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志礼:“照官”自有“三面镜”

关键词:[国学管理] 浏览:702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照官”自有“三面镜”

    田永清

    唐太宗李世民在犯颜敢谏的宰相魏征去世后,十分悲痛地说:“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见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魏征殁,朕亡一镜矣!”此后,唐太宗的“三镜”之说便不胫而走,流传至今。

    其实,换个角度来看,对于古今为官者来说,从其走上仕途、卸任调动、告老退休直至最后死亡,在客观上也有三面镜子,时时映照出这些人或真或假、或善或恶、或美或丑的形象来。

    这三面镜子是:

     

    以“调”为镜,可以见优劣

    官员调离时,老百姓的反映如何,是赞颂,是詈骂,大体可以作为这个官员在任期间品行好坏、政绩优劣的鉴定。

    清康熙年间,有一位在嘉定县做官从政的陆陇其,为官清似水、明如镜,清正廉洁,一心为民,造福百姓,深得民众称道,有“天下第一清官”之誉。在他离任时,百姓得知后,欢送者扶老携幼、人山人海。当时的文人松坪有感而发,写诗一首,题为《咏友人去官诗》,其中有这样两句:“有官贫过无官日,去任荣于到任时。”

    与此相反,古代还有这样一个县官,他调离时,当地民众给他送来一块匾,上书“五大天地”。县官问其何意?众人回答:“你一到任所,金天银地;你在衙门挥霍,花天酒地;你坐堂听断,昏天黑地;你搜刮钱财,翻天覆地;你如今终于要离任了,我们欢天喜地!

    今天的各级领导干部,都是人民的公仆,但也有个上任卸任、工作调动的问题。对于每个干部在位期间的所作所为,人民群众心里也自有评价。一家杂志曾刊登这样两条对比新闻:一是某区委书记调动工作时,群众纷纷含泪数政绩;一是某县委书记易地做官时,群众燃放鞭炮送瘟神。反差何以如此之大?原因只有一个:前者“心里只有群众,唯独没有自己”;而后者则是“心里只有自己,唯独没有群众”。这样,谁廉谁贪,谁优谁劣,群众强烈的爱憎之情和不同的送别场景,就是最公平的打分。

     

    以“退”为镜,可以知冷暖

    每到一些领导干部离退休时,总会听到“人一走,茶就凉”的喟叹。怎样看待这个问题呢?古人云:“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时”。你不在位了,群众对你无所顾忌了,你才容易见到真情,听到真话,感受到真的冷暖。须知,人民群众总是以善良之心,对各级领导干部寄以美好的期待。谁尊重群众,谁爱护群众,谁把心交给人民群众,谁为人民群众做出了奉献和牺牲,即使在他离位之后,人民群众也还会记着他的名字和政绩,还会以同样深厚的感情和真诚爱戴他、怀念他。

    “革命友谊重山河,首长关怀暖心窝。帅府门前客不断,单车倒比汽车多。”这是罗荣桓元帅当年的一位老部下,到北京看望老首长之后乘兴写下的一首诗。有了这样的关系,怎会产生“人走茶凉”的感叹呢!事实上,领导干部在台上对人民群众的态度,和他下台之后人民群众对他的态度,绝对成正比。你在台上盛气凌人,下台后免不了当孤家寡人;你在台上对群众漠不关心,下台后群众也很难对你热得起来。

    你想在下台时少见点冷脸、少饮点冷茶吗?那你就严以律己,清正廉洁,多为群众做好事、办实事吧!

     

    以“死”为镜,可以知功过

    陈毅元帅生前常讲:作为一个革命领导干部,一生基本上有三个会议,对这三个会议,要有正确态度。一是庆功会,每个人都应该争取多开这样的会;二是组织生活会,要经常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三是追悼会,当然是别人为你开,你自己是不能参加了。每个同志究竟功过如何,总要有个评论,也就是盖棺定论了。陈老总的话讲得颇有哲理。

    宋人欧阳修说过,圣贤者“虽死而不朽,逾远而弥存”。

    鲁迅先生也说过:“死者倘不埋在活人心里,那就真真死掉了。”

    引文至此,我不禁想起包拯和焦裕禄这样两位古今人物。宋代的开封府府尹包拯,因为官清正廉明,至今一直活在人民心中;县委书记的好榜样焦裕禄,自称是“人民的儿子”,人民却在心里为他树起丰碑。巧合的是,包拯在开封为官、焦裕禄在开封之兰考工作都只有1年零3个月,而他们的官德却千古流芳,此足可为后人效仿!

    古人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现在女儿也有泪不轻弹了。衡量一位领导的是非功过,可以有很多标准。但我敢说,在你的一生中,只要人们由衷地为你洒上三次热泪,调动时洒一次,退休时洒一次,去世时洒一次,你就是一位难得的好干部。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