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宝峰网站_吴宝峰博客

吴宝峰 认证讲师
互联网思维互联网
http://wbf6666.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吴宝峰:13岁出柜差点自杀, 15岁却靠研究癌症改变了世界!

关键词:[互联网] [商业模式] [企业家] [吴宝峰] 浏览:1760 发布日期:2016-07-18 网页收藏

  • “我高二休学,15岁创业,17岁就有自己的公司了。” 这段时间在QQ空间卖货开公司的少女创始人王凯歆遭遇了不少非议,因为公司面临危机,而被一众媒体穷追猛打,不靠谱、骄奢淫逸等词语充斥着媒体版面,看罢让人心寒。

    不过今天我们不讲王凯歆,而要讲一个美国的小伙子。他和王凯歆差不多的年纪,同样在15岁取得了不斐的成就,也有自己的公司。但是他们的境遇完全不同,看完文章你就会明白刀哥的意思。

    这个小伙子名叫Jack Andraka(杰克·安卓卡)

    1997年出生,今年19岁。早在15岁的时候就已经蜚声整个医学界。

    他发明了用于诊断胰腺癌的碳纳米管试纸,改进了原本使用了60多年的检测技术。

    在此之前,胰腺癌的存活率仅为57%,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个快速、廉价的早期检测方法。

    通过Jack这种试纸,胰腺癌检测提速168倍,准确率接近100%,价格却仅为原来的两万六千分之一!

    凭借此项发明,Jack获得了有着“青年科学界奥林匹克”之称的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大赛(Intel ISEF)的2012年度最高奖项。此外还有其他各种大小奖项,奖金总合高达100,500美金。

    而他完成这项壮举时只有15岁

    各种名人排着队要签名

    比如苹果CEO库克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

    还上了央视新闻。。。

    然而在这项改变世界的发明背后,

    Jack却经历了各种辛酸事。

    同性恋身份被嘲笑差点自杀

    没错,Jack是一名同志。

    13岁的时候他公开出柜,遭到来自全校师生的霸凌。那时候的日子很不好过,所有人都把他看成怪物。因为同学的排斥,他每天只能到学校的洗手间吃午饭。

    那段时间,Jack的一个叔叔因患胰腺癌离世。接连的打击让他十分痛苦,曾一度拿着折断的铅笔插入自己的肚子,试图自杀,好在被救了回来。从那时起Jack下决心要搞清楚胰腺癌这个疾病。

    可当时的他连胰腺是什么都不知道,于是Jack借助互联网开始自学。

    当了解到85%以上的胰腺癌都是到了晚期才被诊断出来,而病患仅剩2%的存活率时,Jack感到震惊。他想,如果有一个传感器,足够灵敏、速度、准确、简便还便宜,就能改进那个已经存在60多年的诊断方法,好让患胰腺癌人们及早确诊并得到治疗。

    让Jack取得突破性进展的是他高中的生物课。当时老师在讲关于抗生素的内容,他看到一篇关于碳纳米管使用方法的文章,给了他灵感。

    碳纳米管是一种筒壁只有单个原子厚的空心圆筒。当碳纳米管的之间的距离改变时,会产生显著的导电性变化。Jack设想,在碳纳米管表面涂上特定的抗体,当抗体与目标蛋白质接触时,蛋白质会粘附在碳纳米管上并将它们分开一点点,这种距离变化能够通过电表检测到。

    连Jack自己都吐槽说:“你们相信吗?我的灵感竟然是来自于生物课堂,那绝对是扼杀灵感的地方!”

    被拒198次,天才少年最终改变世界

    但是身为高中生的Jack并没有合适的实验室条件来验证他的设想。于是他撰写了一份计划书,发送200封邮件给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及各高校医学院的实验室研究人员,希望他们能够提供实验室给自己进行试验。

    Jack说:“发完邮件后我就在电脑前坐等回复,满心欢喜的以为会收到一大堆赞美。

    可现实一点不留情面,几乎所有人都拒绝了Jack的请求。那些专家都认为这不过是一个小孩子的三分钟热度。甚至有一些教授看完后,直言不讳的回信告诉他这十分地荒谬,试验计划的每一步都是完全的错误,叫他先把自己的基础课程上完,以后到了大学再研究这种课题……

    如果说Jack的成功得益于最重要的两个因素,那么其一就是慧眼识珠的Anirban Maitra教授。正是他在邮件中回复道:“年轻人,也许我能帮你”,并接受了Jack提供实验室的请求。在此之前Jack已经遭到了198个人的拒绝。

    Anirban Maitra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教授。收到邮件后,他被Jack执着的精神所打动,决定允许Jack来自己的实验室进行研究。

    Maitra教授非常看好Jack的未来:“你将来会听到更多关于他的故事,就像爱迪生和他发明的灯泡。这个孩子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爱迪生,将来他会有更多发明问世。

