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鹏山网站_鲍鹏山博客

鲍鹏山 著名讲师
百家讲坛特邀嘉宾
http://bps6666.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鲍鹏山:中华讲师网鲍鹏山:我们与诸子

关键词:[国学文化] 浏览:994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我们为什么还需要诸子?我们生活在今天的中国人,为什么还要到两千多年前诸子那个地方去,为什么还要认识他们?讲这样的话题,实际上涉及到历史学的基本问题,就是历史对于我们为什么是必要的?这是历史学的一个基本问题。
    1、历史为什么对于我们是必要的?
    现在史学界有一个比较流行的观点,甚至在中国的学术界,还算是一个比较主流的观点,就是有一句话,“史学就是史料学”,这句话是傅斯年说的,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说我们研究历史的学问,就是去整理、校正、搜集历史上保存下来的史料,然后尽量去探索一件历史的真相。其理论根源却在德国,19世纪末20世纪初,德国柏林大学的兰克学派高度重视第一手资料,提倡史学就是“考证的科学”,兰克本人明确的说,他著史的目的“只不过是说明事实的真相而已。”事实上,我们的历史上曾经有这样一种传统,那就是清代以来的乾嘉学派,就是搞史料,搞训诂,搞校订。所谓“实事求是,无征不信,广参互证,追根求源”。在中国的学术界,这种观点甚至成为主流。假如我们的现实里面,又不大具有思想的自由,假如我们的学者又比较缺乏思想的能力,再结合这样一种所谓的乾嘉的传统,我们很多的研究者就走上了这样一条路,并且为了给他的这样的路径提供正当的说明,但是我对这样的史学观点一直是怀疑的,因为这个史学观点里面没有回答一个基本的问题,就是历史为什么对于我们是必要的?我们生活在现代的人,我为什么要去了解历史上的某一个史料呢?我为什么一定要去探究历史上的某一件事情的真相呢?你不能说明这个问题,你就不能证明历史学对我们今天的价值,没有价值的东西是没有存在的前提的。
    2、历史的本质
    所以历史的本质有一点像什么呢?我下面做个不恰当的比附,历史的本质有一点像上帝的本质。它可能不是一个事实,但它是一个价值。上帝是事实吗?不是。但是我们不能否认上帝,为什么?因为上帝代表着一种价值,这个价值对于我们来说太重要了,没有这个价值,我们的生活就没有屏障了,我们人类的道德体系就要崩溃了。所以历史的本质在于它的价值,而不在于它曾经有过的事实,如果我们史学家把追寻历史事实作为他的工作的话,我讲那正当的方法,应该是造出时间机器,让它带我们回到现场。而不是去钻故纸堆。你到图书馆去找故纸堆,就是找到历史的事实吗?你就在历史的故纸堆里面找到了这段记录,这个记录本身就是真的吗?办公室里面今天有两个人打架,你明天找在场的人来叙述,不同的人叙述都是不一样的。是不是这样啊?记录在书上的,成为文字的,就一定是真的吗?也不一定。所以我说,历史的真相往往是不存在的,历史重要的东西是它作为一种价值存在的。
    3、历史的价值
    所以一开头我就要讲一个问题,历史为什么对我们是必要的?就是它给我们提供一种价值,给我们提供生活中的参照系,给我们提供一种判断的标准,甚至有的时候,也给我们提供一种判断的方法,这才是历史的价值。
     
    4、历史是一个不断地增加自己的东西。
    英国的大历史学家汤因比,在他的《历史研究》这部巨著里面,前面的前言部分,有一句很有名的话,说的非常好。他说:历史是什么?历史是一个不断地增加自己的东西。这句话包含着怎样的内涵呢?就是说历史不是已经定型了,它发生过以后就是那个样子了。我们中国的史学家们,大学的 历史教授们,总是在讲我要找历史的真相去,他就把历史看成一个已经定型的客观事实,把它找出来。但是汤因比说,历史是一个不断增加自己的东西。它随着历史的发展,随着时间的推移,它自身在不断地增长。为什么这样讲?就是因为我们每个时代的人,当我们站在不同的角度,当我们有了更多的经历,当整个人类有了更多的人生体会以后,我们再去看历史,你会发现以前没有发现的东西。也就是说,历史的总量增加了。历史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所以汤因比说历史是一个能够不断地增加自己的东西,实际上也就这个意思。
