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鹏程网站_冯鹏程博客

冯鹏程 认证讲师
资本运营、财务管理、战略与商业模式专家
http://fengpengchen.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冯鹏程:关于改革开放与转型升级问题的认识--资本运营专家讲师冯鹏程教授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1357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伴随着改革开放应运而生的开放型经济支撑了中国经济35年的飞速发展。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格局产生了深刻变革。中国作为当前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举足轻重;中国的开放型经济作为经济全球化链条上重要的一环,它所面临的转型升级任务也显得迫在眉睫。开放型经济的两种模式是“引进来”和“走出去”,那么开放型经济的转型升级,其实也就是如何更好地“引进来”和如何更好地“走出去”的问题。在此用四个方面的“引进来”和“走出去”来解答这个问题。

     

    一、中国历史上的封闭和被动的开放。首先,过去我们中国历史上有向西的丝绸之路,东边有郑和下西洋,但是从现代意义上的走出去来说,主要还是从西班牙、葡萄牙、荷兰的走出去。因为它的走出去,一是由于航海技术的进展,比如说造船、天文等。当然还有航天武器等,他们走出去的目的主要是黄金、农产品、香料还有领地,比如说发现美洲大陆,开拓殖民地,还有市场
    第二波走出去是英国、法国、俄罗斯、德国、日本。这一波走出去主要是由其军事技术水平决定的,如炮舰。主要是侵略、移民和殖民,是为了领土和市场。二战后,一些国家协商成立了联合国,联合国宪章规定不得随意改变一个主权国家的边界、领土的现状。所以这以后的走出去表现于货币、技术、贸易和市场,主要是为了经济利益,不是说像过去那种领土和殖民这种利益,当然它也是经济利益。
    到了一战、二战,各国列强来打开咱们的市场,要咱们通关,甚至有些国家在我们的国土上建立它们的海关、租借地、势力范围,主要是为了开拓它们的市场。那么民国我们又遇到日本侵华战争、苏俄对我们的分裂,建国后又是冷战、封锁和封闭。所以中国这个历史上的走出去只有向西的丝绸之路和海商的一些交易以外,没有特别主动的开拓市场


    二、1978年以来的对外开放及成就和问题。到了1978年,它的开放主要是引进来技术、资本。1997年要更好的利用国内和国外两个资源,两个市场,所以后来就提出来走出去。但是我们过去的这个走出去主要是为了能源、矿产和农业资源,就是去买一块油田、开一个矿,另外就是开拓中国的商品、工程、劳务这些市场。再一个就是外汇购买国外的一些债券。但这个意义上的走出去可以说是低层次的一个走出去。另外,对外开放过去从九十年代中期以后,它整个开放主要是实物商品走出去,像利用劳动力便宜制造出来便宜的产品,销向全世界。后来是国外的厂家在我们国家建厂再卖出去,像苹果手机,等等都有这种特征。这是我们的走出去和引进来。这种情况持续了很多年。它第一是以劳动便宜为基础特征。另外,技术不占优势,我们都是学习、模仿或者引进来的技术。组织形式上走出去的是民营小企业,另外,风险很大。比如说市场风险、法律风险以及国家的社会动荡、政权这些风险都非常大,我们损失也不少,有很多典型的案例,比如说有些油矿、水电站,等等。另外,对外直接投资的效率也很低。我们国家的走出去,你像去年我们对外直接投资出去了1029亿,从这个商务部的统计,但是我们走出去的里边64%是服务业的投资。服务业的投资是什么呢?比如超市、加油站、餐馆这些。可以说我们目前还谈不上那种真的大的制造业走了出去。

    第二,这些出去的其国民收入回流不像其他国家项目的投资,在我们国家生产的国民生产总值,但是这些收入却流向了投资国。我们的很多投资是很多民营企业投了以后,移民到国外,或者有亲属在国外,开餐馆、超市、加油站赚的钱是不回流的,包括一些矿的收入并没有回流中国。可以说我们投资很大,但是国民收入没有回流。

    第三,国有企业投资主要体现为效率低,不计成本。还可能腐败也比较严重,有的高价买人家的装备,高价并购人家的资产等等,这是一个国有企业走出去的较大的风险。人民币资本市场等等不能相互配合,协调性比较差。还有就是恶性竞争。我们不但私营企业之间在国外恶性竞争,国有企业之间也恶性竞争。比如说南车的合并,就是因为南车和北车两家在外边互相竞争,最后我们没办法把它合起来了。实际上核电走出去也存在这个问题。所以这个恶性竞争是我们国家走出去和不同于有一些国家非常重要的一个特征。

