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宝荣:企业发外债改行备案制 资本项目改革再突破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2674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国家发改委周二发文鼓励境内企业发行外币债券,取消发债审批制,实行备案登记制管理。有分析认为这将拓宽资本项目可兑换的程度,也是资本项目改革的一大步。但在美国加息在即,美元升值的大背景下,如今放开外债审批的时机相对敏感。

    发改委的意图在公告中体现的非常明确。该部委表示,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有效利用境外低成本资金,鼓励资信状况好、偿债能力强的企业发行外债,引导资金投向国家鼓励的重点行业、重点领域、重大项目,优先用于支持“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与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等重大工程建设和重点领域投资。

    另有市场人士称,本次改革中,鼓励海外融资并明确允许资金可以在境内外自由使用,拓宽资本项目可兑换的程度,可以认为是资本项目改革一大步。

    巴克莱亚太区债券发行联席主管Avinash Thakur称,中国发改委取消企业发行外债的额度审批,此举将提升离岸债券发行规模。

    “这可能主要是因为‘一带一路’战略”Thakur表示,“很多银行正在为此筹集资金,而且银行为境外需求筹集美元资金可以少受汇率波动的影响”。

    另外有分析指出,开放外债的同时还需要注意强化真实贸易背景下的管理,防止虚假贸易套利,需要加强监测,如果负债外币化,可能会出现汇率波动外汇套利交易。

    敏感的时间点

    然而,在当前时点发行外债,有一点不能忽视——美联储加息。正如惠誉所警告的:背负庞大外债的新兴市场极易受到美联储加息的影响。

    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由于主要发达国家基准利率纷纷降至历史最低水平,甚至降为零,许多新兴市场因此抓住时机大举借债。根据惠誉提供的数据,新兴市场国家外债总额自雷曼危机以来已增加2.8万亿美元,至7.5万亿美元。Dealogic数据显示,仅今年前七个月,中国企业和银行发行的美元计价债券规模就达到570亿美元,创下历史记录。

    惠誉在9月13日发布的报告中表示,国际市场对美国加息的消化要比美联储自身慢得多,所以,如果美联储加息,那么东亚等新兴市场就将面临潜在的金融风险。

    随着市场流动性收紧,新兴经济体可能出现外汇储备下降、资本外逃。严重资本外流可能引发资本管制措施。这显然不利于境内企业的资金流通。

    此外,美联储等主要发达国家先前释放出的大规模廉价资金使得包括人民币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币值被相对高估。如今,一旦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这些国家的本币汇率将出现回调。

    华尔街见闻此前提及,独立策略师、独立研究报告发布平台ERIC的创办者Russell Napier认为,一旦外债高企的新兴经济体本币迅速贬值,就将引发偿付能力问题。

    在中国央行8月中旬引导人民币大幅贬值之后,市场就预计中国企业的海外融资负担会加重。因为中国企业在偿还离岸借款本金和利息时必须将人民币兑换为美元等外币。彭博社当时称,中国企业未偿欧元和美元债券及贷款合计5290亿美元,在中国央行下调人民币中间价后,中国企业的外债成本可能增加100亿美元。

    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的分析师Ivan Chung认为,大多数中国企业没有对冲外汇风险,人民币突然贬值会加大离岸人民币债务的压力,特别是严重依赖离岸发债的房地产企业。

    标普驻香港大中华区企业评级董事总经理Christopher Lee提到,中国房产开发商有许多离岸债务尚未偿还,约占其总债务的20%以上,而且它们大部分杠杆高,现金流少。如果人民币持续贬值,这些企业会面临偿债压力

    不过,Russell Napier同时强调,如今,除了马来西亚之外,多数亚洲国家并没有像97/98年那么高的外债比例。现在亚洲国家的公司已经吸取了1997年的教训,减少了外债比例,同时对美元债务进行风险对冲,所以在此出现区域性危机的可能性很小。

    至少,中国不会出现区域性危机。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姜超团队曾提及,中国外债占GDP的比例不足20%。

    但也有分析师认为现在美元有加息升值预期,相对来说,理性的企业,可能没有负债外币化冲动,即使放宽额度,也不太愿意去美元融资,外债负债激增及外债失控风险的可能性有限。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