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靖笙,张靖笙讲师,张靖笙联系方式,张靖笙培训师-【中华讲师网】
张靖笙 2019年度中国50强讲师
数字化转型、大数据、工业4.0、人工智能、智能制造、区块链
191
鲜花排名
0
鲜花数量
扫一扫加我微信
张靖笙:数据要素给我的启发和新感悟
2020-10-19 1696

    作为数据老兵,我数据工作经验已经很多年,可是对数据要素的研究也就是今年这几个月的事情,从要素的要求反思数据工作,却给了我许多新的启发和感悟。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重大决定提出,“健全劳动、资本、土地、知识、技术、管理、数据等生产要素由市场评价贡献、按贡献决定报酬的机制”,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提出数据是生产要素,2020年4月9日,中央第一份关于要素市场化配置的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本文统一简称“《意见》”)正式发布。《意见》指出了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五个要素领域改革的方向,明确了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的具体措施。数据作为一种新型生产要素,成为了《意见》中备受关注的内容。一石激起千层浪,业界在短短时间内涌现了大量的关于数据要素的声音和观点。

    所谓生产要素,是一个经济学的范畴,它指的是生产经营中所需要的各种社会资源。所以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生产力条件下,生产要素所包含的内容有很大不同。今天数据成为要素,说明数据已经成为现代生产经营中所必须的社会经济资源,这是今天的数据要素明显区分于过去数据工作的本质特征。

    数据成为当代社会生产力关键资源和要素,数据生产力成为人类改造自然的新型能力,意味着人类改造自然的生产方式从直接走向间接,从能量转换工具走向智能工具,从劳动者走向知识创造者,从能源资源走向数据新要素,从经验决策走向基于“数据 + 算法”的决策,从他组织走向自组织,从产品分工走向知识分工,从小规模协作迈向数亿人的全球实时多边协作,但数据生产力本质是解放人的生产力,在新时代就是充分释放人的创造力,数字化和在线恰恰是全球化多边协同创新的必选项。特别是在这次疫情全球大流行期间,远程医疗、在线教育、共享平台、协同办公、跨境电商等服务广泛应用,对促进各国经济稳定、推动国际抗疫合作发挥了重要作用。。

    理论上由于数据对发挥其他要素价值的倍增乘数效应,可以通过数据要素放大劳动力、资本、技术等其他生产要素在社会经济产业价值链中的价值,通过基于数据要素的融合创新实现商业价值的倍增,从而给生产的利益相关方都带来更多的好处。

    数字经济已经提了这么多年了,可数字经济的生产方式、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仍然是亟待深入研究的课题,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孕育兴起,数字技术强势崛起已经成为生产力发展新动能,催生了众多新的生产范式,诚如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陈述的“政治经济学的代表人物都承认,采用机器,将对那些首先成为机器竞争对象的旧有手工业和工场工业中的工人带来灾难性影响”,当数据成为要素,很多生产范式在数据驱动之下把原来由人类岗位完成的重复劳动换成人工智能机器,也必然带动生产方式、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巨大变化,传统的基于物质产品形成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数据成为一种新的生产要素后必然会形成基于新的数字化+产品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形成社会经济新的利益和财富分配机制,这涉及到新工业革命的本质,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水区。

    在市场经济中,商品是为交换而生产的劳动产品,一切商品都具有使用价值和价值两个因素,商品是使用价值和价值的统一体。而数字经济的生产方式、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明显遇到很多的新情况,信息(数据)与一般商品迥然有异,它有着难以捉摸的性质,买方在购买前因为不了解该信息(数据)无法确定信息的价值,而买方一旦获知该信息(数据),就可以复制,从而不会购买,故而信息(数据)是无法完全市场化的,这就是信息经济学的“阿罗悖论”。

“阿罗悖论”实际上是凸显了供需双方的信任对数据市场的重要意义在数据交易中,数据需求方因为难以判断数据的质量和价值,可能花了大价钱,却没有获得能实现预期目标的数据;数据提供方也因为缺乏有关需求方的信息,而低报了数据的价格,更不用说其对数据安全和数据滥用的担忧。

     面对数据交易的双边信任困境,与其说数据供需双方是在做交易,不如说他们要建立一种长期的数据交换与共享合作伙伴关系,他们在长期的数据交换与共享合作中满足各自的需要、实现各自的价值,一次性的购买行为明显无法给双方带来确定的好处。

    《意见》提出:“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引导培育大数据交易市场,依法合规开展数据交易”。这为培育和发展我国数据要素市场、进一步完善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指明了方向和路径。这其中有多重难题仍需解决,包括数据确权、数据的安全合规、数据要素的价值评估、价格机制等问题,其中数据要素价格机制是市场配置的核心。

     自2015年贵阳首建大数据交易中心后,全国各地根据自身优势也纷纷建立数据交易公司,但就目前情况来看,数据交易规模仍然不大,市场影响力也还很小,数据要素市场仍处于初级阶段。从国际趋势看,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仍未出现得到广泛认同并已验证行之有效的商业模式和实施路径,而现在国内先行先试的数据交易市场机制也还不透明和成熟,这方面各国各地都还是在摸着石头过河,没有通用的数据质量标准、价格形成机制及价值衡量标准可供借鉴。

    这些命题明显超越了纯粹数字技术的层面,是新时代的政治经济学需要持续开展研究的时代课题,需要相应的理论创新与建构。习总书记在2020年8月24日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时代课题是理论创新的驱动力,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等都是通过思考和回答时代课题来推进理论创新的。

     总书记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要坚定不移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培育新动能,提升新势能,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和产业创新高地。要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布局产业链,前瞻布局战略性新兴产业,培育发展未来产业,发展数字经济。”“要着眼于解决高质量发展中遇到的实际问题,着眼于建设更高水平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需要,多策划战略战役性改革,多推动创造型、引领型改革,在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创新链产业链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高水平开放型经济体制、民生服务供给体制、生态环境和城市空间治理体制等重点领域先行先试。”

    我认为 ,“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布局产业链”“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创新链产业链融合发展体制机制”,习总书记这两句话指明了推动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的发展方向和关键抓手,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就是要融合创新链和产业链的黏合剂,并且成为体制机制改革的重点。

(2020年10月19日初稿,如需引用,请注明出处)


全部评论 (0)

Copyright©2008-2021 版权所有 浙ICP备0602625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509号 杭州讲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讲师网 www.jiangshi.org 直接对接10000多名优秀讲师-省时省力省钱
讲师网常年法律顾问:浙江麦迪律师事务所 梁俊景律师 李小平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