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淼清:患癌女教师被开除何以值得深思

关键词:[健康养生] [国学管理] [劳资法律] [电力] 浏览:1572 发布日期:2016-08-21 网页收藏

  • 据中国青年报8月19日的消息说,1月14日,刘淑琴到学校为女儿刘伶利请假,希望单位能继续给孩子买医保,对方没应允,刘淑琴当场哭了。人事处处长告诉她,“不要给我哭,我见这样的事情挺多的,学校有规章制度,我也没有办法。”1月19日的一份文件显示,学院决定开除刘伶利。问题是在面对学校突如其来的开除通知,刘伶利和家人都感到无法忍受,他们选择了诉诸法律,于今年8月14日,因为癌症并发心脏病,刘伶利离开了人世生命定格在32岁。在其直至去世,学校仍未履行法院判决。

       在看着这则新闻,让人心酸或者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大学不仅教书育人、负责为学生解疑答惑,传授知识和研究学术,也应该是最具人文关怀理念的高等级文明场所,而从刘伶利所工作的高校校名来看,取名“博文学院”,更应当具有“博爱”和“人文”。无论对待学生还是学校的教职员工,势必关爱常伴、关心备自,当师生遇到各种困难需要学校提供帮助时,学校也一定会像他的校名一样释放出他的“博爱”与“人文”。

       如果说年轻女教师在两年多的工作中,不思进取误人子弟,让学院领导颇为头疼,借其患病之机开除属迫不得已,尽管也是法理不通,人们或可理解。而事实上刘伶利不但工作努力受到学院认可,第一次发病剧烈疼痛之后,为了不耽误学生复习,第二天就拖着病痛的身躯继续上班,直到暑假才住进医院。对于这样勤奋的年轻女教师重病之后,学院“翻脸”比翻书还快,只能说明博文学院是一所没有任何人文素养和道德底线、完全是被利益浸透的黑教育作坊,对教职员工的冷漠也完全超出了现代文明可以容忍的程度。

       的确,在按照我国劳动法的要求,职工无故旷工达到一定天数单位可以对该职工予以除名处理。可是,女教师刘伶利并不是无故旷工啊,身患癌症必须要检查治疗,还怎么到学校上班?即使刘伶利有过错,采取的事后请假的方式,但这也不至于开除吧。学校这么做置劳动法于何地?又怎能服众?对于这起案件学校理应执行法律的判决,尽可能以积极的态度抚慰刘伶利的家人,同时维护法律尊严,管理趋于人性化。

       但是,首先应该清楚的问题在于开除是一种纪律处罚,学校的行为是非法解除劳动关系,也就是恶意解雇的行为了都。由此也就有评论者认为,在人们眼里这大学是“净土”“象牙塔”,是许多人崇尚的“道德高地”。然而,在“违反了劳动协议的相关约定”的借口下,博文学院悍然开除患癌女教师,让人们看到大学也并非都如表面那么圣洁。在这样“别给我哭”“见多了”,那就更折射出某些人的冷漠和自私。

       然而,前面新闻的后续报道中,这“要强”的刘伶利直到“去”了,也没有等来学院领导的看望、更没有等来学院对判决的履行。“真不想成为你故事中的主人公”,这一临终前的无奈慨叹,直戳善良者的“泪点”,难道这只是刘伶利个人之痛么。即便说这刘伶利的遭遇只是个极端的案例,这样的悲剧只会在少数地方发生。但问题是在多少年来,大家都在指责和非议教师却不明白教师为何变得那般堕落,大家都知道中国教育实在太烂而却独独找不出问题的根源。

       倘若说大家睁开慧眼看看我们的周围,看看兰州交大博文学院"死不要脸"的无耻和无畏,再想想我们的教育都是些什么人在主事当家,或许也就能够找到答案了。大学之所以为大学,就在于它能影响社会风气并引领社会发展,就在于大学教师能通过散发学识和修养的魅力潜移默化地影响未来的中国。而在现今,不少的大学已经没落了原本的精神,甚至走进了急功近利、弄虚作假、僵死冷漠的怪圈,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嘲讽。设若我们知识就事论事地把刘伶利的遭遇看作个例,就必然会导致更多的悲剧上演。

       即便如此,由于他们对身患癌症女教师的身心健康和生命不珍惜、不尊重,进而导致患癌女教师过早地离开了人世。然而,更可悲的是,即便是患癌女教师已经在医院不幸去世,他们为了自己虚伪和丑陋的面子,却极不情愿执行法院的最新判决。对一个曾经为自己做过贡献、身患绝症彷徨无助的员工,不管她是不是编内员工,除了遵守法律章程对员工正当权益的规定,还要主动伸出救助之手,用言传身教包括对教师人性化的方式对学生进行博雅教育,显然博文学院在人文关怀表现上做出了最糟的选择,更是让人值得警醒和深思了都。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