    历史在不断演进的过程中,先秦诸子生活的年代是在两千多年前。两千两百多年前,这些诸子们,他们就结束了他们的生命,也结束了他们自己的写作,停止了他们的思想。他们的思想成果用书籍的形式,用文字的形式已经定型了,放在那个地方,但是,从汉代到今天,我们每一代的人都在解读他们,你在解读他们的同时,就给他增加了内涵。你在解读他的同时,你就在不断地在增加他的内涵。
    4、现实让历史不断增量——搞历史要做增量工作,而不是减量
    所以我说,我们搞历史的人,不是去把这个雪球给凿开,它里面到底有什么。你把一个雪球,拿一个凿子凿,凿到最后,它是什么?凿到最后它还是雪,什么都没有,没有内核的。我们的任务,我们的义务,我们将要作出的贡献是,当这个大雪球滚过我们身边的时候,我们有没有没能力在这个雪球上再附着上一点东西,让这个雪球更大一点,然后我们的历史就越来越丰富,我们的历史就越来越伟大,我们的文化就越来越深厚。不是拿一把凿子去凿,把它凿开,看看里面最终的事实是什么?最终的事实也就那一团雪。所以历史的过程是一个价值增生的过程。我们今天读诸子,我们读出了古人不一样的东西,是因为我们比古人聪明吗?不是的。因为我们今天的生活比古人的生活有更多的经验,有古人没有的经历。然后把我们这个经历和经验,糅合到诸子的思想里面,所以诸子从我们的时代滚过的时候,他从我们这个时代汲取了东西,诸子就变得更加丰富。所以我们说,历史是一个能够不断地增加自己的东西,像滚雪球一样。
    5、历史让现实更有内涵和深度
    那历史对于我们有什么意义和价值呢?历史也是一个不断地让现实更有内涵和深度的东西。你不要以为我们都生活在今天的社会里面,我们每个人对这个社会的感受是一样的。你说你在上海居住,我也在上海居住啊,你面对着中国,我也面对中国啊,你面对着世界,我也面对着世界啊。但是你拥有的人,拥有的世界,人跟人是不一样的。为什么?你历史的积累不一样。所以我们说,历史能让现实更有内涵,更有深度。一个文化程度相对高的人,他拥有的现实就要比我们一般的人就要多,因为他看得更深。所以我本人有一句名言,我记得我以前写庄子的时候讲过:对我们而言,这个世界不是太大,而是太深。我们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深度呢?人跟人是不一样的。历史就是给我们提供了这样的一种东西,让我们可以更深地下潜,让我们可以更深地深入到现实的内部。实际上我们不是深入历史,我们是深入现实。在这个过程中,历史就像一个潜水艇,它可以带着我们下潜,你只有拥有历史,你才能够有能力下潜。所以,汤因比说,历史是一个能够不断增加自己的东西,那我现在也可以讲一句话,历史是一个不断地让现实更有深度和内涵的东西,历史也是一个不断地让现实更有内容的东西。你想更深地了解现实吗?那么你就必须了解历史。你想更深入地进入这个世界的内核吗?你想更深入地了解这个世界的本质吗?甚至你想更深入地了解我们人自身的人性吗?你都必须借助于历史,这就是历史对我们为什么是必要的。
    6、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
    柯林武德说,“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这话讲的非常好。我记得以前有个研究生的考试,就考了这个题目,试评析这句话,“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后来这个标准答案出来以后,说这是一句反动的话。为什么呢?历史是客观发生的,是人民群众创造的,怎么能说是思想的呢?我们的大学的研究生考试,竟然对这句话作如此肤浅的理解。我本人虽然在大学里教书,讲老实话,我对大学教授们有时候真的是很失望啊。一切历史为什么都是思想史?就是说假如你没有足够的思想的准备,你不能够深入历史,你真的不能深入历史。只有思想才能在现实中发现思想,只有思想才能在历史中发现本质。
