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网站_金一南博客

金一南 著名讲师
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专家
http://jinyinan.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金一南:金一南:民眾需要補上“戰略文化”這一課

关键词:[军事专家] 浏览:899 发布日期:2016-04-13 网页收藏

  •     繼《心勝》暢銷50余萬冊后,著名軍事專家、國防大學教授金一南將軍近日推出姊妹篇《心勝Ⅱ》。在新書中,他進一步發出了“靈魂與血性,關乎命運”的憂心之嘆。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金一南將軍坦言:“過於精細的利益考量等,耽誤了我們對信仰的堅守與正義的追求,唯有血性才能沖破種種過於精細的利益考量,彰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做人的品德與生命的尊嚴。”

      戰勝對手有兩次,第一次在內心中

      2013年,《心勝》經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心勝”一詞便迅速躥升為年度熱門詞匯。白岩鬆曾說:“心勝”不隻適用於軍隊,同樣適用於生活中的戰場,對追求成功又壓力巨大的年輕人具有積極意義。“心勝則強,心敗則衰”這一極具警示作用的口號更是引發各個領域的廣泛關注。

      《心勝Ⅱ》是金一南繼《心勝》后的第二本隨筆集。內容涵蓋歷史、軍事、科技等領域,同時結合“九三閱兵”、“軍改”、“反腐”等熱點話題,發表個人獨到見解。新書沿襲作者一貫的“求真”風格,不回避問題,不夸大成就,對民族歷史命運予以公正評判,對當下偏激思潮予以針砭,以鮮活故事支撐新銳觀點。他指出:現代技術對戰略文化產生著巨大影響,因此,民眾都需要補上“戰略文化”這一課。我們必須建立自己堅實的力量基礎,包括經濟利益、國防利益、民族凝聚力。隻有在這個基礎之上,才能真正有效地維護自身的和平與發展。

      為何繼續用“心勝”這個書名?金一南說:“之前想過很多書名,大家都覺得不太好。后來,我想起《心勝》這本書扉頁上的話:戰勝對手有兩次,第一次在內心中。我是比較欣賞這句話的,所以,就用了這個名字,新書叫做《心勝Ⅱ》。”

      勝利花環不僅是奪目的榮耀,更是切膚的警醒

      書中,金一南提出“靈魂與血性”才是“重中之重”。有靈魂就是信念堅定,聽黨指揮﹔有血性就是英勇頑強,不怕犧牲。“靈魂賦予尊嚴,血性贏得光榮﹔靈魂與血性永遠是軍人的脊梁、勝利的刀鋒。”他認為,不光是軍人,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具有血性,要永遠保持著對除惡的擔當,對正義的追求,對平等的向往,這樣才能從精神上真正站立起來。

      在當今該如何培養這種血性?接受採訪時,金一南闡釋:因為我們今天的很多事情都有過於精細的利益考量,耽誤了我們對信仰的堅守與正義的追求,對於一個大國崛起來說,不能沖破精細的利益考量就不能彰顯自己存在的價值,就不可能真正在國際上具有這樣的軟實力,所以我在書中寫道,希望我們沖破這樣的利益考量,最終完成民族的崛起。

      書中不僅展望當下,同時也審視歷史。例如,在《即使勝利也不能忘記》中,他運用大量的黨史、軍事資料深度解析長久以來懸而未決的歷史拷問:為什麼盧溝橋成為抗戰爆發地點?為什麼美國人宣戰了我們才敢正式宣戰?為什麼出現集體性精神沉淪和人格沉淪……他認為,我們今天雖然取得了勝利,但“勝利花環不僅是奪目的榮耀,更是切膚的警醒”。“一個國家的弱,絕不僅僅是國力、軍力、裝備、訓練的問題,同樣包括民族心理問題、國家意志問題。”隻有每個人的內心都強大了,才會使整個民族的精神內核蓄滿能量,才會讓中華民族永遠強盛不衰。

      書中,金一南還首次發表了家庭故事和個人領悟,滿懷深情地描寫了父輩們為革命奮斗終生的感人故事。他說,把這幾篇文章收進去,是讓大家看看家庭對自己的影響,這種影響不在於提供好條件、好地位、好渠道,而是對信仰的追求。“我母親背叛了她的階級,我父親是家中的獨子,但他離開家庭走進了革命隊伍,我想探索他們當初為什麼這樣做?他們給了我很大的啟示:一個人做事超出個人利害,超出家庭利害,你才能真正對社會有所助益。”

      【對話金一南】

      變革就是揚棄

      記者:書封上有一句話“我們是正義的嗎?我們主持過正義嗎?我們還將為正義奮斗嗎?”而現在堅持正義的人,常常會被認為是不懂變通,您怎樣看待這個問題?

