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彬:“西医”德鲁克与“中医”稻盛和夫成功牵手,中国企业家才能“双剑合璧”

关键词:[企业家] 浏览:1993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西医”德鲁克与“中医”稻盛和夫成功牵手,中国企业家才能“双剑合璧”

    2015-08-19 日我在全国企业大学校长平台空中课堂的报告整理稿
    学道家塾 ycxdjs

    学道家塾整合权威资源全新打造中国首个企业大学校长家族式学习圈。学道家塾注重高端职业人脉缔结与价值分享,助力企业大学校长破解人才培养密码,发现平台运营杠杆,推平企业大学级差。


    导读:学道值日生昨晚的分享嘉宾邀请了原浙江大型民营集团助理总裁及学院院长、稻盛哲学研究者关彬先生进行“稻盛哲学”主题分享。关彬先生对稻盛哲学研究已久,对稻盛和夫的经营思想深有体会,并将稻盛哲学与德鲁克思想进行比较。他将德鲁克管理理论比喻成“西医”,将稻盛哲学比喻成“中医”,认为要解决中国企业转型的现有困惑,需要“中西结合”,才能“药到病除,根治顽疾”。

    关彬

    稻盛和夫经营哲学的实践者、传播者,以及自由学者。长期致力于稻盛哲学的研究,著有《从德鲁克到稻盛和夫》等研究著作。


    在中日关系紧张的这几年,中国的企业家却围绕日本的一个民间人士,在中国掀起的这么大的热点,这说明什么呢?按我们中国古代画家叫做“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2009年以后,我们中国的经济出了问题,很多企业家从2009年到现在都一直在研究转型的问题,但到现在很多企业家还是没有转出去。整体经济,尤其制造业都在下滑,企业家们都很困惑很艰难。而稻盛和夫运用稻盛哲学创立了两个世界五百强。而稻盛哲学到底子的很大部分来自用中国传统文化,比如《论语》、《呻吟语》、《菜根谭》、《了凡四训》这些对稻盛和夫的思想都有很大的影响。稻盛和夫在这些思想上融合了儒释道思想,最后了形成了以致良知为核心的价值观。


    稻盛和夫的独特之处


     

    和一些专家型的或者说特殊人才型的企业家,例如乔布斯、比尔盖茨这样的专业人才型的专家相比,稻盛和夫应该属于厚重型的企业家。


    稻盛和夫有“三心二意”。三心”是指乐观心、上进心、谦虚心。这几个“心”融合在一起是很不容易的。尤其是上进心斗争心和谦虚心本身就是一对矛盾体。但在稻盛和夫身上体现的非常的好,他的这种平衡和回到简单的原理原则的能力非常值得中国企业家学习。


    “二意”,第一个是指毅力。稻盛和夫家里很穷,但他艰苦创业,每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并且最终取得极大的成功,非常有毅力。第二个是指他非常有意思,非常有礼貌,并且是一个情商很高的人,他很简单朴素,现在八十多了,还自己拎包。


    我个人认为,稻盛哲学可以用“三个镜子”来概括。第一个是“望远镜”,第二个是“显微镜”,第三是“聚焦镜”。


    第一,“望远镜”。稻盛和夫看问题十分有远见。他在考虑问题的时候,用京瓷哲学来讲,叫做“能够要思考到结果位置,并且要用彩色的笔标出来”。比如说他在创建日本第二电信的时候思考了半年,并且他把所有的包括以后手机话费的资费方案考虑得和现在执行的一样。


    第二,“显微镜”。稻盛和夫一直强调“三现主义”,所谓“三现主义”就是现实、现场、现物。这三点在稻盛和夫身上体现的非常具体。稻盛和夫所带领的干部都非常怕他,因为经常在向他汇报工作的时候,他能准确的抓到他的原点,找到问题的本质。


    第三,“聚焦镜”,稻盛和夫做的是有限多元化,但他所做的产业实际都和他特种陶瓷有关。虽然第二电信跟它无关,但是京瓷也是为通信业服务的,所以有一定的相关性。


    从德鲁克到稻盛和

    按照企业家的境界,如果以稻盛和夫为标杆,可以分成三个境界。第一个境界是人性的境界,第二个是道德的境界,第三个是天理的境界。


    中国很多企业家都是在人性的境界上,没有达到道德的境界。道德的境界就是能够以良心良知作为商业判断的标准。这点是我们中国企业家需要加强的。所谓天理就是所有的事情都是以正确来判断。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我们一直都是以管理来开展企业工作,这个管理的过程中,接触最多的应该是德鲁克的管理理论。德鲁克提出的管理的概念、顾客的概念、组织的概念,对我们影响非常大。例如目标管理、企业家精神、smart原则等都是德鲁克提出的。但德鲁克的思想还是停留在管理层面,德鲁克不是一个真正的企业经营者,他做过职业经理人,后来主要是做学者做研究。他自称从自然人类社会、从生态学家的角度来看整个组织和组织的价值。而稻盛和夫自己亲手操办了两个世界五百强企业,所以他们在经历上、方向上有很大的区别。


