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长霖:打破常规的不是“地痞流氓”,而是这些另类的创新因子

关键词:[创新管理] [商业模式] [互联网] [互联网+] [精益生产] 浏览:1719 发布日期:2016-08-19 网页收藏

  • 文/AIM俐钜创新总经理兼首席创新官 詹长霖


    你认为是麦当劳首创了特许经营模式?No,是黑手党。

    你觉得是Ted演讲开创了流媒体视频点播?No,是电影行业。

    其实,我们身边有很多另类人群,他们是动摇企业基石的“地痞流氓”,是埋在组织和社区中的定时炸弹。他们是特立独行的人,不羞于借助别人的肩膀向上攀登,也不吝于分享自己的创意。


    但往往就是这样的一群另类人士改变着世界。他们的内心潜藏的另类因子起了很大作用:智取、复制、黑客、挑衅和转型。


    智取

    智取,你可以把它定义为“无中生有”,更快地应变,以物易物,以及积极主动地创造机会而不是等着机会来敲门。


    日清食品公司将方便面打入美国市场就是个经典案例,我们知道,美国人没有吃热汤面的饮食习惯,而是喜好干吃面条,单喝热汤,绝不会把面条和热汤混在一起用,由此可以断定,汤面合一的方便面很难进入美国食品市场,更不会成为美国人一日三餐必不可少的快餐食品。但是日清公司通过市场调研,积极的调整产品。最终成功打开海外市场。


    不得不说,灵活开放的心态让智取者在不同的世界游刃有余,而且能将从一个世界获得的视角运用到另一个世界。


    复制

    某些行业的创造力因复制而欣欣向荣,比如时尚产业就是因为复制模仿才能保持不断创新。在互联网时代,更加如此,因为信息很容易获得,无论产品、服务,甚至整个企业都可以被轻易地克隆出来。很多人谴责模仿者不道德,危害我们的经济和工作,但他们身上真的没有一点可取之处吗?虽然我们不能一昧盗用别人的成果。但是我们相信要是人们愿意看看别人的灵感,愿意改良推进别人的点子,那么一定会产生巨大的价值。这种形式的“集体创新”是而且永远是创意活动固有的特性。仿冒者的创造力使他们的产品更符合市场需求,因为这些仿冒者的发明没有背负情感包袱。一个企业的成功更多地仰赖于执行和时机的把握,而不是抓着一个绝妙的原创点子不放。


    黑客、挑衅

    一提到黑客,我们就能想到“挑衅”这个词。UX(Urban Experiment,城市实验)是法国的一个秘密黑客团队,他们因在一年中多次潜入巴黎先贤祠修复一个19 世纪的大钟而闻名,这令法国政府恼怒不已。这个团队花费大量时间非法通过巴黎的地下管道系统进入某些大楼,去修复那些他们认为被法国政府所忽略的国家文物。很多人对他们的行为完全不能理解,如果有这样的能力为什么不成立一家正规的公司呢?


    也许他们身上有太多和企业文化相背离的特质,比如不受管控,挑衅,自我为中心等,但是我们不能忽视他们这样的一项特质:“享受创造性地克服难题或规避局限性这类智能挑战的人”。越来越多企业已经明白黑客行为不仅可以发现系统的弱点,还能对其进行改良。


    这种反抗现存系统的热望;对免费分享信息以促成合作性创新的忠诚信念;修复或改进一些东西的渴望;深刻地了解一个系统以重建或加强它的强烈愿望——这些都是我们在探索如何改进传统组织、系统或机构的时候可以运用的原则。


    转型

    “转型”意味着有勇气走上新的路,即使内心仍有疑惑,即使受到社会压力,以及来自企业内部的阻力,或者来自社区的反对。它需要你有完全转变自我认识的强大意愿,需要你能坚定地踏入未知世界,不管确定与否。这是一次能提升自我的冒险。


    比如我们熟知的康宁(CORNING)公司,虽然现在已经成为了娱乐和移动电子部门液晶显示屏(LCD)的领先供应者、汽车部门环境技术子系统的提供者以及生命科学行业样本处理材料的提供商。但是他们也曾经经历过转型的危机,在电信行业大爆炸的时代背景影响下,公司巨额投资于光纤电缆业务。然而,在电信泡沫破灭时,光纤技术的开发已经大大供过于求,公司面临着严重的财务危机,接近破产的边缘,公司必须通过转型回归多元化战略来来拯救自己。


    尽管这个创造新世界的过程异常缓慢,但这并不是乌托邦。让我们开始接受另类人士的另类创新因子,接受并帮助滋养非常规事物的世界逐渐形成吧!


    资料参考:中欧商业评论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