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宝峰网站_吴宝峰博客

吴宝峰 认证讲师
互联网思维互联网
http://wbf6666.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吴宝峰:王石该想想,为什么没人想干掉任正非?

关键词:[互联网+] [互联网] [商业模式] [顶层设计] [吴宝峰] 浏览:1572 发布日期:2016-07-04 网页收藏

  • 从“举牌”到“逼宫”,王石一步步被逼入死角。7月初,王石更新朋友圈,称华润与恶意收购者联手,遮羞布全撕了。万科随后确认收到股东要求:召开临时大会,罢免所有未提出辞任的董事。

    有人说,当一个企业家成了娱乐明星,那么他离死就不远了。也有人说,当一个企业家开始玩明星的时候,他的企业也就离死不远了。

    王石可能马上要被干掉,这样的结局很意外吗?飞象网创始人项立刚在微博上将王石和任正非进行了对比,他相信任正非不可能被干掉。“不是没有资本方可能在股份上超过任正非,而是任正非已经73岁了,他在干什么?每天在华为上班,奔走在大客户之间,思考与战略是真正的前瞻和预见性,这样的领导人有人会想把他干掉?这个世界其实道理非常简单,守住本份。踏实做事,玩虚的,就坐不稳了。”

    这两个人,还真有不少可以比较的地方。

    王石和任正非都当过兵,有军人作风,都在深圳创业。两个人的企业也都经历磨难,在各自领域都非常成功。两人都尊重并推崇西方企业管理经验,都发誓要做各自领域世界最好的公司。任正非曾透露,华为每年花上亿美元请IBM顾问团队来帮助管理企业,聘请了丰田的退休董事,组建了日本人的顾问团队,而万科也曾聘请了日本丰田房地产公司的退休总经理来任质量总监,负责万科的建筑质量。

    不过,尽管都向西方先进经验学习,任正非也访问西方国家,教一下外国人怎么发音“华为”这个名字,不要老发成“夏威夷”。但他不会像王石那样,不顾本职工作,来一次“哈佛游学”。法国媒体曾问任正非当初为何没有出国留学,任正非说:“第一,我有老婆小孩,他们要吃饭、上学,总不能留学两年不管他们吧!第二,我本人英文不好,我自学英文要花很长时间。又要挣钱又要补习英文对我来说是很困难的。因此我目光短浅一点,没有出国。”如今,任正非也退出了经营管理的最前线,但依然没有歇下来去圆什么梦。

    两人还有一点明显不同,王石大胆利用媒体宣传,而任正非回避媒体采访,很少出席公共活动。说王石喜欢张扬固然不错,但也不能就此说任正非是内向、没有个性,任正非曾表示:“我一贯不低调,否则不可能鼓动起十几万华为人。”

    当然,任正非确实不像王石那样爱登山、爱冒险,他说自己实际上是个宅男,“没有其他的生活爱好,下班就回家,不是读书就是看电视,看纪录片,看网络。”

    资深媒体人蓝大海曾总结这两个老男人的事业:王石走公众公司的路子,打开大门选择合作伙伴整合社会资源;任正非走员工持股非上市公司的路子,关紧大门相对封闭靠自我研发谋求创新。

    真是这样吗?首先,说任正非关紧大门并不准确。任正非曾说,合不合作都是利益问题。利益多元化,谁能消灭你?所以,他推崇的是微软和苹果那样的公司,“如果微软没有了,他所有的应用都要重新搞一遍,他怎么会希望微软垮掉呢?苹果短期也不会垮掉,因为苹果有很多伙伴。”

    那么,王石就善于合作了?

    两人在企业中所占的股份都不高,专栏作家刘胜军在微博总结了王石近年来的昏招,第一条就是天真地认为靠自己的能力(而非股权)就可以江山永驻。

    股份低对任正非来说,则是个妙招。华为可能永远不会上市,而是从自己的员工那里融资,华为内部激励员工的独特做法叫“虚拟受限股”,据说这种创新“惊动了党中央”,历届中央首长都曾过问。拥有虚拟受限股的员工,可以获得一定比例的分红,以及虚拟受限股对应的公司净资产增值部分,但没有所有权、表决权,也不能转让和出售,员工离职时把股票卖回给公司。

    王石如果最终栽倒,恐怕就是毁在了股权上。这种盲目又根源于他过度自信、不注意维护人际关系。

    万科独董华生曾讲过一段王石的故事:“在一次黑龙江亚布力的中国企业家论坛上,当时气温零下二三十度,会间代表们外出滑雪,出门时我打个冷颤说,这天真冷。王石在旁一副英雄气概,当众嘲讽地说:哈哈,这个博士还怕冷?”

    刘胜军更是指出,王石的一句话伤害了多年经营的企业家朋友圈:“我可以成为第一大股东,但我没走这条路。因为我有很大野心,一定要做行业对中国、未来举足轻重。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如果你纯民营,举足轻重会有危险。所以民企,不管我喜不喜欢你,但你要想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我不欢迎你。”

    王石身上最有话题性的,莫过于他爱江山更爱美人。田朴珺最近称,我发誓这辈子不依靠男人。不知她哪里来的底气,这种争强好胜,和王石的自信倒是挺一致。

    对王石和田朴珺这类人来说,可以对帮过自己的人说声感谢,但骨子里依然认为自己今天的一切都是源于自己的本事,他们对竞争与合作关系的理解,远不如任正非那么深刻。难怪有媒体说:“当田小姐说我有今天没有依靠任何男人,吃瓜群众们都笑了;但王先生说我第一桶金是白手起家底层逆袭,今天却被称为最后的贵族。这个层面上,优秀的田小姐与励志的王先生,倒真是相配相生。”

    王石高估了自己个人的作用,认为他的万科对行业对中国都举足轻重,认为自己白手起家才有了今天当然是英雄好汉,而说“我一贯不低调”的任正非,永远充满着危机意识,认为华为正前行在迷航之中,认为“我们13亿人每个人做好一件事,拼起来我们就是伟大祖国”。

    一直推崇市场经济丛林法则的王石,不拿国企华润当老板,还自认为万科及管理层与华润的合作“令人愉快”。如今,当推崇的游戏规则作用到自己身上时,他反而指责别人撕掉了遮羞布。

    而任正非是如何面对质疑的呢?一直以来,外界有批评华为“封闭”,而任正非在科技大会的发言中是这样说的:

    华为过去是一个封闭的人才金字塔结构,我们已炸开金字塔尖,开放地吸取“宇宙”能量,加强与全世界科学家的对话与合作,支持同方向科学家的研究,积极地参加各种国际产业与标准组织,各种学术讨论,多与能人喝喝咖啡,从思想的火花中,感知发展方向,有了巨大势能的积累、释放、才有厚积薄发。

    现在华为奋斗在一线的骨干,都是80后、90后,特别是在非洲,中东疫情、战乱地区,阿富汗,也门,叙利亚……80后、90后是有希望的一代。近期我们在美国招聘优秀中国留学生(财务),全部都要求去非洲,去艰苦地区。华为的口号是“先学会管理世界,再学会管理公司”。

    为什么没人想干掉任正非,一目了然。

    声明:本篇文章属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觉侵权,可联系管理员我们会尽快处理。(邮箱:wubf_2016@163.com)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