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平网站_孙平博客

孙平 认证讲师 推荐讲师
互联网品牌教练
http://sunp6666.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孙平:传统企业怎么做产业生态性的转型

关键词:[互联网+] 浏览:1290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

    制造业正在在发生着一场非常有趣的变化,一次重大的创新。但是在很长时间里,中国的制造业转型走入了一个误区——被马云同志带到沟里面去了。

    互联网对行业有很大的冲击,转型是必须的。一个浙江温岭做服装的老板听了回去就转型了。今年年初他说亏了500万,但他的营业额又6000万。他说网上比线下还难做,首先线上线下价格不一样,经销商体系把他搞得半条命都没了;到了网上发现线上成本比线下高,你要买页面,要搞光棍节的促销,货是卖出去了,赚不到钱。反过来看互联网平台商赚多少钱,2014年阿里巴巴的净利润是多少?阿里巴巴的净利润是46.8%,46.8%就是传统企业付的学费,阿里巴巴赚的钱都是我们这些传统企业付的各种代价。

    传统企业的互联网转型,无论是品牌还是市场转型,如果没有进行任何的变革——你做服装、奶粉、饮料的,跑到网上的时候,如果没有质量和差异化竞争,你将面临一个价格战,这个价格战中的钱是被平台赚了,你还是一个死。所以传统企业不仅仅是面临营销渠道的危机,还要面临生态性的危机。传统企业要做的转型其实是生态性的转型。

    对于有实力的传统企业,需要有纵向产业链整合、横向产品整合、全网人才整合(即使不为所有,但为所用)、立体资源整合的平台思维,并借助互联网工具来协助实现,这是转型升级的一个方向。包括可以控股一个具有强烈互联网基因的子公司,战略协同效应是关键。

    实现互联网转型的根本是模式(生态)的转型,而互联网的本质是连接。

    有连接,就有关系,关系就是影响力,关系多了,关系强了,影响力就大。所以,建立影响力的问题就变得很简单:如何建立关系,如何加强关系。再继续解读,因为有连接就有关系,连接紧密,关系就强。那这个建立影响力的问题,就可以解读为:如何建立连接,如何加强连接。

    小米最初通过MIUI来和用户连接,后来通过小米手机来建立连接;360通过桌面工具建立连接;腾讯通过微信、qq等客户端建立连接;阿里通过支付宝建立连接……

    只需要解决如何让这些愿意跟你的产品连接的人找到你。这就需要有一个平台能实现这个连接,拍拍旺就成了这个平台,拍币支付,就成了这个方法。这是个建立生态圈的方法。

    既然是个网络,就不存在独立的节点,所有的节点,必然会和其他节点发生连接,不发生任何连接的节点,本身也就失去了意义。拍拍旺连接一切的“互联网+”概念,通过二维码的扫码把价值传递,加上拍币支付,加上线下的购买,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来实现人与人之间、人与产品之间的直接相连。

    几乎所有的行业都一样,在不同的年代都在发生一些大的变化。

    海尔的张瑞敏先生讲过一句很绝的话:自杀重生,他杀淘汰。咱们中国人有一句话叫断臂重生,其实断一个指头都很困难。68岁的人跟我讲现在要自杀重生,他甚至可以金盆洗手不干了。

    今年年初他向李总理汇报说:我做海尔30多年,一直认为有两个绝杀的武器。第一个,我有8.2万的产业工人,他们有很强的纪律性;第二个,我在全国有万家海尔连锁店,全部是直营和加盟的海尔专卖店。这两个是我以前大杀全国的武器,今天这两个差点把我干死。

    所以他把海尔全部打散变成小微企业,然后做渠道创新。他说我的利润、人员、生产线、研发、物流、品牌、管理全部产生危机。他讲完以后总理很感动,总理说你们看一个企业都敢那么搞,这就是中国大企业一代的英雄——在它末年的时候却要面临一生中最大的危机,没有比这个更可怕的事情了。

    你是新制造还是旧制造,回去衡量四件事:

    第一个是定价,未来产品的定价一定要和成本脱钩。我们原来做产品卖多少钱是根据我们的原材料、渠道、税务成本加起来,毛利35%。这个模型肯定不行,你的成本价格一定会因为同行业的竞争而提高,你三年前是35%的毛利,三年、五年以后竞争激化以后,成本提高,你8%的利润就变成3%。

    第二件事,消费者关系必须实现互动重建。单向型叫消费者,互动型叫用户。营销最大的成本是第一次营销,如果你的销售永远通过广告来拉动的话,一定不会成功。你的东西卖出去以后,我再也找不到你了,这就是单向型营销,一定要形成互动型营销。

    第三件事叫生产,从规模化生产变为定制化生产。一套家具、一件西装、一瓶奶粉都能做的时候转型就成功了。

    第四件事是技术,最后的1%一定要是属于自己的核心技术。随着转型,随着中产阶级的产生,随着中国变成制造业全球第一大国,最终的杀手锏还是核心技术。

    今天的中国,没有夕阳产业,没有传统产业,有的是生生不息的创新与对旧模式的颠覆。未来所有传统制造业都将经历非常痛苦的转型和升级,我认为起码超过一半的人5年后会离开这个战场,但是留下来的人会看到一个焕然一新的中国,也希望大家在这一轮转型中胜出!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