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志伟网站_廖志伟博客

廖志伟 认证讲师
互联网电商实战专家
http://jackyliao.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廖志伟:饿了么F轮系列融资遭疑 外卖O2O是伪需求?

关键词:[互联网+] 浏览:2768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新浪微博:@电商培训师廖志伟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jackielzw

    饿了么近日上演“系列”乌龙事件,引发业界对虚报融资质疑的呼声。

    近日,饿了么宣布新一轮融资金额达6.3亿美元。不过,据外媒VentureBeat报道,外卖O2O平台饿了么最新一轮融资金额造假,实际融资额少于4亿美元。

    质疑的焦点还集中在,饿了么获得全球外卖行业最高融资额从“F轮”改成“F轮系列”,究竟是出于措辞严谨考虑,还是其中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有待商榷。

    不过,据业内人士分析,6.3亿美元这个数字是有问题的,加“系列”二字后,有可能不是纯现金。

    从外卖的真正需求和用户习惯来看,互联网分析师葛甲认为,外卖是一个极为碎片化的、以需求为驱动的行业,餐饮外卖O2O平台是以增长和扩张为导向,外卖本身是以需求和利润为导向的。这就提出一个问题:“餐饮外卖O2O到底是真需求还是伪需求?”

    饿了么

    F轮“系列”之谜

    8月28日中午,在线外卖订餐平台饿了么发布消息称,已完成6.3亿美元F轮融资。该轮融资由中信产业基金、华联股份领投,华人文化产业基金、歌斐资产等新投资方以及腾讯、京东、红杉资本等原投资方跟投。其中,华兴资本担任本轮融资的独家财务顾问。

    然而,夸大虚报融资金额似乎早已经是创投界“公开的秘密”了。据媒体报道,80%以上的创业公司都会虚报融资。饿了么这笔全球外卖行业最高的融资,也遭到业界质疑。

    就在媒体纷纷质疑融资数额时,8月28日下午,华兴资本发送邮件给媒体,要求撤回饿了么融资6.3亿美元的新闻稿件。华兴资本的撤稿无疑加重了媒体对融资金额的质疑。

    29日凌晨,华兴资本做出回应:撤回发布的稿件,是应华兴资本饿了么融资项目负责人的要求,出于严谨的考虑,在原新闻稿的标题和正文中将“F轮6.3亿美元”补充完整成为“F轮系列6.3亿美元”。

    《中国经营报》记者就撤稿事件采访饿了么,饿了么的回应是:“这是华兴资本内部工作流程出现问题,与融资情况无关。华兴资本官方微信等渠道早已发布融资消息,也已对这次失误做出回应。华兴一方出于措辞严谨考虑,把‘F轮’改成‘F轮系列’。”

    对于记者提出的“系列”该如何解释,饿了么表示,根据华兴资本的专业回复:“通常私募融资和并购交易宣布的时候,都是以签字为宣布的时间节点,不是交割。鉴于投资者总体认购需求踊跃而各自工作进度时间有差异,考虑公司对于融资时间节点的要求,公司按市场惯例,在完成大部分现有F轮投资者签字交割的同时,将有明确书面投资意向但尚未完成最后文件工作的投资人时间期限放宽,总体融资系列会有两个交割节点,因此称为系列。这样的签字交割方式在近期几个高需求的大型私募融资项目中屡有出现。关于在一轮金额较大的融资中有几个closing,这轮融资到底是泛称为某一轮还是特称为某一轮系列,反映了各家机构对于金融专业定义的不同,以及该项目负责人对于文字披露的判断要求。”

    据业内人士分析,6.3亿美元这个数字是有问题的,加“系列”二字后,有可能不是纯现金。“一种情况是,有可能两轮融资放在一块投;另外一种情况是,这6.3亿美元的融资中,有可能存在一部分是现金投资、一部分债券,剩余部分是其他类型的投资。而债券与现金投资的不同之处在于,债券最终是要连本带息偿还给投资人的,这中间甚至不乏有对赌成分在里面。”

    至于融资金额是否虚报,鉴于融资协议的保密性,外界很难进行核实,只有到了上市阶段,IPO招股说明书会披露真实的融资数据。近期也有媒体曝光了众多知名度较高的互联网企业虚报融资的案例。

