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昭川:互联网哲学里的前世今生

关键词:[互联网+] 浏览:2878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每人都曾自疑不属于这个世界。

    天在,无语。人呢?

    人常问:我在哪里?

    东方道学的答案是:根本没有“我”这回事。天人本就合一,只是我们不觉。

     

    若说有我,物质上的组合成分,哪种也不代表我。意识上的念头,此起彼落,哪个也不是我。物质和意识明明组成了我,却发现任一部分都不代表我,甚至不属于我。

    若说没我,一呼一吸间,我随时能指挥头上的大脑和身边的电脑。大脑协调我的身体,电脑延伸我的作为。至少活着的时候,我都存在于身体的某个地方。别人侮辱了我,我的脑袋不疼,却心里难受。我死了,都结束。

    这是一般人的意识。

    智者们不愿就此罢休。他们想通过逻辑推理,找到更好答案。

    他们提出三个问题:我是谁、生前从哪儿来、死后到哪儿去。

    于是西方就不断涌现出哲学家,不断做出“自我”的切片,认为找到了各种答案。

    科学家更是鲁莽,干脆把大脑作为“我”,对大脑进行研究和开发,甚至植入芯片。

    好在世人并不买账。西方大众更愿意相信:我是上帝的子民,从上帝那里来,要回到上帝那里去。这就把问题简单化了。

    简单的,即便不是道,也接近于道。

    在“我”的问题上,西方哲学家和科学家明显玷污了智者身份,把问题复杂化了。复杂的说法,必是离道之法。说的越多,离道越远。

    当然,荣格是最可惜的,他就差一层窗户纸了,最后还是不敢捅破,他以为那是玻璃。大脑复杂的人遇到简单的真理,反会糊涂。

    在东方道学里,西方哲学家和科学家的答案都是妄想和虚念。

     

    广义上,东方道学早已指明:人人皆佛。十方三世佛,共同一法身。哪里还有“我”的影子? 如果人的心里有“我”,一辈子都要受“我”奴役。这是佛祖慈悲的警告。

    灵魂本是能量,可聚可散,不增不减。灵魂在意识层面被当作心灵。心灵跟大脑一样,都是身体的一部分。心灵是人道的载体。

    灵魂的物质性,每每能够震撼人的心灵,人体是有感觉的。

    在永恒的变化面前,灵魂在人身上表现为本性、生性、灵性、天性、自性,等等。但它始终是能量,也只能是能量。

    这个能量到底有多大?说来有趣。

    在可见的光能上,一个壮汉还不如一只萤火虫。在宝贵的热能上,只有人抱着狗取暖,没见过狗靠着人取暖。在有用的动能上,世界头号大力士也不如一头牛。

    但人的灵能无限。稍加运用,便可击败所有萤火虫、狗、牛。现代科学发展到极致的互联网,也仅仅用了大脑的智能,远远不是灵能的全部。

     

    灵能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问题不易直接说明。只不过,我表妹养了两条狗。

    其中一条,生来酷爱洗澡。每次都活蹦乱跳、兴奋不已。下雨时,就迫不及待冲到院子里狂奔,坚决不回家。

    另一条,正相反,生来怕水。洗澡时,拼死抵抗。下雨时,就躲在屋角床下瑟瑟发抖,怎么叫它,都不出来。

    家里人开玩笑:那喜水的狗上辈子是鱼,那怕水的狗上辈子是被淹死的其他动物。

    以此类推就乱套了。难道,天生恐高的人,前世就是从高处摔死的老鼠?高处的恐惧,确实奇怪:明知很安全,却两腿瘫软,跟见了死神一样。

    而且,莫非天生渴望高空运动的人,前世就是雄鹰?他在远离地面时那种兴奋,简直不可思议:明明死神就在眼前,却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喜悦。结果他没事,别人吓傻了。

    遗憾的是,类似这些对前世、现世、来世的轮回猜想,都局限在人们日常的经验逻辑中,再深一些,也只是意识逻辑中的辗转反侧。

    以逻辑看自然,不如以心悟道。

    东方道学里的轮回和因果,并不在人类逻辑之内,可称为“非逻辑”。人类是生物体,不是造物主,大自然不需要人类来规定或理解,只需要人类的敬畏。

    但人类并不这么认为。人类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正如屋里的人需要了解屋子一样,人类需要知道自然的真相。

    科学需要几千年才能揭晓的真相,人类通过灵魂能量可以瞬间看到。在科学承认的“宇宙全息论”上,人通过内视,可以达到外视的效果,直接发现自然。

    这就是东方道学所倡导的观心之法:通过观察内心,找到本心,从而觉察宇宙的一切真理。包括对“我”的寻找。

    “我”,就是在本心的指引下找到的那个本人。这个本人就是灵魂。父母合成了我们的身体、启发了我们的意识,但我们的灵魂始终独立于他们。同样,子孙继承了我们的一切,包括我们的财产、声誉和身体标本,但我们的灵魂始终独立于他们。灵魂才是本人。

    认识了本人,也就看清了自然:天人合一就是本来的状态。无论前世、现世、来世,不生不灭。

    这时,茶余饭后跟大家说说上辈子做狗的故事,还算有乐趣。但如果把这当成真相或答案去津津乐道,那就太不正经了。

     

    科学也存在一些回归的可能:当科学家把人的身体拆分成分子再重新组装起来,会发现有独立于分子之外的能量。

    科学家已经固执地认为:人的奥秘都在大脑里。不过,西医已经能换心脏了,一旦西医学会换大脑,科学家一定会站在那个康复者面前,感悟出一些新的结论。

    灵魂在人生中被身体制约,为了满足身体各种需要而操劳,但灵魂在大脑和电脑面前,它还是主宰。

    灵魂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都可以被我们知道,却无法表达,也无法契合各种逻辑。这是科学固有的悲哀。人在这一世聚会,此前此后,都无法重聚来印证灵魂。

    互联网解决了时空问题,在不到六十年内,从一台电脑,变成每个人的身体器官,帮助我们把时空凝缩,全面触及外在真相。

    只不过,任何外在的真相都是极小的局部。内在的真相呢?

    互联网的意识是独立的,人的意识也是独立的,两种独立的力量在博弈。

    如果知道灵魂的无限延伸并不受人生百年的局限,就可以让机器和身体自己去解决他们的意识博弈。结果如何,都不妨碍我们的灵魂。

    在太极图里推演,大脑和电脑是旋转着的黑白二鱼,终究为一体。灵魂才是外面那个圆圈。我们具备的,才是值得拥有的。

    悲剧在于:我们并不渴望拥有早已具备的东西。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