    金融危机以后,我们走出去,一个国内的资金大规模的外流。现在统计去年中国对外的直接投资是1029亿美元,但是实际上数据要比这个大,为什么大呢?就是通过地下钱庄、边境携带以及两边顶帐等等这种方式走的,控制不住。外流资金有一部分它是进了统计,比如说商务部,还有人民银行外管的渠道,它属于直接投资。但是有一部分它没有进,这是一。另外我们这几年的国内资金外流它不光是去直接投资一个企业,一个项目,它可能投资于房地产。你看我们在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以及日本、韩国、新西兰,到处可以看到中国的一些到处关于房地产的投资。这种投资在国民收入中是不回流中国的。

    我们在十八大前,包括重庆的这种唱红、打黑,以及过去我们的一些公检法、先抓人、后抽查,完了再以抽逃注册资金这些罪名罚没一些企业家资产。另外经常在舆论上高调宣扬的不搞私有化,无产阶级专政、还有路线斗争。每一次这种舆论的炒作,对促使民营企业家移民和资产的外流是非常严重的。因为他觉得在这个国家资产和财产会不安全,有一年统计,比如说浙江24%多的移民,有一些一定规模以上的企业家,百分之多少的还在准备移民,移产业、移资金,这个外流也是非常大的。所以国内资金,当然关于一些大规模的贪腐资金的外逃就不讲了。而且就是在经济下行的这几年,实际上大家一想,就是一个国家的储蓄和投资的外流,这个阶段如果量大的话,它肯定会影响经济,他到法国去买地了,不在你中国买地了。他到国外去投资了,不在你国内投资,他到国外去消费,不在你国内消费,而且这个时期恰好是2010年、2011年、2012年等这几年,资金走出去了,人也走出去了,这是移民走出去,这是我们中国走出去的一个非常大的特征。而发达国家到我国的直接投资,它一般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发达国家对我们的加工业、制造业方面投资,比如说我们现在组装厂、手机厂、电视,过去的汽车、电冰箱这些。但是我们走出去走到哪里了呢?走到人家的服务业,就刚才我说的加油站、超市,还有这个餐馆。我们直接投资走到房地产,我们还走到人力资本的投资,当然人力投资越多越好。大部分都不回来,人力资本投给别的国家,这个实际上影响了国内的储蓄和投资,包括消费。国民收入不能回流,整个走出去的战略不是太明晰,就是中国的对外开放的战略不明晰。

    三、对外开放已经到了迫切需要转型升级的时候了。现在需要一个升级换代的对外开放战略,由于你的劳动力成本很高,你的低成本的产品以这种出口导向的开放战略已经不行了,需要转型。我们过去移民走出去低成本的产品走出去,等等这种走出去,那么你对我们这整个国家来说是不利的。就是你现在以劳动力便宜这种,这种商品劳务的走出去,你的条件越来越差,为什么呢?你的劳动力成本越来越高,实际上我们现在人口红利从2010年开始就在缩减,由于这个劳动年龄人口的减少,我们现在每年大概减少350万左右的劳动力,就是劳动力供应方面。那么我们劳动力价格大概在2010年的时候可能1600元左右,去年可能就涨到,前年是2600元,去年具体数字我还没看,可能在2800、2900,就是农民工的工资。就这么几年涨的很厉害,就是劳动力成本,你看现在比如孟加拉、越南、印度尼西亚这些,它的劳动力成本比你低多了,所以南方的一些做手机,做什么的一些非常大的厂家,它一夜之间就弃厂而逃了。另外一个就是我们现在内需也不足,产能过剩,所以现在需要内外联动的这种走出去,就是我出去可以带动国内的一些产业的需求。我想这是一个。其实我觉得这两个以外,我觉得还有一个就是说你下一步需要一个新的转型升级的对外开放战略也好,模式也好,那么主要是过去我们全球的贸易、投资都是WTO的规则,现在又兴起了一个双边和多边自由贸易协定它们这样的一个规则。实际上2002年加入WTO以后,最大的受益国是中国,所以美国一想不合适,以前环太平洋贸易协定,由小国提出来以后美国没当回事儿,后来说不行,WTO这些年中国占了很大的便宜,现在需要一个新的规则来改变经济秩序,什么负面清单,等等这些全出来了。

