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网站_金一南博客

金一南 著名讲师
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专家
http://jinyinan.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金一南:金一南:贏得未來的不僅僅是物質,還有精神

关键词:[军事专家] 浏览:1445 发布日期:2016-07-13 网页收藏

  • 《家國大義——共和國一代的堅守與擔當》一書,讓人驀然想起毛澤東說的“進京趕考”。1949年3月,中共中央從西柏坡起程前往北平,毛澤東說了這句話。那場“趕考”已經過去了67年,斯人已逝。考試仍然在這塊土地上繼續,一代又一代人,都在做出自己的回答。

    其實當年中共那場“趕考”,外界並沒有多少人真正重視。不論考得好與不好,中國都不是世界性話題。盡管美國一些人因為“誰丟失了中國”吵得臉紅脖子粗,也主要是為了在政黨爭斗中多撈幾張選票。世界的中心在歐美,他們心目中那個“遠東”且被稱為“東亞病夫”的國家,雖因政權更迭帶給他們極大不快,不久也就會被用慣了的瓷器、茶葉、煙花、絲綢帶來的歡愉和溫柔所掩蓋。“馬照跑,舞照跳”,世界格局、權力中心、財富分配,不會因中共“趕考”不“趕考”、成績及格不及格而發生絲毫的偏轉或位移。

    誰也沒想到,第一張考卷就寫出了“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的大手筆。大跌眼鏡的,決不僅僅是被撤職丟官的五星上將麥克阿瑟。其實,以這種方式讓世界第一次認識“新中國”,對剛剛進城“趕考”的共產黨人來說實屬萬般無奈:國家百廢待興,本想集中精力於經濟建設,但人家一直逼到了家門口。雖然反復警告對方不要過線,但其就是置若罔聞。於是這些不被看好的“趕考者”們,隻好以這種方式,幾乎在一夜之間就把對方腦海中任人踐踏的“東亞病夫”變成了咄咄逼人的“紅色中國”。不打不成交。此后對方的結論倒也清晰明確:在涉及國家安全的問題上,新中國再也不會退讓。這一結論一直支撐著新中國前期的安全,直到1971年7月9日基辛格秘密訪華,才算最終承認這個被他們包圍了20多年、內心裡實在不願意承認的國家應有的地位和作用。

    今天,第一代、第二代“趕考者”都已逝去,填寫考卷的已是一代新人,考卷的內容也已完全不同。如果說第一代“趕考者”為中華民族解決了“挨打”問題,第二代“趕考者”解決了“挨餓”問題,那麼今天這一代“趕考者”要解決的就是“挨罵”問題——確立中國道路的正當性。

    新中國67年,我們建成了完整的工業體系和國民經濟體系。我們實現了聯合國所有成員國中最大規模的脫貧致富。我們持續幾十年經濟高速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國家的面貌、社會的面貌和人們的精神面貌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果做一個調查,詢問世界各主要國家普通民眾對未來的預期,人們會發現,中國民眾對未來預期的正面比例遠高於美國、日本、德國、英國、俄羅斯等絕大多數國家。十幾億人對未來的自信與憧憬,是支撐國家發展多麼雄厚的資本和多麼巨大的能量。世界因中國而改變,西方世界沒有想到,東方世界也沒有想到。

    前人交出了合格的答卷,現在輪到共和國一代了。不知困難,不識挑戰,不思憂患,無法寫出合格的答卷。正因如此,我要特別列出本書中的一些觀點:

    ——中國人通過自己的努力,以自己的方式,從另外的起點和路徑,同樣走近了世界文明的制高點。

    ——近30多年來,關於中國發展、變化和現狀的解釋、論述多如牛毛。但這些論述很多都存在兩個局限:在分析工具上,多沿用從西方歷史情境中提煉出的既有理論和方法,少見從中國實際出發的創新﹔在觀察立場上,囿於西方“普世價值”觀念,慣於從個人與政府對立的角度出發,罕見對中華民族國家整體利益的維護與堅守。

