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树深:人民日报著名记者讲述:几件匪夷所思的真事

关键词:[国学管理] 浏览:40610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特别提示:本文节选自人民日报著名记者萧然的见闻纪实型著作《平常道Ⅱ》(书中小标题为“三件神奇之事”和“匪夷所思的真事”),全书电子版阅读: http://www.bookbao.com/view/201005/03/id_XOTY0MTI=.html 三件神奇之事和匪夷所思的真事 作者 萧然 (作者简介:萧然,本名冉永平,字陆桀。1964年9月生人。1986年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现为《人民日报》资深财经记者) 以下三个故事都是当事人亲口对我讲述。这三个人都不信佛,也不大了解佛教,他们给我讲这些事情,是因为感到奇怪,甚至不可思议。 我完全相信他们叙述的真实性,因此把它们记录下来。从中我们可以体验到不少东西。莫说宇宙中,就是我们这个世界上,人类不明白的东西还很多,因此对于我们不知道、不了解的东西,千万不要贸然下结论。特别是对于佛教包括其他一切宗教,那么多人顶礼膜拜自然有他的道理,你可以不信它,但起码的尊重是必须的,这样做,肯定没有坏处。 此外,有人听了这样的故事会认为,佛、菩萨怎么会这么小心眼,这么锱铢必较呢?其实,无论磕嘴还是摔相机,我想,惩罚非来自佛和菩萨,而是各路护法所为吧。 一、文殊像 讲述人:李某某,成都商人 前几年,我和一些朋友去上海看甲 A比赛,之后大家一起去普陀山。就在下午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在一座寺庙的内院,一位和尚从后面招呼我。因为我们一行好几个人,我怀疑他是不是叫我。和尚说:“就是你。”我赶忙过去问何事。和尚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卡片给我。我一看,是文殊菩萨像。 和尚说:“回去后你把这个卡片让你儿子带在身上,睡觉时让他放枕头边,能保佑他学习好。” 我赶忙道谢,并拿出钱给这位和尚。没想到和尚不要:“这是缘分,记住我的话就是。”说完,和尚转身离去。 当时我觉得很怪,一行那么多人,为啥他偏偏找我?而且,他怎么知道我有儿子?回到成都,我按照和尚的话,把卡片让我儿子随身携带。 我儿子从小就学习不好,连高中都考不上,勉强上了个技校。我当时心想,能保佑他把技校读完,将来有个活干就行了。 可是,没几天,儿子突然找我说,他要考大学。我当时就用手摸摸他的脑袋:“你是不是发烧了?”儿子少有的严肃:“我绝对不是开玩笑,我不读技校了,我要考美院,而且今年就要考。” 我当时听了既高兴又震惊。我这儿子从小就不爱学习,考试经常不及格,再说,他从来没有学过美术,家里也没有人搞美术,他居然要考美院,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但是一想儿子读书这么多年,从来都是打着都不学,现在主动要学习也是好事,也就大力支持他,帮他找老师补习。我当时的想法是不奢望他真能上大学,多学点东西也是好事。 让我们全家人震惊的是,四五个月后,他还真的考上了美院。而且后来还读了研究生。去年研究生也毕业了,他的画还被国外收藏。 我儿子的这段经历我有时候感觉像做梦,到现在我都觉得不可思 议。看来,一定是文殊菩萨保佑的结果。 二、五台山的现报 讲述人:李某,国内著名作家。 佛法的神奇有的时候不由得你不信,我在五台山的一段亲身经历,就是很好的说明。 大约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我和作家协会的一些人一起去五台山。同行的刘某某是搞文学批评的,一路上都说不信佛。到了五台山,进了寺庙他便嘲笑拜佛的人,说你们这些高级知识分子还这么迷信。同行的作家提醒他,你不信就不信,但是,别在寺庙说,会遭报应的。 但此公根本听不进去:“我就不信佛,我倒要看看佛能把我怎样。” 一副挑衅的模样。别的作家看他这样,也没办法,只好由他去。于是,别人是一路拜佛,即使不拜,也多心存敬意,而此公是一路嘲笑,一路谤佛。 从五台山下山回来的路上,出事了。我们乘坐的面包车出了车祸。但是神奇且不可思议的是,全车几十个乘客,别人都没有受伤,唯独刘某某受了伤。而更神奇的是,没有伤到别处,刚好磕豁了嘴,还缝了几针。你说这不是现报吗? 三、摔坏的相机 讲述人:朱某某,著名记者。 前几年去普陀山,我的一次亲身经历提醒我,无论信不信佛,但恭敬心必须有。 那年我们在浙江开会,顺便去普陀山参观。当时我拿着一台相机,是那种装胶片的。