    还有一个就是周边欧亚非和中美这些经济关系需要重塑。另外,我们对走出去的经验和教训也要进行总结,所以必须得有一个新的对外开放的战略。现在新的对外开放的战略,我觉得我们现在有四个方面,一个就是人民币国际化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我们现在在加快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人民币为什么要国际化?我们过去比较保守,一般账户下的人民币的自由兑换这些我们是慢慢地放开,有控制的,包括汇率的定价,汇率的控制,资本项下我们基本上是关闭的,现在逐步地有一些在打通。但是人民币的这种封闭以及它不是一个国家主权的国际货币,给我们也带来一系列的损失。比如说我们在国外中国发债的时候,它的发债成本就很高。美元它在发国债的,美国发国债的成本就很低,这是第一。
    第二,就是我们本来有全球最大贸易规模,就是我们要很多的大宗商品,我们中国人到处去采购,这么大的贸易量,这样大的投资量,但是我们的人民币不能在全球像美元那样流通,这些实际上我们损失了很大一笔铸币税收入。
    第三,因为我们的汇率或者对货币的管制,比比如说我们在很贵的时候换回来的美元,最后美元贬值了,那你买的美元的国债或者这类的,人家就少还你钱了,这是第三个比较大的损失。
    第四个比较大的损失,就是我们在制定我们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的时候没有自己的主导权,就是我们要盯着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它们有什么利率政策,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等等,最后我们被动的来接受国外货币政策、财政政策这些对我们的影响。那么更加重要的是什么呢?你比如说中国和美国比较的话,中国在自己实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实际上相当于我们08年、09年,我们中国也实行了一次量化宽松政策,但是我们由于不是在国际领域中流通的主权货币,所以我们的所有放的货币都涨价涨在国内,比如说我们消费物品的通货膨胀以及房产的恶性上涨。但是美国放了那么多货币,放了那么长时间的货币,但是它的物价就是不涨,为什么呢?美元放到了全世界,涨价涨在了美国以外。所以还有一个,实际上美国经济的强劲,一个是它的技术,一个是它的体制,再一个就是美元经济

