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常铁:有远见的玩品牌,没远见的玩资本

关键词:[公司治理] 浏览:3467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有远见的玩品牌,没远见的玩资本

    昨天,某大型出版社下面的人给我发短信,邀请参加《中国培训15年行业百大风云人物视频合集》录制,我婉谢了邀请,我说现在工作很忙,即使有时间录制,也没时间接受那么多企业邀请去讲课了。其实,我更是因为害怕“风云”两字,啥人都敢自称风云人物?吹牛不上税,吹多心很累。

    但吹牛适度也有益处,比如你有8,必要时候吹成9,同时你又是个好脸面的人,忒要强,那么吹完就上火了,努力一下,也许就达到了9。正所谓:如果幸福颠颠脚能够到,那可以争取,搭梯子,务必慎之。

    但可惜的是,很多人,很多企业都把宣传、推广、营销、传播这些有着严谨科学体系的学识当成了吹牛,那就太缺乏科学精神了。

    有一家大型集团一口气收购了5家新型园林企业,一看介绍,企业里面好多农业、园艺科学大咖,办了那么多年竟然连个网站都没有,不被收购都怪了。

    品牌文化建设非常重要,但凡打算把企业长久地做大做强的,不可能不在这几个方面下人力、投巨资——品牌建设、文化建设、媒体建设、公共关系,但这个活,除了企业经营管理知识,需要企业核心业务知识,更需要涉猎新闻传播、史学、文学、艺术、广告、营销、心理学、通信技术等很多学科,以及对社会经验和人情世故的熟稔。

    在新产业、新学科不断涌现的今天,不跨学科怎么混呢?


    这些年接触的企业很多,还有一种企业,实力挺雄厚,也重视品牌、文化、媒体公关,肯花钱,但是不懂其中各项业务的性质,不熟悉不同传播媒介之间的逻辑联系,以及传播效应的发生机制,或者重视投入,不重视内容生产的复杂性和专业性,结果只能是胡乱砸钱。也有的企业,染上了许多机关、国企、高校、事业单位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毛病,重面子不重里子,大手笔只管砸,那花的钱就更揪心了。当年央视广告标王“秦池酒业”的殷鉴并不远。

    毛泽东曾经盛赞著名作家丁玲:“纤笔一支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阵图开向陇山东,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将军。”这还仅仅是媒体生态、文体形式都非常单调的上个世纪,但不能不承认,共产党在对宣传、发动、教育引导的重视方面,远胜过以中央自居的国民党。您看过《中央日报》四平八稳、脱离生活的文风,再听听延安新华广播的声调,就明白了。我爸爸去世3年了,从北洋政府的张作霖时期一直走到习近平时代,他说,1945年以后关内势力来到东北,百姓通过对比,有了句口头禅:“八路军的会,中央军的税”,看来那些不识字百姓都大体明白这个道理。


    我们生活在一个创新千变万化,生活五彩斑斓的时代,充分竞争的环境就需要每个参与者充分、有效地展示自己,首先就是精准抵达。不要害怕竞争,不要瞧不起营销,不要高看人脉和背景。靠树靠倒,靠人靠跑,夯实经营质量,做稳做实品牌才是正道。好多企业家刚创业不愁生意,靠熟人靠人脉玩的也不错,但是,等你着急就来不及了。我经常去一些高级饭店,看到了一些依赖省市党政机关政府采购曾经很滋润的高端会所、酒店,现在门可罗雀,甚至连基本的食材都不敢预备。想想当年服务员都敢盛气凌人的排场,再对照一些当年就亲近大众的高级饭店,不难看出酒店精神境界和企业战略的高低。“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就是铁律。

    有的企业觉得自己暂时还小,拿不出很多钱投入品牌推广和媒体关系建设,那就错了。企业经营必须预设舆论场,连笑星高秀敏在和赵本山、范伟小品里都说“凡事要打提前量”,我们见多识广、手拿很多文凭的企业领袖怎么不懂呢?

    至于广告、媒体、品牌活动方面怎么布局,投入资金占企业利润的比率,这个都有定论,根据不同行业和企产业结构、不同发展时期,因地制宜才好。

    企业必须形成够强的稳定的磁场,行星、卫星才肯围着你转。

    那什么人才能做好品牌和文化建设呢?是不是来头越大越好?是不是媒体高管就能做好?我听说某著名金融企业引进了一个央视记者,至于是编制内的,还是台聘的部聘的,人脉关系到底怎样,除了媒体还有那些人脉关系,也没搞清,就开出了百万年薪,我就呵呵了,估计也是钱有点咬手的主。话又说到教育,企业引进人才万不可被学位、职称忽悠,我们企业不是吃皇粮的,国有企业也要竞争。现行教育体制就培养这种知其一不知其二、脑子一根筋的所谓“专家”,现行人事体制也鼓励这个。尽管我们都知道,真成功的从来都是离经叛道的。

    品牌资产和商誉资本好比中医,积累起来慢,但是只要做好危机预警和应对工作,退热也慢,是很值得投资的领域。可惜的是,现在很多企业做大了,名气也大了,却忘了检查是不是有虚火,是否暗含危机,品牌与企业经营是否脱节,开始重视资本运作,想赚巧钱,赚块钱,这又是另一个陷阱,清末民初北方首富牛子厚的败绩足可镜鉴,就拿他儿子做结尾吧!


    牛子厚,名秉坤,字子厚。1866年出生于吉林,曾祖父牛金玉从山西逃荒到吉林时,先是开荒种菜,后从开大车店起家做起了生意。凭借非凡的商业头脑,迅速成为吉林巨商,时称“船厂牛家”。到了第四代传人牛子厚,牛家已经成为当时北方的四大家族之一。当时社会传说,牛家人去北京,不用喝别人家的水,因为到处都是自家的“买卖”。慈禧太后曾一次就向牛家借款70万两白银。进入二十世纪以后,牛子厚逐渐将经营大权移交给他的长子牛翰章,可是,牛翰章和“源升庆”大掌柜孙毓堂心大包天,不安心于踏实经营,热衷于商业投机,亏空累计连连,久而久之,积重难返。1929年至1930年间,牛翰章倒卖黄豆期货,用电话买空卖空,当时正赶上世界经济危机,这次赔本彻底吸干了牛家的元气。红火100多年的牛家退出了商界舞台,牛子厚的光辉也彻底暗淡了。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牛子厚三个儿子闹分家,家人各散东西。 

    如果您知道胡雪岩,那么请百度一下牛子厚,因为他不仅是吉林巨商,还是梅兰芳的老师,京剧再造之父,没有他,京剧怕是灰飞烟灭。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