经过一个菩萨像前,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菩萨,大家都在那里留影。同行的人对我说:“朱记者,你也照一张吧。”我当时也是年轻气盛,随口说:“这破地方有啥好照的。”因为在那里留影的人多,我说完转身就走了。 接下来的事情让我百思不解。我的相机是那种有带子的,那种背带很结实,当时我就用手拎着相机带子往山下走。可没走几步,相机突然莫名其妙地掉在地上,而相机的背带还抓在我手里。把相机拣起来一看,是拴相机的带子开了,那种带子除非断掉,一般根本不能开。可我仔细一看,带子好好的,就是扣儿开了。就算碰巧,开了一边,但两边同时松开,你真的无法解释。 我一看相机,镜头什么都没摔坏,就是把后盖的锁扣摔断了,没办法装胶卷,于是那一路,一张照片也没照成。 四、匪夷所思的真事 (一个老太太生病,被诊为千年蛇妖附体,医生,道家,精通易经的高人,轮流出来都无法医治,最后一百多岁的高僧不出面就治好了。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前一段,我的好朋友刘先生母亲病重,生命垂危。但清明后,在老太太身上发生了令所有人包括刘先生在内的家人都匪夷所思的事情。这些事情若非亲历,听来定会觉得是故事。然而,一切又都是活生生并刚刚发生的事实,让人不能不信。下面我就简单地把这件事讲给大家。 刘先生母亲患的是严重的肝硬化,在医院靠药物维持生命,人瘦得只有六十斤。家人也都做了准备,墓地、寿衣都备了。 但是,从四月八号,老人突然变得异常起来。整日整夜唱个不停,而且身体不停地扭动,人也完全失去了神智。 这一切发生在四月六日,同病房来了另外一位病人之后。那天,老人病房搬进一位新病人,也是一位老太太,进来时就已经神志不清,一直又唱又闹。这个病人第二天就辞世了。而此后,刘先生的母亲就像受到传染,突然变得和那位病人一样,开始手舞足蹈而且不停地唱念,而唱的都是人们百思不解的东西。 刘先生闻讯火速往医院赶。老人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既惊又怕,路上就致电我前面写到过的黄大师。老黄研究易经三十年有余,功力深厚。俗话说“善易者不卜”,然老黄善卜,且每卜常验。 老黄在京一举成名乃若干年前,卜某位显要之家人寿数,据说精确到时辰。黄大师十几分钟后告诉他,老人是被蛇仙附体。 刘先生到了医院,发现母亲已经不认人,嘴里不停地唱念,身体果真像蛇一样地扭动,而且舌头也像蛇一样,飞快地吐动。起初,刘先生还想按住母亲,但是已经虚弱到极点的母亲居然力气大得惊人,他用力才能按住。而且,老人之前已经股骨头坏死,平时要坐轮椅,但是现在两腿却自如地不停蹬踏,充满了力量。医生见状皆不可思议。 这时候黄大师也赶到了,看了病人后断言,附体的神灵功力深厚,少说修行了千年,不能捉,只能请走。但是黄大师也直言,自己没有修这门功夫,只能写一道符试试,并让刘先生另请高人。 于是刘先生又请了我在前面提到的郑鸣仑大师。鸣仑大师姓郑,中医、武术世家。皈依佛门,修道家功,常说:“中医不同西医,高明在治未病,留心吧。”郑大师赶到医院,和老人有一段耐人寻味的对话。 大师:“你认识我吗?” 老人:“不认识。”其实老人是认识郑大师的,因为大师多次给她家人治病。 大师提高声音:“你看着我的眼睛,见过我没有!” 老人微微睁开眼睛:“见过。” 大师:“何时见过?” 老人:“很久以前。” 大师:“在哪里见过我?” 老人:“在泰山上。” 旁人听了对话不免毛骨悚然,因为老人从来没有去过泰山。 经过对话,郑大师对刘先生说,这一劫老人恐难过,让备后事。因为附体的神灵的确功力很强,不是不可以请走,关键是老人过于虚弱,强行请走会同时要了老人的性命,因此投鼠忌器。郑大师让刘先生把寿衣压在老人脚下,冲一下或许会有一线希望。 两位大师都束手无策,刘先生只能通过各种途径再访高人。在此期间,老人几乎是一刻不停地唱念,并手舞足蹈,无论动作还是声音都绝非一个垂危病人所能及。 由于信佛,刘先生首先去北京的寺庙求助。奇怪的是,只要寺庙一开始烧香做法事,老人马上就安静,不声不响也不动。而法事一停,远在医院的病人似乎就有感应,马上又失去神志。 通过关系,刘先生又找到一些高人,其中有三位断的和黄大师完全一样:蛇仙附体。其中两位断的更明确:碗口粗,金黄色。而这些人彼此没有见过,多数也没有见到病人。 后来,刘先生在老家山东找到一位高人,并连夜开车接来北京。这位高人也是一位七十多的老太,在进京路上,这位老太要求听听病人的声音。拨通电话后,根本不知情也早已神志不清的病人,说出的话令在场者万分惊讶:“你个死老婆子,我不怕你,你来了我也不怕你。”似乎病人已经知道这位老太要来见她。 还有一件更奇怪的事情也发生在这天晚上。