    由于人民币不是国际货币,在经济增长的动力上想借助于人民币经济还不行,我们也认识到这个问题。人民币被动的关闭在自己的家里与我们这么一个大量的贸易投资的一个国家是不相适应的,而且我们损失很大。因此,我们第一个就是逐步地使人民币国际化,比如说发行人民币国债,人民币货币互换,以及离岸的人民币中心等等。当然我们现在很重要的一个策略就是亚洲基础设施银行,现在从国际上来说是世行,特别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它构成一个国际货币体系的一部分,或者经济秩序的一部分。但是由于在全球运行的、交易的、支付的、储备的都是美元还有欧元或者其他,实际上货币基金组织也好,世界银行也好,它也不是一种全球的央行,实际上央行很大面程度上可能是美联储。
    现在中国在倡导建立一个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就是来改变这个格局。大家最近应该听到新闻,英国说我也要做一个亚投行的发起国,那么后来美国就表示不满意。后来英国说我不能在这个事上站边,我要考虑我自己的国家利益。最近法国、德国、意大利都在相继考虑加入亚投行的事。因为现它以后就是一千亿美元,足以改变整个金融的一个格局,我想这就是我们来构建一个由人民币和中国主导的这种银行的全球金融经济秩序,我想这是第一。
    习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也是以核电、高铁这些项目与国内的产业联动、带动这是高层次的走出去。还有一个就是一路一带、互联互通和自由贸易区,在全球格局上,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路上向西的丝绸之路,周边互联互通主要就是到巴基斯坦及这些周边的通道。另外,我们也在和许多国家谈,谈成的有一批,正在谈的有一批自由贸易区,包括与美国和欧洲都在谈,投资协定这些。还有一个我们国内在推的单边自由贸易区。所以我觉得这个实际上是一个对外开放转型升级的一个雏形。
    四、2.0版本对外开放的目的、关键和原则。我觉得我们未来的更高层次的对外开放战略的,它的目标是什么呢?一个就是二十一世纪中国复兴的国家利益,我想这是总体的,我们为着我们的复兴,比如说我们去互联互通也好,亚洲基础设施银行,人民币走出去以后,以及一路一带这些战略,都是围绕中国在二十一世纪的复兴。因为中国最强的时候,比如说唐代、宋代的时候,它就是东西的贸易、海上的贸易以及陆上的贸易。我们最强的时候人口占到全球的32%,GDP也是32%。所以就是为我们这个复兴服务。二就是形成一个中国影响力的全球经济秩序。二战以后联合国的成立,规定不能随便更改一个国家的领土现状,不得随意发动战争。但是到二战以后,本来是设想有一个强有力的,比如说公共秩序上有一个强有力的联合国,有一个强有力的货币基金组织,经济上,有一个强有力的世界贸易组织,有一个强有力的国际法庭等等。但是现在来看,实际上还是大国主导,很多全球的经济秩序或者是共识的达成是在什么八国会议,二十国会议等等这些框架中,全球各类各样的峰会这些。而我们这么多的人口,我们这么大的贸易量,所以我们在全球要有一个中国有影响力的全球经济和政治秩序形成。第三个就是我们新的对外开放的战略必须得带动国内的经济增长。因为从国内来看,人口大概到2030年就开始负增长。现在我们劳动力开始负增长,老龄化程度非常高,所以这样一种开放式的战略必须得带动我们国内的经济增长,这是很重要的一个目的。还有一个就是在开放中保证国家的经济安全,我想这是战略目标。我们对外开放一个更高层次的战略关键点是什么呢?我觉得其实全球历史上最早的技术、思想的突破,既不在欧洲,也不在中国,最早还是在中东。你比如说埃及和两河流域这些技术,我觉得当时要比中国、印度,包括欧洲的技术都要先进,但是他们没有成功。没有成功就是因为在欧洲当时有希腊、罗马,希腊的这些古的哲学思想的文明,中国的一些儒教文明,包括中国的科举制度,它形成了一个国家力量,社会组织力量,所以中国持续地繁荣延续。但是在中东,技术发明的这些地方没有形成这些,因为它制度不行。但是后来像中东这些国家形成了非常大的帝国。比如说西边有奥斯曼帝国,中间是波斯帝国,东边是窝莫尔帝国,都是伊斯兰的帝国,但是为什么它们最后失败了?为什么又让欧洲征服了,我觉得第一个没有思想的创新,第二个,制度的僵化,它的官僚体制越来越庞大,税越来越重,最后老百姓起来造反,再加上欧洲人进攻,最后就失败了。欧洲人其实在希腊的文明结束后没有以后就没有发展。但是到十三世纪以后突然文艺复兴,科学思想,一些思想,一些科学技术都是那个时候出来的,航海技术,后来的工业革命等等。
    所以从历史上看,就是哪个地方失败就是失败在思想和技术,哪个地方成功是思想的开放和技术的创新方面。所以我觉得非常关键的,中国在二十一世纪的走出去应当是你的思想,开放的思想,创新的思想,包括顶尖的技术能不能走出去。当然我们现在要说我们走出去,把我们一些过剩的产能,落后的转移到非洲,转移到南亚,给它们算了。但是我觉得这不是长久的走出去。你的核心竞争力,你最后走出去,你能致胜的还是你的思想、文化和你的技术,这是最关键的。另外一个,就是战略布局能力。像美国战后随着欧洲的重建,它的美元走出去,资本市场走出去,它的项目,一些产业走出去。还有一个就是体制竞争能力,我觉得我们还有一个问题是什么呢?实际上中国为什么利润不能正常回流?为什么国民收入不能正常回流,走出去?为什么风险那么大,为什么走出去的小企业是很多都移民了,为什么国有企业的效率那么低?可能还有很多的腐败。因为我们的体制还不够完善,而体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竞争因素。