    德鲁克与稻盛和夫,从经历上来讲不是一个频道的人。但是“德鲁克是旁观者,未来属于稻盛和夫”这样的观点经常能见到,他们两个都是大师,思想也相当深邃。但这样的观点激起了我将两位大师做比较的思考,可能还很肤浅,但是我把它们做出来,尝试把两个人的思想进行了简单的梳理。


    德鲁克是“西医”,稻盛和夫是“中医”。

     

    在梳理过程中,我发现德鲁克的观点可以比喻成“西医”。因为德鲁克的思想比如目标管理等,随便拿出一段都能用。而稻盛和夫的思想和哲学必须通过修心、修炼,然后才能用。所以稻盛和夫的思想有点类似于中国的“中医”。德鲁克的伟大之处在于他首先提出管理学的概念,并且把它丰富化。极大的知道了现代企业的发展,尤其是对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指导。


    德鲁克可以理解为是延续了泰勒这样的先行者,把管理那更科学进一步的结合,形成了今天的科学管理理论。稻盛和夫则主要着力于从心、从人、从正确的思维,从利他这样角度,去理解经营,并且把经营理念加以提炼,形成自己独特的,区别于一般思辨哲学的稻盛哲学。稻盛和夫也是第一个把经营和哲学联系在一起的人。


    德鲁克是一扇窗,一扇科学管理之窗;稻盛和夫是一扇门,一扇经营哲学的门。


     

    德鲁克代表作《管理的实践》、《卓有成效的管理者》面世之后对企业的力量来讲,应该是如虎添翼。尤其是当下全球都处于后经济危机的时代。实际上这种经济危机也是新常态。但企业作为社会组织价值越来越大,而德鲁克的管理理论对企业家来讲的是一个非常好的工具,通过这种管理方法能找到成长的路。这是德鲁克的贡献。


    稻盛和夫是后来居上。稻盛和夫在中国热起来没几年。稻盛和夫八十年代就开始在中国建立一些助学基金,跟中国的各届领导人都有深入的交往,也是非常好的中日民间友好人士,但是他真正被我们所认识应该是最近六年。


    稻盛和夫与德鲁克相差二十三年,两个人所处的市场经济特点也不大一样。德鲁克是基督教背景,稻盛和夫是儒释道背景。稻盛和夫出生时是日本战后经济复苏时期,同时也是世界范围内电子与通信业飞速发展时期。在这个期间,稻盛和夫经历了五次大的经济危机,但都一一克服,并抓住机遇取得了巨大的发展。京瓷自创建以来,净利润从来没有低于10%,甚至个别的产品线利润高达40%。


    稻盛和夫以他早期朦胧的哲学意识开始了他人生和经营的探索,提出了“付出不亚于任何的努力”,并且提出了“致良知”,“作为人何为正确”,尤其是“作为人何为正确”、“敬天爱人”这些都成了他哲学的中心。


    稻盛和夫另一个伟大的地方在于他提出了“追求全体员工物质和精神两方面的幸福”这个观点。这个观点是他在三十岁创建京瓷三年后提出的。起因是当时有十几个员工罢工,稻盛和夫反复做了很多劝说工作,最后这十几个员工都放弃了离职。这件事激发了稻盛和夫的思考:我做企干什么呢?做企业有什么意义呢?如果不解决员工的物质和精神幸福的问题,那企业的意义在哪呢?


    稻盛和夫能把员工放在前面,把“致良知”作为商业价值判断的原理原则,实际上已经非常了不起。包括京瓷,他也没有做家族传承,日本第二电信相当我们中国的中国电信,第二电信的也是以股东为主,没有让二代继承。


    德鲁克强调管理,稻盛和夫强调经营。


     

    稻盛和夫和德鲁克的区别,一个强调事,一个强调人。德鲁克强调的是如何做企业,而稻盛和夫强调的是如何做企业家,也包括如何做高管


    他们两人思想的区别就好比管理和经营之间的区别一样。稻盛和夫在他所有的著作和经营理论中很少提到管理这两个。他基本是以灵动经营为主,德鲁克大部分都是管理为主。管理是有底线的,是僵化的,而经营是灵活的,灵动的。经营是对人心的经营,让人心向上,人心凝聚,比单纯的管理,单纯的PDCA应该更有效,尤其是我们现代社会是一个叫”焦裕禄社会”。


    为什么叫“焦裕禄的社会”,第一,全民焦虑,第二,很多人非常郁闷,第三,大家都忙忙碌碌,都很浮躁,全民进入”焦裕禄时代“。不仅进入”焦裕禄时代“,还进入了”祸害模式“,存在互相不信任的模式,这是非常可怕的。因此稻盛哲学得以兴起,不是单纯的从管理的思想和管理的手段入手,而是从灵动的经营入手。


    所以我在《从德鲁克到稻盛和夫》这本书里说:德鲁克走了,但是并没有走远,稻盛和夫来了,但却还没完全走进我们企业家的心田。所以在世界经济新常态的大背景下,我们还应该从德鲁克的思想中获取灵感,从稻盛和夫的哲学中汲取智慧,中医加西医,方能将中国企业现有问题彻底根治。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