      金一南:有時候你堅守正義別人覺得你挺傻的,但聰明與傻是需要時間來檢驗的。歷史最后會公平地對待我們,歷史能夠記住的並不是索取,而是付出。你如果要追求正義,就注定了你的生活狀態是付出,你一定要給社會提供些什麼。

      記者:您在書中提到“軍人生來為戰勝”,那麼在和平年代,軍人最應該堅持什麼?

      金一南:和平年代對軍人來說就是一劑“腐蝕劑”,人很容易在和平時期懈怠,但是沒有和平時期對未來戰爭的准備,就不可能在戰爭敲門時取得勝利,這也就是我講的和平時期軍人的可貴。

      記者:您在書中說,變革就是揚棄,就是創新,就是“消滅自己”。消滅自己如何理解?是否就是揚棄?

      金一南:你說得很對,變革就是揚棄。畢加索講過,任何一種創造首先是一種破壞。你不打破舊有的東西就不可能取得新的東西,對於改革者來說,最難的就在這兒:你怎麼拋棄你所熟悉的環境、秩序和習慣,你不拋棄這些就沒有創造力,所以說,創造並不是輕而易舉的,它是一種痛苦。這種揚棄不是理論問題而是實踐問題。你不從自己開刀,就不可能完成真正的創造。

      記者:新的大國崛起是否意味著新的文明形態的誕生?

      金一南:可能,但不一定就意味著,因為一個文明的誕生和一個大國崛起還不是一回事。中華文明能持續到今天,必是它強大生命力使然。當今中國正在崛起,我們現在需要的是什麼?需要的就是與我們的文明規模相適應的國力。國力包括硬實力和軟實力,都需要加強,尤其是軟實力特別需要加強。

      記者:您怎樣看待影視或者文學作品中對日本軍隊的丑化?有人說中日之間必然還有一戰,您覺得呢?

      金一南:世界各國都在影視作品中丑化對方,如美國的好萊塢大片拼命丑化克格勃。但是丑化要有限度,也不能脫離事實太遠,否則就是一種誤導。

      歷史不會簡單的重復,再也不可能發生日本對我們國土大規模的入侵,我們大規模的抗戰,任人宰割的局面已經過去了,但中日之間的經濟戰、文化戰已經開始了。當然我們還是希望中日兩個民族,包括朝鮮半島,東北亞整個聯合起來,但是今天做到這一步非常難。我們今天對日本的斗爭,很大一點最終要讓日本醒悟,和則兩利。

      記者:您指出“靈魂與血性,關乎命運”,但一些家長教育孩子時會說看見壞人千萬不要管。請問您平日是如何教育孩子的?

      金一南:看見壞事,人人都要管,這不可能。在美國發生槍擊案,大多數人都是跑,都是逃,政府也好學校也好,教給大家的也都是保護自己。真正的勇士不可能是大多數,他是少數,但這個少數的榜樣能夠把一些人的血性喚醒。任何社會不可能人人都是勇士,但是社會需要勇士。遇到困難無人挺身而出,那是最糟糕的下場。

      【摘錄】

      1、靈魂賦予尊嚴,血性贏得光榮﹔靈魂與血性永遠是軍人的脊梁、勝利的刀鋒。

      2、規矩成就血性,血性彰顯規矩。

      3、說到話語權,我們必須自問:是否還擁有強有力的思想武器?是否在精神上已經被人繳械了?除了經濟增長,我們還有沒有理想?還能不能登高一呼,雲集者眾?我們向全世界提供了豐富的物質產品,能不能也提供精神產品?

      4、如果一個國家沒有自己的哲學理論,其戰略文化基因便注定了先天不足。哲學的貧乏導致戰略文化的貧乏,戰略文化的貧乏導致急功近利、實用主義的泛濫,而實用主義的泛濫必然導致民族在長遠發展上出現問題。

      5、什麼叫真人?說真話、辦真事、信真理。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