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宝峰网站_吴宝峰博客

吴宝峰 认证讲师
互联网思维互联网
http://wbf6666.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吴宝峰:放弃百万年薪,被总理代言,这个34岁的北大研究生说他要服务1000万年轻人!

关键词:[互联网+] [互联网] [商业模式] [顶层设计] [吴宝峰] 浏览:1821 发布日期:2016-07-12 网页收藏

  • 一杯“总理咖啡”,许单单和他的3W咖啡声名鹊起。

    2015年5月7日,总理视察了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上的3W咖啡,自费喝了一杯30元、热气腾腾的“泡沫”咖啡,还念着咖啡杯上印着的“生命不息、折腾不止”字样。这就好比总理给许单单盖了个戳:“小伙子,干得不错。”

    许单单一下子站到了全国“双创”热潮的风口浪尖。一年多里,一波波人涌进3W咖啡,点上一杯总理同款咖啡,要拉许单单一起合作的,有上百个进京学习“双创”精神的市长等。

    在最红火的时间点,许单单却没有动作。此时,大批致力于创业空间的机构正呈喷涌之势,身处激流中的许单单一直观察着联合办公领域的未来,等着时机。

    “我看着这个行业风生水起,只是自己一直下不了决心做这个事儿,”在日前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许单单首度袒露心声,他被自己所浸淫的互联网思维困住了,“互联网行业是赢家通吃,只有第一,没有第二。没有十足把握成为联合办公领域的第一名,想不明白,我就不敢动。”

    和地产圈的朋友聊完后,许单单的价值观敞亮了,他被人从纯互联网思维中拉了出来。

    “地产行业前100名都是上百亿元规模起步,联合办公一定程度上就是轻资产化的商业地产,这个蛋糕足够大,”许单单开始忙着自我迭代,从孵化器到空间,从业务到战略,3W系统内外正进行大刀阔斧的升级换代。

    空间经济是一场考验耐力的马拉松,国内一年内新增的近5000家众创空间,正因同质化搏杀而难以为继。许单单要如何证明这条新赛道的种种可能?

    他指了指楼下200米长著名的创业圣地——在中关村创业大街的南北两端各竖着一个“Inno Way”字样的雕像,取自英文单词“Innovation”,意为改革、创新,本土化后拆分为“Inno way”,释为“创业,绝处逢生”。

    “从0到1再到N”

    2011年8月20日,北京第一家3W咖啡开业,29岁的安徽青年许单单忙着张罗大家拍照留念。

    那会,中关村创业大街还叫“电子一条街”,3W咖啡是街上第一家创业咖啡。在这个只有290平方米的店铺里,他们开了第一次股东大会,想着要做一个可以聊干货的地方,说法还很时髦,叫“有温度”。

    “创业这个词当时还很少提,到2012年才变得流行,甚至光荣,直到现在变成国家级别战略,”许单单回忆称,这家由徐小平、杨向阳等180位股东凑份子(众筹)而来的咖啡店,靠着每周两三场沙龙,慢慢变成了创业者聚集地。

    当时拥有20万粉丝的“网红”许单单风头正盛,几个月后一篇《许单单奋斗记》突然让他变成了笑话。

    “2012年是我最艰难的时候,网上全部说许单单怎么学历造假,履历造假,”那个时候年轻,反驳又没有用,许单单只能生气,他宽慰自己,“通往前方的路充满委屈和误解,要把眼睛放到地平线的更远处。”

    之后几年,许单单埋头干活,很少再抛头露面。还有一个很直接的原因,卖咖啡赚钱很慢,即便是不停做活动,身处“百咖大战”中的许单单依旧很窘迫。用咖啡馆融资别人也不给钱,他们就硬着头皮做了一个新公司来输血。

    这家新公司很红,叫“拉勾网”,讲的是互联网人才集市的故事,通俗点叫垂直招聘。拉勾网给了许单单惊喜,并超出他们所有人的期望。目前,拉勾网已完成了2.2亿元C轮融资,许单单希望拉勾网不久后去创业板上市。

    从咖啡到拉勾,许单单和3W完成了第一次升级。为了满足创业者早期的一切需求,许单单和他的团队尝试着一杯咖啡到一个创业服务生态体系的搭建,这个体系包括3W咖啡在内的3W孵化器、传播、鹰学院、拉勾网和基金等。

    去年5月7日,3W咖啡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服务生刘淼为总理特调了一杯带“黄金圈”的香草卡布奇诺,这杯总理咖啡让3W咖啡成为了中关村创业大街的名片,许单单又被推了出来。

    “提前一天,我们就接待了20波左右的检查团队,”许单单当时也懵了,总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甚至在3W咖啡把守了24个小时,他问对方怎么选择3W咖啡,得到的答复是“之前微服私访了两次中关村创业大街,最后决定来这。”

    许单单又红了, 1年多的时间,2次总理接见,8次上新闻联播,10次以上省部级领导参观调研,更有无数全国各地的市长慕名而来考察,开出了免费场地、免费资源,甚至补贴倾斜等丰厚条件,想拉3W咖啡去开孵化器“分店”。

    “降低试错成本”

    彼时,国内众创空间(联合办公)风口已到,“桌子”经济引来拥趸一片。

    它甚至成为了地产人创业的首选方向。2015年的春天,前万科高级副总裁毛大庆做了一个“从1到0”的决定—离职,去创办联合办公项目优客工场。潘石屹也玩起了变脸,他将转型之作SOHO3Q视为第二次创业。