    我觉得,像原来欧洲人出来的时候,他就是拿着他的圣经,拿着他的比较先进的枪炮,但是它的组织形式是什么呢?就是股份制企业,合伙企业。我们也是要这么走出去,我们不要恶性竞争,我们要行会,互相协调。但是我们这一点不行,我们走出去要么就是私人的家族企业,要么就是国有企业。实际上我刚才讲的它的股份制的企业,合伙的企业,利润的中心在它的母国,然后走出去到它的殖民地,实际上它是一种现代的跨国公司体制。
    中国目前没有现代意义上的跨国公司体制,因此你这个国家如果体制上不行,你的风险非常多,你走出去,你开放的失败非常多。还有一个就是风险防控能力,我觉得现代意义上的开放,包括现代意义上的投资、经营,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意识就是风险意识。但是我们很多企业的风险意识非常差,总的来说,我觉得我们更高一个层次的对外开放关键看你的软实力能不能走出去。
    第二,你的技术是不是最先进的,你能不能致胜,在二十一世纪。还有一个就是你的体制行不行。当然还有你的战略布局能力、风险防控能力。所以我觉得我们对外开放的关键是什么?我们能取胜,我们在整个全球的竞争中能得胜的关键性的东西是什么?我觉得我们学术界要研究这个问题,中央要重视这个问题。要么你的整个对外开放就达不到一个非常有竞争力的层次,全球有竞争力的层次。
    走出去,我觉得得有一些原则,比如说国际资源和市场的原则。我们走出去资源在哪儿,市场原则,我们走出去不是上哪儿去摆个项目,而是哪儿有市场,我们往哪儿走,还要考虑市场公平这些准则和市场导向。还有一个要考虑成本和收益,就是我们不仅要考虑让一个企业走出去它单个的成本和收益,比如说一些私营企业,私营企业它考虑自己的成本收益,但是它走到外国去,我们还要考虑整个国家利益,国家的成本和收益。走出去全跑了,那和我这个国家有什么关系?国有企业走出去更是要考虑成本和收益,你花了多少钱,与国外的同样项目的比较和收益怎么样?还要处理好短期利益、长期利益、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的关系。

    要所有的决策,特别是国有企业这样的企业,政府项目,这些走出去决策一定要在充分评估项目的各种风险的基础上做出。比如说法律风险,我们不知道别人的,其他国家的法律是怎么样的;比如说市场风险,比如说社会舆论的风险,你把政府搞定了,完了老百姓说你这个项目污染,对生态有破坏,最后你又投资不成了;比如说政治上的风险,你在这个总统当政的时候签这个项目干了一半,另外一个反对派的总统上来又把你停下了,就任何一个项目我觉得都要进行各种风险的评估。
    我们过去是只做政府的工作。我觉得说到这儿,过去我们对外投资、对外开放、对外布局上有一些问题,问题是什么呢?经济和外交不协调。就是经济去找什么,但是外交不协调,互不通气。我们只和政府打交道,不和老百姓打交道,只是政府外交,没有民间外交。最后民间一起来反对你这个项目,当政者他要考虑他的选票问题,最后老百姓一反对,项目就得停下。
    或者只考虑与当政者的外交,不考虑与反对派之间的外交。你跟当政者挺好,当政者一个月下去了,上来一个反对派的政府你这个项目又不行了等等。因此中国的经济外交和政治外交要相结合,而且外交要为经济战略服务,要相协调。
    我们中国在整个国际战略中它的定位是什么?一是中国在国际经济事务中的话语权我们要拿捏到什么程度。因为我有这么大的份额,全球贸易这么大的份额,全球投资这么大的份额,现金的流转这么大的份额,那么我必须在全球事务中,我有一定的话语权。二是我们要形成我们占一个重要地位的世界经济秩序。三是人民币我们要有一定的国际地位,就是我们一个主权国家的国际货币要朝着这个方向走。

    五、对外开放的新战略。刚才我也讲到我们的战略,整个的国际战略的布局,经济战略一个一路一带,海上丝绸之路这个通道。当然海上丝绸之路,过去我们有通过这个马六甲海峡油的大宗商品,特别是原油、矿石,南海这些运输。陆上就是西边,实际上我觉得这个战略也考虑,我们是向东、向南还是向西,向西就是陆上的丝绸经济带,但是这个丝绸经济带,我觉得这个两者之间怎么样平衡呢?第一,你的大宗商品运输的成本,陆路的成本和海运的成本。你说我从这儿开一铁路运油,可能你要是在波斯湾,你装一个船运过来可能运输成本低多了,时间长一些,但是运输成本低多了。就是你在陆上运的货和海上运的货肯定是一个细分的市场。我想这是一个,就是怎么平衡。当然紧急期间,比如你这个南海有战事了,那肯定要从陆路进来,但是平常你必须得有成本的核算和不同商品,不同质量商品的比较,以及有一些这种商品的时效,时间的要求。我想肯定它是一个互相配合的两个通道。当然我们考虑这个向西时候,向西这么多国家,这么大一个市场,考虑美国的再平衡战略,我们是非得要向东、向南,还是贯通欧亚。
    周边互联互通,包括俄罗斯、蒙古,以及西南、南边的互联互通,基础设施,经济联系,能源等等。正如前几次来天和智库讲的这是一个战略。当然还有我们要搞的双边和多边投资贸易区。现在还要处理一些关系,一个比如说我们海上丝绸之路要处理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特别是它的经济战略。我们要平衡俄罗斯的,普京提出的欧亚联盟的关系。以及我们这个向南也要考虑东盟的关系。就是我们的互联互通以及一路一带,以及多变和双边自由贸易区,你要考虑国际上其他国家,比如说一些大的,美国的亚太再平衡,美国的环太平洋自贸区,等等这些大的,它们这些怎么去相互或者配合,配合也好,相互再平衡。我想这是出去的战略空间的布局。