    ——解決“挨罵”問題,絕不是在思想和文化層面向別人求饒,在價值和制度層面繳械投降,而是要向世人証明中華文明本來就有的正當性,讓世人看到和認可中國道路的正當性。

    ——扭轉意識形態領域西強我弱的局面,目前中國尚處於“戰略防御”階段。未來,如果我們能夠圍繞“民生和發展”構建出一套中國的話語和價值觀,與西方那種口惠而實不至的“民主和憲政”相對抗,那麼在意識形態領域,中西之間的力量對比就將發生扭轉。

    ——馬克思無情地批判現實社會的一切支柱,特別是私有制、家庭、國家、宗教、意識形態。他讓過去、現在和將來的執政當局感到芒刺在背。在私有制、家庭、國家、宗教、意識形態消失之前,作為思想家的馬克思是永恆的,他的著作是一切革命者和叛逆者的精神家園。全世界所有優秀的大學都講授馬克思的思想,就是要學子們欣賞其批判精神。

    ——我們太相信市場了,以為市場真的能搞定一切。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一個重要的內容是進行社會建設。政府最該作為的是在民生領域,因為市場在這裡是失靈的。

    ——現在很多國際金融機構都在誘導中國資本項目開放,號稱這就是接軌。其核心是要中國遵從美國的貨幣政策。在這個問題上,中國實行資本管制的原則是,國家利益高於一切,而不是資本利益至上。

    ——中國是單一制統一的多民族大國,周邊有多個大國或多種其他宗教文明的力量,還有其他遠道而來的大國的手臂。他們都不希望中國作為一個統一的大國崛起,即使不能直接干預,也想借助各種力量、通過各種渠道促使中國分裂——這是中國必須面對的現實。如果我們採取多黨制或全面的直接民主,將會有極大風險。很多政黨都可能變成外國勢力的代理人,國家就可能分裂,陷入戰爭。

    ——“一帶一路”戰略的制定,表明中國正在全球戰略層面建立一種格局。中國過去未形成全球戰略層面上的態勢,這個局面在過去幾年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上任后有明顯的改變。

    ——中國的戰略原則應該是,狠下內功,把自己的事情辦好。目前最重要的,是丟掉春天很快就會到來的幻想,做好應對危機冬天的長期打算和准備。主要是做好四方面的工作:一是建立自信,二是內修民生,三是外引資源,四是制造為本。

    ——社會革命先於經濟革命、社會建設促進經濟建設,是改革開放前后兩個時期的共同經驗,是中國道路成功的一個秘訣,是“中國特色”的特之所在。歷史和現實都証明,社會主義是中國最大的軟實力,是新中國后來居上的法寶,是共產黨凝聚人心的旗幟,也是今天全面深化改革的人間正道。

    提出這些觀點的專家學者,都是“共和國一代”。他們出生在新中國,經歷了新中國的各種艱難、曲折和個人的種種挫折,也見証了這個國家創造的奇跡和帶來的滄海桑田般的變遷。如果說第一代、第二代“趕考者”的經歷是永遠不可重復的,那麼這一代人的經歷恐怕也是永遠無法重復的。在他們關於中國道路、關於可持續發展、關於軍隊建設、關於大國外交、關於高鐵戰略、關於依法治國、關於民生保障、關於文化強國、關於理論創新的思考之中,最觸動人的不單單是精辟獨到的分析和尖銳犀利的觀點,更是這些分析和觀點背后折射出的國格與人格,以及由國格和人格支撐起來的一代人的堅守與擔當。共和國一代已經在擔當國家大任。

    2015年3月17日,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在北京對習近平主席說了一句話:“真不敢想象,中國終於有一天能夠與美國一起討論整個世界未來的和平與進步了。”作為歷史見証人,基辛格眼前走過了中國一代又一代的“趕考者”。這位當年英姿勃勃的美國著名外交家,如今已是93歲垂垂老矣的高齡。他在紐約曼哈頓房價最高的地段租樓層,開辦“基辛格咨詢公司”,專為美國政界和商界提供有關中國的咨詢服務,生意火爆。

    實事求是說,我們距基辛格所說的還有一段距離。但長江后浪推前浪,共和國這一代人必須為填補這段距離做好准備,付出努力。

    1949年3月從西柏坡前往北京時,毛澤東說,“進京趕考去,精神不好怎麼行呀?”話語簡單,蘊含重大。贏得未來的不僅僅是物質,還有精神。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