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坚网站_孙立坚博客

孙立坚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http://sunlijian.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孙立坚:上海财大EMBA邀孙立坚谈宏观经济(3)

关键词:[经济学家] [金融] [证券] 浏览:2141 发布日期:2016-05-30 网页收藏

  • 5月10日,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微博]“财经前沿论坛”在昆明举办,著名经济学家孙立坚教授以“宏观经济形势和自贸区建设对地方城市的影响”为题发表演讲。讲座围绕国家宏观经济形势、上海自贸试验区建设概况、目标、意义与挑战展开了讲座,并针对现存挑战提出三点要求。云南财经大学商学院党委书记纳鹏杰教授担纲学术主持。讲座吸引到150余名当地的企事业单位高管及企业家参加,获得广泛好评。

    “走向金融开放的时候,至少在亚洲,没有一个成功的案例拿来我们模仿。”

    讲座伊始,孙立坚教授分析了当前国家经济形势及上海自贸区建设的大环境。孙教授指出,总理把上海作为一个试验田去发展,上海自贸区是一个学习、调整的过程。面对当前压抑的中国经济体系,“928”上海自贸区挂牌的意义在于能不能通过这样一个平台,使中国经济继续发展。目前,上海自贸区发展没有样本可以参照,前进步伐较慢。除了搞贸易以外,还搞高标准的投资,其标准不低于美国现存的TPP模式。上海自贸区的高标准要求上海花大量的精力来学习。面对这样的现状,孙教授分析了当前自贸区建立可能存在的风险,即自贸区内外的两种金融方式会引起洼地效应,这让我们的很多企业都会放下做试验的兴趣,立刻利用这种洼地效应进入上海自贸区,赚快钱,赚高风险、高收益的钱。为了规避风险,上海要争取各部委的支持,极力发挥其金融优势,为实体经济服务。

    “要完成高标准的投资,依靠成本优势的企业在上海自贸区是活不下来的。”

    孙教授进一步指出,高度依赖房地产的产业过于集中,致使我们国家分散风险、化解外部恶劣环境对中国经济环境冲击的能力慢慢减弱。今天中国的老百姓更关注投资理财,拥有投资的冲动,而不能以自己的消费帮助我们的企业化解利润上不去、产能过剩的问题,尤其是在先富起来的沿海城市。这也让互联网行业在实体经济的投资层面、消费层面无所作为,而要通过金融层面来寻找自己的客户群。资金分散,国家也担忧大量存款的流失。一旦股票市场的价格反弹,很多市场很难在企业产能过剩的格局下生存,从而导致大量资金外流。同时,电商纷纷发展淘金平台,需要做规范化的监管。面临错综复杂的环境,要选好方向,稳中求进,中国的问题不是钱不够,而是方向存在问题。资金的去向问题也是中国怎么样营造实体经济发展空间的问题,也是怎么样发挥民工荒、无法就业的大学生的创新精神的问题,这问题的本质在于当前粗放型的发展模式。如果我们的结构性调整出现好转,大学生的就业该是好转的,但是我们今天还无法给大学生付出高昂的成本来提供发展的平台。要做出合理的结构性调整、完成高标准的投资,我们不再强调制造业的贸易,而是提倡服务业的贸易。同时,中国需要在国内外,不断挖掘靠自己的本领发展的企业。

    针对想利用自贸区洼地效应赚快钱的企业,央行作为最后的监管者,推行自贸区特殊账户管理方案,抑制了“坏”企业的赚快钱的空间。但是自贸区也希望政府能给上海更多的金融发展空间,只是针对上海和国家间的这一问题,至今还没有达成共识。其原因在于不确定性太大,没有人能担保中国上海的发展没有任何的问题并能够引领世界经济的发展。现在自贸区准入放宽,但是国家监管的难度大了,步伐也慢了。如果企业还是把成本优势作为命根子,即使还有洼地效应,但是错综复杂的环境,也难以立足。因此,企业必须进行经济转型发展。如果上海做不到,那么机会便会转移至北京、天津及其他沿海城市,上海很怕失去这样的机会。

    孙教授以当前“余额宝热”与外汇套利为例,指出当前供给过剩带来的风险。如今产能过剩,我们的企业家发现中国老百姓的钱都用于解决温饱,并没有用于金融投资领域。金融投资领领域的高成本要求的高回报,在实体经济中找不到平台,又继续在金融领域滚动高收益的回报,导致与实体经济脱节。投资者发现实体经济不如套人民币外汇有利可图,同时政府稳重的调整给这些套汇的人带来保险,致使人民币需求不断旺盛,其价格的上升,让我们的实体经济更加难堪。股票市场供给过剩,导致CPI、PPI上不去以及产品卖不出去。

    “现在为什么要搞这么多的经济带,就是为了发挥自己的特长,而不是看着别人的金饭碗。”