    我刚才讲了,这个世界对于我们来说不是太大,而是太深。大有多大,宇宙有多大,我们可以用物理的方法来测量,但这个世界的深度我们没办法测量,就像我们讲先秦诸子一样。先秦诸子有多大啊?《孟子》就四万多字嘛,《庄子》也就十多万字嘛,不大。但问题是他们的深度,深不可测。两千多年了,从他们死后,一直到今天,每个时代的人都在下潜,想找到他们最深的地方,但是我们到现在,还根本不知道,他们最深的地方在哪里?他们不是太大,而是太深了。
    那么这就有问题啦,实际上他真的有那么深吗?他只是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深入的可能性,真正深的是这个世界太深了,是我们今天的现实生活太丰富多彩了,然后是我们现实生活的丰富多彩增加了先秦诸子的分量,而不是诸子增加了我们的分量。应该从这个角度来理解。
    所以我们说认识历史,可以让我们更好地来理解我们自己,更好地认识我们自己的时代,认清自己的方向,认清我们历史的位置和历史的责任。讲到这儿,我还要讲一句关于历史的名言,克罗齐讲的,“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你以为你在研究古代吗?实际上都是在研究今天,就是在研究现实,就是我刚才做的一个比喻,历史学就相当于一个潜水艇,我们借助于这个潜水艇,可以下潜到现实的深处,下潜到这个世界最本质的地方,然后去认识世界,认识我们自己。你没有这个工具,你进不去。所以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历史就是为当代服务的,它是为我们当代提供价值。
    7、历史是我们形成正确判断的必不可少的元素
    中国古人讲到历史也有一句话,叫“以史为鉴,可以知得失”。这句话包含着一个很好的内涵,就是说有很多东西,我们在当时,在较短的时间里面不能对它作出正确的判断,要对这个事物作出正确的判断,必须经过一段时间以后。给你一粒种子,你不能够判断,这个种子将来会开什么花?给你一个花瓣,你不知道它将来会结什么果,给你一棵幼苗,你不知道它将来会长成什么样的材质,所以你要判断它的话,你必须等到一粒种子开花,发芽,长成大树,然后你才能判断,它的本质是什么?所以必须有时间,有一个完整的过程,才能有一个全面的判断,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历史是我们形成正确判断的必不可少的元素。比如说,我们中国人说对一个人怎么判断啊?有一个词,盖棺论定。我们说三岁看老,那是一种猜测,盖棺才最终论定。必须等你把你一生的经历全部演完,从出生,从摇篮,到棺材,好了,棺材一盖,现在我们给他一个鉴定。它有个过程,必须等这个过程结束。但是 我们还会发现,即使到盖棺了,一定能论定吗?还不行。为什么?每个历史人物,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时期,我们会发现,对他有不同的判断。毛泽东在去世的时候,在1976年9月9日去世的时候,中共中央给他发的《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包括最后那个悼词上的判断,和我们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判断是一样的吗?还不一样。所以我们说,要有一个过程。因此我们说,要对一个事物做一个判断,历史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元素。没有历史,我们无法形成正确的判断。
     
    二、历史与民族
    我前面讲的可能是比较抽象的,先说一个历史哲学的问题。
    下面我可以讲的具体一点,我可以从这两方面来讲。
    1、首先,历史让人群变成民族。
    一群人,我们可以把他称之为乌合之众。一群人为什么能够成为一个民族,是因为这一群人有个共同的历史,以及在这个历史过程中所形成的共同的文化信仰。没有共同历史的人,你把他放到一起,没有共同的文化信仰的人,你把他临时凑在一起,那只是暂时的一群人,一群乌合之众。但是假如这一群人在一起生活了很长时间,一代一代共同生活下去,最后他们形成了共同的历史了,他们就成了一个民族。