刘先生一位表妹当晚陪床,夜里迷迷糊糊看到一条金色的蛇从窗口爬出去,吓出一身冷汗。而由于担心照顾病人的亲戚害怕,类似附体之类的事情是根本没有和他们说的。 等山东老太到了以后,在病房里什么也没有找到。而这时病人已经安静下来,并且昏睡。可是等老太一走,病人很快又开始闹起来。老太知道这一情况后,也只能叹气: “它没有走,也不好捉,只能希望它自己走了。”她的理由一样:投鼠忌器。 刘先生告诉我,当时他万念俱灰,心凉到了极点。 这期间,我刚好在扬州出差,并不知情。回京的当天晚上,我奇怪地梦到刘先生告诉我,他母亲去世了。由于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我在梦中痛哭不已,要求刘先生带我去看看他母亲。他指着一个房间让我进去,我看到病人面色如墨,但并未咽气。 第二天我去医院,看到的病人和梦中一模一样。我去的时候老人非常安静,而且奇怪的是,一直神志不清的老人居然认得我,并叫出了我的名字。我在医院的一个小时,老人一直很安静。等我告辞,刚到电梯,就听到老人又唱念起来。刘先生无奈地说:“你看,又开始了。 ” 刘先生告诉我,老人唱念的时候反复对刘先生说,“你有些事情还没有做,你还要为我做些事情。” 由于刘先生也见过我师父佛智大师,在让不下十位各方高人看过仍不见起色后,刘先生想起了我师父。在我去探视的第三天,刘先生试探性地问母亲:“要不要我去成都请佛智上人。”听到此言,老人声音高八度地回应:“好!”“那我现在就买机票了?”“快去,快去。” 刘先生怕母亲说的是胡话,又故意说了也是朋友介绍的福建和广西的两位和尚的名字,问要不要去见,老人斩钉截铁地说:“不要。” 得到了明确的指令,刘先生火速赶往成都,去应天寺见我已经一百多岁的师父佛智大师。 事先也没有打招呼,到了寺庙刚好佛智大师外出云游,好在已经在回来路上。等了一会,师父回到了应天寺。刘先生把写着母亲名字和生辰八字的纸条呈给师父,师父接过去看了一遍,又念了一遍,抬头说了五个字,“好了,没事了。” 辞别了佛智大师,刘先生心里略为安定。打电话给北京,说十分钟前老人已经安静下来。旁边的人告诉老人,佛智上人见到了,老人的眼泪马上流下来。而此前,老人根本就不知道也没有听说过佛智的名字。 第二天巳时,应天寺二十几位高僧为刘先生母亲做法事。后来知道,在法事进行中,远在千里之外的病人竟然吐出半碗金黄色的液体,令人不可思议。 从四川回来后,刘先生的母亲开始逐步清醒起来。不少大师推算,十八号和二十号两天是“坎儿”,老人可能过不了,可是这些日子都过去了,老人却奇迹般地一天好似一天。目前,正如佛智大师所断,老人神志已经完全恢复。问她过去十几天的事情,已经一概不知。包括她当时那么迫切想请的佛智上人,再问她,更是连名字都不知道。 这件事情给我两点感受。 首先,不要以为一些民间传说只是传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对我们不了解的东西,还是保持一些敬畏的好。 过去,类似事情也听说过不少。但是说实话,多数都是当故事听听而已。比如,郑鸣仑大师讲过好多次他捉“黄仙”的事情,说他还没露面,根本不认识他的被附体人就能叫出他的名字:“郑鸣仑,你来了我也不怕你,你能把我怎么样?”这些事以前我在心里并非完全相信。甚至包括师父佛智,以前也听师兄们说起师父用法力给人驱灾延寿的事,但由于没有亲见,心里也犯嘀咕。通过刘先生母亲这桩亲历的事情,现在我完全相信,这个世界的另一面的确有太多我们不明白的东西。这个世界以外的世界,我们凡人的确知之甚少。 其次,这个世界上所谓世外高人很多,但是也未免鱼龙混杂。刘先生此次可谓病急乱投医,既碰到一些功力和德行都很好的高人,也遇到了靠装神弄鬼诈取钱财的骗子。比如,有个寺庙的和尚听到此事后告诉刘先生:“你母亲这一劫不仅性命难保,而且会带走你家一位亲人。此妖孽全国只有我能降住,如果要降妖,必须把病人全部财产捐给我们寺庙。”好在刘先生身边有黄大师、郑大师这样的明白人,马上提醒:“此乃趁火打劫的骗子”,因此刘先生没有上当。 而真正的佛家之人无论功力大小,但一定是以慈悲济世为己任的,绝不会借机敛财。比如应天寺,那么多和尚做法事,寺庙只象征性地让刘先生布施了三百元。刘先生说,当时他简直不敢相信。他救母心切,又是在母亲的要求下专程飞到成都求助。而且在各路高人中,只有佛智大师仅仅念了名字就断言没事了,因此功德最为殊胜,别说三百,就是三万五万,他都给得心甘情愿。可是应天寺居然只让布施那么一点钱,令刘先生感动不已。 所以,通过这件事让我们找到了区别真道、假道的试金石,那就是“利”。真正的佛菩萨,一定是不看重利的。相反,凡事动辄讲利的,多半有诈。这些人即便不是骗子,至多也不过是火候不到的半吊子而已。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