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敏:汤敏:中国教育需要一场革命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2007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如果没有新的手段、新的模式,教育问题几乎是无解。什么是革命,百度百科的说法,革命就是推动这种事务发生根本性的变革,引起事务从旧事成新事的飞跃,慕课行不行呢?

      慕课的理念是人们在任何地方,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学到任何知识。这个是不是一个革命,我们传统的教育做到这些吗?不可能。但是慕课就有可能做到。

      中国教育存在三大问题

      我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一看慕课为什么是一场革命。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革命,当一个新的技术,如果能把一个行业的劳动生产率提高十倍,那么这个行业就会产生一场革命。比如说第一次工业革命时的蒸汽机革命等等。

      我们看看教育这个行业,几千年来,从劳动生产率的角度来看,提高了没有?孔夫子是一个人教弟子三千、贤人七十二,现在的老师能不能达到孔子的劳动生产率呢?达不到。

      现在尽管学校大了,老师人均教的学生应该说是越来越少了,这就是为什么教育的投资越来越贵,从国家到老百姓要不断的加大投资。因为其他的领域,比如种粮食,做衣服等领域的劳动生产率大大提高,教育的劳动生产率和2000年前,3000年前,5000年前差不多,因此相对的价格就贵得多。

      而用了慕课,大规模的公开在线课程,一个老师可以教几十万个学生,斯坦福大学一个课是96万学生,劳动生产率是上千百倍的提高。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就能够引起一场革命。

      我再从经济学另一个角度来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刚刚闭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一个观点,叫未来的消费将转为个性化的、多样化消费。

      一旦社会变成个性化的消费,生产也要个性化了,这个时候需要的人才完全不一样了,企业的形态也不一样。那个时候小微企业将是主要的生产形态,那个时候要求的人,个性化的消费,满足个人的消费,需要一大批设计创新的人。而这样的人,我们现在的这种大生产式的、流水线培养的人才是不符合需要的。

      今天早上说了,人才和社会需求距离越来越大,就是因为我们现在的教育还是第二次工业革命,大生产培养流水线上的工作人员的这种方式在做,在这种统一的教学,统一的课本,统一的学科,这种方式不符合这种个性化的消费,个性化的生产。从这个角度来说,教育也得实现一场革命,因为社会对教育的需求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未来的社会是人人创新、万众创业的社会,而不是过去的在生产线上,把人培养成螺丝钉型人才的社会。教育需要一场革命。

      拿中国来说,现在教育有三大问题,第一是教育不公的问题,第二是创新不足的问题,第三是我们做不到终身教育的问题。这些问题传统的东西解决不了。

      比如说教育不公的问题,不是硬件的不公,根本的是教师,老师的水平的不公,老师资源分配不公,贫困地区和北京好的学校,重点学校老师间差别太大了,而这个东西是有解的吗?传统的教育下是无解的,就是把北大清华拆了,老师放在三本学校还是不能解决问题。

      现在的方式是不能创新的,创新是非常细化的,传统的教育也培养不出来。

      终身教育更难提供,在座各位需要不断的学习,企业家,农民工,白领需要不断的学习,但是我们的教育体系不能提供,我们的教育体系能把在校的学生教好就不错了,最多只能开一点MBA班,EMBA班,赚钱一点小钱,中间还有巨大的市场

      也就是说我们面临的教育问题不管怎么改,这三大核心问题是解决不了的。

      慕课的威力

      我们看一下我们自己做的试验。这是中国最好的学校,人大附中的课上到中国最贫困、最差的学校,贫困省的贫困县的贫困乡的中学里。现在在十八省130个贫困乡的学校在实验,人大附中的课直接上过去,这些孩子好几年直接听人大附中老师讲课。

      头一天把人大附中老师的课录下来,放到网上,当天晚上学校的老师先看一遍,把超出教学大纲的课去掉,45分钟的课变成30分钟左右,第二天学生看录像。录像里老师提问的时候,当地老师把声音关掉,让学生来回答,回答对了接着学习,如果回答不对老师讲几分钟大家都会了再放。

      现在在全国18省进行试验,这个班,一个学习下来平均成绩提高20分,最好的两个班提高40分。

      一个数学课能够这样上,其他的课也能这样上,把人大附中的,四中的,十一中的课都可以录下来;可以在18省做,就可以在一百一千万个学校来做,如果最底层的乡村学校,贫困乡村的学校都能够接受人大附中的教育,中间的县城,城市的,差一点的学校也可以的,这不是革命是什么?