    在总理咖啡最红火的时机,许单单却选择了按兵不动。在那之前,3W孵化器已经拿到了刘强东的京东金融给出的A轮融资,如果许单单要做规模化扩张,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缺。

    他还没想好。过去,许单单做3W孵化器,其实就相当于小型的联合办公,但他没想到把它连锁并开很多个空间出来。他安分守己做着创业服务工作,毛大庆的优客工场好几次找他谈合作。

    去年11月份,许单单开始重新琢磨,他挖来SOHO等开发商的人来一起操办他的3W空间生意,准备大干一场。目前,3W空间触角伸到了10个一二线城市,提供近5000个工位。

    “5年之后,国内至少30%的乙级写字楼商业地产都是联合办公,这个大趋势不可逆。如果把时间拉到10年之后,这个比例会放大到40%-50%,”许单单想着,未必能做到行业第一,但有信心做到前三、前四、前五。

    此时,众创空间已是血海一片。刚刚闭幕的“十二五”科技创新成就展中,科技部公布了一组数据,截至目前,我国各类众创空间已超过2300家,科技企业孵化器、加速器2500多家,二者总计近5000家。而2015年上半年,我国较有规模的众创空间还不足70家。

    繁荣的背后却时常夹杂着难以为继的声音,开年以来,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多家众创空间因无法承受租金而倒闭。以北京为例,在入驻率上,中关村众创空间平均入驻率也就60%,望京区域约为50%。

    众创空间头部效应也很明显,纳什空间、优客工场等大型空间开始联合纵横,行业正迎来新一轮洗牌。许单单要如何证明3W空间在新赛道的种种可能,如何挑战毛大庆们?

    “空间经济是一场考验耐力的马拉松,不是比谁的抢跑能力强,而是战略眼光、服务能力、运营能力的综合考量,”许单单主打的是“服务牌”,区别于地产派系的资源思维,他认为,把用户体验做好,才能降低试错成本。

    赢利逻辑

    经历了北上广深核心区域3W孵化器的各种MVP实验,并尝试过自营、合作、孵化、运营、输出各种模式之后,许单单要拉开3W空间“自营+合作”的大戏码。

    “我希望最终变成类似酒店管理公司,而不是一个持有公司,”许单单称,3W空间当前规划通过发展10-20家直营旗舰店,建立标准化运营服务及空间管理体系,强化品牌优势,紧接着在全国重点一、二线城市内发展千家连锁店,模式可包括代运营及加盟。

    空间生意同所有生意一样,一边创造着想象,一边考验着运营。为利而来的资本,需要听故事,更需要你告诉他你的赢利逻辑所在。许单单要为3W空间准备好这些问题的答案:收入构成如何,估值基础是什么?成长资金如何保障?吸附资源是否稳定?

    这从许单单所熟悉的创投问题,一下子延展到定价、融资和创投三大方面。

    他准备落脚在两个方面,“联合办公作为商业地产本身,就能获取利润,房租是大头。但既有的商业地产缺乏一个效益最大化的逻辑,而对于联合办公模式来说,把场地把桌子租出去,工作才刚刚开始,本质在于服务,因为另一大收入来源在于增值服务。”

    然而,服务如何增值,在规模化之前,通过服务赚钱还只是乌托邦。许单单并不讳言,行业内多数增值服务还只停留在概念上,但至少拉勾网迈出了实质性的第一步,“毕竟招聘费用是任何一家公司都天然最愿意付出的。”

    许单单要在擅长领域衍生业务,进行纵深垂直化发展,他一直在琢磨如何自我迭代,并倾向于将重心落在联合办公本身,目的有两个,规模效应和服务闭环。

    狼性到太极

    3W空间不断长大,要怎样实现操控,许单单想了很多。

    他办公室里一个架子上有两排书,《创新者的窘境》是对许单单影响最大的一本。

    在国内,创业公司要进入安全区,重要的一条就是跑得快。许单单的合伙人鲍艾乐回忆说,3W和拉勾创立之初奉行着“狼性文化”,极速奔跑,几个创始人是七天工作制,晚上11点之前就没人提前走过。

    “早期做公司就考虑快,赚钱心思超级浓,”三个联合创始人中,鲍艾乐和许单单至今仍是单身,“越单身越投入,越投入越单身”。

    许单单发现,“公司做大了,几十个人到几百号人,以前那股劲就不够用了。”还像初创团队一样打鸡血,已经不太可能,除了通过持股奖励、资源池和必要的晋升制度外,许单单要为团队建设和3W系文化梳理,付出时间成本和试错代价。

    领导别人之前,先要管理自己。许单单找到两位老师,他去2500年前老子的《道德经》里寻找做人和做企业的智慧,这也就不难理解许单单的奇葩举动:在拉勾B轮融资后,许单单去黄山辟谷一周以表庆祝。

    过去,机场摆满整个货架的“马云鸡汤”一度被许单单视为“成功者的废话”。从过管理者的角度重读马云,许单单开始有了认同感,他今年报名去了湖畔大学,专门学习马校长阿里的太极论,“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平衡,张弛有度。”

    私底下,许单单是瘦弱且闷骚的文艺男青年,和女同事说话会脸红,却也会买把百合花陪自己上班。他将3W咖啡的产品开发出来,命名“子鱼coffish”,取义于“濠梁之辩”中庄子所说的“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

    在“子鱼咖啡”的海报上,许单单正在炮制一杯挂耳咖啡,神情专注,他现在的一个小愿景,工作要像生活一样美好。

    声明:本篇文章属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觉侵权,可联系管理员我们会尽快处理。(邮箱:wubf_2016@163.com)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