    所以说,没有历史就没有民族,我们可以推出一个逆定义。要消灭一个民族,有两种方法。一种,就是中国历史上曾经有个人,成吉思汗干过的事情,种族灭绝。成吉思汗大军在向西域进攻的时候,很多的当地的一些土著民族被他彻底灭绝了,像花剌子模国,杀的一个不剩。我们现在还有很多人在崇拜成吉思汗,这真的是非常可怕的事情。拜托,我们千万不要把成吉思汗作为民族英雄,那会严重地影响中国人的形象。现在西方人本来就对我们不放心,他就怕我们强大了,学成吉思汗。成吉思汗是野蛮的象征。他的大军在向西路进军的时候,比如说他打俄罗斯,那后来的普希金怎么说的?说成吉思汗的大军像洪水一样的来了,把我们的一切都给淹没了,然后洪水又退去了,什么也没有留下,除了留下一堆废墟。你以为他传播文化了,成吉思汗能够传播什么文化
    还有一种消灭民族的方法是什么呢?就是消灭一个民族的文化。把他的民族的历史和文化从他民族的记忆中抹去。消灭一个民族的文化,最终可以导致一个民族的消亡。
    文化是一个历史的概念,没有历史就没有文化。没有历史可以有科学,可以有技术,但不会有文化。因为文化是在历史的过程中才能够形成的。
    2、历史使一个民族自我认同,产生凝聚力
    讲到这个地方,我想谈这样一个问题,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没有全民的宗教信仰的民族。按说没有宗教的民族是有严重的先天不足的。首先这个民族的凝聚力是有问题的,其次是这个民族的道德体系是有问题的。但是我们看看中国的历史你会发现,我们这个民族有着其他民族都不能具有的强大凝聚力,而且我们这个民族虽然没有宗教,我们仍然是非常富有道德感的一个民族,是一个活得很体面的民族。而且中华民族是一个在全世界的范围里面,唯一的一个没有中断过自己历史的民族。并且在漫长的时期里面,我们这个历史还是辉煌的历史,创造了辉煌灿烂的文化。一个没有宗教的民族,为什么历史没有中断,并且能够创造出那么辉煌灿烂的文化?我们靠什么?靠四个字:史官文化。孔子是作为一个历史学家的身份走上历史舞台的,老子也是作为一个历史学家的身份走上历史舞台的,老子的身份本来就是柱下吏,老子是国家档案馆的馆长,实际上就是一个史官。孔子的爱好就是好古,孔子的身份除了教育家,他办学之外,他真正的兴趣就是对历史的兴趣,所以他整理出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一部史学编年著作《春秋》。那么史官的出现,预示着神话、巫术,还有原始宗教的衰落。反过来说,当我们这个民族原始的宗教没有达到充分的发展,没有发展为全民族的信仰,没有变成我们民族的道德的屏障的时候,我们取而代之的是什么呢 ?是史官。
    3、在中国:历史是我们的宗教
    史官文化最终取代了宗教,并且履行了宗教的一些重要的职能。所以在中国,我们可以讲,历史就是我们的宗教。西方的宗教里面有“末日审判”,我们中国有“盖棺论定”。我们从这个角度来看,可能更明白一点。比如说道德问题,有个“前道德问题”:我为什么要实行道德?有宗教的民族就很好办,你实行道德就会升入天堂,不搞道德你会下地狱。那中国用什么回答这个问题呢?做个好人,你会流芳千载,你做坏人,你遗臭万年。所以在孔子的时代,就已经确立了一个很重要的观念,两个字,叫不朽。人的肉体生命可以消失,但是假如你是一个对人类作出重大贡献的人,假如你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你会永远活在人们的记忆中,也就是活在哪里呢?活在历史中,你就可以不朽了。
    那我们来看,历史实际上成了我们道德上的屏障,我们什么都不怕,但是我们怕死后遗臭万年,怕别人最后给我们一个鉴定。我们中国人特别看重死后追悼会上的悼词怎么写,很看重这个东西。为什么这么看重?这是对历史的尊重,因为他知道这个东西将来会成为历史的。所以我们说,历史,它就在这样的层面上影响了现实,它作为一种观念告诉我们,人不仅仅活在现在,我们还可能活在未来。你今天不仅仅要活得好,不仅仅要图今天活得快活,你要想着将来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所以历史是一个无形的存在,它让我们的行动有所收敛,让我们不仅要过一个潇洒的人生,还要过一个有尊严的人生,经得起考验的人生,经得起将来别人推敲的人生。这就在很大的程度上阻止了我们道德的堕落。