    走出去,可能有一些战略,比如说要素战略,你要技术优势主导,替代劳动力便宜优势。我们现在这个劳动力便宜优势已经不行了,比如说你的高铁技术,可能全球最先进,就是总体上讲。你比如说核电在技术上也有竞争力,比如说我们现在上的核电IP1000的项目,以及我们自己开发的IP1400,包括我们广核或者中核的华龙一号,这些的走出去。就是我们能不能先进的技术带动你的产业走出去,。我们在人民币国际化、信贷,资本市场的走出去,我们某一个项目可以贷款,我们可以一些基金支持。就是高素质的劳动力,特别是设计、服务、培训,等等这些人力资本的走出去。比如说我们原来走出去,可能是国外的跨国公司包了一个很大的工程,它是总承包,前面的人力资本需要的,设计这些高利润的都是它拿走了,你去建,我们要摆脱这个,也去总承包,我们也去要获得这个人力资本的利润。因为中国不是说人力资本很差。
    产业链走出去,设计、投资建设大型装备、组建、劳动力等全产业链走出去,就是国外带动国内。国外工程带动国内产业发展,国外建厂带动国内的装备和组建的发展。还有就是你在外边走出去的话,你比如你在中亚这一条线上,你可能能源要走出去,交通要走出去,工厂要走出去。比如说你在那儿建了一个电场,没人用电,电力过剩。你在那儿弄了一个电场,没有交通。不协同。如果说协同的走出去,你在那儿既建立了一个工厂要用力,你建立一个高铁,高铁要用电,你又建立核电,它就是一个相互消化,相互循环的市场走出去,不是一个单一的核电走出去,我单一的一条铁路走出去,或者我单一在那儿建了一个厂又没电。所以其实这个走出去是协同的,行业协同这么一个走出去。但是中国从过去来看,这种协同能力,比如说你核电走出去了,与我交通有什么关系,与我铁路有什么关系,你走就走呗,跟我没有关系。我们现在要协同的走出去。走出去带动国内设计、技术、培训,这些服务业的发展,制造业要走出去,服务业也要走出去,等等。所以我觉得我刚才说的这些,一定是一个产业链的走出去。还有一个就是走出去的组织形式,因为我刚才讲了,就是我们很大的体制问题,国民收入不回流,投资等损失很大,竞相压价,恶性竞争,所以必须得我们的战略组织形式要升级,升级是什么呢?要形成中国的跨国公司群的战略,不再是这边是小的民营企业,人家都移民了,那边是国有企业,腐败、不计成本。我们是一定要弄一些体制比较先进的,刚才我说这个,关键是你体制能不能走出去,所以必须得有一个中国走出去的跨国公司群的战略,要培育这么一批。要跨国大公司和中小企业走出去,而这些中小企业的根在中国。那么走出去企业之间要进行形成一个市场和价格的协调机制,比如说产业联盟、行业协会,国际商会这些。国家的总体战略和企业行业的战略要相协调。我们要搞一个先进的走出去的体制,体制的核心就是跨国公司,行业协调。
    综合和协调的走出去,贸易、资金、产业相协调的走出去。政府、企业、行会相配合的走出去。走出去与世界华人经济相接力,我们有那么些华侨,国内的中国经济和全球华人经济相接力。政治、外交和经济配合走出去,我觉得我们习总书记和克强总理,这一点上我觉得他们开创了一个新的局面,比如说他们出去带着企业,带了很多企业去跟人家签协议,推广我们的高铁,推广我们的核电,这和我们过去政治上去互访一下,但是和经济没关系,或者和经济有关系,就是去援助一下,是非常大的一个转型。
