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元凯网站_温元凯博客

温元凯 认证讲师
中国著名经济学家
http://wenyuankai.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温元凯:温元凯:既得利益集团是当今中国改革最大阻力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2075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邱震海:2013年,我们把它称为是新政元年,希望2013年能够给我们带来一个新的气象,就像迟院长刚才所说的,二次改革。


    同时我们知道,从不久以前很多专家,各方面,官方,民间、学者、舆论,都在期待2020年中国改革能够获得一个决定性的成果,为什么是2020年呢?因为我们知道,2020大家去想一想,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的前夕,是本世纪进入第三个十年的开始,也是中国十八大提出的两个目标翻一番的目标实行之年,同时坦率来讲也是这一代领导层卸任之前两年。


    他必须,不是说改革要看到端倪,改革必须要在2020年看出一个决定性成果,同时我们看看2013年到2014年,这是近期,2015年到2017,这是中期,2018年到2020,这是远期,所以我们今天身处的2013年即将结束,就是一个近期改革的开始,同时刚才二位都分别谈到了,这一年改革还是有很多的举措。


    一个是铁腕反腐,从薄熙来到蒋洁敏,到王永春等等,我们几乎可以说数不胜数,同时从减政放权,改进作风,八项规定等等,在再度体现了中共高层无论是反腐还是改革的决心,同时刚才我说了,十八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新一轮改革,现在最主要的是全面发挥市场的一个决定性的作用,这个决定性两字非常重要,同时还有几个领域,一个国企,一个土地,一个财税,一个金融,一个收入分配机制改革。


    迟院长,您是八十年代,我们就知道,当温教授是八十年代改革的风云人物,一呼百应的时候,您正坐在中南海的高墙里面,给当时的中央领导人出谋划策,是重要的智囊之一,跨越35年的时空隧道,您怎么看今天这个改革?


    迟福林:三中全会这个改革决定,我认为是一个历史性突破,我还说,我认为不是不动真格的,还是动真格的,一个把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为一个总目标,这标志着我们向制度文明方面,应该很明确了,过去我们想像不到。


    第二,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我一再讲,这个决定性作用,不仅仅是一般资源配置,他在中国,他有他的全局性,牵动影响改革发展的全局。


    第三个,我们正式提出来要突破利益固化的范例,这个利益固化不是老百姓利益固化,是我们证实这样一个现实,就是改革遇到到今天,利益关系成为我们最大的一个障碍。


    邱震海:您认为这是三个主要的亮点,迟院长很乐观,你有他那么乐观吗?


    温元凯:我没有那么乐观,为什么呢?我认为有些提的还比较含糊,什么叫固化利益?我认为今天中国改革最大的阻力就是中国正在形成一个日益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而且这个既得利益集团包括很多经济层面。


    我们从揭发出来的反腐的案件就可以看到多么的骇人听闻,包括有中石化的大案。


    邱震海:但现在我们也知道一个一个老虎,小老虎,中老虎,大老虎也是不久将会出台,你怎么看?难道你还不满意。


    温元凯:当然,打老虎很好,打苍蝇,但是现在中国的局面是满山是老虎,到处是苍蝇。


    邱震海:他很悲观。


    温元凯:老虎也是很厉害的,老虎联起手来,也可以把你咬死。




    迟福林:从反腐上来看,我们已经走到一个不归路,就是我们从制度方面来解决反腐,他不仅是打老虎,打苍蝇,就说我们体制机制性的腐败,是我们面临一个突出矛盾,所以我们着力在解决由于利益关系所形成的这样一个体制机制腐败问题,所以从这一点,我是有信心。


    邱震海:从目前的无论是反腐也好,还是打苍蝇,打老虎也好,二位觉得这是工作性的,应对性,还是机制性的已经开始。


    迟福林:我认为是一个机制性的开始。


    温元凯:这点我赞成,中央现在反腐的决心很大,包括到现在为止,十八大以来,省部级干部揭出来的有17名,但是我认为还需要进一步推进,制度上的反腐,包括官员的财产公开。邱震海:2013年,我们把它称为是新政元年,希望2013年能够给我们带来一个新的气象,就像迟院长刚才所说的,二次改革。