    我刚才讲的一个问题,我们中华民族自己没有中断历史,我们这个民族一定是有强大的凝聚力的。我们中华民族的凝聚力来自于什么地方呢?我们的凝聚力就来自于我们传统的教育,我们的传统的教育之所以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能让整个民族产生重大凝聚力,说白了,就是,我们传统的教育就是读经典,而经典说白了就是传统文化
    我们这个民族不仅历史悠久,而且还幅员辽阔。我在有些地方给教育界的老师做讲座的时候,特别提到这一点,就是教育在中国,这个功能太强大了。我们真的不能简单地想,我们的教育就是培养一些劳动者。教育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培养全民族的共同的价值观,你有了这样共同的价值观,这个民族就能够凝聚起来。大家有共同的价值基础,我们就能够共同在一个国度里面生活。民族的凝聚力就来自于这些。所以我前面讲到了,什么叫民族?民族一定是有共同文化的,一定是有共同的历史的。没有历史肯定没有民族。中国人为什么那么重视历史?这是有道理的,因为我们没有宗教,我们必须找一个东西来代替宗教的功能,这就是历史。
     
    4、历史与我们的良知
    所以我们说,西方人有神,我们有圣,他们有上帝,我们有孔子。我有一次讲孔子时讲到,他们有诺亚方舟,我们有孔子的杏林。所以我们是一个民族。而且,我们因为有了老子孔子,有了孟子庄子,有了荀子,有了韩非子,有了这些人,我们虽然是一个没有神的民族,虽然是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民族,但是我们仍然可以过一个体面的生活,过一种有尊严的生活,过一种合乎于道德的生活。
    前不久,我看到台湾的龙应台写的一篇文章,《孟子与小职员》,好像是这么个题目,写的非常好,非常漂亮。这篇文章说的是两千多年前的孟子,对于两千年以后的台湾台北市的文化局的局长,一个作家,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或者我们反过来说,他怎么样让一个台北市的一个局长,一个当代的小官僚,一个当代的读书人,有了良知。对了,先秦诸子,就是让我们当代人在我们的生活中做个有良知的人。你在工作中,在做人中,你要永远带着你的良知上路,在人生旅途中,一定要带着你的良知。假如你把良知丢失了,你去读诸子,你去读孔子,读孟子,读老子,读庄子。假如你把自己的心给丢了,孟子有一个很好的词叫“放心”,什么叫放心呢?他说牛羊跑掉了,叫放牛放羊,人心跑掉了叫放心。心跑掉了怎么办?要把它弄回来,重新给你安顿好一颗心,所以有个词叫安心,安心这个词真是太好了。我们常常讲你要安心工作,实际上这里可以作动词讲,给你安一颗心啊。给你安一颗有良知的心,给你安一颗有道义的心,给你安一颗有正义感的心,然后你才能明白,怎样才能真正地体面地生活着。
    马丁·路德·金,美国黑人的领袖,他就讲过这样一句话:国家强大不是经济强大,不是技术强大,不是政府强大,国家的强大是国民的强大。难道国民的强大就是每人带着一把枪,不是这样的,国民的强大就是国民都是有人格的,国民都是有是非的,国民知道什么样的生活是体面的生活,国民的内心里面都是有良知的。
    所以在中国,我们为什么要读诸子,我们为什么要读我们的传统经典,是因为我们必须有一个体面的生活,然后我们所有的人可以组成一个体面的民族,然后我们才能真正实现中华的崛起。




    鲍鹏山,文学博士,学者、作家,上海开放大学教授,上海交通大学兼职教授,中国孔子基金会学术委员会委员等。央视“百家讲坛”、上海电视台“东方大讲坛”、上海教育电视台“世纪大讲坛”、山东卫视“新杏坛”等主讲嘉宾,《光明日报》、《中国周刊》、《儒风大家》、《美文》、《中学生阅读》等刊物的专栏作家。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古代文化的教学与研究。出版《风流去》、《孔子传》、《中国人的心灵:三千年理智与情感》、《鲍鹏山新说水浒》(上下)、《孔子是怎样炼成的》、《先秦诸子八大家》、诗集《致命倾诉》等著作十多部。作品被选入全国统编高中语文教材及多省市自编的中学语文教材。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