什么是合理诉求。如果仅仅单方面寻找对自己有利的而不考虑对方,我觉得谈判就不可能成功。

    我们应该用市场逻辑去思考问题,而不是强盗的逻辑,一个零和博弈问题,从市场角度来说,你自己得到的同时也要让别人得到,在谈判当中要遵守一些精神。其实古人不断劝导我们,包括孔子讲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都是让我们理性的思考争端,双方都有利。

    第三,王石团队和宝能、华润究竟是什么关系。舆论普遍认为是普通投资人和经理人之间的关系,我觉得这个定位有很大问题。用理论概念套用现实,会使得对现实的理解出现偏颇。

    王石和宝能、华润不是一个简单投资人关系。通常情况下,一个企业有老板,雇人给你管事,万科并不是原来就有,然后雇了王石和郁亮,恰恰相反是王石成就了万科,总的来讲应该是一个典型的企业家。

    第四,为什么我们要有这样的认识,公司治理并不是以经理人中心,应该是企业家中心。一个公司最重要的是什么?不是经理人腐败,是管企业的人有没有真正企业家精神,有没有与众不同的判断能力。

    一个企业家能不能控制企业,对企业发展至关重要。所以我们看历史上一些优秀的企业家,他们能够在获取资源的过程中,仍然保持着对企业有限控制,中国也有成功的经验,像柳传志,他们怎么设计这个股权结构,在他企业家素质还没有衰落的时候能控制企业。

    越来越人把公司变成了一个官僚机构,我们只讲程序,不讲实质。任何现在一个公司的经理人,只要他按照程序办就没有责任,而不考虑怎么才能把公司的价格做到最大。

    今天讨论的是契约文明,我想讲一句话,没有契约自由,就无所谓契约文明。只有有契约自由的时候,我们每一个人用我们的自愿,不伤害别人的情况下,才有真正的契约文明。

    如果政府规定你只能这样做,那就没有契约文明,按照法律是不公平的,所以背后有一个默契才能解决,所以有利的一方一定用法律去欺负不利的那一方。当人们认为不公平的时候,他不可能遵守契约。

    第五,谈一个经济学理论,股东不是个人,股东权利怎么行使,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国有企业作为股东,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股东,如果仍然以传统意义上的公司和法律约束,里面就有很大问题。

    其实我一直不理解王石的一点,他为什么对国有企业那么钟情。后来他有这种机会做出改变的时候,他没有。甚至放话说不欢迎民营企业,这是我唯一不理解的。希望事后王石能够真正反思一下。

    最后,整个过程当中,我觉得大部分董事没有诚信责任。首先董事会和股东会,股东会投票只按自己的好恶,我喜欢这个人,爱投谁投谁,甚至可以不投,你不能强迫我,我只为自己负责。但董事不一样,你不能说这是我的利益,我喜欢我就投。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