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志礼:大帝轶事

关键词:[国学文化] 浏览:2311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大帝轶事

    疮长到一定程度就会破,也是该走这断头道。这些年,他任支部书记兼村长(村主任),就没平安过。为交公粮人们告状,为发庄基地人们告状,为计划生育罚款人们告状,为他盖帝王新宫人们也告状,但一直告他不倒。上边也曾对他进行双规,可最终他还是傲气十足地荣归故里:穷王八蛋,你还告!老子还是老子!我搞市场经济杀人落下两手血,你们告吧!他在村里大喇叭上吼叫。自然,告状的人们并不善罢甘休。虽然县里千方百计阻止上访,说是把问题解决在基层,但悄悄入省赴京者还是有之。一封封上访信不断转到县里,让县里头疼。
        “问题也实在难解决。这家伙,枝枝杈杈,盘根错节弄事太多,牵一发而动全身,一碍一串儿,你可拿他怎么着?
        “越是这种情况,这家伙就越得意忘形,肆无忌惮。在村里,小流氓们围着他转,组成了一个小斧头帮’——这班人,每人带一把特制的大片小斧,算作防身武器。王大帝还给每人每天月工资300——600不等,吃喝不限。他们有的是闲工夫,看谁不顺眼,就给谁降灾,轻者挨打,重者致残。出了大事大帝兜着。这次兜不住了,全军覆没!
        “哦!我屏息静听。年久失修的电扇不停地转着,发出有节奏的响声。向北正强倒了一杯茶水递给我,自己拿了平时用的玻璃瓶添了撮新茶,倒满水,又接着说:这次,村里选举,他除了请客、送礼、开家族、干亲、联邦会外,还专门让他的一帮鹰犬恫吓人。村里的选举不正规,上级虽有明确规定,可老百姓真重视的不多。识字的自己写票,还稍微动一下脑子;不识字的稀里糊涂找人写,嘿,你看着吧,谁当官咱也是吃饭做活!也有专门强调你看着写,写谁也别写大帝个狗种子!在这种情况下,王大帝到底能得多少票,心里没底。到总票时,全村3800人,竟多出了100张票。乡里监督选举的赵副书记只得宣布无效。本来,这样两次选举不成,乡里就可宣布代理村主任,王大帝还有希望独揽大权。可他没料到,第二次选举,虽然大帝的人十分积极地做了手脚,但结果发出的选票与收回的一张不差。嘿,闹鬼了!王大帝立时就气急败坏。
        向正强讲到这里,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说,选举大会继续进行。王大帝紫瞪着眼,看着唱票员唱票,他坐不住,站不住。看那表情,唱别人一票,就像割他一块肉。最后结果出来,单贵三优胜30票,当选村主任。王大帝不得不拍手欢迎。不过,谁也没有注意到在这一瞬间,他的表情是怎样的痛苦和狰狞。我站在他的斜对面,无意中瞥到这一表情,心里咯噔一振。但我并没想到什么。现在想,也许就是在这个时候他产生了最歹毒的念头。
        “村民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在他们看来,村主任是他们选出来的,有威信,今后能做事。不在王大帝这家伙手下讨香火,至少能延长阳寿20年!
        “单贵三是这个村的上门女婿,初中毕业,为人正直诚厚,懂很多实用技术。拖拉机、农用三轮车、电机、电视机、收音机等凡机器类的物件,他都会修。他开着家电修理门市部,乡亲们经常得到他这方面的帮助。在村里,他担任支部委员兼村副主任,不是权力的中心人物,决策事情很难找他商量,但涉及到他职权范围内的事,他都能办得很好,使群众满意,所以口碑甚佳。这次当选村主任也在情理之中。可第二天晚上,单贵三就被撞死了。


上一篇:大帝少年趣事

下一篇:大帝轶事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