    不过,青山资本创始人张野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也表示:“融资构成很复杂,除了现金投资之外,还涉及资源作价、债转股、股权激励等不同的融资条约,而且投资到账形式也有很多种,外界很难确切地知道真实融资额。即便是财报,也只是披露了现金而已,资源作价等其他方面依旧是未知状态。”

    当本报记者问及F轮系列融资的目前到位情况以及中间会有哪些节点时,饿了么表示,“所有融资已按合同约定履行”。同时,饿了么表示计划2018年前上市。

    对于新的融资去向,饿了么表示,将用于交易平台的拓展、即时配送平台的搭建及用户体验的提升,将以外卖业务为核心,以开放配送平台为基础,不断扩展上下游业务线。

    如果饿了么按计划2008年前年上市,如今已经到了F轮系列融资,按最长3年上市的时间计算,这中间的时间间隔似乎有点久。不过,互联网分析师葛甲认为,外卖O2O这项业务投入大、战线拉得长,投入产出慢,还会有后续融资继续跟进可以理解。他认为饿了么在2016年上市可能性比较大。

    外卖O2O是伪需求?

    易观智库监测数据显示,以校园用户为切入口,并逐步向白领市场过渡的饿了么,以35.13%的市场份额,在今年7月中国互联网餐饮外卖白领商务细分市场中排名首位,美团外卖紧随其后占比30.52%,百度外卖市场份额快速上升到25.59%。今年6月底,阿里集团和蚂蚁金服联合出资60亿元重启口碑网。7月9日上线的支付宝9.0版新口碑正式接入,一个月后,原来的淘点点更名为口碑外卖,阿里正式加入的外卖之战,对用户进行大幅减免优惠。

    外卖市场,无论是在用户基数还是在购买能力上,白领用户都明显优于学生用户,因此,白领商务市场成为各大外卖平台争相抢夺的市场

    众所周知,对于餐饮外卖O2O市场来说,影响其发展的关键和核心有两个方面,即补贴和物流配送,这同时也被业界认为是烧钱的两个无底洞。

    从补贴来看,目前整个餐饮外卖O2O行业处于补贴抢用户的阶段,然而靠补贴获取的用户没什么忠诚度和黏性可言,其烧钱的最终意义自然不大。葛甲认为未来餐饮外卖O2O平台失败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与其商业模式和用户习惯改变的难度密不可分。

    去年4月上市的美国最大的餐饮外卖O2O平台GrubHub,是连接商户和用户两端的信息平台,GrubHub的商业模式是按订单数向餐厅收取10%~15%的佣金,对个人用户不收取任何费用。

    相比GrubHub的商业模式,葛甲认为,以饿了么为代表的国内餐饮外卖O2O平台的商业模式,无论对于商家还是用户,都是一种“养猪模式”。通过补贴把商户和用户养肥了,抢占市场后获得话语权,获得与商家和用户“谈判”的筹码,甚而加价收费。这与现在的打车软件异曲同工,从最初烧钱补贴到获得市场后的动态加价是一个道理。

    但是,从外卖的真正需求和用户习惯来看,葛甲认为,外卖是一个极为碎片化的、以需求为驱动的行业。

    对于一个固定的商业片区,受需求量限制,订单数量上下浮动较小,餐馆要考虑的不是将外卖配送的范围扩大(越远成本越高),而是通过如何改善餐饮质量、加快配送速度、提升用户体验来提高利润率,进而降低成本。

    据报道,目前饿了么的开放配送平台已覆盖全国260多个城市,日峰值配送订单突破80万单。然而,餐饮外卖O2O平台是以增长和扩张为导向,外卖本身是以需求和利润为导向的,这就提出一个问题:“餐饮外卖O2O到底是真需求还是伪需求?”

    而且对于用户来讲,以现在的配送速度,很难满足用户想要到点按时吃到饭的天然诉求,让用户提前两小时订餐和漫长的等待似乎也不符合用户习惯。而改变这些习惯的时间和成本很难估算。

    “未来垂直餐饮外卖平台很难生存,将来向综合性平台发展的可能性比较大,餐饮外卖行业最终还是想着怎么把服务做好,很难做成产业化的东西。”葛甲说。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