    同时我们知道,从不久以前很多专家,各方面,官方,民间、学者、舆论,都在期待2020年中国改革能够获得一个决定性的成果,为什么是2020年呢?因为我们知道,2020大家去想一想,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的前夕,是本世纪进入第三个十年的开始,也是中国十八大提出的两个目标翻一番的目标实行之年,同时坦率来讲也是这一代领导层卸任之前两年。


    他必须,不是说改革要看到端倪,改革必须要在2020年看出一个决定性成果,同时我们看看2013年到2014年,这是近期,2015年到2017,这是中期,2018年到2020,这是远期,所以我们今天身处的2013年即将结束,就是一个近期改革的开始,同时刚才二位都分别谈到了,这一年改革还是有很多的举措。


    一个是铁腕反腐,从薄熙来到蒋洁敏,到王永春等等,我们几乎可以说数不胜数,同时从减政放权,改进作风,八项规定等等,在再度体现了中共高层无论是反腐还是改革的决心,同时刚才我说了,十八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新一轮改革,现在最主要的是全面发挥市场的一个决定性的作用,这个决定性两字非常重要,同时还有几个领域,一个国企,一个土地,一个财税,一个金融,一个收入分配机制改革。


    迟院长,您是八十年代,我们就知道,当温教授是八十年代改革的风云人物,一呼百应的时候,您正坐在中南海的高墙里面,给当时的中央领导人出谋划策,是重要的智囊之一,跨越35年的时空隧道,您怎么看今天这个改革?


    迟福林:三中全会这个改革决定,我认为是一个历史性突破,我还说,我认为不是不动真格的,还是动真格的,一个把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为一个总目标,这标志着我们向制度文明方面,应该很明确了,过去我们想像不到。


    第二,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我一再讲,这个决定性作用,不仅仅是一般资源配置,他在中国,他有他的全局性,牵动影响改革发展的全局。


    第三个,我们正式提出来要突破利益固化的范例,这个利益固化不是老百姓利益固化,是我们证实这样一个现实,就是改革遇到到今天,利益关系成为我们最大的一个障碍。


    邱震海:您认为这是三个主要的亮点,迟院长很乐观,你有他那么乐观吗?


    温元凯:我没有那么乐观,为什么呢?我认为有些提的还比较含糊,什么叫固化利益?我认为今天中国改革最大的阻力就是中国正在形成一个日益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而且这个既得利益集团包括很多经济层面。


    我们从揭发出来的反腐的案件就可以看到多么的骇人听闻,包括有中石化的大案。


    邱震海:但现在我们也知道一个一个老虎,小老虎,中老虎,大老虎也是不久将会出台,你怎么看?难道你还不满意。


    温元凯:当然,打老虎很好,打苍蝇,但是现在中国的局面是满山是老虎,到处是苍蝇。


    邱震海:他很悲观。


    温元凯:老虎也是很厉害的,老虎联起手来,也可以把你咬死。




    迟福林:从反腐上来看,我们已经走到一个不归路,就是我们从制度方面来解决反腐,他不仅是打老虎,打苍蝇,就说我们体制机制性的腐败,是我们面临一个突出矛盾,所以我们着力在解决由于利益关系所形成的这样一个体制机制腐败问题,所以从这一点,我是有信心。


    邱震海:从目前的无论是反腐也好,还是打苍蝇,打老虎也好,二位觉得这是工作性的,应对性,还是机制性的已经开始。


    迟福林:我认为是一个机制性的开始。


    温元凯:这点我赞成,中央现在反腐的决心很大,包括到现在为止,十八大以来,省部级干部揭出来的有17名,但是我认为还需要进一步推进,制度上的反腐,包括官员的财产公开。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