    六、制造业出口要升级,服务业贸易要扩大。就是说我们以后的产品和服务的走出去也要进行发生一个转型,因为我这里边没讲。为什么要讲这个问题呢?过去我们主要是事务贸易,就是我们的劳动力便宜,我们制造的产品到国外去,我们也是正在工业化的中期,主要是工业、制造业的比例比较高。但是我们去年国民生产总值,服务业的比例在扩大,也就是说我们以后的服务业的总值越来越大,但是我们在贸易中还是以事务贸易为主,服务贸易水平很差,为什么水平很差呢?我讲几个数据,一个是我们旅游贸易。我们大概在2005年的时候,外国人到中国旅游的人在1.2亿左右,我们去年还是这个数据。但是中国人到外国旅游的,2005年的时候大概三千万左右,但是去年快到1.2亿了,快和国外的相平了。但是我们的人到国外去旅游和采购全部支出,2014年大概在1500亿美元左右,但是国外的人到中国人来旅游也就花了500亿美元,我们旅游服务贸易逆差1000亿美元。第二个,就是我们在外的留学生167万在校的,外国在中国的留学的在校生30多万,我们在外花了1000多亿美元,就是这些留学生学费、住以及交通费这些花了1000多亿美元。但是国内的这30几万国外的在中国的留学生只花了几百亿人民币,又是一个1000亿的教育贸易逆差。还有比如说互联网的什么租服务器的支付的费用,以及技术服务的贸易的逆差,等等这些。还有健康,这些服务贸易的逆差全部加起来。我们去年文化产品的贸易量非常小,我们也没对外开放很多,我们竞争也不足,比如我们的很多影片,很多动漫,全球销很多,它没销,而且国外来中国旅游的人数在下降。我们的服务贸易逆差特别大,加起来3000亿美元,你的GDP服务的这块越来越大,但是你外边打不出去,当然影响你的GDP增长速度。所以我们对外开放,就是我们的产品走出去,未来不仅是事务贸易产品,比如说制造业强国,我们有更好的东西走出去,比如说核电,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就是你的服务贸易能不能走出去。而且中国恰恰不行的就是这些服务贸易,因为服务行业中政府的管制比实物制造业还要大,比如说你办个学校不行,建个医院不行,搞个健康业不行,搞个旅游业不行,就是管制很多,审批很多,最后你怎么和国外去竞争?而且我们当年只是把制造业、实物这块放开了,服务业没有放开,现在看来是一个非常大的失误。就是你的体制越来越僵化,因为你没有放开。第二,没有竞争者进来。第三,你根本就和国际不接轨,所以你的服务贸易怎么能平衡呢?最后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跑到外国去旅游了,因为发现我到外国去旅游一圈比国内还便宜,买回来东西也比国内便宜,所以发生了,你看马桶盖的事,什么奶粉的事。另外不可思议的,我们中国和日本这么糟糕的政治关系,我们中国人很多人,外国人,人家都撤资了,而且日本都不到中国来了,我们中国人还大量的到日本去旅游,刺激日本的经济,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这只能说明我们的服务业不行,旅游服务业不行。连中国自己的人都留不住,外国的人绝对数在下降。你像健康业,你要这么弄下去,很多人都请外国医生当私人医疗了,我们的医疗消费又跑到外面去了,你要养老这么继续下去,很多高端的养老不在你这儿养老,健康,他请一个国外的健康师。你的教育,你说你这么糟糕的教育,大量的人跑出去,小学都出去留学了,你还吸引外国人到你这儿留学,根本不可能,你教的什么东西?人家能学你这些东西吗?但是你说你这么多的人出去留学,带走多少钱,多少消费,你教育贸易逆差就很大。因此我觉得,我们下一个更高层次的对外开放不仅是制造业要走出去,服务业也要走出去,但是服务业走出去很重要的事就是你这些服务业的管理体制的改革,政府要放。一要给社会资本放,放宽政府的管制,也要引进来一些国外的服务业的竞争,才能提高你这个服务业与国际接轨的水平。

    总之,现在中国劳动力成本提高了,人口红利没有了,人口老龄化,经济下行,我们需要一个升级换代的对外开放新模式。原来的这种开放,走出去也好,这种模式已经不行了,我们需要一种新的战略,新的模式来继续获得我们的国家利益,继续推动我们的经济增长。在更高层次的对外开放中保持一个持续的经济增长(陈玉荣)。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