      这是贵州毕节威宁学校,这是吉林长春中储粮小学没有英语老师的英语课,我们试验远程的方式,卡通的方式,用其他的老师维持秩序也可以上英语课。

      我们还试验更先进的,每个学生发一个平板电脑,这叫电子书包。甘肃省四大中学在进行试验,有了电子书包可以把所有的课本放进去,练习放进去,老师的讲课放进去,每个学生根据自己的理解来上这个课。

      中国现在最需要帮助的是那些村小,或者教学点,如果我们在教学点能够普及这种电子书包,那一个老师教十几个学生,每个学生自己在平板上学习,老师只是做辅导而已。而一个平板电脑最便宜的六七百块钱,每年给学生的免费课本是两到三百,两年的就可以换一个平板电脑,中国为什么不赶紧做?

      大学生的创业是非常需要的,教育部规定所有的大学生要把创业作为必修课。大学里面把创业课当成必修课谈何容易,要有几十上百的老师教创业,老师教育创业,学生创得了业吗?

      我们开的课是请了一批企业家,在全国一百个大学里面,有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中国科技大学这样的好大学,还有南宁职业技术学院,三本都不是的学校,和北大的同学一起听,每个星期两节,还有学分。

      有的学生上了课以后把学校的后勤包下来,学生食堂包下来,保洁包下来,全部变成学生的创业基地,这样的四年执行下去就有可能去创新。

      刚才说了,我们整个社会需要教育,但是我们的学校提供不了终身教育的这种能力。能不能用慕课的方式来?能不能由企业来?一个课可以覆盖很多的人,这些真正的慕课的市场,应该在校外,是这2.6亿万农民工,上亿的白领工作者,蓝领工作者需要不断的培训,不断的新的知识,新的领域培训。这些靠传统的一个一个教师,一个一个课来培训根本不可能,但是做成慕课,5分钟一课,放上几千几万几十万个这种课,这些人就可以得到培训

      中国何去何从?

      在这场革命里面,仅有慕课才有可能提供刚才我们说的公平的、优质的教育。

      现在的学校一个老师最多开出三门课,我拍成慕课放到网上,可能有几十万门课,几百万门课。这时候课就可以非常细化,学生就可以个性化的学习,可以多样化的学习,没有慕课是传统的办法做不到的。

      仅有慕课的方式才能做到真正的终身教育。慕课是革命,革教育的命。我们应该看到慕课只是一个工具,是远程教育的工具,为教育革命是提供了一个必要条件。

      什么叫必要条件,就是说没有它,一定做不了,没有慕课,刚才要解决的三大教育革命是做不了的。有了慕课,不一定做得了,因为要别的地方不改的话也不行,所以说慕课是一个工具,工具给教育革命提供了一个条件。

      不要小看这个工具,因为所有的革命都是由生产工具的变革产生的,在蒸汽机刚刚开始的时候,谁也没有认为它可能引起一场工业革命,社会革命,我们都学过辩证唯物主义,生产工业的革命引起社会的变革,现在慕课这个生产工具真在打进教育里面,完全有可能引起一场教育的变革,教育的革命。

      这场革命,这个工具,不是只有中国人才能用,全世界的每个国家都可以用,这场革命任何人都可以参加,而中国教育是否要参加这场革命,什么时候参加这场革命,就靠我们的政府,我们的老师,我们的学生,我们的家长,我们企业的努力。

      机会对于任何国家,任何个人都是平等的,但是机会不去抓,你就有可能OUT。我总在说假如我们还是我行我素,还是走我们自己的路,假如十年以后印度有几千万的哈佛,MIT,或者实际上最好的慕课课培养出来的毕业生,我们怎么办?这个并不是危言耸听的一个事情,印度在大量的发平板电脑,在鼓励差的学校直接去上世界一流的慕课。

      竞争,正在进行。一个革命来了,顺其者昌,逆其者亡。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我们都失去了机会,所以我们百年挨打,百年受耻辱,第三次工业革命来了,配合第三次革命的慕课来了,何去何从我们需要深思。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