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文网站_陈凯文博客

陈凯文 品牌讲师
食品、饮料、白酒实战派营销专家
http://chenkaiwen.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陈凯文:“后来者”神州专车的差异玩法

关键词:[战略管理] 浏览:3738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由于给出租车市场带来破坏性创新而一直身处舆论风口浪尖,移动出行领域如今依然表现得足够热闹。


    只不过,相比高举共享经济旗号的Uber、滴滴们,今年1月份才从租车切入专车行业的后来者——神州专车在很长时间里表现得更像是一个“异数”。


    于是,作为中国最大租车公司掌舵者的陆正耀这一年来不得不反复解释的问题是,为何愿意杀入这个已然是一片红海的互联网出行领域?


    而陆正耀给出的答案是坚持正确的商业逻辑,多花时间研究技术、客户与产品,“在此基础上任何时候都有机会”。


    专车B2C的特殊之处


    去年7、8月份,凭借叫车软件在出租车市场上积累大量用户的滴滴、快的开始通过接受私家车挂靠做起了专车业务。


    这样一个C2C的模式,很快为这两家公司积累了大量的私家车辆和全职、兼职司机。


    最为直接的影响是,曾经凭借滴滴、快的的叫车软件极大改变工作状态的真实受益者——出租车司机们开始感觉到来自这一块的威胁。由于同款软件捆绑快车、出租车两种服务,而出租车需求常被引导到快车服务,去年11月份南京300多名出租车司机公开表示将联合起来抵制滴滴、快的对营运市场的破坏。


    随着Uber在中国市场的逐步深入,2014年年末,Uber、易到用车、滴滴、快的通过对司机和乘客双向的高额补贴让出行市场充满了火药味。


    但让业界大呼不解的是,正是在最为惨烈的时间点,神州专车决定入局。


    1月25日,神州租车公告披露已与优车科技达成战略合作协议,推出带驾专车联合品牌 UCAR 神州专车。上述公告显示,优车科技是一家独立的第三方公司,神州租车将按照市场公允价格向优车科技提供长租及短租车辆,开展专车业务。


    2015年1月28日,神州专车在全国60大城市同步上线。


    只不过,从前期筹备开始,神州专车就表现出了与Uber、滴滴快的等C2C模式截然不同的方式。从公司成立开始,神州专车就将此前共享出行最大的贡献者私家车和兼职司机统统拦在了门外。神州专车要求的所有车辆均为正规租赁车辆,不接受私家车挂靠,而神州专车司机也均为全职雇用,按月领取固定薪水之外,抽取提成,多劳多得。


    具体来说,在运营上,神州专车接入了三家单独的企业,包括神州租车、优车科技和第三方劳务公司。其中,神州租车按照市场公允价格租借车辆,优车科技负责App的开发、运营和专车业务的融资,劳务公司负责司机的招聘和管理。同时,神州租车对优车科技拥有优先投资权


    对于晚于滴滴、快的、易到等进入专车市场,神州专车方面并不认为晚是一种劣势。陆正耀本人的说法则更直接:“在专车这个领域,神州没有入局,这个行业都不能算开始。”


    “C2C的模式是简单地把车辆放到平台上,然后让司机也进来。这种服务最大的问题是它的不可控,中国市场其实并不缺少参差不齐的出行服务,而缺少高品质的专车服务。”在神州租车的副总裁臧中堂看来,不同于诸多C2C的平台,神州专车选择了一条B2C的道路,主攻真正的专车服务市场


    这样一个模式上的差异也被陆正耀定义为神州专车与其他专车平台的最大差异。在他看来,神州专车采用标准化B2C模式,与其他专车的C2C模式不同,能够保持可控的高质量的客户体验。司机经过严格培训、背景审核和健康体检,所以神州专车在司机服务质量和车辆质量方面远优于其他C2C专车。


    按照神州专车方面提供的资料,其司机招聘环节相当严格,每辆车都有OBD(车载诊断)系统,对司机驾驶行为进行管控。据了解,神州专车驾驶员面试录取率是1∶8,目前的4万名司机是从30多万面试司机中筛选出来的,这些司机均签有正规劳务合同。这是外界所说的神州专车之“重”,陆正耀也承认从这一点上看,神州专车是重运营。


    “C2C通过补贴上量,比较快,B2C在供给前期阶段是比较困难的,但我们已经过了这个点。”按照陆正耀提供的数据,神州专车日均订单量接近30万单,注册用户规模约2000万。


    专车、租车协同的想象空间


    有意思的是,由于神州租车拥有大量的正规车辆租车资源,在决定推出神州专车之前,不少人建议陆正耀把车辆资源租给其他互联网出行平台,让它们去做。


    但作为神州租车董事局主席兼CEO,陆正耀坚定认为自己该进入这个市场


    据臧中堂介绍,进入专车领域是神州租车的一个既定战略。“从租车到专车是一个从低频消费到高频消费的变化,更是租车产业链的延伸,两者有极大的协同效应。”


    只不过,相比Uber、滴滴,神州专车的B2C模式更多被解读为不够共享经济。但神州专车更希望把神州专车的模式放在整个用车市场的大框架下来解读。


    “C2C的单次拼车是共享经济,而B2C的用车模式也是共享经济。通过神州租车这样一个庞大的资源池,将近10万辆车提供给全国的顾客使用,促使消费者从买车、养车的传统习惯,向按需租车、按需用车的新思维转变,从而提高了资源利用效率,节约了社会总成本,这是B2C的共享。”在臧中堂看来,在某一个国家或地区,采取B2C还是C2C,需要综合考虑用户体验、社会和法律环境等多种因素。


    而陆正耀近期在公开场合表露的经营哲学,“不要在乎别人说什么,传统公司还是互联网公司,重资产还是重运营,也不要在乎别人说要干掉、颠覆掉谁。我们就坚持做好用户体验和成本结构,坚持这个商业逻辑,多花时间研究技术、客户和产品,在此基础上任何时候我们都有机会。”


    随之而来的表现是,神州专车今年7月拿到了2.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亿元)的A轮融资,两个月后又完成了5.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5亿元)的B轮融资,诞生不到1年硬生生地成长为了估值35.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30亿元)的企业。


    今年10月,优车科技收购神州租车5.3%股份,并获得后者一个董事会席位。而此前,神州租车参与了优车的前两轮融资,持股约9.85%。两家公司实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而这背后是,神州租车和神州专车协同的想象空间,构建了一个覆盖全国的出行服务网络。不管是带司机、不带司机,不管是长途、短途的,不管是本地还车、异地还车,都让出行变得更加简单。


    陆正耀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多次表示,“专车业务不是我们简单的业务,是神州租车整个发展过程中一个重要的业务战略,既然是重要的业务战略布局,我觉得我们目前这样的布局是符合神州租车的发展战略的。”


    最为直接的表现是,租车和专车在具体订单上表现出可以错开的高峰和低谷。


    “周一到周五租车的人少,周末租车的人多,那么工作日可以配更多的车辆到专车来,周末的时候再转给租车。两个租车订单之前的空余时间也可以配上司机来做专车。”臧中堂解释道。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