    然而在实验室里没日没夜地工作了五个月之后,Jack唯一可以展示的工作成果,就是地板上的纳米碳管污渍。那一天,他坐在楼梯地下崩溃痛哭,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倒霉的科学研究者。

    后来Jack在网上重读了爱迪生的发明故事,突然明白了犯错误与失败对于每个没有经验的人来说都是常事。于是他下定決心不放弃。每天下课之后,就立刻进入实验室工作,连节假日都不休息。如果想睡觉,就窝在楼梯底下,那里堆满的过期杂志和论文期刊就是他的床铺。

    Jack时常提醒自己:

    每一个错误都是线索,

    能带领我一步步接近最终目标。

    Jack在Maitra教授的实验室中研究

    最终Jack研发出了满足他当初所有设想的诊断试纸。通过测试血液或小便在试纸上的颜色变化,只需5分钟就可以检测出早期胰腺癌,实验结果的准确率超过90%。与传统的酶联免疫吸附诊断技术相比,速度快168倍,敏感度高出400倍,但价格仅为3美分,是原来的1/26667。

    更令人兴奋的是,只需对试纸上的某些成分做出改变,就能检测卵巢癌、肺癌等其他多种癌症。这项技术还能用于检测人体对抗生素的抗药性,并跟踪放化疗癌症患者的治疗进展。可以说,Jack的发明可以拯救无数人的生命。

    2012年获得Intel ISEF最高奖项时,

    Jack终于走出自我怀疑与他人否定,

    实现了自己一直坚持的梦想。

    看得出来Jack有多激动

    因为卓越的发明,

    Jack接受来自总统奥巴马的祝贺

    2014年Jack参加在华盛顿的LGBT游行

    5岁开始搞发明,家庭支持让他走的更远

    Jack获得成功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他的家庭。

    父亲Steve Andraka是一位土木工程师,母亲Jane Andraka是一位麻醉医生,还有同样优秀的哥哥Luke。哥哥曾在2010 Intel ISEF 竞赛中赢得96000美元的奖金。2011年,获得了MIT THINK奖,该奖项表彰那些通过科学实验改善自己所在社区的学生。

    Jack和父母

    小时候父亲给Jack和哥哥买了一个有流水的河流模型。两个男孩会将各种泡沫船和物体丢进河流中,看哪个东西会下沉,以及不同的物体会如何阻碍水流。

    Jack和哥哥Luke

    Jack的父母从未真正回答过他们的问题。他们会说,你自己去搞清楚。Jack的妈妈说:“我们有上百本科学杂志放在书桌周围,我们经常讨论他人的研究想法,以及这些想法能否以不同的方式实现。”正是父母的教育使Jack开始热衷于提出假设、检验假设、得到结果,然后再来一遍。 

    Jack表示家里的车库有一个木工作坊,里面有“你所能想象的各种锯子”。迷上生物荧光细菌后,他建造了一个箱子来测试它们在不同的刺激下如何发光。

    Jack展示家中车库的实验室

    六年级时,他第一次参加国际科学竞赛并获得了银牌,之后的三年连续赢得金牌。其中一个早期项目是对低水头大坝的安全改进,低水头大坝因引发溺水事故而臭名昭著。其他项目包括用发光细菌检测水中的毒素,以及研究纳米颗粒对其他大颗粒的影响。

    Jack从小到大获得过的奖牌

    后来,Jack登上TED的演讲台,

    和大家分享了他的发明故事。

    他说:“互联网让一切都有可能。理论是可以共享的,你的意见不必等到拥有多个学位后才受到重视。互联网是没有偏见的地方,长相、年龄、性别都不重要,你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的Jack充满自信和干劲,也创办了自己的公司Andraka LLC。他的下一个目标,是研究将“纳米机器人”的概念用于实践,让其游走于人体的血管之中进行治疗。可能在不的将来,他将再创医疗界的又一个奇迹。

    他鼓励每一个有想法的人去勇敢实践。

    “突破来自于意想不到的地方,或许是最不可能创新的地方!”

    结尾作者还想说说开头提到的王凯歆,之所以对比两个年轻人,作者觉得不管是创业还是创新,舆论极力质疑甚至扼杀一颗年轻的、富有创造力的心灵是不应该的,无论成功或者失败都值得我们尊重。

    出名要趁早,这本没有错

    但是在一个早上把你奉为神人

    晚上就被贬低到尘土里

    极其缺乏宽容度的社会环境下

    创造力很容易难产或者早夭

    宽容一些,晚一些下结论

    也许是一个理智的社会最应该做的事情

    声明:本篇文章属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觉侵权,可联系管理员我们会尽快处理。(邮箱:wubf_2016@163.com)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