    “中央就害怕地方政府复制上海,现在为什么要搞这么多的经济带,就是为了发挥自己的特长,而不是看着别人的金饭碗。希望这一届的领导不要在搞同质化的竞争。”孙立坚教授进一步指出,同质化的竞争根本走不通,关键还在于寻找属于自己的金饭碗。“现在国家为什么要搞那么多的经济带就是希望能够盘活当地的发展。不要靠一部分的地方利用了资源的优势(金饭碗)而欣喜,国家希望机会是平等的。”只有利用经济带、集群效应、规模效应,不同的“金饭碗”才能创造奇迹。

    孙立坚教授解释自贸区四大内涵为:转型发展(高要求的“自贸区”)、国家战略(中国首当其冲)、破旧立新(试验意味着任务艰巨)、以点带面(上海的比较优势)。同时,他阐述了沿海地区走成本路线的风险以及云南在此方面的优势,“上海自贸区像经济特区,自贸区不是贸易为主,而发达国家的自贸区也有洼地效应,也有保税功能,和中国不一样,中国不可能靠成本的优势而发展,走在世界的舞台上不可能让上海自贸区走成本路线,不希望全国洼地效应。而云南还有成本优势。”

    “中国也应该推行自己的规则,不能再做产业金融,而是财富金融、高端金融。”国家要求上海做转型发展,自贸区正从事的事业类似于美国TPP正在做的事情。中国建立自己的TPP却并无改变游戏规则的主动权。美国强行要求中国和外国谈判,进行负面清单管理。“政府的角色正在转变,通过一些扶持,让好企业淘汰坏企业即恶性竞争的企业,继而腾出资源养育优质企业,而不是印钞票来供养所有人。”要完成这一步,还需企业家们做好准备。同时,中国承担了很多强国的责任,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强国权利。面对此境况,孙教授指出,这些权利的获得需要靠我们送到国际上的企业军团。“美国到世界各地推销自己的游戏规则,TPP游戏规则和美国产业的竞争规则一一对应,中国也应该推行自己的规则。”中国企业进入跨国企业的时代,需要靠战斗力来取胜,而不是用体力劳动和成本优势来浪费自己的资源。我们的企业军团去海外赚钱,不单是赚劳动力的钱,而是赚知识的钱、智力的钱。我们需要把大学生、华侨调动起来,赚智慧的钱、国际的钱。

    随后,孙立坚教授围绕上海自贸区的三大目标(成本标准、环保标准、知识产权标准)、三大意义以及金融开放所面临的三大挑战(要素价格超低效应与产业空心化、贫富差距扩大与利益冲突、监管漏洞与金融危机)进行透彻分析,表明上海自贸区肩负国家创新驱动的战略重任,指出“负面清单管理”和“开放倒逼改革”的深刻意义以及八大金融模式和周边城市转型发展的契机。“中国不能再做产业金融,而是财富金融,高端金融。”

    “大国战略设定对自身有利的规则,我们可以设立一个中性规则。”

    面对我国目前优、劣质企业捆绑担保的现状,孙教授认为国家应该给予政策解读,指导下层执行,而不是各层找到利己的政策部分夸大执行,最后达不到预期效果,致使国家收回政策进行宏观调控。上海自贸区应该把政策做实,让年轻企业进入,把经济做大、做实。负面清单管理机制给中国金融的发展和对外开放留下了广阔的空间,它倒逼改革、催生创新,但同时也孕育着到现在为止我们未知的风险。借鉴别人的经验,分析中国的国情,从而探索出一条可持续的开放与发展道路,是今天参与上海自贸区实践的所有企业、机构和监管部门都应该肩负的历史使命。为了政策服务效应的改革,政府必须退出,让企业进入,实行优胜劣汰,而不是集体失败。国家对违约率提高的容忍度提升了,这恰好反映了优胜劣汰,对优质企业的发展大有裨益。“上海自贸区的大国发展道路,政府须退出市场主管,这是在经济的舞台上做政治改革。”“各个部门要配合上海自贸区的发展要求。” 接下来的主要战场是监管,政府要判断企业的好坏,通过优胜劣汰来清场企业。

    其次,孙教授列举了美国在要素价格超效应与产业空心化两方面的问题。他指出,产业空心化不利于经济发展,而上海迈步小正是基于这样的经验。“被宠坏的孩子没有竞争力,只有经历过痛苦,才会有经验。” 危机来自于不知道漏洞在哪里,所以我们不能够全部放开。银行出现钱荒,实体经济不景气,只能是做金融。但我们也会因此付出相应的代价,譬如就业问题、环境问题等。

    “做各自的特色产业,形成互补产业链,互相合作,促进发展。”

    孙立坚教授对上海自贸区的发展提出三点建议,希望上海能集中优势兵力做好自身经济。同时,要求上海的企业走出去,上海要和全国包容,和地方搞好关系,和地方合作,形成互补结构。讲座最后,孙教授对我国目前宏观经济形势对上海自贸区发展现状及未来走向影响的深刻剖析,引发了在座学员的深入思考及与孙教授的积极探讨。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