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鹏程网站_冯鹏程博客

冯鹏程 认证讲师
资本运营、财务管理、战略与商业模式专家
http://fengpengchen.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冯鹏程:人民币加入SDR有什么利好?这才是当务之急! --资本运营专家讲师冯鹏程教授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1674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中国能否挑战美国主导的世界金融秩序?中国承办G20峰会是否说明准备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人民币加入SDR有什么利好?占中国GDP三分之一的地方债到底有多少风险?

     

    坐在凤凰财经峰会的VIP厅里,前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李若谷与记者开始了悠闲的交谈。作为最早的一批海归官员之一,他曾在亚洲开发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非洲开发银行等国际机构担任要职。

     

    丰富的国际经历或许能解释他很多不走寻常路的观点。他喜欢强调自身发展经济效益,不喜欢玩数字游戏国际博弈。复杂的理论背后是简单的逻辑--家有梧桐树,自有凤凰来

     

    中国为什么要挑战美国的主导地位?高处不胜寒

     

    面对一名有丰富国际经验的财经高官,记者的第一个问题从亚投行切入。在今年629日的亚投行签署仪式上,57个创始成员国依次签字,其中不乏英法德等老牌资本主义帝国,网民热议:万国来朝,扬我国威

     

    各路专家学者常常把亚投行解释为挑战了IMF”挑战了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秩序。对于这种评价,李若谷并不感冒。他向凤凰财经表示:亚投行挑战了美国,是媒体的炒作,并不是中国的初衷。

     

    李若谷强调:中国为什么要挑战美国的主导地位呢?高处不胜寒!他表示,亚投行是一个外部的补充,现在亚洲基础设施需要很多投资,苦于没有资金。中国正好成立一个机构帮助亚洲发展。

     

    他从亚投行出发,批判了现在流传甚广的挑战论媒体别总炒作中国去挑战这个挑战那个,现在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他认为我们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集中力量发展自身,不要把精力浪费在不断的挑战中。正所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中国愿承担更多国际责任,不是想承担就能承担

     

    习近平主席9月参加联合国会议时表示,将对最不发达国家投资20亿美金。中国在2014年举行APEC峰会后,即将在2016年举办G20峰会。中国走出去的姿态似乎愈加强势,积极主动承担起一系列国际责任。

     

    李若谷认为:承担国际责任是一个大国自然发展的过程,并不是可以选择承担或不承担。你想承担,人家(笔者注:国际社会)承不承认?愿不愿意?这个东西(承担国际责任)不是一厢情愿的事。

     

    他表示国际责任说起来很大,落实到行动往往很自然。他举了非洲的例子,很多评论称中国承担了帮助非洲国家走出贫困的责任,但实际是非洲正好需要发展,中国商品在非洲有市场,非洲又有中国需要的资源,于是双方互通有无。

     

    他认为中国组织APECG20,只是完成了一个国际社会成员正常的责任,不需要拔高到国际责任的高度。APECG20都是各成员国轮流主持,中国作为明年G20的主办国,也只是准备题目和议程,供各国代表讨论。这是一个协商过程,不是一国可以主导的。

     

    人民币国际化不能一厢情愿,不需要主动申请加入SDR

     

    谈到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李若谷的观点非常鲜明:等中国集中力量发展好自己,人民币自然而然就国际化了。

     

    他认为中国能做的只是建立起人民币国际化的基础设施,例如人民币的回流机制,国外的支付、清算体系。至于其他国家用不用人民币交易?是否发行人民币债券?实在非中国能够掌控的。

     

    谈到人民币加入SDR,他说起了日本的例子。日元早就进入了SDR的篮子,但是日元在国际外汇储备中的使用远远低于美元欧元。日元加入SDR以后,在国际储备中的份额从8%左右降到4%。什么原因?因为日本经济出了问题。

     

    从日元加入SDR的例子上举一反三,李若谷认为人民币并不需要申请加入SDR而是要等SDR。他表示:所以人民币为什么不等SDR来请它加入?人民币为什么要主动去加入SDR?而且SDR这个规未必就对人民币有利,我不是说没有,而是要透彻研究。

     

    他相信等人民币发展为国际贸易中的主要货币时,SDR一定会来请。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发展好中国经济

     

    地方债务不可怕,可怕的是经济效益太低

     

    根据财政部公布的数据,在20136月至2014年底的18个月中,地方债从17.9亿元增加至24亿元,相当于中国2014GDP38%

     

    对于地方债高企的数据,李若谷不以为然:现在总说,地方债不可持续。如果经济增长10%,债务增长5%,怎么就不可持续?如果经济增长10%,债务也增长10%,怎么就不可持续?如果借一块钱能产生三块钱的效益,债务完全可以还。

     

    他认为问题的核心是中国目前经济效益太低当借一块钱时,产生的效益连一块钱都没有时,就有问题了。所以GDP增速,人民币国际化,地方债等问题都是表象,核心问题还是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不高。

     

    当中国的劳动生产率只有美国的1/10,你怎么取跟人家竞争?6.5%或者7%的增速有什么用?他叹道。

     

    中国的工业化只完成了一半,还需要工业文化

     

    作为一名留学海外曾在国际机构担任要职的官员,李若谷对中国的工业化提出了很多希望。中国的工业化只是完成了一半,能生产这个东西,但缺乏工业文化

     

    他解释道,工业文化是一种精益求精的文化,而中国的工业生产总是差不多就行。因此中国能生产出来汽车,但生产不出顶级的精密仪器。

     

    他表示工业文化需要全身心的投入,而不是照猫画虎只有把血液、文化、思想融入到工业文化中,才能生产出来让人心动的产品。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